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2015櫻井翔生賀。

 

 

 

多久了。

夕陽拉長了路人的身影,接近初春的日子微風都還顯得冷,路上其實沒有太多人潮,就這時間點來說,估計家家戶戶都正忙著晚餐吧,而他,只是拉了拉頭上的黑色毛帽,縮著肩膀坐在海邊的堤防上,半瞇著眼凝視有如長滿黃金色稻草的平靜海波。

 

好幾年以前,他曾經帶著他在這個地方享受屬於自己家鄉的一切,深吸口氣宛如都還能嗅見對方的香水味,明明已經過了那麼久,隨著時光流逝,幾番季節輪替,櫻花也不知道盛開又凋謝幾次了,就如同他的櫻花一樣。

 

有些忘了他們是怎麼分開的,只記得當天站在機場的自己,忍不住就模糊了視線,周遭的人、物都不再清晰,唯有自己前方那個穿著駝色大衣,嘴邊揚著自己記憶中的溫柔微笑,輕緩的對他說了聲再見。

 

是再也不見。

還是再次相見。

 

當時,他沒有勇氣問。

 

已經忘記幾年了,他只是一直都相信對方總有一天會再回來,他們曾經約好了這個地方、這個季節,哪怕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從早晨坐到下午、看著太陽從蔚藍的天空漸漸沉下,最後由橘紅色帶起一片閃亮星空,相葉雅紀的空等,無數次。

 

曾幾何時相葉才知道,耳邊的笑語消失了、掌心裡的溫度不在了、身畔的重量也感受不到了,那一切曾經擁有過的溫柔都隨著櫻井翔的離開一同不復存在的瞬間,相葉才明白他的世界也即將崩塌。

 

五個人永遠都會在一起。

這樣的承諾直到現在相葉想起來還是會覺得心暖,然而這世界的永遠有許多定義,他們五人依然是上帝用著紅線牽繫著的個體,就算隨著時間、年紀,過去的閃耀已變淡,就算經歷了有史以來的變卦,在各種意義上他們還是永恆的。

 

微微垂下眼,相葉抱緊了自己的身子,吸了吸因為天冷而凍紅的鼻子,細想著屬於他們的過去,回想起初幾年,二宮總是罵著自己不懂變通,一年又一年的等待,換來的都只是寂寞。

 

曾說,兔子太寂寞會死的,而這樣的溫柔低語相葉打算就這麼記一輩子,他只是想,若是有機會他一定會這麼告訴櫻井翔。

 

「吶、翔ちゃん,我不是兔子,我是相葉雅紀,最愛你的人。」

 

只是,這樣的話,相葉雅紀已經朝著無人的海說過無數次,他始終沒有勇氣去尋找櫻井的下落,他只是像個笨蛋相信著他所愛的人,曾經訴說過的曾經。

 

不止一次以為,只要能牽著櫻井翔的手,不管前方會遇到什麼他都不怕,可是被放開手的現在,相葉雅紀也問自己,還有什麼事情能牽動他情緒呢,最重要的人一旦不在了,這世界的變化好像也變的不是那麼重要了。

 

「雅紀,我不會要你等我,但我一定會回來,在你的家鄉、我的季節,我們的海邊。」

 

那是關於他和櫻井翔的約定。

或許是打從心裡不想記得、又或許是時間已經過去許久,相葉到現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當初居然會答應讓櫻井離開,什麼為了彼此的未來、什麼命運所不能抵抗之說都是狗屁,相葉將臉埋進膝蓋裡,現在的他只是想說。

 

「吶、翔ちゃん,我快撐不下去了。」

 

到底是什麼在堅持著自己,記憶裡的畫面已經有些模糊,在彼此戀情曝光時,各界的反對驚恐謾罵聲,一度讓他們都撐不下去,要不是有其他三人的支持,要不是握著自己手心的力道是多麽用力,相葉覺得自己肯定會連站著都作不到。

 

依稀,相葉只記得櫻井翔帶淚的承諾,他說,他永遠不會捨得讓他承受任何一點傷害,只是需要一點時間,一點點,時間。

 

當時間走過,事過境遷,當人們的記憶漸漸模糊,那麼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所有,也將風吹雲散。

緊緊握了握手掌,相葉抬起小臉看向海的一端,他站起身深吸口氣,表情盡是哀傷。

 

「吶、翔ちゃん,時間過了,大家都忘了,那到時候,你還在嗎?」

 

回應自己的,永遠只有穿梭於耳邊的海風,勾起苦澀一笑,一陣細碎的腳步聲讓相葉一怔,他知道自己沒有帶著任何希望,卻又矛盾的在每年的這個時候,坐在這裡從天亮等到天黑,只是想要一點點奇蹟,就一點點。

 

可當相葉顫抖的轉過頭,看見的卻不是夢裡的那個人時,他只是在心裡想著,上帝啊,你就這麼毫不留情的打碎我的想念,一年又一年。

 

「就知道你在這,喏,天冷。」慣性貓著背,好一段日子沒見的二宮和當年一樣沒太多改變,只是眼睛裡多了更多看不透的感情,將熱咖啡遞給相葉後,他直接往對方身邊一坐。

 

NINO…?你怎麼會來?」跟著就地而坐,相葉捧著熱咖啡聲線比以往更加沙啞了些。

 

「沒,就是很久沒見,和松潤的旅遊恰巧停在千葉,順便繞來看看你是不是還在。」喝了口咖啡,二宮呵著氣懶懶一笑,「沒想到還真的能看到一個笨蛋,每年每年的都坐在這吹冷風。」

 

