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頓晚餐相葉可真是食不知味,櫻井就坐在自己身旁,他太靠近不行、離太遠又怕不自然,整個晚上都僵著身子無法放鬆,饑餓感已經讓緊繃的神經給蓋過去,東西沒吃多少倒是啤酒喝了好幾瓶。

 

反觀松本和櫻井倒是聊的很開心,話題多半繞著電視台,八卦也好、公事也好,相葉基本上都插不上話,他既不想參與也參與不了,只能悶著腦袋喝酒,想著二宮反倒輕鬆,握著遊戲機話也說不上幾句。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關係,相葉覺得身邊的聲音已經有些飄遠,和松本與櫻井同桌他難免覺得自卑,這兩人都是身家好、腦袋和本事又高的資優股,撇開已經有戀人的松本不說,櫻井肯定很受歡迎的,而他不僅僅是普通家庭出生,平常被罵笨蛋也是家常便飯了,就連女朋友都沒交過幾個。

 

若不是他那個初戀女友的背叛與傷害,相葉總想著自己有沒有可能就此對女人完全失了興趣呢?

 

女孩子家的心思難猜,那不是他可以對付的來的。

如今這樣偷偷喜歡著櫻井翔,對相葉而言已經很了不起了,起碼,他沒因此喪失喜歡一個人的能力。

 

偶爾,也會因為櫻井的一瞥一笑而感到雀躍和幸福。

明明都打算這樣就足夠了…明明他不強求更多的,明明。

 

「我說你酒量不好就別喝了,要不待會兒你要怎麼回家啊。」一把拿走櫻井的酒,松本笑著說。

 

愣了愣相葉這才因為松本的聲音回神,悄悄轉過臉只見櫻井的臉頰已經浮上一層紅暈,他喜歡這個人,確了解的不夠深,以往工作人員總喜歡約櫻井收工後去喝一杯,他還以為對方酒量不錯的。

 

不滿松本搶過自己的酒,櫻井噘起唇像個孩子嚷嚷,「哪有關係,醉了你家就讓我窩一晚吧,別說這房子這麼大連間客房都沒有。」想搶回酒卻被拿得更遠,櫻井不悅的轉過身,自然的拿起相葉喝過的啤酒豪邁一飲。

 

別說阻止了,其實男人之間這種共飲一瓶茶水什麼的也不奇怪,但相葉將這一切看進眼裡後心跳還是忍不住漏了半拍,不自覺的注視著櫻井紅潤的唇,他下意識趕緊轉回臉又替自己開了瓶酒。

 

間接接吻而已,又不是真的親親…

-…不對!他怎麼就想到了接吻這件事呢!相葉雅紀你爭氣點!!

 

雙手一攤,松本無奈,「的確是沒有,剩餘的兩間客房一間我拿來當書房,一間是かず的遊戲室,書房嘛只有我那張辦公椅,遊戲室又有好幾台電視電腦,你不怕輻射就去那間吧。

 

「…」

 

「…」

 

沒想到松本潤私下還有這搞笑的一面,相葉默默在心裡嘆氣,不過他也的確是單心櫻井的酒量,見對方已經失去以往的穩重,反而神情充滿著孩子般任性與胡鬧,這樣的櫻井翔其實也挺新鮮的。

 

光是這幾天相葉就看見許多不曾見過的櫻井翔,他以前認識的那一個固然完美,可私底下的真實卻顯得更令人喜愛,不…說到底或許只有他這樣認為吧。

 

「相葉君酒量倒不錯啊。」正當相葉還默默的喝著啤酒時,櫻井一下就伸手搭上了對方的肩膀,明顯感覺那人一震,他勾起嘴角的笑意更是讓自己的重量一大半都落在相葉身上。

 

躲也不是不躲也尷尬,相葉自然的抓住櫻井的手臂讓對方坐好,「還行,櫻井桑要是醉了不如今天就到這吧,我也得回去了,明天還有工作呢。

 

「是啊,かず都睡著了。」看了眼沙發上的二宮,像隻蝦米似的捲曲著身子沉睡,這傢伙酒量也不算好,又老顧玩著電動,估計眼酸就睡著了吧,「櫻井翔你就別喝了,要喝改天再約吧,相葉君一個人住吧?」

 

輕怔,不是太明白松本怎麼突然話題跳這麼遠,他點點頭。

 

起身看了眼無力趴在桌上的櫻井,松本拉開燦爛的笑容,「這樣的話,能麻煩你送櫻井君一程嗎,他家也就在附近,不過確切住址我從沒問過呢,現在他又已經醉倒了-…」

 

莫名的,相葉覺得自己的眼皮突然跳了下。

 

松本苦惱的皺起眉,片刻後像是想到什麼拍了下手,「啊!反正相葉君一個人住,如果待會兒叫不醒櫻井君,不如就讓他在你家借住一晚吧!」

 

什…什麼?

