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番外

 

 

 

 

 

人聲鼎沸。

位於居酒屋內的昏暗內室,相葉雖然帶著微笑偶爾敷衍一下周圍的客套話,然而腦袋卻有一半幾乎都呈現放空狀態,他其實自問是個頗專業的人士,無論是工作上、生活上、交際上,無時無刻都扮演著一個看似沒什麼脾氣的好好先生,哪怕不小心犯錯了也總會被大家容忍原諒,傻瓜的角色設定他一向做的很上手。

 

要不是自己的假面具在認識了那個變態社長以後便出現了裂痕,否則相葉真心認為他可以持續這麽下去,直到全身而退。

 

為什麼那天就這麽毫無抗拒的和櫻井翔發生了關係,說實話相葉自己也沒有一個正確解答,就是不討厭、並且一絲絲的不服輸,或者可以說是屬於男人之間的較量,又或者,只是因為那枚金的刺眼的領帶夾。

 

哪怕只是握在手心,也好像能感覺到櫻井翔身上的溫度。

 

「接下來的時間就讓大家自由行動,溫泉會所旁有祭典,兩小時後再回來舉辦卡拉OK大賽,以上。」

 

聽著冷冷的扁平音線,相葉瞄了眼一向沒有太多表情的理財顧問二宮,這次的活動是公司為了犒賞平常為了櫻井翔做牛做馬的員工們而舉辦的,說好聽點是員工旅遊,說難聽點是用些好處收買這些他們這些草食性動物,好歹也不是第一天出社會,只是櫻井翔如今會這麼有錢,還真多虧了二宮和也這錢精。

 

一般的旅遊企劃哪需要理財顧問親自操辦?

就算沒看過豬起碼也吃過豬肉,這溫泉會所跟本就是出過命案所以住宿費才會如此便宜,包括不遠處的祭典也只是剛巧時節到了,何況他們就算去逛祭典花的也是自己的錢。

 

從頭到尾二宮最少替公司省下了百分之六十的旅遊基金…

 

「有個像二君這樣的人才,社長真是幸運。」站起身拉了拉有些坐皺的白色浴衣,相葉沒什麼心機的脫口而出,然而又像是刻意說給誰聽一樣。

 

「…不喜歡祭典?還是溫泉?」平穩的嗓音夾雜著一邊混亂的嘻鬧聲,櫻井刻意安排相葉坐在自己對面,聚會途中無論怎樣光明正大的盯著對方瞧也不會被懷疑,讓其他員工先離開包廂後,他輕輕拉住相葉的袖子,不可一世的高傲神情依舊。

 

不著痕跡的擺脫掉櫻井的手,相葉勾起甜膩膩的笑容轉身。

 

「那社長呢,喜歡幽靈嗎?」瞧見櫻井因為自己的問題而明顯一怔,相葉滿意的不等回應便轉身離去。

 

祭典也好、溫泉也罷,撇除這些,相葉還真羨慕什麼都感覺不到的平凡人。

會知道這會所曾經出過什麼事情,並不是因為自己特別關注這方面的報章雜誌,而是從小就有些靈異體質的關係,就算不會清晰的看見什麼,卻能比常人更容易感覺到什麼。

 

其實一直都當做不知道也就沒事了。

就是有些無聊的,想嚇嚇那個看似高高在上的男人。

 

再完美的人、其程度幾乎媲美變態的那人,絕對比常人更加無法接受常理以外的事實,尤其他就在某一天午休時,看見二宮把玩著不知從哪來的惡鬼面具將櫻井給嚇的面色慘白。

 

聽說那面具是二宮的好基友──咳,好朋友帶回來的手信,啊啊,有個常年跑船的伴侶也不錯呢,就算偶爾會瞧見二宮對著一尊黑的嚇人的來客破口大罵,但他就是能從那雙褐色瞳孔裡看見一種叫做幸福的顏色。

 

總之那是提外話,重點抓到就行了,櫻井翔怕鬼,並且這溫泉會所真的有鬼,勝負這種東西遲早要有揭曉的一天,只是會是今天嗎?ふふーー

 

 

相葉並沒有太多遊玩祭典的印象,雖然他的確喜歡這種場合,但看著僅僅距離兩步的櫻井,他相信對方估計更是第一次參與這種活動,明明想笑卻又繃著一張臉、明明對什麼都很好奇卻又佯裝一付不在意的樣子。

