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再怎麼後悔都得生活,相葉唯一慶幸的是櫻井的新聞節目一個禮拜只錄一次,由於是現場直播,所以並沒有預錄的問題。結束今天到另一個棚攝影的工作,他想起自己家裡的食物庫存也快沒了,當作散心,來去逛逛賣場也好。

 

單身男子的好處就是簡單方便,工作的關係相葉其實也沒太多時間自己煮,他買的東西多半脫離不了泡麵或是微波食品,而啤酒更是少不了的飲品,站在冰櫃前相葉握著一瓶和那天櫻井家裡同品牌的啤酒出神,他那一拳打的不輕,不知道有沒有害對方受傷…

 

かず,每天吃漢堡你要哪時候才會多長些肉?」

 

「沒肉你不也壓的很愉快?」

 

不遠處的對話聲隱隱約約傳進耳裡,那顯然是兩道男人的聲音,相葉再怎麼天然都覺得這對話有些曖昧,不是他要往某處想,但或許自己的性向關係,他對這方面總是比較敏感,偷偷地假裝經過一瞥,不作他想,就只是想看一下而已,沒想到卻讓他驚訝萬分,那不是他們電視台的高層人員?

 

「欸?相葉君,這麼巧。」一身休閒打扮,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脫去西裝的松本潤一樣好看的令所有男人忌妒。

 

既然已經對上眼,相葉也無法逃避,他比較意外的是松本居然記得他,認真想想那人並不參與他們的節目錄製,高層嘛,往往都是在辦公室並且很少出現在現場的,不過倒有幾次看見松本和櫻井的主管在溝通工作上的事宜,畢竟他都注視著那個完美男人,要沒發現這些也不容易。

 

「松、松本經裡,晚上好。」戰戰兢兢的繃緊神經,相葉忍不住就看了眼松本身邊的男人,白白淨淨的、身材來說略顯嬌小,一身簡單的T恤牛仔褲,稚嫩的五官卻有著不可一世的神情,明顯的距離感讓相葉忍不住感到尷尬。

 

成人的世界裡,身份是很現實的,松本的成就與地位就目前而言都是他遠遠追求不到的境界,估計對方身邊的人也是頗了不起的吧,雖然看起來不太像就是了。

 

「下班就別這麼叫我了,怎麼相葉君…都吃這些東西可對身體不太好,攝影師的體力也很重要的。」

 

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髮,他的確買了不少簡便的食品,看見松本的推車裡倒是一堆青菜蔬果,比起意外這麼忙的那人私下還自己作菜,相葉想想泡麵果然不太可能出現在松本家裡吧。

 

「你煩死了,管別人吃什麼,我覺得泡麵就挺好,又快又方便。」默不吭聲的那人翻了個白眼,也不管相葉還在一旁臉上寫滿尷尬,「到底要不要走了,我還沒破關。」

 

怎麼說松本都算是上司,相葉僵硬的扯起笑,試圖要化解眼前的窘境,「松本桑的…弟弟,真是直率…」

 

明顯見兩人一愣,相葉這下又慌張起來,「抱、抱歉…是不是我說錯話了…?」

 

只見松本爽朗大笑了下,隨後牽住了那臭著臉的男人,「欸,他說你是我弟弟耶。」伸出手揉亂了對方的頭髮,雖然被不悅的揮開,但他依舊沒有任何生氣的樣子,倒是笑的挺溫柔,這也讓相葉更是一頭霧水。

 

「忘記跟你介紹,他叫二宮和也,是我的戀人。」松本笑得燦爛,完全不介意相葉的想法,當然他早知道這單純的傢伙和他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但儘管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松本也從不怕讓人知道自己的選擇。

 

「別看他這樣,講話雖然直接但沒有什麼惡意。」

 

「煩死了你,他已經被嚇的靈魂出竅了吧,還活著嗎?」冷眼瞄了下相葉,二宮沒好氣的瞥了松本一眼,卻也沒有真正責怪的意思。

 

知道自己失態了,相葉趕緊慌張搖頭擺手,「沒…呃、我覺得很好,呃…我是說我覺得你們很相襯。」

 

真心這麼覺得。

相葉突然很羨慕二宮,因為松本的坦然是他難以做到的,忍不住就想起了那天和櫻井的對話,如果他當時答應了,他們有沒有那麼一絲絲的可能性,能像是松本和二宮這樣?

