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出處:(人魚線)KIMI

 

 

 

 

曾經他很喜歡被叫學長的感覺,由其男女合校,正值青春期的時候總對那軟軟甜甜的嗓音沒轍,可是當他遇見那個轉學生後,從此以後不管是誰叫他學長,似乎都在也牽引不了他的興趣,唯有那一聲同樣軟嫩,卻帶有一絲啞聲的學長,能讓櫻井翔瞬間像隻幼犬晃著尾巴雀躍的轉身。

 

只是才剛轉身,櫻井就垂下了有些失控的嘴角,同樣軟嫩、同樣有些啞,但來者卻不是他所期待的那個人,雖然這樣說有些失禮,尤其在瞧見松本一頭霧水又有些愕然的表情時。

 

「咳,潤?怎麼了?」櫻井推了推黑框眼鏡,收起癡漢貌一臉正經。

 

有些無措的抬起手抓抓頭髮,松本不可否認他有些嚇到,畢竟他所景仰的櫻井翔學長,剛才那心花怒放的笑容實在過於刺目,就算很快的恢復以往的樣子,但松本的濃眉還是下意識抽了下。

 

「那個,今天學長不是說忘記帶泳褲,這是備用的、已經洗乾淨了,雖然對學長來說可能有點緊…但,學長要嗎?」

 

雖然櫻井比松本大,兩人平常說實在也沒啥交集,要不是同社團的關係,松本估計自己大概到畢業都只能遠遠崇拜著這個學長,哪怕隨著認識的時間拉長,他發現這學長貌似抽風的機率還頗高就是了。

 

聞言,櫻井一愣後便雀躍得接過紙袋,「太感謝你了!我正擔心今天的測驗怎麼辦呢。」揚起燦笑,無比誠懇的感謝之餘卻只有櫻井自己知道那背後的真正用意。

 

「不會,反正那是相葉學長的。」無所謂的揮揮手,松本說完後看了眼手錶,暗叫了聲不妙便隨即轉身,「學長,不快點的話要遲到了喔。」眼看下一節課的時間就要到了,松本慌張的說完後便拋下櫻井自行離去。

 

而從剛剛聽見手中的內褲、不,泳褲,居然是來自相葉雅紀的剎那,櫻井翔便自動的轉入腦內模式,什麼遲不遲到的,他老子才不管勒。

 

於是,這也是櫻井翔此刻帶著緊的要死的泳帽、以及那顯然小了半號的泳褲,卻只能抱著膝蓋哀怨的坐在泳池邊的陰影處吐魂。

 

遲到的人看來已經做了充分練習,哪邊涼快哪邊去。

教練如是說。

 

幾乎將半張臉埋進膝蓋裡,櫻井的視線從頭到尾都在相葉身上,無論是那美麗的跳水姿、或是在水中擺動雙手繼而展現出優美線條的瞬間,還有探出水面呼吸的側顏──

 

稍微夾緊了腿,想起剛剛還很興奮的穿起這泳褲的自己,以及目前非常糟糕的狀態,櫻井翔忍不住想將自己徹頭徹尾的投進水裡,最好連腳踝邊都幫他綁上大石塊,他都不想浮起來了。

 

說起相葉雅紀,櫻井打從第一眼看見對方時,貌似就開啟了他沉睡多年的開關,從不覺得自己會喜歡同性的櫻井,卻從那一刻開始就難以將自己的注意力轉開,雖然直到現在他都不承認自己就是個同性戀,並且還是個潛力股,但至少他知道自己會因為一個同樣帶把的傢伙而勃起,絕對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最起碼,他認為自己很厲害。

至於厲害在哪裡,櫻井至今還在尋找機會表現。

 

相葉是個轉學生,聽說是以體育學分推薦轉入的,這也是為什麼他這明明是個體能白癡的傢伙卻偏偏在學校的最後一年硬是加入游泳社,而加入的過程到底有多崎嶇並且獵奇,櫻井就不回想了,總之他順利混到了相葉的周遭、甚至很厲害的可以在短時間內看見對方的裸體,不,裸上體。

 

這對單純的櫻井同學而言,很滿足。

 

嘩啦-…

 

一陣水花聲讓櫻井從思緒中回神,定眼看去就瞧見相葉已經完成了他的測驗,從水裡探出腦袋的相葉仰著小臉深吸了口氣,抬手將臉上的水珠給抹去,池畔邊的教練貌似說了些什麼,只見那人隨即露出燦爛的笑容,眨起的眼角順勢滑下一滴水珠,憑藉著陽光的照射而發亮著,整個人、相葉雅紀這整個人,全身上下都讓櫻井翔忍不住打自心底傳來的悸動。