 

高高在上的人是不是都這麽倔強?相葉在看見櫻井停下腳步後,他忍不住跟著停下步伐微歪過小臉凝視。

 

「小哥,要一份熱呼呼的炒麵嗎,包準好吃喔!」頭綁著毛巾的老闆帶著燦爛笑容豪氣的扯著喉嚨,鐵板上的黃色麵條在不斷的翻炒下像是擁有了生命般看起來更加美味了。

 

剛剛就顧著喝了啤酒,並沒看櫻井吃了什麼東西,當然相葉自己也是的。

既然想吃就買啊!怎麼你大少爺沒見過炒麵嗎!

 

心裡這麼想著但實際上卻說不出口,只見櫻井摸摸口袋一臉像是驚覺此刻穿著的並不是一貫的襯衫與西裝褲,那神色在一瞬間有那麼一點小失落,讓後頭的相葉忍不住想笑。

 

「老闆,給我一份炒麵。」從袖口裡掏出錢幣,相葉在櫻井不捨的離開炒麵攤後,他趕緊上前給了錢拿了炒麵跟上。

 

並不是不喜歡祭典,只是這種人擠人的場合下,尤其當你還正在跟著某個人時,這不僅容易跟丟、並且手上的炒麵也燙的讓他焦躁,快步的往前幾步隨後一瞬抓住那飄逸的深藍色袖子,相葉這才稍微停下腳步喘喘氣。

 

「…?」轉過頭時表情本來還很僵硬的,櫻井正在糾結怎麼沒人告訴他逛祭典需要帶一些錢在身上時,就突然被猛然一扯。

 

「社長,身上沒錢可以回去跟二宮君拿吧,何況祭典有八成都是賣吃的,沒錢的話你乾逛什麼呢。」

 

沒好氣的將手裡的盒子塞到對方手裡,相葉實在不想承認自己剛剛還真的有些心軟,再看見櫻井因為買不了炒麵而顯得落寞和不甘的神情,明明只是一份炒麵!

 

明明,說到底他們也只是做過一次愛的關係而已。

 

愣愣的看了眼手裡還在冒氣的透明包裝盒,櫻井扁了扁嘴隨即就拉住相葉往一邊的神社走去,由於這裡有不少停下腳步休息的人群,被這麽拉著相葉真心慌張起來,踉蹌的跟了一小段路,直到進了神社的內門,人聲才漸漸變的細小。

 

「社長!」一把甩開櫻井的手後,相葉在這稍嫌黑暗的夜色裡皺起眉,「我剛剛沒有嘲笑社長的意思,你不用這麽生氣吧…」單純的以為櫻井是介意自己剛剛說的話,畢竟大老闆總有一種莫名奇妙的自尊,雖然他也只是純粹的建議,何況什麼都買不了的情況下,還不如回會所睡覺呢。

 

「誰跟你說我生氣了?」朝著不斷往後的相葉逼近,當對方的背脊抵上漆了大紅色的石柱時,櫻井伸出一手迅速的朝對方揮去。

 

那一瞬間相葉以為櫻井會給他一拳,可是,卻只是扣住了他的後頸,彼此的距離近到哪怕夜色昏暗,他也能瞧見對方眼中的笑意。

 

「我很開心,原來雅紀一直跟著我,而且,很在乎我。」櫻井翔從沒有參加過祭典,這是他第一次在成年後對某一件事情感到雀躍。

 

他從不否認自己調查過相葉,本來只是單純對一個員工所進行的資料核對,可卻在瞧見履歷上頭的照片時,他就忍不住的想知道更多更多,或許對現代人而言,所謂一見鍾情是很蠢的事情,但偏偏就發生在他身上了。

 

他一直都不避諱自己的感覺,也從不掩飾對相葉的喜歡,可對方卻總是與自己保持距離,哪怕他實在沒有辦法不得不用其他手段去對待時,比方性騷擾這件事,相葉卻還是一臉無動於衷。

 

因為相葉喜歡男人,所以他放出自己也是同志的風聲。

因為相葉喜歡較勁,所以他盡可能的挑起對方的注意。

因為相葉喜歡熱鬧,所以他從強迫威脅直到拜託二宮。

 

