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處:まごまご嵐060819


 

載著剛結束まごまご錄影的五人,保母車安穩緩慢的行駛在馬路上,因為平常在節目上總要不斷的開口講話,所以即使有在多的元氣,該休息的時候或者該給成員們一個安靜的空間時,這五人總會識相的不打破那短暫的寧靜。


如往常一樣,為了可以方便伸展那有如模特兒般修長的腿,松本一人獨占駕駛座後方的寬大座位;而平常總會黏著櫻井的相葉,今天卻安穩的坐在大野智身旁看漫畫,平常怎樣都不肯讓位的二宮也依舊自我的玩著電動。

 

相處多年的成員之間總是不用開口就在無形中定了某些規則,其實說是習慣還比較妥當,從一開始保母車的位置他們就沒有規定誰坐哪裡、誰和誰坐的,但是奇怪的是就算不特別規定,櫻井和相葉、二宮和大野這兩個配對卻永遠不會改變,當然強勢的松本就不算在內了,畢竟他喜歡一個人的寬敞,所以即使偶爾會和櫻井因為討論節目而坐在一起,但也只有短短的十幾分鐘。


櫻井翔身邊的位置永遠都只會是相葉雅紀,這個不變的事實在今天為什麼會突然變了…?


聰明的櫻井翔疑惑的在腦中想了想,問題絕不可能出在自己和相葉身上,畢竟上車前被大野死死抓住的相葉,很明顯的一臉疑惑,那就是出在那兩個人身上囉?可是明明剛剛在看影片時都還很正常啊,結尾也做的不錯,笑點還不少呢。

 

「翔さん,就算你偷偷喜歡我也不用這麼光明正大,那笨蛋可是還在後面喔。」櫻井微微皺起眉頭,時而偷偷的望著看似很專心的投入在電動裡的二宮,然而不帶一絲情緒的那人突然出了聲,讓一邊想的正入神的櫻井著實的嚇了一跳。


「不、不要亂說,我心裡只有雅紀一個人!」怕被誤會的櫻井急忙的解釋,一邊慌張的往後看去,只見他心愛的戀人依舊忘我的沉浸在漫畫裡,一點也沒有聽見二宮的胡言亂語,見狀,櫻井懸在半空中的心臟才緩緩的歸位。

 

「ふふふ…,只是開個玩笑,專業人士不會不知道所謂的「效果」吧?」

 

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二宮緩緩的從口中吐出一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那句明顯加重語氣的兩個字,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剛好傳進大野耳裡,單薄的身子隨著二宮的輕笑大大的顫了一下。

 

「え?…哎,原來是這樣啊。」

 

聰明的櫻井翔先是愣了愣,但接著因為二宮無意洩漏的提示,自己也漸漸明白那兩人是出了什麼事,悄悄的往後方看去,只見一向以沒脾氣聞名的大野智正面無表情的盯著窗外,平常看起來總是睡不飽的臉現在卻隱約夾雜著怒氣。


櫻井轉回頭默默的嘆了口氣,他現在突然覺得大野有些可憐…絕對是故意的、二宮絕對是故意的!

 

 

 

『這個夏天要是取得了休假,會想跟成員的哪個人去哪呢?』


「俺ニノと無人島行きたいな,1からのスタ-トをしたい…」


「我呢,想和松本君一起,恩…去BBQ好了。」


「為什麼我都說要和NINO去無人島了,你還說要和松本君什麼的啊…」


「和我一起去BBQ不就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和這個人一起去BBQ也可以啦。」


「無理矢里だよ今の…」

 

 

回到樂屋的五人把握著所剩的休息時間,各自安靜的準備待會的錄影,只是從前往往一坐下沙發十次有九次都是閉著眼的大野,現在卻一點都不睏,手裡雖然翻著等等節目上的台本,卻一個字也沒有看進去。


盤據在他腦裡的是剛剛まご結尾時成員們的對話,說他小氣也好、說他莫名其妙也好,他現在真的真的有點想哭,一開始也許真的生氣了,只是漸漸的那激動的情緒也因為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變淡了,現在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失落感與難過。


是不是愛情這東西,到頭來只會讓人矇蔽了雙眼呢?還是他真的太貪心了?