 

噗通噗通。

噗通、噗──嘩啦-…

 

還來不及感受那美好的心跳,櫻井便讓一陣冰冷的水給潑的整身濕,驚恐的跳起身櫻井抹著臉,同時彷彿能聽見一陣抽氣聲,不解的睜開眼後他便瞧見松本搭在水池邊揚起的嘴角正僵。

 

「潤!你幹嘛啊!?很冷耶!」

 

抽搐了下嘴角,松本默默指了指櫻井的下身,「學長,我覺得你現在根本是慾火焚身吧。」本來只是想叫回發呆中的櫻井,沒想到那惡作劇的舉動會讓他瞧見他所崇拜的學長-…

 

咳咳,哪個能人不勃起!

單純的松本潤同學自我安慰中。

 

心一驚,櫻井下意識夾住腿刻意背對過相葉,那人結束測驗後就跳上泳池到一邊喝水了,還好他們之間還有一段距離,剛剛松本的聲音應該不至於引來相葉,「這、這是青春期男子的正常現象!而且是我發育好!泳褲緊!」

 

一激動嗓子便破了幾分,櫻井激動的說完後也不管教練是不是還讓他繼續涼快去,一股腦的就往泳池裡跳,然而從剛剛就在一旁涼快的櫻井根本沒有做暖身運動,這一跳加上全身都因為被松本識破而緊繃住的身體,悲劇馬上發生。

 

才剛跳進水裡櫻井就覺得腳踝猛然一抽,驚嚇的忘記冷靜兩字怎麼寫,本來就運動苦手的他伴隨著慌張的情緒,整個人似乎更加往水底沉,就在這個當下,他只能在心中默默哀嚎,有沒有這麼烏鴉嘴,剛剛他不過隨便想想而已這下還真的不讓他浮起來了?

 

不!他都還沒告白啊!

不!他也都還是個處男啊!

不!他甚至都還沒如他所願的把相葉這樣再那樣啊!

 

「教練!學長溺水了!」松本原想拉起櫻井,可是混亂中他卻數次讓對方揮舞的雙手給無情攻擊,這樣下去沒救到人搞不好連輕盈的他都會被扯下去,於是他最後決定扯開嗓子求救。

 

「什麼!?不是叫他哪邊涼快哪邊去嗎!」氣急敗壞的教練趕緊脫去上衣就往松本的方向跑,只是手才伸出去就都還沒跳,一旁的身影就已經搶先一步以優美的姿態躍進水中。

 

若是此刻手中有板子,他肯定會給十分。

教練默默的撿起自己的衣服套上如是想。

 

當櫻井覺得自己的意識似乎有些模糊的同時,半瞇的眼似乎瞧見了他日思夢想的那張臉。

就連在水底,相葉還是依然如此好看,那眼、那眉、那唇、那身影。

 

當感覺自己的腋下讓人用力的撐住往水面上帶時,櫻井翔忍不住感到遺憾。

要是可以面對面就好了,要是可以胸貼胸、下身貼-…咳咳。

 

「噗嘩──咳咳、咳…」將櫻井給拖上來的相葉一邊貪婪的吸著氧氣,一邊將櫻井交給其他人,從水中撐起後他有些無力的躺在池畔邊喘息。

 

「相葉學長,你沒事吧?」松本將毛巾遞給了對方,只見相葉接過後勾起淺淺的笑搖搖頭。

 

坐起身,相葉沒有多說什麼來到昏迷中的櫻井身旁,從眾人吵雜的對話中他大概可以聽出一二,雖然教練做了CPR,櫻井也吐了不少水,可是卻沒有清醒的跡象,想了想相葉跪下身拍了拍教練的手。

 

「教練,再這樣壓下去櫻井君的內臟估計都要吐出來了。」

 

「可是!那個誰、松本!叫救護車!」

 

「等等,我來吧。」從小就喜歡游泳、溺水什麼的不止見過相葉自己也遭受過不少次,讓同學們稍微讓出一些空間,相葉將櫻井的下巴往上抬,捏住對方的鼻子深吸口氣。

 

呼──…

 

頓時,世界安靜了。

 

連教練都來不及想到的急救方式,只見相葉做的異常順口,當然,人命關天的事情任誰也不會多想,除了那個從最初就抱著不懷好意老是想對相葉這樣那樣的櫻井翔。

 

