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不是坑(但寫很慢XDDDD

 

 

 

當天回家後已經很晚了,櫻井小心翼翼的將相葉給放到床鋪上,時間的關係他決定先讓對方好好睡一覺,他已經事先察看過,相葉除了腳踝的骨折以外倒沒有什麼皮外傷,見他睡的很沉,櫻井也捨不得將人吵醒,只要暫時有將傷患處固定好,等隔天再看醫生應該不礙事。

 

經過這麼一折騰,櫻井似乎發現關於自己內心的細微轉變。

從出生至今,若沒有遇到相葉雅紀的話,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就只有學琴這件事情了,可是,他直到現在都還能清楚感覺相葉失蹤的那段時間,他有多麽的恐懼與害怕,雖然他們沒有用一輩子的時間去認識與了解彼此,可是這短短幾個月的相處,卻已經讓櫻井認定了之後的日子。

 

他想跟相葉在一起,無庸置疑。

他想就這麼待在對方身邊,好久好久;對於未來,櫻井的認知還很陌生,只是喜歡、於是不想放棄,無論多艱難。

 

洗淨了毛巾輕輕擦拭相葉臉上的髒汙,櫻井盡可能放輕了自己的所有動作,就怕太大力會弄痛相葉,可擦沒幾下就見人緩緩皺起眉,接著睜開眼一臉空白的看著自己,「怎麼醒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沉默的看著櫻井擔憂的表情,相葉在片刻後才聽懂似的搖搖頭,「翔ちゃん…到家了?」一放鬆就睡著了,還睡了很久的樣子,相葉的聲音比以往更沙啞,腳踝的疼痛也漸漸清晰起來,讓相葉忍不住皺起一張臉。

 

「如果你真的很痛,我們現在就去醫院?」雖然有確定自己已經將相葉的腳踝用更有彈性的繃帶固定住,可畢竟他不是醫生,如果真的撐不下去,他用揹的也要把相葉揹去醫院。

 

咬著唇搖搖頭,相葉知道距離櫻井家最近的醫院開車起碼要二十分鐘,何況他們都沒有車子,一直以來連去最近的商店都用走路的,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讓櫻井帶著自己去醫院?同時,他也不願意再替櫻井翔帶來更多麻煩。

 

「我去找看看有沒有止痛藥,外婆應該會在家裡放些藥的…」擔心的起身就要離開,卻在轉身的同時被相葉給一把緊緊抓住,「相葉ちゃん?」

 

無聲的哀求,從相葉水潤的雙眼裡流洩而出,他真的很痛,可是他可以忍耐,他只是希望在這一個時刻裡,櫻井翔──

 

「翔ちゃん,可不可以不要離我太遠?我…我沒有很痛,只要ちゃん陪我說說話,我就完全不會痛了。」努力撐起微笑,相葉下一秒甚至想起身證明自己真的不痛,拼命的做到這一步,不過就是害怕而已。

 

不久之前那以為自己再也看不見櫻井翔的恐懼,還深深的盤旋在腦海中,他的確不是個聰明人,做事情也總是粗神經,可是他至少還分的清楚自己的害怕是為了誰,第一次看見櫻井翔的時候,相葉就知道自己的心已經丟了,明明也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不願讓相葉持續勉強自己,櫻井坐到床下後便拿起毛巾擦拭著對方的手,「如果手受傷,影響到拍照就不好了,我都還沒看到相葉ちゃん拍的照片,改天洗出來送幾張給我吧?」轉移話題試圖讓相葉忘記疼痛的感覺,櫻井溫柔的將那人的浴衣袖子給撩高,一點一點細心的擦拭。

 

輕愣了下,相葉隨後只是苦笑,「可是最近我都沒有拍到什麼好照片呢,不過我拍了很多翔ちゃん喔,彈琴的時候、寫琴譜的時候、笑著的生氣的…很多很多都是翔ちゃん…」然後,回憶也只剩下櫻井翔,這樣的話,他記憶再不好也沒關係,因為只要看起那些照片,他就肯定會想起這段時光。

 

沒有注意到相葉眼眶裡的濕氣,櫻井只是低著臉凝視對方手臂上的痕跡,「這是?」

 

「是胎記,以前被嘲笑過像是讓火燒到的疤痕,可是其實我覺得它更像櫻花。」吸吸鼻子,相葉刯著看向自己的手臂,上頭的痕跡在他白皙的肌膚下顯得更加粉紅。

 

「我也覺得是櫻花,很漂亮。」微微一笑,櫻井又眷戀的看了好幾眼以後才將相葉的袖子給拉好,抬起雙眼直視對方就能瞧見那人盈眶的水氣,以為是腳痛的關係,櫻井慌張的決定還是要去找止痛藥才對。

 

「翔ちゃん,別走!」急忙撐起身體,相葉下意識就用兩手緊緊抓住櫻井的衣服,「我有個問題想問翔ちゃん,可以先告訴我嗎?」

 

「…等我回來再問好嗎?」一心只擔心相葉受不了疼痛,櫻井不明白對方在堅持什麼,可是由於相葉拉的死心,雙眼更是寫滿堅決,他只好坐到床邊疑惑的看著對方。

 

深吸口氣,相葉隱約都能發現自己抓著櫻井的手有些顫抖,「翔ちゃん是不是有叫我的名子…?在山上的時候…我在想是不是夢,因為好睏好睏、可是又好像有聽到翔ちゃん的聲音…

 

