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葉雅紀的確是同性戀,可是他從沒有預想過櫻井翔的性向喜好,或者說他本來就認為這個完美的男人,絕對不可能跟自己是同路人,想想,這樣好的男人不就該有個溫柔嫻雅的妻子、幾個可愛到能掐出水的孩子嗎!

 

雖然他從不認為自己這樣不正常,畢竟他只是對女人沒興趣,同時卻對男人多了點興趣而已,無法傳宗接代甚麼的相葉根本也沒細想,最差最差他也還有個弟弟,哪怕是有那麼一點覺得對不起裕介啦-…

 

「不吃嗎,都冷了。」放下筷子,櫻井將眼前見底的玻璃碗往旁邊推,從剛剛開始他們就只剩下一片虐死人的沉默,這也算是他預想中的一種可能,他太了解相葉了,打從他們見面的第一天開始。

 

不,正確來說,是打從他某天在電視台的走廊上,讓某個慌慌張張的小子給撞上的那一天,櫻井便不自覺對那個明明只看過一眼的傢伙給震懾到。

 

他沒見過還有這麼純淨的人,僅僅是透過雙眼,最起碼,他還沒從一個成年男人眼中瞧見過那一瞬無邪。

 

起身收過碗,連同相葉幾乎沒動到半口的拉麵端進廚房,面無表情的將那已經浮上一層冷油的麵給倒掉,優雅的洗好碗,從冰箱裡拿了兩瓶啤酒回到餐桌邊,接著也默不吭聲的盯著相葉的臉,雖然對方連看他的勇氣都沒有。

 

櫻井沒有思考過自己的性別喜好,年輕時的確也和女人交往過,該做的也不是沒有做過,至於男人,若和相葉有那麼一絲可能,那或許對方就是他第一個男人了,意外的他並沒有任何排斥,尤其在越認識這個人,櫻井就發現自己總會不時出現一些連他都很意外的想法。

 

比方,佔有。

這算不算一見鍾情他並不知道,當然他也從不相信有一見鍾情。

 

可偏偏,他對相葉的所有反應與情緒,都說明了這件事情的存在,關於一見鍾情,竟是如此不可思議卻又讓他心癢難耐。

 

「…櫻井桑今天讓我來你家…是想說什麼?」依然不敢抬起眼,相葉覺得自己現在一定很醜,自己簡簡單單就被看透了,他還以為他藏的很深,別看他這樣、在人前他的防備心一向很重,「是想嘲笑我嗎?」除此之外,他實在想不到其他原因。

 

「你覺得我很閒?沒事把你帶來我家就是為了嘲笑你?」打開啤酒一口氣喝了半瓶,櫻井勾起嘴角替沒有動作的相葉也開了酒,「比起我這書生樣,你若真想對我怎樣我豈不是自找死路?誰會沒事嘲笑人,別傻了。」

 

真正想對相葉怎樣,櫻井暫時還沒有想到,他只是觀察這個人一段時間了,總是無法順利接近對方,而相葉也像個仙人似的,似乎一點都沒有要主動的意思,別看他這樣,是不是對他有意思,他光看眼神就知道了。

 

就算隔著鏡頭,他都能感覺相葉用著那雙漂亮的杏眼緊緊跟著他的身影與呼吸。

 

「那、那難道只是來煮拉麵給你吃?」終於抬起水潤的眼,皺著的臉像是要表達自身的不滿,雖然有些微妙…

 

總之眼前這個櫻井翔和他平常看見的那一個,完全不一樣!此刻眼前的這個櫻井,根本已經沒有以往他所認知的溫和儒雅,反而多了更多霸道與邪氣…

 

如果是要捉弄他,那相葉真的想走了。

當然也不止是想,他的確站起身不想再耗下去,好歹也三十了就算鄰居的孩子才上國小就指著他大叫相葉,但他還是有自尊的!

 

「你不說我還忘了提。」跟著起身直接檔在相葉身前,「你煮的麵雖然沒有外賣好吃,但還是可以入口的。」抬起手櫻井緩緩的以手指輕碰了碰相葉的臉頰,只見對方像是被電到似的,激動的往後退了一大步。

 

「櫻、櫻井桑!如果你要整我你也整到了,可不可以不要在──」

 

話都還沒說完,相葉被櫻井一路逼近嚇的不斷往後退,在退到無路可退的同時,他沒有注意到餐桌椅就在腳邊,不小心絆了一下失去平衡的往一邊摔,只是在摔倒前一刻手腕突然傳來一股拉力,一陣慌亂,還沒搞清楚狀況的相葉當下唯一能感覺到的,就只剩下背脊傳來了痛感。

 

「痛…」皺著臉相葉覺得自己的背像是要裂兩半,雖然沒有摔倒但現在這樣也沒有比較好,尤其在他張開眼後,「你…櫻井桑你──」

 

壁咚就是這種感覺?但他才沒有半點幸福感!

櫻井翔的眼神像是要把他拆之入腹,那種驚恐讓相葉此刻完全可以理解躺在獅子面前的兔子的感受。要被殺了!?是不是要被殺了啊啊!!