唇上的柔軟觸感是櫻井回過意識後的唯一感受,輕觸的頻率很固定,好不容易回想起自己溺水的櫻井才微微張開眼就瞧見相葉放大的臉,或許是身體的自然反應加上直覺讓他下意識又閉上眼,花了數秒他這才反應到相葉正在替他做人工呼吸。

 

如此幸運,豈能就此錯過。

裝死的櫻井用盡全身力氣控制著緊繃泳褲裡的兄弟如是想。

 

「唔?」睜眼,傳遞一半的氧氣頓時停止,相葉一感覺嘴裡似乎被什麼蹭了進來,有些錯愕的眨了眨眼簾,接著。

 

「醒了醒了!學長醒了!!」

 

四周明顯傳來鬆了口氣的聲音、以及松本和同學們的歡呼聲都變得有些飄渺,相葉不用多想也知道嘴裡的東西是什麼,一下子漲紅臉和櫻井四目交對,他抵抗的以自己的舌尖將櫻井肥嫩的舌頭給頂出去。

 

慶幸自己沒有聲張,獲得舌頭使用自由權的相葉往後跌坐而去,紅著臉抹抹唇,他趕緊爬起身轉身跑開。

 

「欸!?相葉學長──!?」相葉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松本訝異不解,只是都還沒開口詢問就聽見一邊的同學訕笑。

 

「櫻井學長既然醒了相葉君當然要去刷牙啊,畢竟誰想跟男生接吻啊。」

 

「對啊,相葉學長最喜歡大咪咪了可是櫻井學長只有大──」

 

「閉嘴!下課了還不快回教室!櫻井,你也去保健室一趟。」一邊的教練將那些腦漿呈現黃色的學生們給趕走後,隨即拉起櫻井交代。

 

一直不做聲的櫻井其實心底還在回味屬於相葉的柔軟,這一被提醒才恍神的點頭離開。

 

只是離開游泳池的櫻井並沒有去保健室,他拿下幾乎可以媲美金鋼圈的泳帽,猜想相葉有可能去的地方後直奔而去。

 

於是,當櫻井看見相葉一手搭在牆上背對著自己沖澡時,櫻井想也不想的將門反鎖,無視或許會有社團的團員接著就會進來清洗的可能性,伸出手就直接從後方拉過相葉面對自己。

 

突然被人扯過任誰都會嚇到,相葉張著水潤的杏眸並且帶有一絲驚慌,尤其還是在看見櫻井翔的瞬間,「學、學長?」

 

理智什麼的早已不復存在,櫻井凝視著眼前這雙漂亮眼眸,抬起手勾起相葉的下巴深深吻上,人工呼吸這件事情他決定跳過,這一次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吻。

 

 

 

曾經櫻井翔很喜歡讓人叫學長,尤其是相葉雅紀開口的那一聲叫喚,直到領了畢業證書正努力躲著眾學妹的搶奪第二顆鈕扣大戰時,櫻井還是這麼覺得,那一聲學長,學長,只有相葉雅紀夠格。

 

「所以啊,學長你到底成功沒有?」陪著櫻井躲在社團教室的淋浴間,松本感到有些無趣的慵懶問著,自從他知道櫻井翔其實是個殘念的相葉粉後,崇拜的心情便大幅度降低,雖然他還是很喜歡櫻井翔這個人,但總是忍不住就想虐一虐對方。

 

「嘛…那只是早晚的問題!」

 

「那就是還沒成功嘛,呿-…」

 

「…反正只有我看過雅紀人魚線以下的美景,哼哼,真可惜你看不見那真是一整個…嘖嘖…」溺水後的淋浴間深吻自此成了櫻井心中的遺憾,雖然他是把相葉的紅唇給吻腫了,但他的臉頰也在之後跟著腫了。

 

別談交往,相葉甚至在他之後的再次溺水、以及之後的之後再再次溺水都視而不見了,然而,櫻井有絕對的自信,關於對方對他的感覺。

 

畢竟,接吻過後屬於相葉的人魚線以下的美景變化,櫻井翔可全然收進了眼底。

 

「吃不到有什麼用,學長,我看你還有得拼。」拍拍櫻井的肩膀,松本說完後便站起身準備離去,拍拍屁股上的灰,松本最後朝對方淺淺一笑,「總之,恭喜學長畢業,對了、避免你被那群學妹給吃的連骨頭都不剩,我建議學長從泳池旁邊的小徑離開比較好喔。」

 

