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坑。

 

 

 

有人說信任一個人需要很長的時間,然而要毀掉彼此間的信任卻只需要一秒。

櫻井翔不算贊同這樣的話,第一他還沒花過所謂時間去信任過誰,第二他也還沒被欺騙背叛過,因為沒有遭遇過所以要他做這樣的評論是很難的,更何況,他和相葉根本認識不到一個月,他對這個人就已經幾乎沒太多防備了。

 

一個月算長嗎?櫻井無聊的翻著書本心思卻已經飄遠。

相葉借住他家已經有幾天了,平常對方會和他在早上一起出門,他上課時相葉則是四處晃,對於那人的去向櫻井不太過問,他也不曉得自己該用什麼立場問,朋友?好像也還不到那程度,由於相葉說他是自助旅行順便尋找拍攝靈感,那麼他就信了,或許說到底,要對這樣一個單純到近乎愚蠢的人起疑是有些難度。

 

回想起相葉說過自己的家鄉在千葉,像是想到什麼他從口袋裡悄悄拿出手機,講師教課的聲音越飄越遠,他查詢著有關攝影系的每一家大學,然而看見上頭的資訊文字,櫻井卻有些迷惘了,對於那人所說的他本就沒有懷疑的意思,可是身體又像是有著本能反應似的做著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

 

千葉,應該是個很純樸又美麗的地方吧,對於那個陌生的城市,櫻井唯一的印象只有海,在東京不怎麼有機會可以去海邊呢,有機會叫相葉帶他去吧…?

 

「櫻井君?櫻井君。」飄遠的思緒瞬間被拉回,「上課請專心。」當櫻井回過神時已經發現全班的視線包括老師都在看著自己,尷尬的低著臉抓抓頭髮,隨後引來細碎的輕笑聲。

 

都是相葉雅紀不好!

感受著臉頰上的熱度,櫻井默默的在心裡罵了相葉十來次。

雖然直到這一刻,櫻井還不知道,那人已經在他腦海裡留下了些什麼。

 

追丟了那抹藍,最後優遊自得的穿梭於山間小徑,相葉拿著相機拍著沿路而開的花朵,偶爾聽見鳥鳴聲而追上、偶爾停滯於橋上往下凝視,透過相機抓取水波晃動間的光芒,屬於這裡的一切對他而言都是新鮮的,雖然一個人來到這陌生的小鎮讓他難免恐慌害怕,但幾天後也就習慣了。

 

人類這種生物就是這樣,群居動物總是適應的快,何況他還遇到了好人,雖然不太會和他嘻笑,但比起一開始的冷漠,現在至少會對他吹鬍子瞪眼睛的櫻井翔已經進步很多了。

 

小心翼翼的從一邊的小山坡爬下,安全的落地後相葉走到溪水邊潑了潑水,現在的季節不算太熱,但他本來就容易流汗,這麼清洗後真的涼爽多了,瞧見一邊生長著快比人還高的芒草,相葉隨手摘了一小段就叼在嘴裡,伸了個懶腰他決定繼續前進,對他而言這個地方可是充滿許多拍攝靈感,在回去之前一定要將所有的美麗給紀錄下來。

 

接近夏天的時節,相葉遺忘了雷陣雨,直到當天空傳來一道悶雷響聲,他喊了聲不妙後才趕緊往回家的路上跑,不,確切的說是往櫻井家的方向跑,當棉棉細雨開始灑下,相葉唯一記得的是將掛在脖子上的相機往衣領裡面塞,什麼都可以毀壞,就這台相機裡的所有記憶不能遺失。

 

哪怕一切只有黑色與白色所構成,卻是唯一一個實實在在記錄了他在這裡的每一分每一秒,第一天好心收留他的老伯伯、雖然猶豫卻還是答應錄用他的居酒屋老闆、他每一個步伐下的小石子、路邊繽紛鮮豔的小紅花,夕陽又或是日出-…等等,而最特別的就是那架老舊的黑鋼琴,還有。

 

「翔ちゃん!」最終沒有選擇回櫻井家,畢竟那人還在學校,相葉快速的跑進舊校舍後,耳邊的琴聲瞬間靜止,相葉兩手搭在膝蓋上急促的喘氣。

 

看著相葉濕漉漉的頭髮以及衣服,櫻井站起身嘆了口氣,拿起自己一邊的外套就往對方頭上蓋,有些用力的搓揉了下對方的腦袋,「我記得早上告訴過你山區下午絕對會下雨這件事情,怎麼你還有辦法讓自己變成這副模樣?」

 

直到氣息較為平復,相葉這才傻氣的一笑,「我記得啊,一開始嘛,可是後來我看見一隻超漂亮的蝴蝶,翔ちゃん你不知道!那隻蝴蝶翅膀是藍色的喔!翅膀有一道白色紋路,飛舞的時候超像會發光的!」

 

因為那隻看都沒看過的蝴蝶,相葉什麼也沒想的就往山裡追,後來追丟了倒也不急,就這麼優哉的隨意拍照閒晃,然後關於會有陣雨這件事情當然就遺忘的一乾二淨了。

 

「我的確是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你如果感冒了並且傳染給我,我一定把你趕出去。」沒好氣的回應,櫻井隨後又坐回了鋼琴前,正要繼續練習時就被相葉聒噪的打斷。

 

