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同居以後,相葉其實並沒有因此而更加放膽,年末的關係工作變的更加吃力,除了慣例的拍攝場次除外,有時候他還得去支援前輩,住到這來都一個禮拜了,當中就有五天都過了零點才到家,而他和櫻井的關係好像也沒有太大的改變,因為身為主播的那人,工作量本來就不比他少。

 

在外人眼中,他們充其量就像是普通的同居友人一般,這樣到底是好是壞相葉也說不清楚,總之可以近距離處在櫻井身邊也不算壞事,雖然晚上是睡在一起的,但…

 

「你先睡,我還有資料要查。」

 

看著櫻井拿著筆電,朝他輕笑著說完後便轉身離開臥房,恰巧今日彼此都算正常時間回家,相葉正糾結著要怎麼面對櫻井時,那人洗完澡便持續忙著自己的事情,見對方的背影消失在房門邊,他忍不住有些失落,同時卻也稍微放鬆了點,複雜的情緒讓相葉氣餒的轉身用力撲進被子裡。

 

這段日子,他們幾乎沒有同一時間上床入睡,不是他忙到太晚回來,就是回到家時櫻井已經入睡了,除了早上一定會一起吃早餐,相葉發現他和櫻井翔根本就像是住在一個屋簷下的陌生人。

 

「明明是你要我來的…」將臉埋進枕頭裡,起初驚慌無措的心情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淡了,面對櫻井時他當然還是難免冒失,可是相葉並非什麼都沒做、又或者是思考。

 

不論櫻井說的那一字一句的真實性,相葉除了愧疚於自己打了對方以外,他也當自己就像是做場美夢,無論這個夢會維持多久,他都不會有任何怨言,別說櫻井會不會喜歡上自己…會嗎?他一點都不敢想。

 

嘆了口氣,相葉有些無奈的拉開棉被窩了進去,他不能讓櫻井討厭自己,別多事做了什麼、也別多話問了不該問的,只要能讓他默默的在一旁凝視著對方,那已經是不可多得的幸運了…

 

待在客廳的櫻井抽著菸,筆電根本也沒有開機,一邊的資料也沒翻開,就這麼靜靜的被遺棄在桌上,他皺著英挺的眉宇熄掉菸,真心感慨這年頭的紳士真不好當,耳邊的手機不斷傳來松本的碎念,他實在有些忍無可忍,好在他房裡的隔音做的不錯,否則驚醒了房內的人就不好了。

 

『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是相葉現在還很怕我,嚇跑了我還得再想辦法拐回來耶,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二宮和也一樣,掏出鈔票跟勇者鬥惡龍就會自己乖乖走回來嗎?』

 

要是有這麼簡單,他櫻井翔何需帶著早已經完成的資料退到客廳,若不是清楚相葉還不習慣自己的靠近,他根本不用做這些多餘的動作,櫻井翔不是笨蛋,他比單純的相葉複雜千百倍,這麼突兀的同居在一起,是正常人都會不自在的,尤其在那之前他們甚至連基本的同事情誼都沒有。

 

『櫻井翔,你知不知道你們現在的關係很奇怪?說朋友嘛也太尷尬了、砲友嘛你也還沒碰過、更別說情侶了,你連他臉上有幾顆痣都不知道吧。』

 

『…這是重點嗎!?我是要問你該怎麼讓他不再怕我,你廢話也太多了!』

 

只差沒把手機捏碎,櫻井唯一可以求助的只有松本潤,可偏偏那濃眉怪只會揶揄他,怎麼,取笑他就這麼有趣!?

 

『我說…你在那邊怕東怕西的,怎麼就不怕相葉誤會?是你要人家跟你同居,強迫的把人帶回來又這麼冷淡,你當他是麥當勞啊?這麼便利?』

 

冷了眼,櫻井在爆炸前卻也同時讓一絲理智給扯了回來,深吸口氣他忍不住沉默片刻,是啊,他在做什麼?如此婆媽根本一點都不像他的作風,他喜歡相葉,先不說這個喜歡來的有點晚,但他的確在意這個人,好不容易得以在最近的距離接觸對方,要是被誤會了…

 

『你要的是什麼?如果只是玩玩、自然更簡單,他這麼喜歡你想必也不會拒絕你,但如果你要的是真心,…櫻井翔,這條路不好走,相葉不是怕你,他只是怕拖累你,相信我這個過來人,你要真心、必定得先付出你的心。』

 

心啊…

爾後,櫻井勾起笑,『廢話-…還有,我最討厭吃麥當勞,掛了。』

 

直接將手機關機,櫻井站起身沒有半點猶豫,回到房間後一把拉開棉被,對上相葉驚恐的眼,「起來換衣服。」

 

「欸?」看著櫻井自顧的打開衣櫃,相葉從床上做起身不是太了解對方的意思,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換衣服是要出去的意思?

