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貌似了一場美麗的夢,夢中櫻井翔的聲音很輕很溫柔,在他耳邊像是訴說著什麼,相葉彷彿都還能清楚感覺那人溫暖的氣息,不自覺勾起笑,清晨的溫度讓相葉賴床的往被窩裡鑽,熱烘烘的讓人完全不想起床,只是現如今已經不是小孩子,再不願意也得面對現實,今天還有兩個節目要錄製勒…

 

打了個呵欠,相葉放開溫暖的抱枕準備起床,倏地,他僵住了身子。

抱枕?

 

心跳漏了半拍,相葉想不起來自己曾幾何時買過抱枕這種玩意兒,年少時他雖然的確有一個狗娃娃抱枕,但出社會後搬到東京他也就沒帶來了,緩緩睜開眼,相葉便瞧見另一雙迷濛的黑瞳,靜止的空氣維持三秒後,他驚恐的彈起身只差沒往後栽下床。

 

「早啊。」在相葉摔下床之前一把抓住那纖細手腕,櫻井將其扯回懷中,露出一抹慵懶的笑容。

 

極近的距離讓相葉覺得,好在自己從小到大也沒什麼心血管疾病,要不這還不心臟病發作了,「你、我…欸!?」

 

瞇起眼一笑,櫻井實在也不願意相葉在自己面前總是如此結巴,索性放開手坐起身伸了個懶腰,這一晚睡得他真香,平常在家裡總是看資料看到累了才就寢,對他來說睡覺這件事情本來也就沒什麼特別的,但說真的櫻井翔的確鮮少睡得如此沉穩。

 

抬起手搔搔頭髮,「我餓了。」櫻井說得自在,可相葉一時半刻還是沒有動作,一個失笑他知道沒有好好解釋的話,那人的腦袋估計想破頭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想問什麼待會兒有時間讓你問,在這之前我們都得刷牙洗臉吧?」下了床櫻井這才環顧起相葉的臥房,要說整齊也還好,但比起他的房間的確好多了,只差在角落那疊到距離天花板剩沒多少空間的衣物,這地震的話應該…

 

愣了下,相葉看了眼時間,雖然是因為要上班才早起,但那只是他的習慣而已,兩場錄影分別在中午以及晚間,其實也不算太趕。不自覺得打開櫃子拿出備用的牙刷以及毛巾,相葉小心翼翼的放在櫻井前方,這才飛奔似的逃出房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相葉在客廳的廁所苦惱回想,望著鏡子裡蓬頭垢面的自己,他實在不願意讓櫻井瞧見這樣的他,那個完美到不行的男人,就算剛睡醒還是這麼帥…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不…他應該先回想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才對。

記得被松本強迫的帶回喝醉的櫻井後,相葉也就乖乖的把那人帶回家,直到將人平安放上床,熟睡的櫻井還會說夢話,依稀想起自己貌似也情不自禁的說了一些什麼,只是昨晚他也喝了不少,尤其早上還有工作,又累又倦的很快就睡著了…

 

就這樣!?相葉這才驚恐的趕緊回想自己昨晚說了什麼,若是藉著酒意胡言亂語就不好了,片刻後他抓亂自己的頭髮,因為除了櫻井翔的事情,他自己的事倒忘的挺徹底,只是糾結過後,又想起櫻井是比自己先睡下的,所以也就稍稍放心了一點,但…現在的情況真的不太妙,畢竟他只要和那個人單獨共處一室就有言語障礙。

 

「你好了嗎?我餓了。」聽見門被輕敲兩下,隨後是櫻井的聲音,「不介意的話廚房借我用吧。」說完也沒等相葉回應,逕自優雅的轉身走向廚房。

 

愣了下相葉想起櫻井糟糕的廚藝,便趕緊刷牙洗臉打算自己來,他這屋子可是租的,料理這方面只會麥茶的人燒毀廚房的機率太大了,雖然不管退幾步來說麥茶都不算是料理…

 

反覆確認自己臉上沒有不該出現的髒汙,相葉這才離開廁所探頭探腦的走進廚房,瞧見櫻井從冰箱裡拿出雞蛋和火腿培根,就要開火之前一個箭步阻攔,「我來就好,櫻井桑還是坐著等吧…」

 

無所謂的聳聳肩,櫻井沒有拒絕倒是乖乖找了兩個馬克杯,分別倒了牛奶後,自己端起一杯靠在牆邊注視著料理早餐的相葉,「相葉君的工作也不輕鬆吧,看的出來應該沒什麼時間整理,但倒也井然有序,是租的嗎?」

 

