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出處:說好的總理(喂

 

 

 

《就算牽著手,也不得不,分開走。》

 

櫻井翔在車內拉了拉領帶,不知何時停下的車子告知已抵達目的地,深吸了口氣抬起銳利的雙眸,他闔上抵在膝蓋上頭的書,在車門被開啟的同時硬是勾勒出嘴角的弧度,踏出修長的腿離開車邊後,他下意識望了眼天空。

 

「もう、うんざりだ…」每天都是那樣美麗的天空,雖然偶爾下雨時會帶來些許陰暗,但等雨勢過去,便又是那片會出現漂亮彩虹的藍天,每天、每天,都讓人忍不住感到希望。卻,除了他以外。

 

聽見從櫻井嘴裡吐出細細的聲音,同樣身著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微微彎著腰探前,「はい?」

 

「いや、行こう。」收回視線,櫻井再次輕聲回應,隨即一前一後的走進漂亮的建築物內。

 

「かしこまりました,大臣。」

 

這建築物就像是牢籠一般,讓櫻井幾乎無法呼吸。

殘念的是,不只是這牢籠,或許連同他的人生也是,當櫻井出生的那一秒開始就注定了他的未來,讓人期待的、備受關注的,但得到這些的同時卻也失去了他該有的快樂與希望。

 

他的一生直到今天為止都是照著別人的劇本再走,至於他的,說實話,櫻井翔自己也不知道能否有找回自我的那一天,他的面具,只允許在夜晚時卸下,並且只有那特殊的幾個日子裡。

 

櫻井翔其實也明白,就算命運是靠自己創造的,他也無法抵抗命運。

一個出生就被綁住雙手雙腳的人,除了任人宰割以外他還能怎麼樣。

 

「今天的行程?」辦公室內,櫻井翻著手邊的資料,白皙纖細的無名指上晃著閃亮的戒指,聲線沒有什麼起伏,他像是機器似的進行每天的慣例對話,但想想今天的日子,是幾號來著…

 

「是,今天中午和夫人一起吃飯,餐廳已經訂好了,下午三點有場會議,議員們都會抵達,五點半是朝日新聞記者的採訪,七點和經濟部長約了飯局。今天只有這樣。」櫻井的貼身秘書和緩的交代完,便輕輕領首了下。

 

沉默了數秒,櫻井兩手放在桌上把玩著指間的戒指,認真說起來今天的行程的確算少了,雖然怎麼聽都覺得刺耳,深吸了口氣他想了許久才緩緩開口,「知道了,…和二宮部長的約幫我推掉吧。」

 

「…可是,二宮部長已經約了好幾次…」微微皺起眉,男人的口氣也顯的氣虛,他實在沒有本事和那個同樣年紀輕輕就當了部長的男人周旋…。

 

片刻的寧靜讓室內的溫度降到最低,櫻井靠向椅背疊起雙腿,兩手交握放在膝蓋上帶著深意的視線,緊緊的盯著身旁的男人,「什麼時候連你都能替我做主了?」

 

低沉的嗓音讓他輕顫了下,彎下腰連口大氣都不敢喘,「不,我沒有這個意思…我現在就去辦。」櫻井的脾氣算好,並不會太刻意刁難底下的人,但也就是因為那人長年掛在嘴邊的溫柔微笑,反而讓人不寒而慄。

 

掩蓋住真實的虛假,如同參雜了毒藥的美酒。

不小心沾了口,也足以穿腸肚爛,生不如死。

 

見秘書離開辦公室,櫻井輕笑了下拿出手機,確定了日期後便打了封短信傳出,既然他無法照著自己的劇本走,那麼如果只是從中塗鴉破害的話,他還做的到。

 

 

情人這個詞很兩面,若是唯一的情人那麼肯定讓人欣喜若狂了。

可惜他並不屬於唯一,相葉雅紀一直都不是櫻井翔的唯一,他只是一場婚姻之外的不倫戀情,偶爾他會想,若是哪天他們的事情曝光,他便是罪該萬死的那個第三者,哪怕當初明明是櫻井翔先來招惹他。

誰會想到一個如此年輕有成的男人,不僅用最短的時間內爬上最高的位置,同時周全的政治手段也受到人民愛戴的表面下,居然是個不折不扣的同性戀。

 

現在的社會就算喜歡同性倒也無妨,可偏偏櫻井翔的身分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篇差。

可偏偏,他相葉雅紀也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小孩,總理和牛郎,笑掉別人大牙都讓人難以置信,但他們就是遇上了,也,愛上了。

 

豪華的總統套房裡只點上昏黃的光,相葉靠著雙人浴缸緊閉雙眼,浮在水面上的白色玫瑰花瓣彷彿就要和相葉的白皙融為一體,一個月只有這麼一天是他們得已相見的日子,不,正確來說只有這麼一天裡的幾個小時。

 

關於自己的地位與身分,相葉雅紀再明白不過。他不是不想爭取、而是不能,他唯一擁有的是櫻井翔的愛,而為了這一個絕對的理由,就算再辛苦他都會忍。

 

沉進水裡幾秒後便斷然起身,抬起手抹了下臉便順勢將黑髮往後梳去,嘩啦啦的水聲在相葉踏出浴缸後漸漸平息,抓過一邊的浴巾把纖瘦白皙的身體給擦拭乾淨,接著裸著身走向最裡邊的大床。