挖挖耳屎揮揮手,櫻井嘆了口氣點點頭算是聽見了,直到松本離開自己的視線,他這才感到一陣空虛的準備跟著離去。

 

這所待了三年的學校從相葉轉來後才多了那麼一點值得的回憶,社團教室、游泳池、福利社、還有一同走過的小徑,雖然以往都是他走在相葉的後面,但能看著對方的背影,對櫻井而言也是一種滿足。

 

幾乎只有游泳社才知道的小徑根本沒有其他人煙,當出口就在不遠處、當櫻井正是要踏出去這個校園的同時,也代表他的青春算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腳邊的樹葉磨擦聲讓櫻井莫名有感而發,他低著腦袋一邊感概自己的學生生活、一邊緩慢的往前走去,下午的風很涼爽,捲過身旁的樹叢任由綠夜在天空翱翔──

 

可惜的是,他這個翔,卻好像帶不起他的綠葉。

暫且。

 

「學長。」

 

一愣,櫻井猛然抬起臉就瞧見他的綠葉、不,是相葉,正站在出口邊對著他笑。

 

一如以往,笑的讓他心動。

一如以往,笑的讓他想哭。

 

「…雅紀?」

 

或許過於驚訝,櫻井的雙腿瞬間動彈不得,然而相葉卻在片刻後主動的朝他走去,直到兩人只剩下一步的距離,不,或許更近一些。

 

勾著笑,相葉再努力也難以掩飾自己的尷尬與靦腆,抬起手以指尖輕觸了觸櫻井的唇,接著往下滑去,最後停在第二顆鈕扣上。

 

「學長。」

 

「…是!」

 

「鈕扣…」

 

「…是!?」

 

「鈕扣…嗯…」

 

「蛤…?」

 

皺眉,相葉想了想乾脆一把拉過櫻井的領子,接著側臉吻上那僵硬的人,下一秒以巧勁輕扯下對方的鈕扣,收進手裡。

 

納進心裡。

 

風還持續著吹。

彼此的髮絲隨風絮亂糾結。

一吻過後,相視的雙眼只剩下一絲難以明說情意流轉。

 

「學長,這個鈕扣,是我的了。」

 

於是,你的注視也是我的了。

於是,你的在乎也是我的了。

於是,你的愛情也是我的了。

 

於是,櫻井翔是相葉雅紀的了。

 

風帶著綠葉任由在天空翱翔。

吶,學長。

 

「雅紀!我讓你飛!讓你上天堂!」

 

「……」

 

畢業後的隔天,櫻井翔撫著臉,癡笑著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然後,他默默對自己臉上的腫塊說了句好久不見。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Fi
  • 嗚嗚!這篇真的太喜歡了!
    那一句「相葉學長最喜歡大咪咪了可是櫻井學長只有大──」我整個噴笑了哈哈哈XDDD
    總之超人(ㄅㄧㄢˋ)氣(ㄊㄞˋ)學長能夠完成他的野望真的太棒了XDD
    讓你上天堂也讓我狂笑哈哈哈XDD
    耶~~~~
  • 謝謝你喜歡XDDDD
    超變態學長真紀超愛的啊www
    希望後續可以順利產出來就是了!感謝你!!

    真紀 於 2014/06/01 19:07 回覆

  • Celene★張
  • 太喜歡這篇了!!!!!!
    櫻井翔真的是標準癡漢XDDDDD
    三不五時要對自己臉上的腫塊說了句好久不見也真是辛苦了XDDD
    但人也被你追到手了,說實話你還是賺到了XD
  • 真紀自己也超喜歡XD
    最愛把總理寫成變態樣啊wwww
    不過總歸他辛苦這麼久也是直得的!
    雅記這麼棒-///-

    真紀 於 2014/06/01 19:08 回覆

  • aiko
  • 雅紀把內..不泳褲借給學長讓學長多緊都穿上了這個好好笑www 學長們都好可愛呢最近
  • 要是借內褲估計某人都要噴血不止了www
    他們一直都很可愛呢!
    所以真紀一直有錯覺其實不用寫文光看他們就夠了
    腦內也很美好的!!!

    真紀 於 2014/06/01 19:09 回覆

  • ee猫
  • 啍! 那個笨蛋櫻井...離臉腫還有一大段距離 XD
    那有這麼輕易給黃腦袋吃了的理由 XD
  • 怎麼最近大家都不想給他吃XDDD
    學長也憋很久了讓他吃一下嘛(喂
    不過既然如此那還是再過一陣子再給他吃吧(住口!

    真紀 於 2014/06/01 19: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