今天的所有行程,都是憑著相葉的喜好而決定的,當然他也明白以二宮的個性,肯定會將成本給壓到最低,但不管過程如何,他只是希望相葉開心。

 

眨眨眼,相葉突然很慶幸這邊不夠亮,否則櫻井肯定會瞧見自己轉紅的臉,兩手因為剛剛有些驚嚇下意識的縮在胸前,本來以為對方要揍他所以想遮臉的,此刻不上不下的位置讓他有些尷尬,只好隨即抵住對方的肩膀不給靠近。

 

「祭典就這一條路,我並沒有跟著社長,而且這裡是神社,有神明再看!」

 

ふふふ――雅紀就這麽篤定我要對你做什麼?」覺得相葉的反應實在可愛,櫻井在鬆開手後卻轉而牽住對方,直接走向台階就地而坐,「陪我吃吧。」

 

莫名鬆了口氣,相葉乖乖的坐在櫻井身邊,看著對方笨拙的打開盒子,拿起叉子捲起麵條呼嚕嚕的吃了起來,此時此刻他覺得自己的感覺真心複雜,總是對他毛手毛腳、霸道強硬的櫻井翔,這瞬間卻又純粹的像個孩子。

 

「社長,你沒參與過祭典吧,看你一路都很僵硬的樣子。」

 

愣了愣,櫻井沉默的捲了口炒麵,不容拒絕的湊到相葉嘴邊直到對方放棄的張開嘴,這才緩緩一笑,「小時候在國外念書,成年了回來就開始接觸家裡的事業,沒時間也沒那個心思。」

 

若不是遇見相葉,櫻井覺得自己這一生估計也就這麼平淡的活下去而已,僅僅為了家族、為了家業,卻沒了自己。

 

「…我蠻喜歡祭典的,畢竟人長大後才會知道現實有多麽壓抑,但祭典上的這一段路,雖然很短,卻每分每秒都充斥著歡笑,人很奇怪,好像長大了就非得帶著面具不可。」兩手撐在後頭的石階上,相葉仰起臉看向沒什麼星星的夜空。

 

明明本來會更美、更純粹的。

因為光害而減少了星體的光芒,就如他們因為社會而迷失了真實的自己。

 

「我知道,所以才讓二宮辦這次的旅遊。」從沒打算隱瞞這件事情,也並不是要相葉感動,櫻井就是單純的回應過後,然後放下還沒吃完的炒麵,跟著對方往後一撐仰望天空。

 

沒有說話,也大概知道不適合多加回應什麼,隨著一陣晚風撫過,相葉覺得氣氛好像越來越尷尬,才正想起身就讓一陣又一陣的巨響給嚇的一愣。

 

咻────

碰。

 

繽紛的色彩點綴了本來就少了許多星光的夜空,有紅有綠、有藍有紫,更有一片片金黃色的火光在空中閃爍,櫻井微微勾起笑,煙火的光芒將彼此的側臉給照耀的更加清晰,轉過臉凝視著相葉的驚訝與驚喜,他悄悄握住了那隻比他小了一些些的手掌。

 

哪怕是沒有星星的夜空,也能在煙火的點綴下顯出另一番美麗。

哪怕是讓人幾乎無法喘息的現實,也能因為彼此的出現而多了更多──

 

更多,那比方叫做悸動的東西。

 

「…社長?」

 

「噓…-,這時候我比較希望雅紀別說話,真要開口,就叫我翔。」一點一點的靠近相葉,櫻井蹭了蹭對方軟嫩的唇,就著充當背景的浪漫煙火秀,深深吻上。

 

只是想更溫柔的品嘗屬於相葉的所有。

煙火聲一陣又一陣的敲進櫻井的胸口,當悸動越來越強烈,他也忍不住伸出了一手扣住對方的腦袋,讓自己能更加深這個吻,直到氧氣越顯薄弱、彼此的吐息卻越加激烈時,煙火的結束也同時帶開了兩人不捨分離的唇。

 

相葉和櫻井的額頭相抵著,閉著眼輕輕喘氣過後他微微眨眨眼簾,隨後空出一手拉出自己的項鍊,握了握那金黃色的墜體後啞然開口。

 

「翔ちゃん、あの勝負..またやるの?

