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不是坑。

 

 

 

相葉雅紀覺得很害怕。

奔跑在這幾乎沒有半點燈光的崎嶇山路上,他氣喘吁吁的一點都不敢放慢速度,明明一開始跟著蝴蝶時,周圍的地形他還有印象的,可也不知怎麼搞的,當蝴蝶彎過一條小徑,眼前的景色就只剩下陌生,相葉不僅沒有追到蝴蝶,還讓自己迷路了。

 

明明櫻井翔讓他乖乖等著的,起初他也很有信心絕對不會跑遠,卻完全遺忘了入夜的山區,基本上到處都是危機,他覺得自己跑了好久了,卻一點都沒瞧見熟悉的道路,稍微停下腳步順口氣,相葉抬起的小臉寫滿恐懼,忍不住就模糊了視線,他伸手擦掉汗後便又開始尋找著出口。

 

看不見前方有任何一點光芒的路上,不就和自己的處境一模一樣嗎。

緊咬著唇,相葉絕不允許自己就這樣放棄,他加快了步伐奔跑了起來,已經沒有心思思考自己還穿著難以行動的浴衣、還有已經讓他腳趾隱隱作痛的木屐,似乎感覺周圍的草越來越密集後,相葉彷彿在一瞬間瞧見了微弱的光,心頭一緊他一股作氣的踏出那一步──

 

「哇啊啊───呃、好痛!」完完全全的踩空讓相葉從高處往下摔,全身頓時感到一陣疼痛,只是他還是感到慶幸,只是一個小山坡而已,雖然很痛但至少他還活著。

 

木屐壞了,相葉這時候還擔心要是浴衣破了,到時候要怎麼跟櫻井的外婆解釋,然而儘管擔心他也看不清楚,四周依然黑漆漆的,他剛才瞧見的微弱光芒好像只是螢火蟲,思考了下他知道這表示不遠處應該有溪水,憑著人的本能,相葉想站起來走到水源處喝口水,這才發現自己一點力氣也沒有。

 

靜下心感受著自己的雙腿,相葉忍不住就紅了眼,吸著鼻子輕輕碰觸,從膝蓋直到小腿處,最後碰到腳踝時便疼的他重重一震,估計是脫臼了吧…那麼他只能等到天亮了?

 

就著小山坡的地形,相葉突然覺得好累,他躺在草地上看著黑壓壓的天空,眼淚就這麽不受控制的一顆一顆往下落,他想起了爸爸媽媽,也想起了總是和他吵架的裕介,相葉好害怕自己再也看不到家人了,早知道他就聽話一點,今天會落到這種地步其實都是自找的…

 

──你在這理等我,千萬別亂跑知道嗎。

 

想起櫻井叮嚀的認真神情,相葉咬著唇強迫自己不要哭出聲,他要是乖乖聽話就好了…櫻井會不會擔心自己呢?還是會很生氣他亂跑?這樣的他是不是很惹人厭煩?他們從認識第一天,他好像就不斷替櫻井帶來麻煩,為什麼他總是學不乖,總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如果知道會有這天,他當時就不會這麼傻了…

蝴蝶會再出現嗎?他能否許次願望,一次就好。

他想念櫻井翔,他想見櫻井翔,他想回去有櫻井翔的地方──

 

「翔ちゃん会いたい…」

 

半瞇著眼喘著粗氣尋找著相葉,櫻井早早就將手機調成手電筒的狀態,雖然跟真正的手電筒比起來並不是那麼明亮,但在這一片黑的山區裡也算夠用了,本來他也不願意放慢腳程,可是他突然想到,若是他就這麽跑下去,體力很快就會用完的,別說找人了,搞不好連他最後都要等待別人來救他。

 

強迫自己冷靜是唯一可以找到相葉的方法,不知道為什麼櫻井翔就是這麼深信著,雖然住在這裡有一段時間了,可是生活幾乎都讓學業以及鋼琴佔滿的他,若不是認識了相葉肯定也不見得會來這種地方幾次,相葉雅紀的確讓他平靜的生活徹底變了調,卻也明白,自己若沒有一定程度的甘願,相葉又哪裡有本事影響他?