 

King size的大床周邊圍著暗紅色薄紗,相葉鑽進床鋪裡後拉過棉被遮住了下身,距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雖然他想相信,卻也不得不在心裡做好打算,關於那個人也許會失約的打算。

 

有些疲倦的閉上眼,相葉在腦裡細數著他們相戀的日子,明明五年聽起來是那樣長,但實際上一年卻可能都見不上十次面,就算在電視上、報紙雜誌上多多少少可以瞧見對方的臉孔,但那樣虛假的笑容相葉一點都不喜歡,想著想著他忍不住覺得有些可憐。

 

是可憐自己,可憐櫻井翔,也可憐對方的妻子。

 

隨手抓起一邊的薄紗把玩,突然一道細碎的腳步聲引起了相葉的注意,下意識鬆了口氣的同時他也微微仰起嘴角,不動聲色的安靜聆聽,直到感受到床鋪一邊的凹陷,睜開杏眸的瞬間相葉真的以為自己會哭。

 

「…翔ちゃん…」只是兩個單音卻訴說了無盡的思念,相葉哽著聲音透過模糊的視線勾起漂亮微笑,垂下眼伸出手捧起櫻井的手,輕吻了下那已經拿掉戒指的無名指。

 

不再是應酬用的微笑面具,櫻井勾起溫柔眷戀的笑容,扯開幾乎要斷絕氧氣的領帶、解掉襯衫上的扣子,他俯下身蹭了蹭相葉的唇。

 

不是必然得熱烈的擁抱才能證明彼此的情意,就算只是如此看著、依偎著,櫻井翔也相信相葉雅紀會懂,那是所有屬於他的一切真心。

 

輕蹭著相葉的唇、直至臉頰、頸項,最後他趴在對方胸口上,安靜的聽著那沉穩的心跳聲,從小慣性繃著神經的櫻井,也只有在這個時候得放鬆,畢竟在相葉雅紀身邊,他不是總理、不是掌管著日本重要發展的人物,更不是父母眼中的提線木偶。

 

「翔ちゃん,会いたいよ…」像是抱著孩子般,相葉蹭了蹭櫻井的黑髮,隨後沙啞的說著。

 

每一天,相葉都只能任由思念啃咬著自己的心臟,他和櫻井之間除了愛,似乎什麼都沒有。

別說照片,即便是短訊都得在看完的當下刪除,平常就算只是一通電話都很困難,有時候相葉會以為自己其實是做了場夢,一場難醒的夢。

 

但就算痛苦,就算煎熬,相葉也不願意違背櫻井的意思,因為他明白,這樣做不僅是保護自己、也是保護櫻井翔最好的方法。

 

「我也好想你,雅紀…」輕緩起身,櫻井半撐著自己吻上那柔軟的唇,溫柔的吸吮、舔拭,都像是在品嚐高級甜點似的,但其中的唯一,只是屬於櫻井翔的不忍與害怕,他怕他的思念,會不受控制的弄痛相葉。

 

親吻的水漬聲細碎的自耳邊響起,原本還有些距離的兩人也漸漸因為久違的熱吻而相擁,其中難分難捨的情意,彷彿是想將彼此給吃進身體裡一般,不知何時抓住了遺落在相葉手邊的薄紗時,櫻井下意識的在撫上對方的手心時同時捲入了紗。

 

緊密糾纏住彼此的手,如同一枚死結,難以分離。

彷似他們的愛情。

 

「翔ちゃん…黑眼圈好重。」依依不捨的結束了這個吻,相葉微微喘著氣伸出指尖觸碰著櫻井的眼袋,沙啞卻甜膩的嗓音也帶著濃烈的心疼,他知道櫻井翔平常有多忙,那大概是他理想不到的程度,若是可以他也好想做些什麼,卻…

 

輕柔抓下相葉的手指至唇邊一吻,櫻井笑著搖搖頭,「如果雅紀一直在我身邊,我會睡的很沉、很穩的…」

 

「那就睡吧…翔ちゃん睡吧,我在這裡。」距離太陽升起的時間早已經沒有幾個小時,相葉一把擁住了櫻井,讓對方倚靠在自己的胸口上,空出一手輕撫著那人的柔順黑髮,若是這是他僅僅能做的…。

 

沒有任何擔心與焦慮,櫻井安心又放鬆的趴在相葉胸口上頭輕蹭了下,「雅紀,我愛你…就這麼一直陪著我…讓我牽著你的手…」彼此被薄紗糾纏住的手就靠在相葉腰邊,櫻井握了握掌心裡的溫度,輕聲的說完後沒有幾分鐘,呼吸也漸漸變的平穩。

 

「我哪裡都不去,就在這喔,翔ちゃん。」吻了下櫻井的髮絲,相葉閉上雙眼帶著笑容擁住那結實的肩膀,在這剩不到幾個小時的時光裡,他只能用盡一切體會屬於櫻井翔的溫度。

 

或許他們之間在外人看來不過是兩條平行線。

然而他們的愛情,卻也同等走向彼此的軌跡。

 

哪怕牽著手也得分開走。

卻,早已分不開我們的思念與愛戀。

 

吶、翔ちゃん,我愛你喔。

會一直、一直,這麼愛你。

 

直到世界盡頭,的盡頭。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玦月
  • 看見久違的更文很開心喔喔喔!
    是說真紀的文字還是一樣很催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