其實大野智一直不是個自信的人,察覺自己喜歡上二宮時,足足了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有勇氣告白,像二宮這麼優秀的人又怎麼會喜歡自己呢?原本就是抱著對方會拒絕的想法,一點也沒想過那幾千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只是單純的不希望自己哪天後悔,所以才會選擇說出口的。

 

然而讓他一直以為是在作夢的結果、那千萬分之一的結果,確實發生在自己身上了,當二宮笑著說「我也是喔!我也喜歡智呢。」,大野一度還愣在原地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直到對方那漂亮的唇覆上自己時,大野的腦袋才瞬間回到正常,雖然只是因為受了更大的驚嚇罷了。


兩人的交往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因為相處於同個團體,所以一週裡還是會有幾天見到面,如果剛好遇到兩人同時休假時,也會相約一起去吃飯或者買買東西,興趣極度不相同的兩人要配合起來看似很難,但由於大野本來就有著異常的好個性,所以大多時間就算只能無聊的陪在二宮身邊看他打電動也無所謂。


他們的戀情沒有因為彼此是同性而有所不同,他們會牽手、會接吻、會擁抱,甚至也會做愛,雖然當初一點點也沒有想過這個可能性,但實際上被壓在身下的那個依然是大野,但就是因為愛著、相信著,所以他心甘情願。


從一顆心變成兩顆心的日子一直讓大野覺得好幸福,只是從最近開始漸漸的覺得不夠了,想要製造更多兩人的回憶、想要和對方能有更多獨處的空間,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二宮的眼神只放在自己身上,於是下意識的,不管在節目上、雜誌上他都會不小心宣布了主權。


說是他小小的心機也好,其實大部分時間大野都是故意的,當然他所說的每一句話、他所想的每個如果都是出自真心,只要有關二宮和也的一切,他大野智都是一心一意的沒有虛假。

 

大野當然清楚他們有必須去做的事情,即使不願意也要配合,畢竟他們是公眾人物,想要得到更多的認同及掌聲就要不顧一切的往前衝,例如成員裡的醋王櫻井翔好了,很多時候就算胸口的酸楚已經頂到喉嚨口,他還是會配合的讓相葉和松本或者和二宮粘在一起,雖然只限定於螢幕前。

 

其實如果是之前,他肯定也能做到那樣,反正他也是五人裡面最看不出情緒的人,但也許最近真的太貪心了,大野慢慢的開始會有反彈動作,言語間偶爾出現的霸道語氣、動作間偶爾使出的曖昧搭肩擁抱,都十足的讓成員們看在眼裡,想當然爾二宮這個當事人不會不知道了。

 

在這段感情裡,大野很努力的憑著自己的速度往前走,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他也希望能得到對方的一些回應,可是今天在節目上,二宮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大野有種踢到鐵板的尷尬與不甘,他知道的,節目效果嘛!但是…心臟的位置還是有點酸酸的,令人難受。

 

顧自沉浸在思緒裡的大野越想越覺得難過,眼框裡的水氣也漸漸浮上來,真討厭這樣的自己,像是得不到寵任性妄為的女人一樣,他明明知道愛情之間是不能有比較的動作,但他還是常常很羨幕櫻井對相葉的霸道,那種「唯有我」的感覺肯定很幸福的…。

 


「ニノ大笨蛋…。」

 

低著頭,大野努力的想掩飾即將墜地的眼淚,悶悶的嗓音哽咽的流出,只見一個人影快速的坐到大野身邊,然後一個大力的擁抱讓大野的身子因為驚嚇而用力一顫,隨即抬起頭看向那人。


「吶,我說是不是我最近讓你太輕鬆,所以老是有時間胡思亂想?」將大野的頭埋在自己的肩上,二宮那輕如鴻毛的嗓音溫柔的吐露在對方耳邊,略帶無奈的聲線顯示這個人目前的情緒有點糟糕;眨了眨眼大野才發現休息室裡面只剩下自己和二宮,思緒一時還轉不回來的大野此時只能被緊緊的抱著,一句話也說不說口。

 

「如果能在節目裡宣告我對你的佔有慾,那我估計嵐這個團體也差不多要解散了。」輕輕嘆了口氣,二宮可愛的手掌安撫似的輕撫著大野的背脊。


他當然知道戀人的不安,也知道今天所有的反常都是來自節目的那些話,但是自己在團裡的定位不就是毒舌的吐漕嗎?團裡的每個人甚至喜愛自己的歌迷們都知道,結果和自己在同張床上睡過無數個夜晚的人卻還在那邊顧自生著悶氣?