有些無奈的將櫻井方才倒了幾乎可以拿來油炸鍋物的油給倒回,相葉才開火準備煎蛋,隨即聽見對方的話忍不住有些緊張,「是,抱歉…就這樣的地方委曲櫻井桑一晚了。」

 

挑眉,櫻井輕笑,「並不委屈,感覺還比較溫馨。」比起自己的大房子…低下臉看著杯中雪白的牛奶,幾秒後又再次抬臉開口,「相葉君這屋子其實有點小呢。」

 

默默的將煎好的雞蛋以及火腿培根裝盤,相葉關掉火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他的薪資能在寸土寸金的東京租到這樣的小房子已經很不錯了,畢竟還有日常的開銷,雖算不上過的辛苦,卻也的確不能過於奢靡。

 

「一個人住其實綽綽有餘了…」僵硬一笑,相葉將盤子放上餐桌,伸手請示著櫻井入坐,便又趕緊從冰箱拿出吐司,烤了兩片給櫻井。

 

過程中都沒有再對話,相葉只是繃緊神經就怕有什麼細節搞砸了,但這樣的寧靜卻也頗美好,冬日的早晨外頭正掛著豔陽,屋內也增加了幾度溫暖,尤其喜歡的人就在身旁,好像連空氣都是甜的。

 

哪怕,這只是自己的自我滿足。

 

當自己的吐司也烤好後,相葉低著頭細聲說了句開動了,同時櫻井也附和了一聲,兩人便在這沉靜裡默默吃起早餐。

 

咀嚼著吐司,櫻井雙眼難以離開相葉的臉,反正那人也完全不敢和自己對上眼,他倒也看得挺光明正大,「剛剛我稍微注意了下相葉君屋內的格局,估計屋子太小所以也顯得擁擠,進進出出也不怎麼方便吧。」

 

輕輕一怔,相葉不解的抬起眼一臉疑惑,「還好,不就是一個男人的住所,也沒什麼不方便的…」好歹也住了好幾年,他倒沒有細想過這些問題,怎麼櫻井會突然聊起這些呢?嘛…不過也是,他們之間多聊些什麼都顯得尷尬吧。

 

「兩個人住就不方便了呢。」

 

僵了下,相葉吞下嘴裡的食物詫異的凝視櫻井,雖說只是閒聊…大概是…不,肯定是閒聊了,他緊張什麼呢!

 

將相葉弄的早餐吃得乾乾淨淨,優雅的放下刀叉隨後將牛奶一飲而盡,櫻井接著雙手相互交握,一本正經的看著對方,「有件事必須和相葉君談談。」

 

「欸!?是…!?」慌張將剩一口的吐司塞進嘴裡咀嚼吞下,瞧見對方這麼認真,他也忍不住緊張的挺起身子坐正。

 

「關於你打我這一拳的事情…」

 

當櫻井的聲音緩慢響起,相葉一瞬間愧疚得想找洞鑽,激動站起身二話不說就是九十度彎腰,「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如果櫻井桑要揍回來我也絕對沒關係!或是要賠錢什麼的…」

 

一下子都忘記自己打過櫻井那麼一拳,他下手沒輕沒重的,過了這麼多天表面上雖然看不太出來了,可打人就是不對,先不論在那之前櫻井的舉動也屬失禮,總而言之都是他不好。

 

「也不是沒有解決的方法,只是擔心相葉君無法接受而已。」有些苦惱的皺起眉微歪著頭,櫻井想來想去能解決他們之間所有障礙的辦法,也就那麼一項。

 

抬起頭相葉怔了下想也不想的馬上重重點頭,「我接受!只要可以平撫櫻井桑的不滿,做什麼都可以的!」打人是不對,但總之是自己喜歡的人,要幫忙什麼他都不會有二話,何況櫻井翔也不至於太強人所難吧,偷搶拐騙的事情估計那人也不可能會要他作的。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覆,櫻井馬上揚起燦爛的微笑,那模樣讓相葉不禁有些看傻了,那麼好看、那麼漂亮,像是天使一樣的笑容──

 

「那麼,相葉君整理一下行李,今天就跟我回家吧。」

 

「我家夠大,同居不成問題的。

 

一時半刻完全無法回應,不如說相葉根本不確定自己聽見什麼,「はい!?」掏掏耳朵,這已經超出他的大腦可以吸收的範圍,怎麼眼前的櫻井翔說的是日文嗎!?上一秒還覺得這個人像天使,下一秒這天使就狠狠踹了他一腳!?

 

「相葉君不會抵賴吧。」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滑了下,隨即──

 

──也不是沒有解決的方法,只是擔心相葉君無法接受而已。

 

──我接受!只要可以平撫櫻井桑的不滿,做什麼都可以的!

