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他是溫柔的,卻依然擺脫不了常年隱藏於體內的野性。

總是喜歡逗弄著那個常笑也常哭的男人,彷彿透過對方的一瞥一笑就能獲得所有看不見的精神能量,當然就櫻井翔而言,相葉雅紀的存在的確有著這樣的魔力,而那未必是誰都能發現或認同的,然,他們是情人。

 

密不可分。

無論好的或壞的,無論是得到或是給予。

 

黑玻璃上頭倒映著相葉幾乎能泛出血色的臉,霧氣一陣一陣打上玻璃,顯示來自主人的急躁或慌張,好在這諾大玻璃只能由裡頭往外看,外面的人倒看不見裡面的狀況,只是即便如此,一向臉皮薄的相葉還是覺得驚恐萬分。

 

不是熟悉的場合。

基本上就是不應該發生這種事情的場合。

 

還記得在這之前,他們正在彩排接下來的音樂節目,由於來賓眾多他們算是挺靠前結束,於是當下正專注聽其他藝人唱歌走位的相葉,在一陣拉扯下還沒搞清楚狀況時便被櫻井翔給拉走。

 

思緒還算清晰卻已經有些混亂,相葉忍不住想,櫻井翔真的是野獸。

那個傢伙,不過是披著主播皮常年對他輕聲細語卻一發作就能隨時隨地發情的野獸。

 

好比眷養在身邊多年的獅子,其野性並非消失而是隱藏起來罷了。

哪天抓狂,粉身碎骨都不足為奇,哪怕他不是真的粉身碎骨,卻也常被吃的一乾二淨。

 

「翔ちゃん…不要在這裡…嗚…」強烈的羞恥心不斷打擊著自己的理智,相葉不得不緊閉雙眼,畢竟他只要一張開眼睫,就能瞧見下方滿滿的人,主持人藝人工作人員還有數不清的觀眾。

 

啞聲哀求,可被強勢壓下腰身的相葉根本動彈不得,其實都是男人的狀況下,他也有自信不輸給櫻井翔的力氣,偏偏一物剋一物是創世紀來唯一不變的定律,在櫻井面前他永遠無法真心抵抗對方,是不能、是不想、是不願。

 

甚至,搞不好在心底,相葉也期待著這種刺激。

只是不明說,只是,讓身體的每一吋都為了櫻井翔而變的柔軟。

 

沉著臉,櫻井感到有些不悅,胸口濃烈的不安感讓他知道自己必須做些什麼,如果一個人一生中總會有個致命弱點,那麼對他而言就是相葉雅紀,一個舉動就讓他心驚膽顫、一點小事就能讓他憂心恐懼,於是,他知道自己得做些什麼,讓自己能確切感覺相葉的溫度。

 

無視地點,無視意願。

 

他其實也明白屬於他們這種人的無奈,若是在工作之前就發現相葉正在發燒,那麼打死他都不會讓對方繼續錄製節目,檔期可以再敲、哪怕是其他人也絕對會這麼認同,可偏偏當下已經準備上場,相葉硬撐著不適也不肯妥協,何況臨時離開的確已經不可能,他除了勉強勾起職業笑容在背後擔憂凝視,別無他法。

 

許多無可奈何轉變成了自責,櫻井翔將相葉雅紀這個男人的人生看的比自己還重要,雖然也明白對方的體質,可是他們明明每天都抱著一起睡,該說是相葉的演技變好了,或是他的敏銳度遲鈍了,一切無解。

 

「雅紀其實很開心吧?這裡都這麼硬了…」半趴覆在相葉背上,櫻井一手扣住對方壓在玻璃窗上的手指,一手隔個演出服輕揉相葉起了反應的下身,男人都是感官動物,相葉再怎麼無害單純也是個男人。

 

更何況,眼前這個人、這副身體,還有誰比櫻井翔更了解?

 

情色的話語讓相葉感到有些不堪,下意識想合腿卻只落得讓人給推得更開,當拉鍊的悶聲響起,相葉慌張的轉過臉便直接迎上櫻井霸氣的吻,僅靠著雙手撐在玻璃窗上,他覺得自己顯得搖搖欲墜,當櫻井的舌尖捲上自己的同時,下身也同步感覺屬於對方的溫度與握力。

 

腰頓時一軟,好在櫻井穩穩的卡住自己不至於讓他跌落,可因為接吻彼此的距離瞬間更近了,那不斷攀升的體溫與鼓噪心跳聲也更加清晰環繞,「唔嗯…嗯…」

 

其實就這麼沉淪也無所謂,身邊的那個人叫做櫻井翔就行。

那是相葉雅紀的天、相葉雅紀的地,是他的所有所有。

 

可儘管心甘情願給予,僅剩的理智卻還在努力拔河,場合不對,這裡並不是在家裡的陽台或是廚房那般,若是被發現──

 

下意識縮回手朝自己口袋掏,卻驚覺現在穿的並非私服,而剛剛失去理智的櫻井也沒多想,哪裡有門就往哪邊闖,壓根沒有想過這裡甚至不是他們的休息室,咬咬牙,片刻後他倒也不以為然,將相葉的褲子給往下扯了扯,隨即也解開自己的皮帶。

