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微慎

 

 

 

 

「滿意你所看到的嗎。」

相葉眼眶紅了一圈,語氣卻依然執拗,他將刷紅的臉側到一邊不願看進櫻井那玩味兒的眼神,下身的清涼感讓他感到無地自容,可輸了就是輸了,或者說,他本就從沒贏過眼前這意氣風發的男人,哪怕並非全裸,最私密的位置也依然有著貼身底褲的遮掩,但相葉卻覺得任由對方深深凝視的自己,已經被視姦了無數次

 

相葉和櫻井認識一段時間了,在那之前他不過就是個剛大學畢業正苦惱於工作的求職者,在現在這個連餐飲業多半都得看專科學系證書的社會,相對於幾乎是混著拿到畢業證書的相葉雅紀來說,工作實在太難找了。

 

當然以他的年紀,家境還行的他繼續混吃等死個兩年也不算大問題,可相葉卻從小就有個隱疾,那病名則是不認輸以及倔強的自尊,人前總是一派天然看似開朗的AB型,骨子裡卻盡是掰不直的死腦筋。

 

米蟲又怎麼了,相葉絕對有當米蟲的條件與資格,現在這個社會處處都能見幾隻,又何況是區區的一隻從千葉來到東京的相葉雅紀?

 

「雖然還稱不上最佳,也不錯了,但──」伸出手櫻井探向相葉黑色的底褲褲頭,見對方明顯往後退了一小步,他僅僅露出一抹淺笑,抬起帶有深意的雙眸望進對方那閃爍的杏眼。

 

語氣似乎帶有一絲嘲諷,不過更正確來說是聽在相葉耳裡的關係。

感覺自己的自尊心被扔在地上,任由櫻井翔無情的踩踏,他緊握的雙拳得用盡吃奶的力量才能不失控的往對方那張俊臉揮去,幾次的深呼吸壓根沒半點平撫胸口裡那股不甘,相葉只能扁著唇繼續忍受櫻井的『驗貨』。

 

是的,驗貨。

用平常人的說法來說,這也叫面試。

 

「你不讓我看裡面,我怎麼知道能不能錄用你?」交疊起修長的雙腿,櫻井收回手交叉於胸前,他這老闆也做的頗委屈,月前在關東煮小攤認識了無處可去的相葉,從不做善事的櫻井翔飯也請了、住所也借了,連工作都提供了──

 

此刻不過就是讓他看一下,就看一下…

 

「你!我怎麼不知道牛郎還需要驗、驗這裡!?」相葉一氣之下將牛仔褲給拉起,紅著臉濕潤了眼眶,他發誓他絕對不是因為委屈!而是生氣!

 

聞言,櫻井的嘴角瞬間勾起一抹嘲笑意味十足的弧度,「真正要驗的東西可多了,我說相葉君,你真的知道MB是什麼東西?他和你腦子裡所理解的可差遠了。」

 

愣愣眨了個眼,相葉下意識歪了歪頭。

 

MB不就是牛郎嗎?

Money Boy這兩個單字他還是會拼的,就算身為日本人的他連母語都講的亂七八糟,但他大學也不是真的都在混日子的!

 

「那、那你倒是好好解釋給我聽啊!當初我問你是不是和牛郎一樣性質,你明明笑著說類似了!」

 

「…是類似,卻不盡然一樣,估計當天你已經醉到連東南西北都不知道了吧,我說你一個大好青年不在千葉好好生活等繼承你家的事業,跑來東京做MB,你父母知道可會哭的唷。」

 

皺起眉宇相葉不服氣極了,什麼繼承不繼承,不過就是一間小小的中華料理店,他的志氣可沒這麼小,「清醒的時候我也不認識東南西北,我才不屑認識他!」

 

「……」

 

嘆了口氣,櫻井有些哭笑不得。

相葉雅紀是個很奇怪的個體,起碼活了二十八年,他還真沒碰過這樣單純的傢伙,或者說天然更合適,明明什麼都不懂卻老是硬撐的這部分也挺可愛,雖然兩人才認識一個多月,櫻井卻也沒太多防備,眼前這性子比白紙還純真無暇的人,世上也找不到幾個了吧。

 

臉上的神情看不出太多情緒,櫻井端起一邊的酒杯晃了晃,瞄了眼散落的撲克牌櫻井輕笑,「應你的要求我都連贏三把了,但我現在連基本的面試都無法完成,你要我怎麼聘請你呢相葉君?」

 

自知理虧的相葉悶不吭聲,撲克牌這東西他在家明明很拿手的,怎麼知道櫻井翔會比他更厲害,他們的協議也很簡單,若是相葉連贏三把他就能無條件開始『工作』,但要是櫻井贏了,就必須接受正規的面試,還有那人嘴裡所謂莫名其妙的驗貨。

 

面試是無所謂,就算他在單純也知道牛郎是什麼職業,但知道是一回事,卻也僅僅是了解片面的東西,不就是陪聊什麼的…這、這些跟看他那裡有什麼關聯?

