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系列短篇

 

 

 

就算記憶不在,我們的愛情也會深深存在我的心裡。

你的,心裡。

 

櫻井翔在醫院住了近一個月,這段時間以來他完全想不起自己為什麼會跑到偏遠的度假村,在這之前他明明應該還在找工作才對,可他所遭遇的一切又是如此莫名,詳細檢查過後醫生也說沒有任何大礙,在那坍塌的教堂裡被找到的櫻井,也奇蹟似的一點傷痕都沒有。

 

只是雖說如此,但民宿的老闆卻擔心會有後遺症,也願意負起責任讓櫻井住院觀察,直到無事出院後他才回到熟悉的家裡,然而一進門他就讓當中的雜亂給嚇一跳,雖然他本來就不常整理,但那隨手亂丟的時尚雜誌,還有一堆奇怪的玩具…

 

他什麼時候也會看這些書、玩這些東西了?

 

嘆了口氣,總之怎樣都想不起來的櫻井也不打算逼迫自己,他的記憶似乎出了很大的問題,但偏偏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問題似的,完全找不到任何痕跡之外,腦袋裡隱約還空白了好一段時間,而每當他用力的回想時,心臟就會有些難受。

 

沒有辦法的櫻井勉強將這一切當成夢,反正他的身體似乎也沒有任何狀況,人嘛,總會遺忘一些事情,或許再過一段時間他就會想起來的;將客廳裡的雜亂給好好整理了下,將所有雜誌漫畫以及玩具都收進紙箱裡,一邊想著資源回收的日子,一邊往穿衣鏡走去。

 

「…嚇我一跳…呼,櫻井翔,別自己嚇自己!」一看見鏡子的瞬間,櫻井好像看見了另一個人,那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五官清秀,笑的一臉可愛的男人,雖然只是僅僅一眨眼便又消失。

 

驚魂未定的他感到有些疲憊,再次走回沙發邊坐下時,一陣門鈴聲讓他愣了愣趕緊又起身上前,打開門後發現原來是郵差,忍不住輕笑了下他同時打了聲招呼。

 

「櫻井先生,麻煩在這簽名,…好了,謝謝。」見櫻井快速的簽好後,郵差笑著點點頭隨即離去。

 

拿著一包有些重量的牛皮紙袋,櫻井不解的走回客廳,看著上頭的字跡和自己的還挺像,可是關於相關記憶卻是零,下意識噘起唇想了想,最終櫻井還是小心翼翼的將紙袋給打開,而隨後在看見裡頭的東西時,又讓他陷入一陣空白。

 

紙袋裡頭是一疊厚厚的照片,可是每一張照片都只有櫻井翔自己,明明旁邊的位置看起來應該還會有個誰,可是每一張每一張,幾乎都是只有自己的獨照,除了少部分,居然都是連半個人也沒有拍攝進去的照片。

 

「沒事拍床做什麼…?」忍不住喃喃自語,那一張張令櫻井不解的照片下,幾乎只有風景、甚至家具或是毫無特別之處的攝影,他實在不記得自己哪時候拍了這些東西、又為何而拍。

 

想不出原因所以好煩躁,櫻井將照片全部掃進紙袋裡,用力的靠向沙發揉揉太陽穴,這種感覺太糟了,像是錯過了哪段重要的日子,心裡深處的失落感以及恐慌都讓櫻井焦慮,閉上眼想稍做休息,卻也漸漸感到一陣睡意,只是那英挺的眉宇,從沒真正放鬆過。

 

──你好,我是惡魔…-

 

 隱約中櫻井似乎聽見誰在說話,很輕很輕,有些沙啞的、帶著滿滿笑意的──

 

──翔ちゃん,我餓了…-

 

 那喚著他名子的聲音,是有些撒嬌的、有些任性的──

 

──翔ちゃん不一樣的,或許不是同伴,但肯定是重要的人…-

 

 好像在哪聽過這句話,帶著些許捉弄的笑──

 

──翔ちゃん,你覺得我可以在你身邊多久呢…-

 

 啊啊…隱約還記得那是一句聽起來有些悲傷的話──

 

──聽說,惡魔一生只會掉一次眼淚,就在他消失之前…-

 

 他忘記了、又好像想起來了,那是一雙很美的眼睛──

 

──翔ちゃん,我們去旅行吧…-

 

 旅行…是啊,他不是去旅行了嗎,他們──

 

──我希望,翔ちゃん可以永遠沒有災難,永遠平安快樂…-

 

 是不是星星…有一大片好漂亮的星星──

 

──翔ちゃん…快…走…-

 

──翔ちゃん…起來、不要離開我…不要…-

 

──不要怕,翔ちゃん…-

 

──對不起,翔ちゃん…-

 

──原來,我比你想的,更加愛你…-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翔ちゃん

 

嚇!!一瞬間從睡夢中驚醒,櫻井滿頭大汗的喘著,他好像一直聽到有什麼聲音在呼喚著他,一聲一聲,明明是該熟悉無比的──

 

「櫻井翔,你真的要瘋了…」無力的搖搖頭,櫻井覺得自己肯定是因為那場大地震而受到影響,或許腦袋有被打到?還是中邪了?腦海裡的那道聲音過於真切,可是記憶卻依然像白紙一般空白,無論他多麼努力,依然絲毫都想不起任何線索。

 

只是即便如此,櫻井莫名認定腦海裡的聲音是真實存在的,不是白日夢、也絕對不是幻覺,他或許曾經遇見過什麼,卻也失去了什麼,否則為何自己的心臟總會不時感到疼痛?