 

「翔、翔ちゃん?」當相葉聽見銀扣的金屬聲,他慌恐的半轉著臉露出最後的哀求眼神,可惜就在自己想試圖阻止輕微掙扎著身體的同時,相葉先是嗅見了櫻井手指間的煙草味。

 

「唔──」

 

「雅紀要好好含濕,否則你會痛的…」這裡不是休息室、他身上穿的是演出服,櫻井翔理所當然搜不出任何潤滑劑,唯一慶幸的是相葉很敏感,估計讓他這麼逗弄加上屬於對方的唾液下,勉強能頂替一下…。

 

嘴裡含著那修長漂亮的中指與食指,對於對方的失控相葉其實可以直接狠狠咬一口,可是他卻又捨不得真的咬傷櫻井翔,只能半含半吞吐的任其沾滿自己的唾液。

 

「很好…雅紀很棒…」輕柔動著手指便能感受相葉溫暖的舌,依附、打轉、又或是吸吮。

 

當然就在相葉不得不努力的動著口時,櫻井也沒有閒著努力動著另一手,敏感的相葉就算沒有事先用潤滑劑舒緩,那高溫的地方也顯的無比柔軟,只是僅管如此他還是不敢直接貿然進入,以尺寸來說櫻井翔很自豪,他不願意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而弄傷他的寶貝。

 

嘖嘖作響的水聲不斷撥弄彼此的慾望,櫻井居高臨下的欣賞著眼前這獨一無二的美景,就在此時,身後突如其來的細碎腳步聲驚醒了兩人,也讓相葉下意識輕咬了櫻井一口。

 

「翔ちゃん!有人-…」慌張的搖頭,相葉想也不想的就要起身,可是櫻井卻老神在在的模樣,只是在唇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輕靠在相葉耳邊,櫻井先是用對方含舔過的手指在那敏感的後穴磨蹭撫摸,接著以氣音開口,「別擔心,我鎖門了…只是雅紀要小聲一點,不然就要被發現了呢…」

 

「不要、不-…嗯啊…」還想說些什麼,身體卻已經先感覺到一股漲痛感,就算夠柔軟一時要接受櫻井的碩大也有些吃力,輕微刺痛同時夾雜著一絲絲快感,相葉只能憑本能伸手捂住自己的唇。

 

或許因為相葉很緊張,所以當櫻井將自己埋進對方的體內時,也能深刻感覺那絞緊的力度,輕嘆了聲,他一手扣住對方的腰身,一邊試探性的緩慢律動,雖然不如潤滑劑濕滑,但靠著相葉剛剛吸吮過的濕潤,也勉強算是連根沒入了。

 

當腳步聲漸遠,櫻井也緩緩擺動起腰身,不時瞄見窗下的人群,他甚至也瞧見二宮不知道和松本說了什麼,大概是發現他們消失太久了,隨著正式演出的時間逼近,估計要來找人了,果不其然,只見松本皺起眉點點頭,隨後離坐。

 

「唔、嗯、…」過於溫柔的進出讓相葉漸漸恍神,哪怕捂著嘴也無法完全遮掩從指縫流出的低吟,人在緊繃的精神下對於所有感知總會特別靈敏,就像他此時此刻似乎比以往還能清楚屬於櫻井翔的溫度與輪廓。

 

「雅紀你瞧,タモリさん好像在跟智君說什麼…是不是發現我們不見了?」輕笑,櫻井一下比一下還撞得更深,雖然力道溫柔卻次次都能觸碰到相葉體內最為敏感的那點,每每多頂進一吋、相葉的身子就會忍不住顫抖一下,可愛的讓櫻井深陷其中。

 

皺著眉宇,相葉根本聽不進任何一句話了,他只能繃著雙腿感受櫻井一次比一次還強烈的抽送,嗚咽的低吟不時夾雜抽氣聲忽大忽小,後方的快感過於強烈,讓他就要招架不住。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嗚嗯-…」沒有被安慰到的前身顯的空虛無比,可是來自體內強而有力的突進感又讓他止不住顫抖,眼角泛著淚光,相葉突然在絮亂得呼吸裡聽見來自其他人的聲音。

 

『為什麼監控室會鎖起來?距離正式錄影剩半小時!你說怎麼辦!?』

 

『我、我也不知道啊,剛剛我就只是去拿流程表而已…』

 

『鑰匙呢!!不會拿鑰匙來開嗎?要是開天窗你負得起這責任嗎!』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我這就去問──』

 

一來一往的謾罵與指責並沒有影響櫻井的興致,可對方的最後一句話卻徹底打醒相葉,當體內的熱度越攀越高,他也越能感覺櫻井霸氣的抽插漸快,混亂的腦袋不斷想起這攝影棚的地理位置,拿鑰匙並不需要花太多時間,那彷彿下一秒就會被發現的恐慌夾雜著櫻井給予的快感,幾乎讓相葉無法自拔的低聲哭吟。

 

「啊啊、翔ちゃん、不要了-…會、會被發現…嗚啊…」

 