 

估計是很滿意相葉的話,松本笑得像個孩子,完全都沒有平常在公司的嚴肅,也不管一旁還有其他來往的路人,一把攬上二宮的肩膀。

 

かず,相葉君說我們很搭襯耶!」

 

「…你幾歲了,快點買一買走了。」推了下松本的肩膀,二宮真心白眼都要翻到宇宙去,但嘴角卻也不自覺的往上提了些。

 

覺得自己現在就像是個世界級大燈泡,相葉無奈笑了笑,「我不打擾了,趕緊買完我也要走了。」

 

再這麼看著兩人放閃,相葉覺得自己在瞎了之前應該會先心酸死,還不如趕快離開回家好好吃頓飯,然後看看搞笑節目喝個幾瓶酒好入睡。

 

「欸欸,別急啊~不如來我家吃個飯吧,吃那些沒營養的東西,要是你身體搞壞,電視台少了一個優質的攝影師那可得不償失。」笑的無害,松本自然的說完後便拍拍二宮的腦袋,隨後以不容許相葉拒絕的強迫口吻說完,逕自和二宮先去結帳。

 

連拒絕都來不及的相葉,只能將所有想說的話卡在喉嚨口,嘆了口氣無力望向那兩人的背影,他默默推著車跟在後頭準備結帳。

 

離開賣場後相葉驅車跟在松本的轎車後頭,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一怔。

咦,他跟松本潤好像沒那麼熟耶!?

 

 

松本的住處環境挺好的,相葉看也知道這裡的地段價值不斐,危襟正坐在餐桌前,他悄悄觀察松本家裡的裝潢與擺設,果然有錢人就是不一樣,而且光看這些就知道對方是個頗有品味的男人。

 

反觀二宮,身上的T恤牛仔褲皺巴巴的,一回來就窩在沙發裡玩電動,和這高級的屋子搭起來實在有些不對襯,想想這樣打量別人實在失禮,於是便站起身走到松本身旁。

 

「需要我幫忙嗎?」

 

「你會做菜?」一邊切著蔬菜松本略帶訝異的語氣問道。

 

「會一點。」

 

「真看不出來,那相葉君手藝應該不錯吧。」

 

「呃…還好吧。」

 

雖然沒有外賣好吃,但還是可以入口的。

 

想起那張似笑非笑的神情,相葉差點沒讓口水嗆死自己,深吸口氣搖了搖腦袋,他有時候真氣自己的不爭氣,明明動手打了人,明明早該做好被討厭的心理準備,卻又總是情不自禁的想起櫻井。

 

「相葉君難道不會覺得噁心嗎,我的事。」煮湯的同時松本突然開口,他微笑著沒有看向相葉,就只是話家常般的詢問。

 

「欸?不…不會的。」愣了愣相葉搖搖頭,將手邊的青菜蔬果給擺盤放好,垂著腦袋接著將松本剛剛做好的沙拉醬裝起來,「喜歡這件事情應該不包含性別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輕輕一笑,松本俐落的調味後滿意的關火,「我也是這麼想,所以在發現自己喜歡上那傢伙時,我還真沒想過性別的問題。」

 

「呃…松本桑是後來才…恩…該怎麼說呢,就是…」

 

「不用彆扭,我大概知道你要問什麼。」轉過臉朝相葉一笑,「我們以前都不是同性戀,直到遇見彼此。」

 

意外的眨眨眼,相葉忍不住又更佩服松本了,不僅不介意別人知道他和二宮的關係,侃侃而談的態度又是那樣的正面,反而自己的畏畏縮縮,顯得他好沒用吶…

 

看著松本熟練的炒了義大利麵,根本沒有花幾分鐘,客廳的二宮在聞見香味後已經不耐煩的咕噥,相葉莞爾一笑,想想這人克己又完美的個性在電視台本來就時有所聞,這麼說來和櫻井也算是同類人呢。

 

至少在他心裡,櫻井翔就是完美的男人,雖然那天過後他忍不住有些改觀,私下既霸道又不講理…可是,他還是好喜歡、好喜歡那個男人。

 

かず雖然看起來像是世界末日都無所謂的樣子,但遇見他我倒學會了一件事情。」將義大利麵裝盤,隨後洗好鍋子又放下肉排煎著。替松本將義大利端上桌,相葉走回一旁好奇的看著對方,等著那未完待續的話。

 

「是勇敢。相葉君大概多少也知道,在同性的愛情裡波折太多了,哪怕有些人總是不介意別人的眼光,但還是難免受傷。」

 

「可是他勇敢的接受了我的愛,那麼因為擔心世人的眼光而逃避的我、又或者自以為的認為會傷害到對方的我,不是太蠢了?」

 

「……。」

 

「愛情不該夾雜那些多餘的情緒想法,愛就是愛了,那是很純淨也很絕對的。」

 

錯愕的看著松本臉上自信的笑,相葉彷彿看見那晚同樣笑的自傲又勢在必得的櫻井,兩人的臉孔莫名重疊又分離──

 

「你夠勇敢嗎,相葉君。」

 

是啊,我夠勇敢嗎。

相葉雅紀。

 

 

