*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70409 ♥ 新坑迴響少少der(? ♥

*練習文

 

 

 

這世界上,有一種愛情,叫作心甘情願。

即便他比誰都明白眼前的路早已進無可進、退無可退。

 

相葉覺得自己很早以前就站在懸崖邊,搖搖欲墜。先愛上的人是不是總那麼卑微?相葉其實不清楚,他也不必太清楚這件事情的本質,畢竟從愛上櫻井翔那一天開始,他就很明白自己的定位在哪。

 

手裡還提著生日蛋糕,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號,凌晨十一點五十分。

本來是要加班的,可為了他這微不足道的生日,相葉向主管求了又求,好不容易在十一點半左右趕上最後一班車,他沒有事先告訴櫻井,因為早上就得知要加班的關係,電話裡他特別遺憾的說今年無法一起過了。

 

可是,這最後求來的短短一小時,哪怕真正進門時都已經剩不到二十分鐘,相葉還是忍不住勾起雀躍的笑容,壽星給人驚喜,這世界上估計就只有他一人了吧?

 

果然,還沒來的及後悔要給驚喜這件事情之前,聽著房內傳來的呻吟聲,相葉想,他的確是這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是不是先愛上的那個人,總比另一人還要卑微?

相葉透過門縫,看著床上的兩人發愣,視線從模糊變的清晰,然後是一道溫熱從臉頰邊滑下,他很清醒,他也很冷靜,卻總是無法抑制,這好笑的眼淚。

 

「…生日快樂,相葉雅紀。」

 

自言自語的說完,相葉轉過身閉上眼,深吸了口氣後揚起微笑抓緊手裡的袋子,不忘將房門給輕輕闔上,他無聲的離開和櫻井的房子,好像,隔開了那令他難堪的真實,一切便能依然如幻夢中美好。

 

他不太清楚自己是怎麼走到公園的,相葉有些恍神。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一如往年在忙碌中度過,一如往年在不堪的現實裡煎熬,蹲在鞦韆旁,相葉小心翼翼的拿出蛋糕,兩人份的巧克力蛋糕上面還有鮮嫩紅豔的櫻桃,從袋子裡尋出一根紅色蠟燭,沉默的插在蛋糕上後掏出打火機點燃。

 

昏暗的公園只有幾盞路燈,蠟燭的光芒也僅僅是讓相葉臉上的淚痕更加清晰幾分而已。

 

不能哭啊。

相葉雅紀。

 

吸吸鼻子,相葉伸出食指沾了些奶油,含進嘴裡時他忍不住顫了下,好苦啊。

一滴,兩滴,滾燙的淚水順著相葉的臉頰墜落於奶油球上,相葉忍不住想,唉呀,又苦又鹹的蛋糕,小翔肯定不會喜歡了。

 

端著蛋糕站起身,相葉走到一邊的垃圾桶,將蛋糕輕巧的往內一扔。

好像因為這個動作,他就能將今晚所有的委屈與痛苦,一併丟掉。

 

生日快樂啊,相葉雅紀。

又剩你一個人了吶,今晚能去哪呢。

 

抓緊外套,相葉一向漂亮的水潤杏眼,如今顯得黯淡無神,去哪都好,反正,沒有櫻井翔的地方,哪裡都一樣。

 

直到走出公園,直到一道刺眼的光線射來。

相葉這才突然想起,或許先愛上的人並不是卑微,只是。

 

只是,他不配而已。

 

──

───。

 

 

 

櫻花,反覆凋零。

冷意漸退,暖春將來。

 

一身西裝筆挺,櫻井今天談了一個案子,因為有些棘手所以拖延了一些時間,回家路上他不斷看向手腕上的錶,那是相葉送的生日禮物,確切時間他其實不太記得了,畢竟才帶沒幾年。

 

為了安撫相葉,他還買了對方最喜歡的點心,櫻井已經很久沒有加班了,他答應過相葉,無論如何都要以身體為主,再多的錢,也買不了健康啊。

 

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金錢買不到的東西呢。

小翔。

 

一進門,櫻井便趕緊走到沙發邊,抱了抱懷中的人隨後將點心拿出來,「對不起啊雅紀,這次的案子比較棘手,所以花了些時間,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喔。」

 

挑眉,相葉嘟著唇依然不滿的沉默著。

好似正在等待櫻井的後續。

 

「雅紀最喜歡的那個公園,我已經談下來了,建設商終於放棄了收購,公園會保持著現狀,權狀下來以後,就是雅紀的名子了,開心嗎。」

 

愣了愣,最後終於露出了笑,相葉啞然的笑聲依舊讓櫻井心動,無論經過多久。

緊抱著懷中略閒冰冷的溫度,櫻井趕緊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相葉身上。

 

「雖然春天快來了,但晚上還是有些冷的,雅紀可別忘記自己很容易感冒喔。」

 

認真凝視著相葉漂亮的杏眸,好像看見對方點頭以後這才滿意的轉身拆開點心,他是典型的精英,在事業上很少會有難的了他的事情,可偏偏,像這類切割個點心如此簡單的小事,櫻井總是容易搞砸。

 

一塊精緻的羊羹他也有辦法切的亂七八糟,噘起唇櫻井不好意思的看向身旁的人,隨後便放棄的將塑膠刀交給了相葉。

 

『小翔太笨了,我來吧。』

 

「不好意思啊雅紀,我切的好醜。」

 

片刻過後,除了最初那幾塊羊羹醜的令人咋舌,其他都很漂亮的按平均等份切好分好,獎勵似的給了相葉臉頰一吻,瞧見對方害羞的微微紅了臉,櫻井也忍不住感到一股強烈的幸福。

 