 

聽見相葉沙啞的聲線後,櫻井僅僅一愣。

伸手握住曾經屬於自己的金黃色領帶夾,低頭一吻。

 

「もちろん、一生も続けたい──。」

 

一輩子,你我。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une
  • 好甜呀!。。。。版版感謝你一直寫那麼多的好文章。。。。生日竟然可以看到甜甜的我好開心哦~謝謝你
  • 緑草
  • 對不起先輩!我還沒有看文可是我忍不住就要在手機沒電之前留言!感謝先輩又更新文章了!
  • 緑草
  • 一生甜甜蜜蜜的持續下去都不錯喔!可是如果可以看到相葉君遇上更特別的事情就更好!譬如說,是遇上了什麼奇奇怪怪的靈異事件。wwww
    我一星期前就又情不自禁的看 uso,每次看到相葉君都碰上了什麼東西時雖然很可憐…… 可是他真的太可愛了!!!!!
  • 星魚☆
  • 半夜睡不著覺,只好來寫長評~(唱)

    自己對於櫻井翔那份心底深處慢慢萌發的感情,相葉多多少少應該還是知道的,否則又怎麼可能將那屬於櫻井的金黃色領帶夾當作項鍊隨身帶在身上呢?或許是身為男人的那份自尊不允許自己就這麼舉手投降、不允許自己這麼輕易地敗在櫻井手上,所以相葉不願意這麼簡單地和櫻井在一起、不願意這麼容易地對櫻井談情說愛,即便他們做愛、然而就那麼僅僅一次,便讓相葉的心因此而有所動搖、因此而撥起漣漪。

    櫻井只是很單純的希望相葉開心,很單純的想看見相葉燦爛的笑容,所以死纏爛打要二宮策劃這麼一趟員工旅遊,即便從威逼利誘到低聲下氣。櫻井大概也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會為了一個人做到這種地步,說到底只不過是從照片看見這個人的容貌就因此落入愛情的陷阱怎麼看都覺得詭異,可是卻不得不承認事情就是這麼發生了,而且還在櫻井和照片裡的人正式見面、相處後更是深深陷在其中。這是件非常奇妙的事情,彷彿相葉就是擁有這樣的魔法,讓自己陷入名為相葉雅紀的泥沼,越想爬出來就陷得越深,雖然櫻井本人並沒有想要出來的意思就是了。

    所以,若說相葉不在意櫻井絕對是騙人的,不管是櫻井所散發出來的帝王氣場,又或是櫻井那偶爾的溫柔、笨拙及孩子氣,其實都讓相葉在意到不行,雖然害怕幽靈鬼怪,是個有點膽小的人,可相葉卻不得不承認櫻井的確有種魅力在吸引自己,或許是櫻井的那份自信讓相葉無從拒絕、甚至有些些的著迷,但是這種事情相葉是絕對不會在櫻井面前承認的,況且最重要的是他們之間還有勝負還沒分呢,不趁這個時候好好瞭解一下這個人,又怎麼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呢?

    從相葉的一舉一動來看櫻井也不難發現相葉有些刻意的在避開自己,又或者這是相葉欲擒故縱的一種,總之櫻井不著急、好吧,或許還是有那麼點著急,可櫻井卻也知道相葉正一步一步往自己的心靠近,否則怎麼會跟在自己的身後逛著祭典?即便祭典就這麼一條路。又怎麼會知道自己想嚐嚐那炒麵的滋味?這不就說明了相葉正注視著他嗎?所以在煙火綻放的那刻,櫻井終於還是因為內心的鼓譟情不自禁地牽起了相葉的手、情不自禁地親吻相葉、情不自禁地在相葉提出那句疑問的時候,說出了如承諾般的回答。

    一場勝負不管是對櫻井或是對相葉來說都是不夠的,所以就讓他們之間的勝負持續到生命的盡頭吧!而最後終究是誰輸誰贏,似乎也不是那麼地重要了。

    真紀還是打了番外篇!雖然是蔬菜湯但是我也吃得非常開心~只要遇上這兩個人心情真的就會變好呢!話說打到後面總覺得有些錯亂哈。

    以上,是不負責任長評☆
  • kiki
  • 真紀真的好棒!!

    好喜歡這篇文,還有其他的每一篇文Q////Q
    希望之後還有機會能看到翻外的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