 

退去睡衣,櫻井換上駝色針織衫後隨即披上合身的皮外套,「我們去約會吧。」轉過笑臉,說完後便利落的套上牛仔褲,真心,他有的。

 

哪怕不清不楚的思緒依舊,但是櫻井翔要定相葉雅紀這件事情,卻無比清晰的印在腦中與心底。愛是什麼,櫻井翔知道,他會慢慢的從相葉身上得到答案,如同他的真心,他有的、也會給的。

 

深夜的街道上已經沒有什麼人車,相葉搭著櫻井的車不知道要去哪,先不說他會不會拒絕,基本上他根本也沒有拒絕的機會,一路上兩人沒有什麼對談,雖在長袖毛衣裡的雙手有些冰冷,相葉知道自己在緊張,只要和櫻井獨處,他總忍不住心跳加速,雖然這段時間他不停告誡自己要成熟一點,否則很容易被討厭的…

 

──和相葉君在一起壓力很大呢,總像個孩子一樣的你,知道我有多累嗎…

 

那一字一句傷人的聲線相葉至今還沒忘卻,卻不該在這種時候想起來的,賭氣似的搖搖頭,一邊的櫻井瞄了眼隨後傳來輕笑聲,愣了下相葉紅了臉,知道自己的行為太不正常了,暗暗的在心裡罵了自己幾句。

 

當抵達目的地,櫻井將車停在偏遠處後便和相葉雙雙下車,接著一前一後的往一邊大樓走去,這棟大樓是某家企業的商業公司,這個時間點除了警衛大概也沒人了,重點是相葉不明白櫻井來這裡的用意,尤其在瞧見對方從皮夾裡掏了張卡片,自然的刷了下警衛室旁的感應器後,幾秒過去鐵門自動開啟的瞬間他都懵了。

 

「櫻…咳、翔ちゃん…這裡是…」還沒驚訝完櫻井的所有動作是顯得如此自在,相葉很快的又瞧見警衛帶著笑朝他們點頭的舉動,更是一頭霧水。

 

「帶你去我的秘密基地。」掛著淺笑,櫻井倒是挺滿意相葉對他的稱呼,那天過後對方一開始還很不習慣這麼叫他,所以只要相葉叫錯一次他就冷眼瞪一次,到現在的確進步不少了。

 

因為不熟悉自己所在的地方,上了電梯直達頂樓後還得走一段階梯,雖然有手扶梯可是現在根本不可能開啟,跟著櫻井的腳步幾次差點跟不上,突然冰冷的手就被對方強勢的握去,他怔了怔沒有抗拒的乖順跟著,望著櫻井的背影,相葉只感覺胸膛傳來的強烈悸動。

 

當跨上最後一格階梯,相葉抬起臉往前看去,瞬間倒抽了口氣。

從玻璃那頭印入眼簾的是東京市區最大的夜景,揚起笑相葉情不自禁的往窗邊跑去,由於所在的位置僅僅是一片空曠的室內居所,沒有燈的關係也更顯得外頭的絢爛霓虹。

 

「好漂亮-…我從來不知道東京這麼美。」兩手搭在玻璃上頭,相葉水潤的杏眼都捨不得多眨一下,就怕沒把眼前如此迷人的夜景給看進去。

 

側坐在玻璃下方的白色小靠台上,櫻井帶著笑意凝視相葉可愛的笑容,這就是他想要的,哪怕只是一個笑。

 

「除了住家,應該很多人還在加班吧…」無厘頭的自說自笑,相葉望著佇立於夜空裡的大廈高樓,真心被眼前的畫面給震懾了。

 

「週日卻加班?」輕笑。

 

「欸?喔…對喔,跟我們不一樣。」自然而然的對談,相葉勾著笑轉過臉就瞧見櫻井凝視自己的眼神,愣了愣他抬起手抓抓頭髮失笑,一時間因為夜色裡的璀璨而忘了緊張,彼此間的沉重氣氛似乎瞬間都消失了。

 

轉過身坐在小台子上方,兩人之間一下子又陷入沉靜,明明剛才還能感覺強烈的緊張,此刻卻不禁放鬆了許多,估計也是身處於昏暗裡,僅僅就著落地窗外的夜景與月光,如此靜默的待在櫻井身旁也不會感到孤單。