 

下意識看向自己左手無名指,上頭的銀戒依然亮的炫麗,櫻井翔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時候買的,但當他第一眼從醫院醒來後看見,就沒有想要拿掉的意思,撫上那冰涼的戒指,他甚至打從心裡喜歡著,就算這一切都很奇怪,他還是無法否認自己對這枚戒指的在意。

 

發呆了片刻,當櫻井再次嘆了口氣站起身後,他決定喝些冰水清醒一下,走進廚房打開冰箱,印入眼簾的是一盒又一盒自己從來都不吃的優格,像木頭一般呆站在原地,他的思緒又漸漸抽離了,而這次,他絕對不會聽錯,那是自己的聲音。

 

──我今天去買了櫻桃口味的優格,雖然你已經吃飽了,但聽說很好吃喔,吶?

 

就算回憶不在。

我對你的愛情,依然永存。

 

 

就這樣,回來後的櫻井每晚都會做同一個夢,夢中自己不斷的哭著、追著,只是前方的那抹身影卻永遠離自己那樣遙遠,他知道那個人對他而言肯定很重要,否則他也不會每次醒來都能發現自己滿臉淚水。

 

但無能為力的事情,櫻井翔就是苦惱也沒用,從恐慌到了習慣,即便每天都夢到一樣的場景,他也不再覺得驚慌,也許就當作是一段神祕的記憶吧,既然想不起來,那麼他再糾結也沒有用。

 

看著自己存款簿上的數字漸漸變少,櫻井趁著一早便買了份報紙回家尋找新工作,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在上頭做記號,約半小時後便打了電話詢問,其實一切都很順利,第一通電話就讓人通知隔天面試,老實說櫻井還覺得有些訝異,不過這或許也是遲來的好運吧。

 

然而找工作就像是捕魚,只灑一次網是很難得到大收穫的,櫻井隨後打了差不多五通電話,而讓他感到更怪異的是,每一通都讓他去面試,甚至還有公司要他現在就能過去,可以的話盡可能提早上班,包括一般面試才會談到的薪資,都直接在電話裡講好了。

 

「不會遇到詐騙集團吧…」有些不安,但看來看去那家公司可是知名的行號,就算要騙也不會挑他吧…猶豫了下,櫻井決定還是跑一趟,有時候好運就是如此,他多想反而誤事。

 

回到房內換上乾淨的襯衫,打好領帶後便快速的準備好履歷資料,隨後抓起公事包準備出門,來到玄關處才忽然想起自己忘記帶皮夾,咕噥著轉身同時──

 

叮咚。

 

清脆的門鈴聲讓櫻井的不乏硬生生停住,實在不知道這時間會有誰來拜訪,他也沒什麼朋友、家人也不在了,難道又是快遞?上次是自己寄給自己的單人照片集,這次又會是什麼?

 

叮咚叮咚。

 

「來了來了…」踏上鞋子櫻井一把將門打開,外頭一陣強烈的風也順勢掃進,一下子睜不開眼,櫻井撇開臉皺起眉,揉了揉眼睛後才趕緊又轉回身,這次,在瞧見來人的瞬間他也遺失了自己的聲音。

 

一頭栗子色短髮裡隱藏著一對可愛的小角,白皙的小臉上頭有著櫻井懷念的笑容,只是還沒來的及思考所謂的懷念是打哪來時,對方屁股後頭那應該叫做尾巴的器官也跟著一晃一晃,溫暖的陽光照射下,對方手指間的銀光也閃的櫻井忍不住瞇起眼。

 

那是一種好熟悉、好溫暖的感覺,明明他的記憶裡不該存在這個人的──

 

「你好,我是惡魔。」

 

一樣的聲線就此重疊。

一樣的表情就此重現。

一樣的身影就此回歸。

 

「…雅…紀?」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叫出這個名子,可是櫻井翔更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流淚,他像個笨蛋似的,望著門口的那人,感受心臟傳來的莫名悸動。

 

是了,就是他了。

他失去的那段回憶,那一頁的空白──

 

愣了下,男人在聽見櫻井的叫喚後紅了眼眶,輕柔的往前靠近一步,含著眼淚的笑容底下是櫻井莫名想念的嗓音。

 

「我說,你剛剛,叫我什麼…翔ちゃん──。」

 

當暖風吹來,櫻井看著對方露出了一慣溫柔的笑,讓眼淚給模糊的視線也隨風吹乾而漸漸變的清晰,他們之間的距離僅僅一步之隔,那是多麼遙遠、卻又是多麼靠近的,你我。

 

於是伸出了手。

緊緊擁抱。

 

哪怕記憶不在,我也會永存你心。

因為我相信,我們的愛情會一直、一直──

 

直到永遠。

吶,這次,真的再也不會分離了喔…

 

偶爾,你會不會思考,一生中能遇到幾次奇蹟呢。

其實奇蹟無所不在,只要我們彼此堅信。

 

然後。

愛,就對了。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