愣了下相葉垂下頭,望著手中的咖啡發呆,許久後便瞧見那靜止的黑色面,就這麼任由自己的眼淚掀起淺淺漣漪,「他說他會回來的。」

 

就只是這麼一句話,相葉這才明白支撐著自己的一切是什麼。

他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再瞧見櫻井眼中的寵溺,他也相信總有一天還能感受對方的溫柔,他更相信總會有那麼一天,曾經屬於自己的,通通會回到自己身邊,哪怕這樣的等待,有多麽寂寞就有多麽疼痛。

 

「他也說過要你別等他的。」遠望著海浪,二宮的輕柔聲線彷彿讓海風給一同卷去,到底會不會進了相葉的耳,進而打醒對方,又或者就這麼隨風飄到遙遠的彼端都好,搞不好,那不負責任的傢伙也會聽見也不一定。

 

「…NINO,你說下一個春天,翔ちゃん會回來嗎?」眼淚銜在眼眶,相葉感覺手中的咖啡漸漸失溫,他不知道那溫度和他現在所感受到的幾乎一模一樣,「我還要再等櫻花凋謝幾次,才能…」

 

聽著那越發哽咽的聲音,二宮咬咬牙站起身,「那就別等了,從來沒人讓你等,我沒有、潤沒有智沒有,更何況是那個櫻井翔!」

 

也許那是只有相葉聽的懂的嘶吼,怔怔掉下淚,捧著咖啡的雙手緩緩輕顫,「如果我放棄了,那我這幾年到底是為了誰而存在?吶、NINO…支撐著我的,就只是那麼一個名子…」

 

「如果放棄,我就什麼都沒了,連自己都弄丟了。」

 

其實早就跟著櫻井翔,飛到了地球的另一端。

若是真能如此,那到底會有多好呢,他的寂寞、他的痛苦,他的想念,到底要什麼時候才能有所終結,還是就這麼等下去,等著每一年的櫻花綻放與凋零,等著那明明承諾過自己卻不再出現的存在。

 

深吸口氣,二宮白皙的臉龐只剩下眼角的紅,他拍拍屁股上的沙拉拉外套,「你早就弄丟了,打從你愛上櫻井翔的那一刻起,就弄丟了。」

 

語畢,二宮拍拍相葉的頭後便轉身離去,他知道這個人有多麼笨、也知道這個人有多麽倔,若是懂的變通,那便不會年年都在這裡傻傻等待,他只能期許,相葉終將會等到他想要的,那是他們現在唯一想看見的風景。

 

吸著鼻子縮住身體,同樣的勸說同樣的責罵相葉已經聽過很多次了,但他明白那是二宮變相的溫柔與心疼,他明白那三個有如自己家人的存在有多麼不捨,可是既然如此,他們就更該明白他有多麼執著,他的愛,不該這麼薄弱,也不會。

 

當夕陽消失於海平線上,相葉抬起有些痠的脖子,凝視遠方的某一顆星,他每年都會這麼想,只要一瞬間櫻井也和他一樣看著天空,那麼他的想念也許就能傳遞給對方,雖然是如此傻氣的想法,但相葉每年每年都會這麼做。

 

就這樣緊閉雙眼。

就這樣心繫於你。

就這樣念著你的名子。

 

さくらい,しょう。

櫻井,翔。

 

吸了口冷空氣,他從口袋裡緩緩拿出一張書籤,那是第一年他用凋謝的櫻花所作成的,相葉閉上雙眼低下頭,雙手緊握著書籤,帶著微微哽咽輕語。

 

「翔ちゃん、桜が落ちたんだけど、あなたはまだ帰ってこないんだ。

 

就在櫻花凋零後,你依然沒有回來。

 

「でも大丈夫だよ。どうしても翔ちゃんに知りたいの。

 

可是沒有關係,無論如何我只想要你知道。

 

「俺はずっといつもの所であなたを待ってるよ。」

 

我會一直在記憶中的這裡,等待。

 

閉著眼勾起笑,相葉在最後的單音落下後,臉頰也滑過一道水痕,只是除了眼淚彷彿還有其他,輕柔的,溫柔的──

 

當臉頰感受到些微的觸碰,相葉什麼都還沒來的及思考,漂亮的雙眼輕緩張開後,瞧見的是透過月光飄舞而下的櫻花瓣,一片一片的,隨著那個人的手飄落、隨著海風捲去而輕刷過自己的臉,直到他努力的從淚水中聚焦,隱約瞧見的,是那多年前最後一次印入眼簾的微笑。

 

相葉覺得自己可能起了幻覺,因為除了飛舞的櫻花瓣,以及鼻間嗅見的熟悉氣味以外,他所看見的人不斷因為模糊的視線分散、重疊,直到耳邊傳來的聲音伴隨著有力的擁抱襲來,相葉終於深刻的感受到了。

 

「知ってるよ,だから…俺は帰ったんだ。

 

那一年一年盛開又凋謝的櫻花,終於飛舞起來了。

在我的家鄉、屬於你的季節,我們的海。

 

桜が舞い上がるよ

翔ちゃん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Yuile
  • 這篇好有畫面感阿...
    有點心疼,又有點感動。
  • june
  • 總算等到了aiba醬。。。太好了
  • haru
  • 看著看著覺得好鼻酸阿 Q_Q
  • 櫻井由紀
  • 淚目了QAQQQQQQ

    愛拔太厲害了....可以為了小翔等這麼久qwqqqqqqqqqq

    努力終於有了回報,太好了qwqqq(感動

    我會一直關注真紀的>///<期待下次的更新,真紀加油!!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