 

只是現在才知道,還來得及嗎?

 

「相葉雅紀!!!」一邊喊著對方的名子,櫻井走到一個定點後就撕下自己身上一小段的浴衣布料,將其綁在一邊的草枝上,最起碼就算待會兒真的找不到,也不至於讓自己迷路了。

 

從小到大櫻井翔都明白自己的人生被安排的有多完美,或許別人對他的成長環境總感到羨慕,畢竟他從來都沒有為了錢而擔心過,即便父母也不是真的有錢人,只是比較有本事罷了,可比起同年紀的孩子,他過足了所謂幸福的日子,但天知道,櫻井翔其實恨透了魁儡般的生活。

 

要不是相葉雅紀。

他是不是這輩子就得像提線木偶般過完他的一生?

 

「相葉ちゃん!!-…はっ、はっお前どこ──」

 

要不是相葉雅紀

他是不是直到現在連微笑都看不出半點真心?

 

お願いだから…」

 

要不是相葉雅紀。

他是不是直到最後都理解不了喜歡一個人的感受?

 

消えないで-…相葉ちゃん…」

 

無力的往下一跪,櫻井撐著地痛苦的喘息,為什麼人總是要在失去之前,才會查覺內心真正的感受呢,如果他能在早一點發現、又或是早一點承認,那麼相葉雅紀是不是就會一直存在於自己的身旁?

 

難受的抱著頭緩緩屈起身子,櫻井覺得自己現在整個人像要爆炸了,無論他朝著黑夜叫了相葉的名子多少次,他所期盼的回聲卻一個都沒有出現,哪怕只是一點點…;當時間越晚氣溫也越來越低,櫻井發現自己的手機在幾秒後便完全回歸黑暗,心一涼,他知道手機沒電了,這樣下去要找到相葉的機率更是渺小了。

 

狼狽的站起身,櫻井仰著頭看向毫無盡頭的黑夜,眼淚順著眼角滑下來後,他撕心裂肺的朝著天空嘶吼。

 

「相葉雅紀────!!!」

 

我承認了,關於喜歡你這件事。

所以求求你,求你回來好不好。

 

 

隱隱約約,相葉好像能聽到細碎的腳步聲,由於未知以及害怕的感覺幾乎讓他完全不敢呼吸,可是隨著聲音的傳遞,除了腳步聲以外還多了呼喊的聲音,深夜裡的山區就像張著血盆大口的野獸,它靜靜的睜大眼死盯著自己的獵物,彷彿只要一個瞬間就能將其生吞入腹。

 

也許該感謝這樣有如死神般的寧靜,相葉認出了那道聲線,是櫻井翔!

然而相葉隨後激動的想爬起身卻一點力氣也沒有,只能用雙手撐著身後的泥土,用盡腰部的力氣推動自己的身子,雖然不管他多努力,因為坡度的關係他最後總會再次滑回原位。

 

「翔ちゃん、唔…翔ちゃん──!!」喘著氣大聲呼喊,相葉心裡好不容易又出現了一絲希望,他只能一次比一次還喊的更大聲,就算喉嚨發疼也沒關係,櫻井翔、櫻井翔、櫻井翔──

 

然後,直到這一刻,櫻井翔第一次相信神的存在。

 

對聲音一向敏銳的他,朝著不遠處的草叢跑去,直到盡頭才發現相葉就在小山坡的最底處,「別怕!我找到你了,你別動!」因為坡地的泥土很軟,所以櫻井只是踏出一步就不穩的滑了下,只是這小山坡畢竟算不上高,雖然失足的話的確會受傷,但他在能掌握住方向的情況下,終於還是順利的跑到相葉身邊。

 

直到櫻井翔靠近,相葉再也忍不住一把就抱緊對方,他以為他真的再也看不見櫻井翔了,哭著開口就是道歉,他應該好好聽話哪裡也不去,他應該好好的跟在櫻井身邊就好,他真的很笨很笨!真的很愧疚也很後悔。

 