 

「都是男人也沒什麼方不方便的問題…」

 

什麼!???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你這濃眉怪!!!

 

「我跟他認識有段時間了,他酒品不差,喝醉就是睡覺而已,放心,我擔保。」

 

這是擔不擔保的問題嗎!?

還有這不容拒絕的語氣是怎麼回事?他的自主權呢!!

 

當相葉被松本送上計程車,連同將屍體般的櫻井塞進車內後,相葉再次欲哭無淚的在內心裡吶喊,這個世界,真的他媽媽的太黑暗了啦!

 

 


 

苦惱的看著倒在一邊的櫻井,相葉先讓司機開慢些,接著試圖搖醒對方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這根本不像是喝醉,而是被下了迷藥吧…深深嘆了口氣,自己因為也喝了不少所以的確疲累了,實在不想將時間浪費在自我的糾結上,跟司機說了住址後便決心讓櫻井借住一晚。

 

一路上櫻井倒是真的安份,相葉還想著要是這人突然想吐怎辦,還好路程不算太遠,抵達自家門口他付了錢隨即下車吃力的揹起櫻井,彼此差不多高、體重也重不了他太多,但卻因為過於接近的關係,相葉連開門的手都顯得有些無力。

 

好不容易開了鎖,相葉用腳踢開門將櫻井給往屋內帶,氣喘吁吁的將人放倒在自己的床上,便又跑回客廳關門,只是前腳才離開隨後就馬上聽見櫻井的咕噥,慌慌張張的跑回房就見對方猛扯著自己的衣領。

 

「櫻井桑你還好嗎?是哪裡不舒服?」手足無措的在一邊發慌,他也沒有照顧過喝醉酒的人,何況自己暗戀這麼久的人就在眼前,相葉既緊張又擔心。

 

皺著臉櫻井看起來極度難受,他抬起手無力的亂揮亂抓,就在碰到了相葉的手後下一秒便猛然拉過,毫無心理準備的那人便這麼直接往櫻井身上撲。

 

這麼一跌讓相葉嚇了好大一跳,下意識的想起身卻被抓的死緊,只能勉強起了半身,一手還被櫻井抓得死緊,他怎樣也掙脫不了,就這麼你來我往的好一下相葉乾脆放棄了掙扎,感覺自己一旦不再抵抗,櫻井似乎也就不會死抓不放。

 

這或許是難能可貴的時光,能這麼近距離又安靜的注視著櫻井翔,是相葉作夢都沒想過的事情,雖然他從那天過後就一直在逃,可說真的,心底深處卻還還是有那麼一點的開心。

 

他是為了櫻井才加入電視台的,本來也就安安份份的打算遠遠看著就好,可那天的意外卻讓相葉這幾天都睡不好,成日想的都是櫻井說過的每一句話,曾有那麼一瞬間他還真的想就這麼答應了,無關真心與否。

 

「可以和你在一起…就算你不喜歡我也無所謂,就算…是玩玩也沒關係。」看著櫻井的睡臉,相葉情不自禁的輕語,「能讓你多看我一眼,本來就是我渴求已久的事了不是嗎。」

 

勾起苦笑,相葉覺的腦袋好沉,其實他很想睡覺,可是又捨不得就此閉上眼睛,能這樣和櫻井共處一室的機會,或許今晚過後就沒了…深吸口氣,當相葉想小心的抽回手讓對方好好休息時,突然那人就這樣緩緩的張開了眼,四目相對的那一瞬間,相葉幾乎連呼吸都忘了。

 

「…櫻、…」

 

「為什麼,拒絕我?」

 

櫻井略微沙啞的低沉嗓音讓相葉一震,他急欲想抽手離開卻被對方緊緊扣著,只能半趴在對方身上進退兩難,「櫻井桑…你、你不是醉了…」

 