 

「你不是喜歡我嗎?」

 

一句話加上那高高在上的眼神讓空氣凝結,包括相葉原本的掙扎。

他錯愕的望著櫻井,除了漏了一拍的心跳,還有被揭穿的羞恥。

 

一心覺得櫻井肯定是在嘲笑自己,相葉垂下臉感到胸口些微的刺痛,他喜歡櫻井翔、可是他也自認為藏的很深很深,不想被發現就是不希望哪天得面對如今的難堪,同時更不願意替櫻井帶來任何一點困擾。

 

喜歡這個人是他自找的,可是他本來也就只是想默默的喜歡著,根本一點都沒有設想過其他,難道這樣還不行?難道非得揭穿他,讓他再也沒有一絲可以站在櫻井身邊的勇氣?

 

「如果你覺得噁心,我可以明天就跟電視台辭職,櫻井桑不用覺得…」

 

「誰讓你辭職了?誰說噁心了?」打斷相葉的話,櫻井寒了臉有些強勢的捏住對方的下巴往上提,往前靠了一步,讓彼此只剩下連對方呼吸都能清楚聽見的距離。

 

感覺到相葉像是整個人都要燒起來的熱度,櫻井甚至能聞見對方那頭傳來的些微淡香,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氣味裡頭竟還有一絲甜膩,就男人而言,這的確有些奇怪,可那人若是相葉雅紀,好像又變得無比理所當然。

 

「我說了,我們有一樣的氣味。」放開相葉的下巴,這次櫻井大膽的以手指輕撫那有些紅潤的臉頰,光是這樣若有似無的觸碰,就能清楚感覺那人的顫抖。

 

「我不是同性戀,但如果是你,是不是同性戀似乎也不是這麼重要。」

 

「我不喜歡你,大概還不喜歡…但相葉雅紀,我要你。」

 

「這是我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事實。

 

「那麼,你的回答呢?」

 

-…。

 

 

當天晚上,相葉用拳頭回答了櫻井的問題。

在對方倒在地上時,相葉飛也似的奔離櫻井的住家,若問他為什麼動手,他其實也說不上理由,就只是單純的想逃離那個當下,於是想也不想的就握緊拳頭揮了過去,然後…

 

倒在床鋪上欲哭無淚的相葉真心覺得,衝動是魔鬼。

 

他以為在一起的基準就是喜歡。

如果不喜歡,那為什麼要在一起?或者說櫻井翔只是覺得好玩?可是,櫻井卻也同時說了,要他。

 

瞬間紅了臉,都是三十歲的大男人了,相葉抓過棉被遮住自己,在黑暗的被窩裡卻忍不住扯起嘴角,他無法解釋自己現在的心情,雖然很焦慮、可是他不否認自己有那麼一絲心動。

 

無關其他,如果能在這個男人身邊,哪怕一天也好──

哪怕是假裝擁有,也好。

 

可惜,他現在該擔心的並不是這些問題。

 

坐在沙發裡,櫻井臭著一張俊臉,完全不想正視那同樣皺著臉,五官卻比他深邃幾倍的好友,相葉的手勁不小這他多少知道,畢竟要接近對方之前基本的資料還是得查的,這或許也是新聞人的壞習慣,哪怕他的能耐有限,但憑藉自己和相葉都算半個藝能人,只差他是檯面上、而相葉在檯面下。

 

「你以為棒球小子是繡花拳腳?我看他還沒出全力,要是有,你牙大概要掉了。」低沉的嗓音傳來,男人濃眉深鎖,住在附近的缺點就是要當個全職保母,交情好歸好,但他松本潤也有自己的私生活好嗎。

 

不是太輕柔的動作讓櫻井痛得揮了揮手,「我要是知道他會出拳,在那之前我就先把他就地正法了,還傷得了我的臉嗎?」說的理直氣壯,櫻井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嘴角那紅腫傷口讓他心情差透了。

 

怎麼,相葉不是喜歡他的嗎?

若是拒絕他還能理解,畢竟一切都來的太突然,可那傢伙連拒絕也沒有就直接給他一拳,他再聰明也摸不著相葉的想法,哪怕他在腦中早預想了各種可能。

 

翻了個白眼,松本撕開有著可愛小熊圖樣的OK蹦,也不管櫻井要不要就粗魯的往對方嘴角貼,「就地正法?你會嗎?」

 

「…。」

 

沒錯,櫻井翔勉強要說是個雙性戀,但他至今為止也沒有跟男人交往過,更別說更進一步了,雖然他在想過和相葉的各種可能性後,並沒有任何反感──

 

「不就是推倒壓上去,剩下順其自然,男人靠的是本能。」噘起唇不甘心的回嘴,櫻井站起身去冰箱拿了兩瓶酒,只是就在松本接下一句話時,他真恨自己沒把手裡的酒瓶砸過去。

 

「是啊,相葉也是男人,他的本能已經告訴你他一定會乖乖讓你壓?」

 

見到櫻井那張帥臉要說有多糾結就有多糾結,這才稍微平撫松本看影集看一半還得被叫來當護理工的不平衡,接過好友沒好氣丟給自己的啤酒,他打開暢快地喝了一口。

 

「櫻井翔,別怕,我這裡甚麼都有,包括潤滑劑。」

 

「閉嘴!滾回你家啦。」

 

大笑三聲,難得見好友一向冷靜穩重的表情出現了一絲羞恥與粉色,松本更是爽快的只差沒捧腹大笑。

 

「噢,到時候如果屁股會痛,我還有貼布──噗…」

 

迎面而來的抱枕也沒讓松本的笑聲減弱,櫻井只能忿忿的將沙發的抱枕像流彈似的全部丟向對方,屁股痛?到時候就知道誰痛了!他櫻井翔絕對不會讓自己的翹臀有一絲一毫的損傷。

 

起碼,第一次不會!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