 

「我也不喜歡勉強人,若你不肯,那明天你還是回千葉去吧。」淺啜了口伏特加,櫻井淡淡的說著,其實心底深處他並不希望相葉來當他的員工,這麼純粹的一個人…

 

低著頭相葉不甘心的紅了眼,這樣的苦他都不能吃,將來又要如何在東京闖下一片天!?見櫻井站起身貌似要離開,他想也不想的伸出手一把抓住。

 

「驗就驗!怎樣都好!要看也好要摸也行!我才不回去!」什麼自尊的都不重要了,雖然有些羞恥不過只要能被錄用那就沒問題了,往前跨出一步相葉拿起對方沒喝完的酒,仰頭一口氣飲盡。

 

喝些酒壯壯膽,他相葉雅紀還怕什麼!

 

 

那大約是十分鐘前的雄壯大志。

然而十分鐘後的相葉根本已經昏昏沉沉不知天地了,櫻井大概知道對方酒量不算太好,卻不知道居然不好到這程度,才幾分鐘的時間這傢伙就腳步不穩的連站都有困難。

 

怎麼原來喝醉的人皮膚溫度會這麼高?

櫻井從剛剛起就任由相葉無力的癱在自己懷中,沙發椅很大,相葉個子也不矮,可側著身窩在他兩腿之間就顯得特別嬌小,彼此距離很近,導致櫻井都能嗅見對方身上的味道,特別香。

 

那明明只是跟他一樣的沐浴乳香氣。

 

「吶、相葉君,我可以繼續驗貨吧?」湊到對方耳邊,櫻井以氣音輕緩的詢問著,熱氣直接呼向那人敏感的耳珠,隨後就能輕易感覺懷中的輕顫。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聽懂多少,想睜開沉重的雙眼、想甩甩渾沌的腦袋,卻一點力也使不上,相葉隱約還能聽進去的是屬於櫻井翔的聲音,以及十分鐘前,那出自於自己嘴裡的雄壯大志,雖然此刻只顯得搖搖欲墜破碎不堪。

 

盡量讓相葉靠的舒適,櫻井一手牢牢護住對方的腰,一手輕扯開那還來不及繫上的皮帶,微微敞開褲頭瞧見的是底褲包裹著的私密,他想都不想便伸出手輕柔撫上,這一碰相葉便馬上皺起小臉,無力的歪著腦袋將臉貼上櫻井的頸項蹭了蹭。

 

這猶如求歡的動作讓櫻井有些措手不及,雖然他明白這只是屬於人類的本能,何況相葉現在還被酒精支配著一切…

 

但莫名的,心臟像是漏跳了半拍,讓櫻井忍不住吞了口唾液。

像是著了魔,櫻井緊盯著相葉黑色底褲下的隆起,在他規律的撫摸後非常健康的長大了,那是個不輸同輩年輕人的尺寸。

 

「還好沒有我大。」默默輕吐了句意義不明的話,櫻井不止摸了更想親眼瞧瞧,可相葉此刻的坐姿實在讓他難以行動,他又不想將人給吵醒,這美妙的好時機可是很難再遇到幾次的。

 

猶豫了下櫻井決定作罷,總有機會看的。

可不看不代表不能做,大小合宜也得知道形狀以及時間長度,腦子裡估計也因為相葉的酒氣而顯的混亂,櫻井溫柔的將手探進褲頭裡,以最直接的觸碰握住屬於相葉的熱度。

 

「唔…」顫了下相葉下意識抬起無力的手想抵抗腿間的異狀,那不是自己的握力與溫度,一瞬間就讓他雙腿緊繃,他是醉、卻不到失去所有感官知覺的程度,只是儘管他想揮抓開腿間的異物,也沒太多力氣可以反抗。

 

「別動啊,我得知道你能多久呢,相葉君。」安撫似的舔了舔相葉的耳朵,果然馬上就見對方似懂非懂的垂下無力的手,櫻井勾起笑忍不住讚嘆。

 

這傢伙還真敏感呢,只是握著輕柔撫摸了下,就能感覺漸漸變的濕黏的觸感。

一下一下輕緩的套弄,耳邊不斷傳來相葉濃重的喘息,櫻井的胸口也莫名感到一陣騷癢,他突然想弄壞懷裡的這個人,狠狠的,弄壞。

 

「嗯、唔嗯…」眉間輕皺,相葉的喘息也漸漸變得更加急促,同為男人的櫻井很明白這代表什麼,可還不行,他還不想這麼快放過這個人。

 

突然緊握住對方的脆弱,將拇指抵在那不斷滲出濕滑液體的鈴口上,就著這樣的強勢快速上下套弄起來,而耳邊也隨即傳來相葉又痛苦又舒服的粗啞呻吟。

 

「不、放開…哈啊啊…!」難受的弓起腰卻沒有施力點,相葉本能的以雙手環上櫻井的頸子,想撐起自己似的努力抬腰,卻總是被霸道的環著腰往下拉去,他又沒有太多力氣可以反抗,只能像是傀儡般的被殘忍對待。