如此平淡,卻讓人放不下手的幸福。

早該如此。

 

對吧,雅紀。

是啊,小翔、小翔…小翔,我愛你唷,小翔。

 

 

透過玻璃牆,二宮毫無表情的望著裡頭的人,比起幾年前櫻井翔的轉變簡直讓他不忍直視,因為是甲級病患,所以櫻井的房間看不見任何堅硬的物品,包括牆壁都有一層柔軟的海綿保護著。

 

「他,最近還好嗎?」二宮一出聲就覺得喉嚨有些乾澀,曾經如此意氣風發的男人,誰也沒想到會在那個人的喪禮上一瞬間發瘋。

 

櫻井翔是可恨的,他一直都這麼認為。

那時,二宮含著淚在那張笑的無比燦爛的遺照前不斷低喃。

 

你怎麼這麼傻啊,相葉雅紀。

你以為,你走的很瀟灑嗎?

你以為,看見櫻井翔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誰會好過?

 

沒有誰以為,因為最重視櫻井翔的那個笨蛋,再也不會回來了。

哪怕,終於看清自己的愛,哪怕一時之間承受不了悔恨與遺憾而發了瘋,哪怕,如今的櫻井翔已經如相葉所願,唯愛著一個你。

 

又有什麼用呢。

早該如此,卻並非如此。

 

「櫻井先生除了在十二月會固定失控以外,其他時間都像這般,每天重複著大同小異的事情。」嘆了口氣,醫生推了下眼鏡有些遺憾的望著窗內的櫻井。

 

那人正抱著腿窩在角落,一臉呆滯的一晃一晃。

他總是在空無一物的四周,日復一日的在某個固定時間裡擺弄著前方的東西,日復一日的朝著空氣,流露出或是微笑或是歉然的神情,然後直至深夜,精神終於經不住疲憊後熟睡過去。

 

翌日,當櫻井睜開那雙炯神大眼,僅僅幾秒後又會漸漸失神。

然後,繼續重複著往日的動作。

 

深吸口氣,二宮抬起手輕輕覆在冰冷的玻璃上頭。

櫻井翔固然是可恨的,在相葉還在時,不好好珍惜對方不顧一切的愛情,或許人與人之間總是這樣,異性之間都未必有永恆,又何況是同性呢。

 

可,如今的櫻井翔。

二宮和也真心恨不起來。

 

就算,這個該死的男人奪走了最重要的朋友。

就算,這個該死的男人也失去了所有──

 

相葉雅紀,不會回來了。

 

「十二月…是嗎。」

 

是啊,那是相葉雅紀出事的月份,就在過了生日的隔天,還是深夜。

 

當二宮接到醫院打來的通知電話,一股冷意襲來他甚至握不住手裡的遊戲手把,已經忘記他一路是怎麼跌跌撞撞的招到車趕到醫院,他甚至已經忘記自己看著蓋上白布的相葉,當下無力跪倒在地進而從膝蓋傳來的痛感。

 

他忘了很多,包括在收拾出相葉的日記後,近乎發狂的櫻井。

那樣的神情,寫滿了悔恨,那一聲聲痛苦的咆哮與哭嚎,二宮都快忘了。

 

最後,他只記得他連相葉雅紀的遺照都不肯給予櫻井。

最後,他只記得他一腳狠狠踹倒了對方,任憑櫻井倒進泥濘的雨水中。

 

最後,他只記得屬於自己的聲線,夾雜在風雨中,飄盪。

 

『我讓你記住此時此刻的悔恨,一輩子,直到死去,都別忘記了──』

 

『是你,害死了相葉。』

 

是你啊,櫻井翔。

是你啊,小翔。

 

──我死了,也是因為你呀,小翔。

 

最後,二宮終於在櫻井一聲淒厲的哀嚎中,眼睜睜看著對方昏死過去。

後來的後來,二宮輾轉得知櫻井進了精神病院,他承認他有些震驚,但還是在一個飄著細雨的午後來探視對方。

 

和此時的櫻井沒有兩樣。

時而瘋癲,時而狂躁,卻再也沒有一刻恢復到正常。

 

「二宮桑,你和櫻井先生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吧。」畢竟這個男人總是固定一段時間就來探視櫻井,要知道精神病院這種地方,多半病患的家屬都已經放棄了病人,如今能遇到像二宮這樣有心的人,著實不多見了。

 

聞言二宮輕愣了下,隨後勾起淺笑,「請醫生好好照顧他吧,我會再來的。」微微貓著腰朝醫生領首,接著二宮又看了發呆中的櫻井一眼後,轉身離去。

 

恨不恨都好。

反正,也沒有意義了。

 

是櫻井翔殺了相葉雅紀嗎?

不,最終毀了這一切的,都源自於愛。

 

我愛你。

我不愛你。

 

你愛我嗎?

我愛你嗎?

 

小翔。

小翔…

小翔──。

 

抱著膝蓋一臉呆然的櫻井持續不自然的晃動著身體。

直到感覺臉龐流下一道濕熱,他慢慢的,勾起了唇角。

 

END-

 

創作者介紹

笑顔の宝石箱。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是訪客哦
  • 嗚啊啊啊
    咱們雅紀啊啊啊

    真難過QQ
    真是虐到心坎裡了
  • 這是練習文而已XD
    因為真紀實在不擅長寫虐
    偶爾也想挑戰一下XD
    如果有虐到你那真是太好了(???

    真紀 於 2017/03/28 23: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