由慢漸快的律動已經讓彼此滿頭大汗,櫻井緊緊扣住相葉的腰身不肯作罷,每一下進入都像是要刺到對方身體的最深處,或許被發現也無所謂了,反正任何傷害與異樣眼光,櫻井翔都有自信能替相葉雅紀檔去。

 

只是愛你。

就是如此愛你。

 

那是能為你生,便能為你死,的愛情。

 

「…-いくぞ…雅紀…」當身後的門鎖傳來轉動聲,櫻井猛烈的一陣挺弄下隨即一個抽氣,接著將自己得液體全數注入相葉的體內。

 

就算前身沒有被撫慰到,但屬於體內的敏感在不斷的刺激下也讓相葉繃起身子迎向高潮,那很少見卻已經不重要,腦袋一片空白的他只能像是斷了線的木偶軟軟往下跌,當然在那之前,他知道櫻井翔會好好的抱住他。

 

什麼時後被穿上褲子的相葉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恍神之間櫻井溫柔的聲音就在耳邊環繞。

 

「欸?櫻、櫻井さん?相葉さん?」

 

「抱歉,相葉君身體有些不舒服,所以借監控室休息一下,因為距離錄影還有一段時間,擔心忘詞所以剛剛帶耳機練習,沒有聽見你們的叫喚真的很抱歉。」一手攙扶著相葉,櫻井臉不紅氣不喘的解釋著,嘴角勾起的溫柔笑容反正一點都不會讓人起疑心。

 

愣愣的聽著,工作人員也接著看見相葉泛紅的臉頰,隨即有些緊張的開口,「相葉さん臉好紅,是不是發燒了?那錄影-…」

 

「不要緊,反正今天是無法取消了,我帶他回休息室吃個退燒藥,不會耽誤工作的。」

 

「喔喔、那、那有任何需要請僅管說。」

 

「好的,謝謝。」

 

道謝過後,櫻井便扶著昏昏沉沉的相葉離開那充滿情慾氣味的監控室,才走沒幾步迎面而來的是扳著臉的松本,輕輕一怔,他沒有阻止對方幫忙攙扶相葉的動作。

 

「櫻井翔,你要發情能不能看場合!」壓低聲線,松本朝路過的工作人員微笑點頭,然而字行間卻是咬牙切齒。

 

「這場合有什麼問題?」難以忽視的占有慾讓松本結舌,只是同時他當然也明白屬於櫻井翔的不安,他們都是男人,這樣的戀情雖然危險,卻早已無法擺脫。

 

漸漸回神的相葉只知道自己很累,雖然不太清楚現在身在何處,可身邊的香氣是他直至死亡都不會忘懷的,那是讓他能無比心安的味道,櫻井翔的味道。

 

「翔ちゃん…」沙啞輕喊,相葉下意識的輕靠。

 

「我在這。」拍了拍對方的後腦勺,櫻井便看像松本,「你先過去吧,我們等一下就下去。」說完,櫻井便不著痕跡的輕拉開松本的手。

 

「翔ちゃん…裡面濕濕的…不舒服…」或許沒有察覺松本的存在,相葉很自然的撒嬌咕噥,意識還未完全回神的他只剩下原始的本能。

 

依賴櫻井翔的本能。

 

「乖,我們回休息室整理一下。」

 

「嗯…」

 

聽著那斷斷續續的細聲交談,松本潤最後只能黑著臉咋舌,「櫻井翔你這野獸!嘖!」怒罵了聲,松本最終只能無可奈何的先行離開,然而僅管無可奈何,他卻也比誰都懂。

 

這樣的無奈,這樣的心酸。

這樣的甜蜜,這樣的幸福。

 

後來的後來,正式錄影一切順利。

撇開二宮那不屑的眼神以及大野些許責怪的嘆息,櫻井翔依然自我自信的散發著光芒。

 

相葉雅紀是他的,相葉雅紀依然存在於自己最近的距離。

無時無刻,並且,無所不在。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Aiko
  • 喔~翔君真是太激動了啦(羞)
    真紀是看了哪期MS的靈感嗎(笑)
    問題環節要訪問他們做過最危險但開心的事才行www(喂)
    話說學長學長那邊也差點吃到兔子肉了,期待期待~ ^^
  • 澄
  • 看的我都替他們緊張了!!
    好刺激ww
    Kya~斗S翔 <3
  • ee猫
  • 怎麼只得我有想打人的衝動 -_-"
    發情也真的看看場合啊~
    害得我心臟負荷太大了.
    可憐AIBA...該打那隻倉鼠.
  • 鼠鼠
  • 好久沒有給真紀留言了~~~
    一進來就是那麼ドギドギ的
    真不虧是總攻翔阿!!!
    快嚇死我了!!
    不過兩個人還是甜蜜蜜的~好棒!!
  • o0婷0o
  • 真紀你好!!我是婷!初到此處請多指教www
    井翔到底是有多欲求不滿(X
    松潤說的太中肯阿發情要看場合XDDDD
    不過井翔這斗S是想玩...PLAY嗎(小姐自重
    真紀的文好看QWQ請真紀多多指教!!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