當開始準備晚餐時,松本好不容易才將二宮從沙發上抽離,這一桌菜相葉實在沒把握他們能吃完,雖然他胃口也頗大而且現在的確很餓──

 

「不介意的話可以再等等嗎,大約十五分鐘,我請朋友一起來吃,反正他也住得近,剛好也可以介紹給相葉君你認識。」松本說完後也不等相葉反應,或者說他根本也沒打算讓對方拒絕。

 

松本拿起手機撥打出號碼,等待接聽同時拍拍二宮的頭,雖然隨後被重重捏了下手背,痛歸痛但松本依然笑的寵溺,「你先吃沒關係。」

 

「是我,你沒事吧?來我家吃飯吧,我煮了不少。」起身從冰箱拿了幾瓶啤酒出來,遞給相葉一瓶便繼續說著,「介紹個朋友讓你認識,不來你可會後悔的啊。」

 

也不知道那頭說了些什麼,相葉見松本勾著笑掛上電話,雖然很好奇但他也不好過問太多,反正上司說什麼就什麼吧…他已經放棄掙扎了。

 

不,在松本面前根本沒機會掙扎啊!!

總之,回到正題,既然松本是這樣好的人,那對方的朋友肯定也很好,無論如何他就好好享受這一頓晚餐吧!

 

 

相葉覺得這世界太黑暗了,在看見松本的朋友後,他覺得自己的小宇宙正在翻騰,尤其胃絞痛的厲害,別說剛剛還感到飢餓,他現在反而緊張地快要吐了。

 

從來沒想過松本和櫻井翔連私下都有交情,難怪他還把兩人歸類成同款,就世人眼中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如果要套用那晚櫻井的話,這也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同氣味吧…

 

「相葉君,我想你應該也認識吧,櫻井主播,和你同棚。」微笑介紹著,松本招呼好友入坐後便看向相葉。

 

「這就不知道了,別老把我說得很了不起似的,相葉君可是攝影師,一天要接觸的名人還嫌少嗎。」溫和一笑,櫻井看向那從頭到尾都沒開口的人,他的確很意外,沒想到今天松本邀請他來吃晚餐之外,還有個這樣大的驚喜…

 

儘管覺得自己一張嘴就有可能吐胃酸,但相葉還是努力撐起笑,「櫻井主播誰不知道呢,呵呵呵…」

 

是的,除了乾笑,相葉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怎麼辦,他好想回家啊!!

 

等櫻井入席,二宮正咀嚼著漢堡肉就瞧見對方嘴角的青色,難忍笑意,他不是太客氣的笑出了聲,「翔桑,你的臉是怎麼回事?被揍了?」

 

才剛端起水喝了口想緩緩氣,卻在聽見二宮的話後狠狠的讓自己給嗆到,相葉慌張的拿起桌邊的餐巾紙遮住嘴,血液瞬間倒流。

 

「是啊,怎麼回事啊?」一邊的松本拿起刀叉弄了些義大利麵給二宮,一臉驚訝的看著櫻井問。

 

要死了要死了。

相葉真的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櫻井翔可是他們電視台的招牌之一,靠著不僅僅是這個人的專業以及知識,就連臉皮也是一大賣點啊!這下要是被發現是他打的,那他不用主動辭職估計也會被炒魷魚了。

 

優雅的瞄了松本一眼,又無力的瞪了下二宮,「說是跌倒的你信不信。」

 

「跌的?怎麼跌的你也教教我?」二宮幾乎是從鼻子裡噴了一口氣冷冷笑語,這種樣子是跌的,那不就得剛好跌在圓柱體上方?當他是小屁孩不經人事嗎,就算是屁孩也懂打架好唄!

 

「那是你不信,相葉君信嗎?」笑瞇瞇轉過臉看向相葉,只見對方整張臉都紅透了,櫻井刻意以膝蓋輕碰了下對方的腿,像是不經意、眼神卻又充滿深意的笑。

 

「呃…我信!信!」併起腿稍微往一邊挪,整個屁股都已經有三分之一在椅子外頭了,相葉只想趕緊轉移這個話題,「吃飯吧!?那個、我實在有些餓…」

 

「趕緊吃飯吧,你們可別給我留菜啊。」起身從冰箱拿了一打冰鎮過的啤酒出來,松本想替好友做的都做全了,至於接下來會是怎樣的轉折,就端看櫻井翔自己的本事了。

 

這年頭,紅娘也不好當啊!

 

笑了笑,櫻井暫時沒有接話的意思,眼神裡夾帶著只有松本知曉的謝意,晚餐才剛開始,時間還長的很呢,愉快的拿起盤子夾了些麵,來這裡之前本來還沒什麼胃口的,不愧是他的好兄弟,現在的他可真是心情美麗胃口大開啊──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張
  • 看到真紀寫了新文好開心!!!!
    期待後續發展♥~~~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