 

我接受!我接受!我接──

 

相葉的耳裡瞬間只剩下從櫻井手機裡傳來的聲音,自己的聲音。

焦急的沙啞聽起來略顯好笑…

 

不,重點是──

有必要錄音嗎你!!!!!!

 

 

「對了,既然同居了,那我也得說清楚一件事。」站起身櫻井走到相葉身邊,將那還錯愕著所有事情的展開,一時還無法作出反應的人拉起,一手牽住對方的手腕,認真的凝視著。

 

「今天開始我們就是情人,你只要相信,我絕對沒有任何不良的心思。」

 

「我的未來是由我掌控,你不會毀了我,我也不是玩玩…聽懂了?」

 

那雙溫柔又炙熱的雙眼盯的相葉動彈不得,他甚至連說不的勇氣都沒有了,只能任由櫻井緊握著自己的手腕,還來不及細想那彷彿聽過的台詞是從何而來,他僅僅愣著點了下頭。

 

「喔對了,以後別叫我櫻井桑了。

 

「…欸?」

 

「叫我…翔ちゃん吧,我挺喜歡的,你不也是?」

 

看著那抹像極了天使的無害笑容,相葉人生的跑馬燈瞬間從大腦裡一瞬閃過,停留下來的片段是昨晚自己半依靠在櫻井胸膛上的那一幕,以及自己在睡去之前,那句不輕不楚的呢喃。

 

翔ちゃん

大好きだ

 

人生中,這一秒永遠不會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相葉雅紀從來沒想過他會有這麼一天,坐在櫻井的床邊整理著自己的衣物,腦袋幾乎是糊成了一團,手裡的襯衫都要被自己揉爛了還不自知。

 

不否認驚慌失措之餘,相葉有那麼一點感到心喜,他將那不該出出現的感覺全部推給了那一拳,他得負責嘛,自己也的確親口答應了,當然理智裡還是有許多天使雅紀告訴自己這是不行的,那個人可是他心目中的王子,就這麼住在一起將來他還不知道會為對方帶來多少困擾呢-…

 

「衣服都讓你揉爛了,下午新的衣櫃就會送來,反正我晚上才要錄影,到時候再簡單幫你整理一下。」不知何時來到房內的櫻井,先是拿過了相葉手中的一團衣料,隨後自然的說著。

 

櫻井翔的家何止能住兩人,光是這人的臥房就是他原本租屋處的客廳加廚房了,更別提他的房間只有櫻井臥室的三分之一大,高質感的裝潢以及名貴的傢俱都讓相葉感到不自在,無庸置疑這裡是個很豪華的住所,就是,缺少了點家的感覺。

 

「還發呆?」輕輕的彈了下相葉的額頭,櫻井揚起淺笑居高臨下的望著對方,不說他也知道相葉再想什麼。

 

現階段,他們都還不算真正了解彼此,櫻井只是憑藉一瞬間的衝動以及對相葉莫名的在意,才會這麼倉促的將人給綁到身邊。

 

愛是什麼?

櫻井翔以前並不懂,也沒有必須要懂的義務,可是他卻清楚自己應該是喜歡相葉的,喜歡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眼神而驚慌閃躲的可愛模樣,當然他也看過相葉笑起來的樣子,毫不遮掩的燦爛是如此炫目,並且令他難以忘懷。

 

如果說以前是因為年輕,所以不屑愛。

那麼現今,他年齡也的確到了,同時,他的身邊出現了相葉雅紀這個人。

 

既然有了方向,他為何不去愛?

尤其──

 

「相葉雅紀。」

 

「…是?」

 

「你會愛我嗎?」

 

「……」

 

「不是喜歡,是愛。你會愛我嗎?」

 

被輕柔的勾起下巴,相葉仰著臉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櫻井的問題,一切是那樣的突然,自己心儀已久的人,突然就在某天要他和他在一起、突然半強迫的把他帶到這個未知的世界,突然,本不會有交集的兩條線,現如今卻硬生生的被交疊在一起。

 

突然,問他愛-…

 

「我會,我相信我會愛上你,相葉雅紀,你必須相信。」

 

「並且,你也會愛上我,不是喜歡,而是愛。」

 

人生中,這一秒永遠不會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

相葉忘記了自己最後是怎麼走出櫻井的房間,手心裡還握著櫻井塞給自己的鑰匙,他像是失了魂似的,帶著空白的思緒搭上車工作去,喔不,若要說腦子裡還有些什麼,那也只剩下櫻井翔那張臉如此自信耀眼的神情。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rass
  • 謝謝妳~一直有在關注妳的文章唷!
  • 悄悄話
  • 鼠鼠
  • 我是鼠鼠~
    真紀更文了呢~
    期待下篇喔:)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