見相葉說的慌張混亂,櫻井怔了下一時半刻也回應不了什麼,他只是突然,突然…

好想緊緊將相葉雅紀給擁進懷裡。

 

「雅紀。」

 

「…欸?」

 

「雅紀。」又輕喚了一次,這一次櫻井可以很清楚的看見相葉的眼淚,再也停不住的往下滾落,他想擁抱相葉、卻也不再只是想著,而是溫柔切確的抱住了身前的纖瘦,「接著我要說的話你可能會討厭,如果討厭…就…」

 

大好き!翔ちゃんのこと、大好きだ!」當感覺相葉環抱住自己頸子上的手如此用力時,櫻井沉默了下僅僅輕笑,他閉上眼撫上對方的背,用心感受與自己擁抱的無比緊密的溫度,然後下意識更加貼近對方。

 

俺も、好きだよ…」

 

他們明白,在這懵懵懂懂的年紀裡,也許還不理解愛是什麼。

可是他們也相信,他們最終會如願的認識愛、然後愛。

至少,櫻井翔是這麼堅信的…。

 

 

之後的之後,相葉的腳踝在櫻井細心的照顧下也逐漸好轉了,現在的相葉又能到處亂跑亂跳,並且帶回他最燦爛的笑容,和櫻井翔幾乎形影不離。

 

一眨眼相葉已經來這旅遊超過半年了,而櫻井也因為暑假的關係樂的每天都和對方往外跑,知道相葉喜歡拍照,於是櫻井也樂此不疲的陪伴著,對他而言可以看見那人的笑容,便已經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雅紀,我好像都沒看你跟家人連絡過,他們不擔心嗎?」坐在樹蔭下,櫻井兩手靠在膝蓋上頭,望著前方正在拍天空的相葉,語氣輕柔的問道。

 

這段時間他們幾乎天天在一起,除了睡覺會閉上眼睛以外,櫻井的視線甚至可以說每一分鐘都追著相葉跑,他不曾看過對方帶著手機、更別提和家裡連繫了。

 

聽見櫻井的問題,相葉愣了愣便露出大大的笑容,「我有啊,可是我打電話時ちゃん不是在洗澡就是在練琴,根本沒有注意到嘛。」跑回櫻井身邊,相葉拿起水就喝了一大口,「這裡離千葉又不算真的遠,我在外頭搞不好他們還樂的清閒呢。」

 

等相葉坐下,櫻井便抽了張面紙給對方擦汗,「因為我很少聽你提到家人的事情,所以有些好奇,雅紀既然沒有念書了,那之後找的工作就是和攝影相關?」

 

「嗯!我也只會拍照而已,ちゃん呢?要當鋼琴家嗎?」嘻嘻哈哈的說著,相葉完全可以想像櫻井成為偉大鋼琴家的模樣,那一定很帥的!

 

失笑推了相葉一把,櫻井片刻的沉默像是在思考,關於未來他也的確有想過,關於彈琴這也不外乎就是他所喜歡做的唯一,大概就和相葉喜愛拍照一樣,雖然過程中難免遇到些不愉快,但最終要放棄果然也不是那麼簡單的。

 

ちゃん?」

 

「雅紀還記得我說過的嗎,我父母問我要不要出國念書的事情。」將視線飄到遠方的某個定點上,櫻井溫柔的聲音也隨著微風飄起,他知道一旦決定,和相葉肯定得分開一段時間,但櫻井並不怕時間的流逝,他相信感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就會被時間帶走的。

 

「我應該會去吧。」

 

「欸?那不是很好嗎!ちゃん這麼喜歡彈琴,去國外肯定能學的更多更快吧?其實不管ちゃん會不會成為鋼琴家都沒關係,我喜歡ちゃ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這樣就好了。」

 

單純的笑容、純粹的期盼,相葉的每一句話都深深打動櫻井,他靜靜的看著對方好久好久,久到幾乎要將時間給遺忘,然後一把用力的緊抱──

 

「雅紀…等我有能力了,我就帶你出國看蝴蝶。」微微一笑,櫻井放開相葉後揚起溫柔的笑,「你說的那種蝴蝶,國外肯定比日本還容易看到,最起碼不用在摔斷腳了。」笑著揉亂了相葉的髮絲,櫻井的眼裡的水光,叫做不捨、也叫感謝。

 

他感謝上天讓他遇見相葉雅紀,更讓他的心有了方向。

無論是他的未來、或是他們的。

 

「…再摔斷腿,ちゃん也會照顧我的。」噘起唇,相葉啞著聲咕噥,一手再櫻井看不見的方向,緊緊揪著衣擺。

 

「這麽有自信啊?」笑著起身,櫻井順手了相葉的相機四處張望,像是找到了有興趣的定點後,在跨出步伐的前一秒轉頭,「是雅紀的話,我希望是一輩子。」紅著臉輕輕說完,櫻井沒有等相葉回應,更是沒有看見那人錯愕的神情,轉身。

 

眼淚模糊了櫻井的身影,相葉嘴角的笑容忍不住閃過一瞬複雜。

當他瞧見櫻井身後的樹林裡,有兩道藍白相交的光影重疊閃爍時,相葉只能站起身,感受著心臟強烈的跳動,一步步走向櫻井翔。

 

那也許叫心動。

也許也是心痛。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真的很慢呢。。。
    大大加油丫
  • 您的暱稱 ...
  • 很喜歡大大的寫文的風格
    期待更新❤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