 

「……我的…。」


默默消化著二宮的話,遲遲不出聲音的大野在沉默過後才緩緩的開口,只是那有如蚊子般細小的音量實在讓二宮完全聽不清楚。


「はい?」

「ニノ是我的…只能跟我BBQ…」

 

聽著大野那實在稱不上是浪漫的情話,二宮愣了幾秒後無奈的笑了出來,是說現在重點好像不在BBQ上面吧…「那無人島呢?不去了?」將抱著大野的手放開,先是看見戀人微微羞紅的臉頰,接著因為緊張而皺起眉的樣子,讓二宮又再度輕笑出聲,只是這次的笑容帶著滿滿的寵溺。


「我要跟ニノ去無人島…。」


像是怕對方反悔似的,大野又再次重複了剛才的話,只見二宮依舊帶著高深莫測的眼神注視著自己,耐心的等待對方的附和,沉默的空氣頓時也因為大野的焦急而沉重起來,看二宮遲遲沒有開口的打算,於是大野決定在說一次,只是都還來不及開口便被二宮快速的打斷。


「吶,去哪裡都好,只要身邊是你就行了。」


如願得到回應的大野,這次並沒有像當初告白那樣受到驚嚇,只見大野輕輕的點點頭,隨後帶著可愛的微笑,主動的抱住眼前那個不比自己強壯的身軀。


是啊,其實去哪裡、做些什麼都無所謂的,因為只要身邊是深愛的那個他,那一切都會變的有意義。


其實愛情真的很簡單,會因為在乎而吃醋生氣、會跟著對方的情緒而高興難過,由一顆心變成兩顆心的幸福,只要真心祈禱的相信著,那對方肯定會懂。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有愛,對吧? 


ねぇ,那彼此牽著的手、那怎樣也無法被分開的心,其中的粘和劑就叫做愛情喔!


いつまても。

 

 

 


「雅紀不想跟我去沖繩嗎?我也可以陪雅紀坐熱氣球喔!」


正準備前往錄影現場的其他三人早在剛剛識相的將空間留給二宮及大野,乖寶寶櫻井翔不忘一邊跟著路過的工作人員打招呼,一邊壓低音量的向身旁的戀人抗議著。


是說剛剛相葉還沒等自己反應過來就快速的說要和大野去沖繩的事情,坦白說櫻井心裡也有點不舒服,他承認他是在吃醋,雖然自己是出名的怕高,但只要是以愛為名的話,他也可以為了相葉雅紀去挑戰很多事情。


「才不要,翔ちゃん這麼膽小到最後一定不肯跟我上去的!」


相葉想都沒想便直接拒絕,之前的Aの嵐裡因為某個實驗而讓櫻井上陣,不過就是從空中一躍而下的一個動作而已,櫻井居然還哭了喔,又不是沒有防護措施,也太誇張了吧!


雖然天然的相葉認為自己做的到的事情別人也可以,但將一切聽在耳裡的松本卻非常不予置評,從幾千公尺的天空跳下來根本無關有沒有安全措施,光是那心臟的承受力就要比正常人還大吧…何況這也不是那種路上隨便抓就有的正常人都敢作的事情。


說到底,相葉雅紀這個人真的是膽子太大,還是根本就少了根筋?


「才、才不會!只要是為了雅紀,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克服的!」有點受到打擊的櫻井不服氣的低吼著,只見相葉一臉不信的看了看自己,接著又偏過頭陷入思緒,像是正在估計自己的話可不可信似的;「唔…還是不要。」只見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相葉接下來的話徹底給了櫻井一個重擊。

 

受到第二次打擊的櫻井垂下那原本就很斜的肩膀,憂鬱的眼神望著自己的戀人不甘心的開口:「…為什麼?」一旁的松本痛苦的憋著笑,聚精會神的打算聽清楚相葉的答案,畢竟這麼有趣的情報不聽白不聽嘛!

 

「每次只要跟翔ちゃん去玩最後肯定都下不了床,翔ちゃん最色了。」

「………。」


語畢,無視一臉錯愕的櫻井,相葉說完後俏皮的對著戀人吐了吐舌頭,接著松本在也無法忍耐的爆笑出聲,兩人將臉色發青的櫻井丟在後頭,自顧的進了攝影棚。

當然,櫻井翔在回過神之後,帶著滿是尷尬的俊臉快步跟在相葉身後,不死心的繼續咕噥著還不都是因為太愛雅紀啦~因為雅紀太迷人啦之類的廢話,雖然刻意壓低的音量還是讓前方的相葉一字不露的聽進去了。


帶著可愛的笑容,相葉漂亮的臉頰也揚起一抹甜蜜的笑容,接著趁工作人員不注意時,相葉快速的轉過身子往櫻井的臉頰上輕輕的印上一吻。


隨後附上對方的耳邊偷偷說了句話,當然在旁人看來就像是團員間很平常的在討論著什麼似的,之後在相葉一蹦一跳的離開戀人身旁時,沒人看見櫻井翔的臉上,也悄悄的浮上一抹紅潮。

 

 

「吶,即使是這麼不行的翔ちゃん,我還是很愛很愛喔!」

「怎樣都無所謂,只要身邊的那個人是你就夠了。」

「いつまても…。」

 

 

 

END

 

創作者介紹

笑顔の宝石箱。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