安靜的回抱,櫻井什麼責備的話都沒有說,他只是慶幸相葉還活著、他只是慶幸自己沒有放棄,察覺對方的腳傷,櫻井知道自己胸口蔓延而出的那股情緒叫做心疼,難受的先讓對方鬆手,隨後解開自己的腰帶,沒有解釋輕柔的將腰帶穿過對方的腳,接著小心翼翼的先固定好傷口。

 

「不是讓你別亂跑,要是以後不能走路了怎麼辦?」沙啞的聲音只剩濃烈的擔心,櫻井的語氣並沒有不好,他甚至不曉得自己也能用這麼溫柔的聲音說話。

 

扁著唇相葉吸著鼻子,他一直停不了哭泣,只是緊緊抓住櫻井翔的袖子,「我不是故意的、因為蝴蝶…我看見蝴蝶-…我想許願、所以就追上去…可是我追到一半、又突然好怕再也回不來…」

 

ちゃん…我怕回不來、怕再也看不見你了…嗚──」於是當相葉驚覺這一點的時候,不止蝴蝶飛走了,他也真的差點就回不去了。

 

聽著對方哭哭噎噎的說著讓他聽不明白的話,努力的將相葉所說的拼湊完整,櫻井只能苦笑,「怕迷路還敢追上去,要不然至少等我回來,若是陪你一起就不會弄得這麽狼狽了。」輕撫了撫相葉的腳踝,櫻井嘆了口氣沒在多想,他知道相葉今晚真的嚇到了、也哭累了。

 

什麼回不來的。

你回不來,那麼就讓我去找你。

 

無論你走到哪,我總會找到你的。

瞧,我現在不就把你找回來了?

 

「我們回家,嗯?」貼近相葉的臉,櫻井柔聲開口後便小心翼翼的扶起對方。

 

「痛、翔ちゃん…我不知道路了…也走不動了…」一手讓櫻井支撐著,可相葉真的沒有辦法施力,何況天還那麼黑,他們要怎麼離開?

 

思考了下,櫻井隨後撐著相葉轉過身,接著彎腰,「我有做記號,放心,我會帶你回家的,來,我揹你。」又抓又拉的,好不容易讓相葉趴上自己的背,櫻井一個施力穩了腳步後才轉身找路,揹著對方要走上小山坡是不可能的,那泥土又濕又軟,但不遠處就有溪流的聲音,他想順著溪走總會有出路的。

 

相葉雖然比他高一點點卻很輕,或許找到人後放鬆不少也是一個原因,櫻井突然覺得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人,讓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安心,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櫻井終於發現不遠處的石道在他印象中有看過,忍不住勾起笑信心也增加許多,他使力揹穩相葉,一秒也不願在浪費。

 

「翔ちゃん…ありがとう…」下巴靠在櫻井的肩上,相葉細微的聲音緩緩響起,他真的感謝櫻井,無論他做了什麼令人苦惱的事情,直到最後依然對他這麼好。

 

暫時沒有回應的輕笑,櫻井突然覺得相葉沙啞的聲音是種天籟,一開始總讓他覺得吵的聲音,此時此刻卻令他無比眷戀,他知道,這樣的聲音讓他想擁有一輩子,直到隱約看見山下的燈光後,頓時胸口的熱度也更加確定了自己的心意。

 

聽見相葉的呼吸聲轉為平穩,櫻井再次輕柔的將背後的那人給托高後,忍不住笑著開口輕語。

哪怕對方睡著了,哪怕肯定聽不見,他也非說不可。

 

「バカ──…もう離さないで,雅紀。

 

再也,不要離開我了。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緑草
  • 不會啊!不會再亂跑的了!不會再分開的!對吧!先輩對吧!?

    ……嗚… 我不想他們分開…… 先輩我剛剛真的快要跟相葉君一起哭了……
  • 綠草冷靜XDDDD
    有時候分開也不見得是壞事啊(嗯?
    因為還沒寫到結局~所以一切都難說
    替他們祈禱吧(?

    感謝綠草看文喔^^

    真紀 於 2015/05/19 14: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