 

從口袋裡掏出了個暖暖包,那是櫻井放在車上備用的,今年的冬天比以往還冷,下雪或是下雨的機率也相對高了許多,他傾身靠向相葉,隨後在對方驚愕的退開前有些霸道的抓住那雙冰冷的手掌。

 

「拿著吧,會暖一點。」將暖暖包塞進那人手裡輕聲說完,櫻井便跟著坐到相葉身邊,所謂的約會不過是造就兩人獨處的空間罷了,既然在家裡相葉總是緊繃著神經,那到外頭來或許會好一些,果然剛剛那人就笑了呢。

 

說到底,櫻井翔又了解相葉雅紀什麼呢,他所知道的都是資料上的文字。

他們目前的關係的確如松本所說的無比怪異,明明相葉喜歡他、他也同樣抱有一定程度的好感,卻總是無法順利的接近對方,不忍說櫻井這幾天已經不止一次感到心靈受創,如果不是相葉喜歡他太少,那就是他的方式用錯了。

 

愛情,是一種極為脆弱的東西,櫻井翔知道,所以從來都不輕易觸碰,可是這一次他自己也很意外,所謂的浪漫與用心,他居然會為了一個男人心甘情願的去做。

 

「翔、翔ちゃん怎麼可以自由出入這裡呢?」覺得再沉默下去也不對,相葉包覆著手心裡的溫暖,凝視著自己的手指開口。

 

愣了下櫻井微微一笑,「你大概沒看到這棟大樓外的企業名,櫻井株式會社,這是我爸旗下的資產。」垂下眼,櫻井不帶太情緒的淡淡說著。

 

驚訝的抬起臉看向櫻井,卻只瞧見一抹複雜的神色,默默轉回頭相葉覺得自己的喉嚨有點乾,他從來只知道櫻井翔的家世不錯,卻不知道那人的背景會如此龐大,是啊,櫻井企業…姓氏一樣呢。

 

「原來翔ちゃん是富二代呢,那怎麼會當主播呢…?啊、當然主播也很棒喔,我就是──」就是因為坐在主播台的櫻井如此耀眼,他才會就此著迷。

 

然而這句差點脫口而出的話語,相葉在最後硬生生的吞了回去,好不容氣氛稍微和緩了些,這些話大概不適合說的吧…

 

最初在電視上看見櫻井的新聞放送時,相葉就被那雙漂亮的眼睛給吸引。

 

哪怕是透過電視,相葉也能從那炯炯有神的雙眸裡看見自信,或許人總是不斷的在其他人事物裡追求自己所沒有的東西,他嚮往著這個男人、想著若是哪天可以親眼看著櫻井翔那有多好呢──

 

這樣的慾望一天比一天強烈。

 

於是相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某天便突然放棄了自由攝影師的路,決斷的到電視台投履歷,經歷了好一段考核與實習,他總算可以在最近的距離裡,凝視那個只憑一眼就奪走他所有心思的人。

 

回想起自己一路走來的歷程與初衷,直到今天相葉都不曾後悔,他們現在的關係也許有些尷尬,也從來都沒料想過這天,可是相葉不否認自己其實有些狡猾,面對櫻井翔,他抱著只要可以更接近一些些,就算只是玩玩也沒關係。

 

他並不是不相信櫻井說的話,相葉只是單純的想著,自己是不是夠資格站在這樣完美的男人身旁,畢竟他們之間的差異太大了。

 

若是有那麼一絲絲會傷害到對方的可能性,他寧可就此退到原點。

 

「大概是叛逆吧。」想了想相葉的問題,櫻井片刻後才輕聲回應。他的確擁有很多別人羨慕卻得不到的,無論是家庭背景、財富,又或是所謂的身分。

 

可是在擁有這些的同時,櫻井卻反而嚮往著一般家庭的平凡,被安排好的人生固然人人稱羨,然而也少了更多他渴望而不可得的快樂。

 

「就讀好的學校、學習學科之外的才藝、然後上個好大學,最後繼承家裡的事業,娶一個賢內助生幾個孩子…無災無難的人生,你覺得這很幸福吧?」輕輕一笑,櫻井揉了揉手裡的溫熱,站起身轉向落地窗外,深沉的眼眸也下意識的飄遠。

 

「這樣的人生就是我父母一開始便替我寫好的劇本,可惜的是,我並不想當個盡責的演員呢。」

 