 

又爽又難受,給予糖果同時施加皮鞭的殘忍快感。

 

感覺相葉全身繃的很緊,雙腿不時的想闔上、不時的想蹬腿卻無能為力,僅有環著他的雙手依然不放,像是身處於茫茫大海中央而尋獲一根浮木的溺水者,相葉沉浸在櫻井給的所有痛苦與快樂中。

 

忍無可忍的哭了出來,破碎的呻吟裡夾雜著濃重哭腔,相葉不斷想弓起身子貼合櫻井,但最後卻只能將小臉埋進對方的肩膀裡,哭著承受。

 

「嗚…好、好難受…啊啊、好舒…舒服──」

 

嗜虐心不斷膨漲,櫻井輕笑著啃咬了下相葉白皙的頸子,「求我的話,我就讓你射。」

 

混亂的思緒裡硬生生飄進了屬於櫻井的聲音,以及那猶如救贖的字字句句,相葉半睜開濕潤的眼眸,上氣不接下氣的呻吟喘息,好半天才顫抖著開口。

 

「哈啊…求、求你…唔嗯、讓我…啊啊!讓我射…」

 

已經和自尊無關,此刻的相葉連自尊兩個字都不會拼了。

他像是在黑暗的地獄裡,看見前方的光,朝那光奔去就能看見一抹身影、正伸出手要拉他一把的身影。

 

「很好,乖孩子。」

 

揚起笑,櫻井獎賞似的開始加重手心的力道,當耳邊的呻吟顯得更加濃厚破碎,他側過俊臉咬住對方紅嫩的下唇。

 

「張開眼看著我,乖,張開眼…」

 

如同惡魔的聲音,一聲又一聲環繞。

相葉哭著叫著喘息著,他乖巧卻無力的睜開迷濛雙眼,對方模糊的臉龐似乎也漸漸清晰,而雙腿間也同時感覺一股強而有力並且快速的擺弄,惹的他在理智斷線前用力狠狠一顫──

 

「…哈啊啊啊──」

 

幾乎同一時間櫻井鬆開了手,感覺對方倒抽了口氣提起腰,片刻後黑色的底褲也更加濕溽了,本來就沒抽回手的櫻井也任由相葉的液體給沾濕,無論是剛開始的愛液或是此刻那熱呼呼的精液。

 

如願高潮後的相葉再次無力的跌進櫻井的懷裡,雖然腦子還很暈,但剛剛他似乎瞧見了黑暗裡向他伸手的人,那似乎是,櫻井翔呢…-

 

溫柔的撫了撫相葉褲襠裡的熱度,片刻後才乖乖收回手,瞧了眼自己白皙手指與掌心上的精液,他半瞇起漂亮的雙眸一笑,接著將手湊到唇邊,探出舌尖一舔──

 

「…我被錄用了嗎…」疲憊的睜開濕紅的杏眼,相葉這一下也算清醒了一咪咪,他依然紅著臉頰輕聲詢問,自尊什麼的鬼東西暫時不復存在,他現在一點力都使不上,還自尊呢!

 

「嗯~是錄用了,但不是MB。」見對方似乎轉醒,櫻井拍了拍那人的大腿,將人好好的納進沙發裡後站起身。

 

「欸…?」喘著依然粗啞的氣息,相葉不明白的看著櫻井抽了幾張面紙擦拭著手,隨後又轉過來俯身靠向他。

 

歪頭想了想,櫻井勾起好看的笑親吻了下相葉的額際。

 

「MB不行,ML倒是還缺一個。」

 

「…ML?那什麼東西…」

 

「你現在很累吧,來,我帶你去洗洗睡,明天會好好跟你解釋的。」也不等相葉同意,櫻井一把輕鬆的將人給橫抱起身,從背影就能瞧出此刻那人異常愉悅的情緒。

 

而相葉雖還一頭霧水,倒也沒有多加阻止,他只是累的想睡覺,剛剛櫻井翔的懷抱很溫暖也很舒服,就算這傢伙在怎麼刻薄又老愛欺負刁難他,暫時…還是不跟對方計較了…

 

「喔對了你就先穿我的內褲吧,真是…濕的一蹋糊塗吶。」

 

「…閉嘴…」

 

這傢伙,果然還是壞蛋!

直到被櫻井給丟上床納進懷中,相葉閉上酸澀的眼眸後腦中只剩這句話。

 

喔,還有。

他好像,開始喜歡上這個壞蛋了-…。

 

直到相葉傳來沉穩的呼吸聲,櫻井嘴邊地笑意卻依然不減,伸出手輕碰了下那軟呼呼的臉頰,他低下頭在相葉粉色的唇上輕輕一吻。

 

「晚安。」

 

Money Boy本來就不缺。

但MY LOVE的話-…你肯定能勝任的。

 

好好睡吧,我的相葉君。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真的很喜歡真紀的文(*´﹃`*)太可愛了~會一直支持你的♡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