「所以才問你,為什麼拒絕我…?」輕柔的說著,櫻井同樣深深凝視相葉,片刻卻又自嘲一笑,「不對…你連拒絕都沒有,只是給我一拳」

 

「對、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麼就…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有心的!要不我讓你打回來!我絕對不會還手的!」低下頭相葉又慌又亂的道歉,只是緊閉著眼做好準備迎接櫻井的拳頭,卻在過了好一會兒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感覺被扣住的手緩緩被放鬆,相葉小心翼翼的抬起眼,只見對方不知何時又閉眼睡去,整顆心像是坐雲霄飛車似的七上八下,他輕輕的碰了碰那人的手臂,幾秒後似乎確定櫻井睡了他這才鬆了口氣。

 

苦笑,相葉不知道原來櫻井喝醉會這麼嚇人,還會說夢話…

 

「對不起,我只是…不想拖累櫻井桑…」以氣音輕聲的說著,一放鬆後他更覺得暈頭轉向,「你還有這麼好的未來,哪怕只是要玩,也不可以讓我毀了你。」露出一抹哀傷的笑容,相葉抽回手跌坐在床邊,閉起眼揉著太陽穴。

 

他的心情一直都很複雜,想要走向櫻井,卻又顧慮所謂世人的眼光,喜歡這個人是他的事情,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在腦中想著、念著,可那都是在有一段距離的情況下,他既不會傷害到任何人、同時也不會傷害到自己。

 

這樣不就是最好的方式嗎。

 

「櫻井桑…櫻井、翔…」睜開眼相葉有些想哭,他伸出手卻不敢觸碰櫻井,只能隔著一層冷空氣,從模糊的視線裡以食指從對方的眉眼往下劃去。

 

「だって、大好きだから、翔ちゃんに…-傷つきたくない…」

 

「翔ちゃん-…」

 

當視線裡的櫻井越來越模糊,甚至漸漸出現殘影,相葉終於不敵酒力趴在床邊緩緩閉眼睡去,在意識消失之前,他唯一記得的是自己情不自禁所喚出的那個名。

 

直到相葉傳來沉穩的呼吸聲,那本早該睡下的人卻緊接張開了炯炯有神的雙眼,輕柔的撐起身望著床邊的睡臉,櫻井探出指尖輕碰對方白皙的臉頰,喝醉?他要是有那麼容易醉就好了。

 

輕手輕腳的下床將相葉給抱起,小心翼翼的平放在床上後這才勾起淺笑,除了一開始受邀到松本家是個意外,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裝出來的,從酒量差、瞎起鬨著要松本收留,直到被推給了相葉,所有的細節都是他的計畫。

 

當然松本雖然沒有被告知,卻也樂得替他搭這條線,他櫻井太明白好友的個性了,哪裡有熱鬧便往哪邊鑽,在他身上既然有好戲上演,又哪有不看的道理呢。

 

聽見剛剛相葉幾乎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所說的每一句話,都讓櫻井感到不可思議,這個人究竟有多喜歡自己?玩玩也沒關係,這樣的話從如此喜歡自己的人嘴裡說出口,其中包含著多少苦澀,他怎麼會聽不出來。

 

「我是認真的,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知道,我是認真的。」輕撫著相葉的頭髮,櫻井也很意外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幾天前他還不確認是否喜歡這個男人,可如今他內心的不安總算全數盡消。

 

雖然不曾和男人在一起過,也不曾對男人有過任何想法,但若真心討厭,早在發現相葉總注視著自己的時候,就該有所反彈了。可櫻井不僅沒有任何反感,甚至也同樣注意起這個人,並且私下動用關係去了解。

 

他只是還有些不確定,不知道相葉對自己抱持著到底僅僅是喜歡,又或者還有其他想法。若不是今天陰錯陽差的給他逮到機會,這樣的你追我跑不知道還得耗到什麼時候…

 

「相葉雅紀,我喜歡你,並且要你。」

 

「你得做好心理準備了…」

 

凝視著那張平靜溫順的睡顏,感覺相葉在睡夢中吸了吸鼻子後又安穩睡去,櫻井忍不住笑了笑,彎下了身子在那人潔白的額際一吻。

 

好好睡一覺吧,明天睜開眼,一切將會有所不同。

關於你,關於我。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