如果他是魁儡,那麼這一切當然不會有任何問題,但櫻井翔擁有自我的思想與感覺,甚至因為反抗而反抗,當中並沒有太多特別的原因,單純不想要自己的人生就此被擺佈而已。

 

如果可以,相葉很想給櫻井一個擁抱,他以為如此散發著光芒的櫻井翔,必然比起一般人幸福快樂,可沒想到,有時後人生裡的必然,只會帶來痛苦而已。

 

緩緩站起身,相葉凝視著櫻井的側臉,越聽越是感到難受,有些焦急的往前踏出一步,下意識拉住對方的衣擺。

 

翔ちゃん是很厲害的人喔!雖然…雖然我也沒有自信說自己很了解你,其實都只是我自顧自的喜歡翔ちゃん而已…說到底我看見的也只是表面而已…對不起翔ちゃん…」

 

莫名的,相葉覺得自己好糟糕,沒事問那什麼爛問題,就算想要打破尷尬的沉默也不該是這樣的,這下子櫻井肯定心裡不好受,何況他又是什麼身分,怎麼就這麼沒腦!

 

一下讓相葉的舉動逗笑,反而因為那人下意識的告白而感到雀躍,櫻井抬起手拍拍對方的頭,「你道歉的點是什麼啊?我又沒有生氣,何況我們既然是情侶,不是本來就該多了解對方一點?」

 

「欸?」驚了下,相葉無措的眨眨眼,隨後就想收回抓住對方衣服的手,只是都還沒縮回去就讓櫻井給識破,手掌突然被對方給牢牢握住,硬是給拉了過去。

 

瞇起眼,櫻井似笑非笑的逼近相葉,「你該不會忘記我說過的話吧?你以為我說的要你是什麼意思?」

 

「呃…」相葉尷尬的搔搔臉,那意思不就、不就是H的意思嗎…

 

見相葉在月光下的臉龐似乎失去了方才的白皙,櫻井忍不住失笑,「我是不知道你腦袋裡都想著讓我對你幹嘛啦…不過遲早有一天會的,笨蛋。」

 

感覺到櫻井惡意的捉弄,相葉皺起臉噘著唇跳腳反駁,「我、我才沒有!」他才沒有希望櫻井翔對他那樣這樣勒──

 

「我再說一次,雅紀。」一聲叫喚便讓相葉愣愣的停下動作與聲音,櫻井以兩手輕柔握住相葉回暖的手心,深深的看進那雙水潤的杏眼裡。

 

「我要你,喜歡你,總有一天…不,一定會有那一天,像你喜歡我那般的喜歡你,所以別再害怕我,也別再想設法逃離,或許我的方法不太對,但你一定得相信我的認真,好嗎?」

 

櫻井翔的話一字不漏的傳進相葉耳裡,也許因為暖暖包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為櫻井翔的手掌太過溫暖,暖的相葉都忍不住快要掉下淚,他努力的抿緊唇,就怕自己會因為太開心而喊叫,慢慢的回握住櫻井的手,他最後用力的點了下頭。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

 

「…恩?」

 

「通常偶像劇到這段落都會接個吻吧?」

 

「我、我怎麼知道!我又不看偶像──唔…」

 

在美麗的夜景陪襯下,櫻井抬起一手搭上相葉的臉頰,溫柔卻霸道的吻上那張聒噪的嘴,沒有預期的抵抗或推拒,櫻井滿意的揚起嘴角掠奪屬於相葉的每一口呼吸。

 

我要你,喜歡你。總有一天,必然會愛上你。

這次的必然,櫻井翔知道,絕對會是他人生裡最甜蜜幸福的注定。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喜嵐~~
  • 看完覺得幸福滿滿!!
  • 訪客
  • 太好看啦 期待
  • hgjkfdhgi
  • 之前想重看惟愛,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上不了這網站,還以為關了~T_T~幸好沒有
    而且一上還有新文耶*^O^*
    總覺得被虐時
    如果是雅紀深愛著翔,翔很可惡
    但相反翔深愛著雅紀,翔是活該的(≧◇≦)
  • 鼠鼠
  • 真紀好棒
  • 鼠鼠
  • 真紀好棒~我是鼠鼠~
    加班梗是復活love的making嗎?
    最後更文辛苦了!期待下文
  • Aty 雅希
  • 真紀,我又來打擾了
    好高興看到新文了~
    櫻相果然會讓人看得臉紅心跳呢~
    我會一直來看文的
    期待後續

    *翔那一句「我要你」讓我忍不住大叫了~(心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