任由櫻井的外套披蓋在自己頭頂上,相葉拉了拉對方的手,「翔ちゃん,我真的很想知道那是什麼蝴蝶,我從來都沒看過,我們下次一起去找好不好?」興奮的眨著水亮雙眼,的確,真要說的話這世界上的一切對他而言都是稀奇新鮮的

 

有時後,不見得因為特別所以想珍藏,而是,正因為想和特別的人分享,所以才更顯得那個東西有多美好,相葉的思緒就是這麼單純,他明白自己的出現對櫻井翔而言是種突兀、或許也是一種困擾,所以他想方設法的就是要櫻井對自己有些許好感,就這麼一點點也夠了。

 

無奈的看了對方一眼,櫻井估計相葉就是個看不懂臉色的傢伙吧,拿出手機憑藉著那人剛剛說的特徵,查詢了一下後這才亮給對方看,「是這個?」

 

半瞇起眼看著螢幕上的資料好一下,有些猶豫以及遲疑,但最後還是重重的點了下頭,「嗯…應該是,就是!就是這個!」

 

「…怎麼可能?這種蝴蝶不該出現在日本的,何況都幾乎絕跡了。」

 

「欸?怎麼會…明明這麼漂亮。」失落的抓著櫻井的手機,看著資料上頭的敘述相葉忍不住有些想哭,可是他不明白這種想哭的情緒是為何而來。

 

光明女神蝶,以伊莎貝拉女王之名命名,被譽為最美麗也是最稀有的蝴蝶。

因為是十分珍貴的蝴蝶,所以數量也很稀少,要捕獲是幾乎不可能的,更別提這蝴蝶只有三天三夜的壽命,只是有個傳說,傳說中只要有誰見到這隻蝴蝶並且許願,那麼願望肯定會實現的…。

 

「有正有反不就是這世界的定律?正因為漂亮稀少所以才顯得珍貴吧,特別的東西就是會有一定程度的遺憾,我想你看錯了,不可能是這種蝴蝶。」拿回手機,櫻井不以為然的輕語,瞧見相葉還是這麼一臉悲傷,他伸出手拍拍那半濕的腦袋。

 

「是啊,越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一但發生了…其中的遺憾也肯定更大吧。」垂著小臉看著地上,相葉吸吸鼻子後站起身,「早知道我剛剛就許願了。」嘟嘴。

 

愣了下櫻井忍不住失笑,「這種東西你也信?」

 

「信啊,像我剛來到這裡時就一直不斷祈禱能遇到好人,瞧,我不就遇見翔ちゃん了?」隨著話語落下,外頭的雨勢也跟著漸漸轉小,伴雨捲起的微風輕緩刮起兩人腳邊的落葉,櫻井愣愣的看著相葉臉上的笑容,沉默。

 

歪著頭,沒有得到回應的相葉有些擔心的看著櫻井開口,「翔ちゃん?」

 

「…沒事,我在想雨停了,要不我陪你再去一趟吧,也許會再發現你看到的那隻蝴蝶。」淡淡的說完後便拿過相葉頭上的外套湊到手邊,「穿上。」

 

「欸?喔喔!!」乖乖的穿上櫻井的外套,相葉再次將衣服內的相機拿出來,跟在對方的身後離開寧靜的舊校舍。

 

只是這麽跟著櫻井的步伐,凝望著對方有些孤寂卻又堅強勇敢的背影,相葉沒有再發出任何擾人的聲響,他只是安靜的跟隨,關於他的去向,他放心交給了櫻井翔,當太陽再次探出頭,溫暖的橘色灑落於相葉臉上時,勾勒出的微笑是顯的那麼溫柔美麗。

 

 

「哈啾!」

身上蓋著厚重的棉被,相葉紅著臉不斷吸著鼻涕,他們最後還是沒有找到那隻稀有漂亮的蝴蝶,而且因為淋了雨又跑回山上吹了一下午的風,相葉果然感冒了,並且正發著低燒。

 

比起生氣櫻井有著更多自己也不明白的擔憂,「我就說別找什麼蝴蝶了…離家最近的診所也有段距離,現在這麼晚根本買不到藥。」慶幸有找到冰枕,櫻井有些笨手笨腳的讓相葉躺好後,拿著手機查詢著這種狀況要怎麼辦才好。

 

倒是相葉,明明自身難受的要命,卻不怎麼在意的傻呼呼一笑,「ちゃん不用擔心啦,我從來都不吃藥的啊,我跟你說…」勉強爬起身,相葉馬上感到一陣難受。

 

「你躺好!不要越幫越忙就好了!」一把用力的將相葉給壓回床上,櫻井也沒發現自己和對方的距離有些近,他只是生氣,氣著怎麼會有人這麼粗線條,連生病了還如此逞強。

 

愣了下沉默片刻,相葉像做錯事情的孩子,雙眼裡寫滿了愧疚,「可是翔ちゃん,我真的沒吃過藥啊,感冒喝蛋酒好很快喔…真的。」眨眨眼,本來就沙啞的聲音此刻更顯虛弱無力,見櫻井怔了下便起身,相葉忍不住又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關上房門,櫻井往廚房去的路上慶幸自己手裡還抓著手機。

真該死,他怎麼忘了最傳統卻無比有效的方法,只是來到冰箱前拿出雞蛋後,他隨後煩躁的抓了抓頭髮,他最好知道要用什麼酒!也最好知道比例多少啦!

 

追根究底,果然都是相葉雅紀不好!

就這麼輕易的,影響了他所有思緒。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