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世界恢復平靜,舊時保留至現今的古老教堂也經不住這強烈的搖晃,現場一片狼藉,水晶吊飾已經坍塌、部分屋簷上的主要支架也紛紛塌陷,二宮淡淡的抬起手一揮,這個區域暫時與世隔絕,地震的傷害並不會波及到他和相葉,但櫻井翔…

 

看著相葉近乎瘋狂的搬開那些木頭,指間因為失控的力道而受傷,但那人卻已經沒有其他感覺,嘴裡喊著櫻井翔的名子,努力的跪坐在地上挖著,二宮無聲的向前,忍不住咬著牙瞥開眼,接著抬手一揮,將那沉重的木塊給瞬間掃開,而櫻井翔已經陷入昏迷,似乎,只剩下無比微弱的氣息。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起來、不要離開我…不要…」將櫻井的頭給抱起靠在自己腿上,相葉不斷拍著對方的臉頰,一聲又一聲的呼喚著,可惜櫻井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其實二宮大可現在就勾起櫻井翔的魂,可是或許是相葉的堅持令他動容,若不是為了見證些什麼,他實在不需要將對方給逼的這麼緊,然而同時他也無法違抗天命。

 

「你懂我的意思了嗎?所謂注定。」輕聲開口,二宮隨後莫名露出一抹悲傷的笑,似乎又回到了當年一樣,那個曾經哭喊著、乞求著的自己…,「就算我不帶走他,他也依然難逃一劫。」不管相葉做多少努力都一樣,保護魔法也好、逃到哪都好,結果都是注定的。

 

像是沒有聽見二宮的話,相葉只是一個勁的喚著櫻井,明明已經不再奢望奇蹟,可是當幾秒過後,從對方那傳來的一聲悶咳,讓相葉激動的幾乎要說不出話。

 

「雅…紀…」由於坍塌的教堂讓櫻井承受了不小的內傷,所以每一個呼吸都讓他感到一陣陣強烈的疼痛,嘴裡的血腥味太明顯了,就算不多想,櫻井也知道他可能已經撐不久,「你沒事…太好了…」

 

第一句話是他,第二句話依然是關於他。

相葉搖搖頭努力勾起笑,他知道櫻井喜歡他笑,「翔ちゃん…你會沒事的,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抱著櫻井的頭貼上自己的臉頰輕蹭,什麼注定、什麼必然、什麼結果,他絕對絕對不相信這些,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讓櫻井翔落的這種命運。

 

淺淺一笑,櫻井想出力卻辦不到,他輕喘著凝視相葉那張美麗的眼,隨後吃力的開口,「雅紀…口袋…幫我、拿…」

 

愣了下,相葉不曉得櫻井要拿些什麼,但聽見對方的話他便趕緊摸了摸早就髒掉的外套口袋,片刻當相葉拿出那個錦袋時,隨即握住櫻井的手得以好好拿住,「翔ちゃん…你傷的很重,等你好了在…」

 

還沒說完,相葉就已經看見櫻井費盡力氣打開袋子,從裡頭倒出了兩枚戒指,瞬間他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覺得胸口很痛、很痛。

 

「…對不起…要是能早一點、咳…送給雅記就好…了…」微笑著凝視相葉,眼角卻忍不住滑下淚水,櫻井翔知道自己要死了,其實他並不害怕死亡,他一點都不後悔自己替相葉檔去了這些傷害,他遺憾的是,從今以後還會有誰比自己愛相葉雅紀?

 

翔ちゃん…不要說話了…」握住櫻井的手,相葉從來沒有如此害怕過,他覺得這一切都好不真實,明明他們只是想要再一起而已…明明…

 

輕輕搖著頭,櫻井深怕自己現在不說、以後都沒機會再說了,一邊咳著血,他輕柔拾起相葉的手指,將那戒指給緩緩套入,「果然…很適合雅紀…雅紀、能幫我帶上嗎…」當氣息越來越弱,櫻井的頭也越來越重,他快沒有時間了。

 

咬著唇相葉痛苦的拿起另一枚戒指,輕柔的反握住櫻井的手指套上,隨後緊緊交握,「翔ちゃん…不要睡著、不要閉上眼睛,我求求你看著我、看著我…」當哽咽的聲線響起,相葉卻只能眨著水潤的眼懇求著櫻井,不要離開他、不要丟掉他、不要!

 

「對不起…可是我好累…雅紀…讓我睡一下、一下就好…」和相葉握住的手已經漸漸脫力,櫻井努力的看著相葉直到眼皮重的在也撐不起來,他用了最後一口氣,拼命的想將那人往自己的方向拉。

 

著急的湊上前,相葉在聽見微弱的最後一句話,櫻井翔的手也就此從自己手中滑落,那抹溫度已經沒了,那令他喜愛無比的心跳聲沒了,那總是好溫柔好溫柔的笑容沒了,關於櫻井翔的一切,都消失了──

 

「雅紀…我好愛你…-對不起…。」

 

對不起,如此殘忍的丟下你。

對不起,什麼都沒有辦法給你。

對不起…請原諒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愛你。

 

相葉抱著漸漸失溫的櫻井什麼反應都沒有,他重新拉回對方漂亮的手指扣著,兩枚戒指也同時倚靠,無神的望著前方,腦海裡剩下的是屬於櫻井翔的每一個表情和笑容,他沒辦法思考了,他甚至連悲痛的反應都做不到,只是哭泣…都做不到。

 

從頭到尾都在一邊的二宮終於開了口,他已經感應到了櫻井的靈魂,所以他也得做最後一件事情了,「…他已經死了,一切都結束了。」

 

愣了下,相葉抬起頭看向那面無表情的二宮,「真是簡單的一句話…,一句話就否決了所有、一句話就抹煞了曾經存在的溫柔,吶…你不痛嗎?當時的你…不痛嗎…」

 

「……」

 

「我沒辦法像你這樣…我沒辦法…」深吸了口氣,相葉再次低頭望著彷彿只是在沉睡中的櫻井,一手輕輕抹過對方臉上的灰塵與血液,隨後將人給溫柔的平放在地。

 

「櫻井翔已經如你說的,壽命已絕,那麼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你也就無權干涉了。」像是打定了什麼主意,相葉淡然的說完後便趴撫在對方的胸口上,一下又一下都帶著眷戀輕蹭。

 

「你要做什麼?」皺起眉,二宮雖然多少猜的出來,但他的確無力阻止。

 

抬起手撫上自己的胸口,隨著相葉規律的呼吸,緊接著似乎有道光芒正一點一點的從指縫中流露而出並且凝聚,爾後,當相葉完整的將一顆光球捧在手心裡時,一股酸澀與熱度也自胸腔傳來。

 

「我無法換他的命,那麼我便把我的命給他…這是我的自由,對吧。」平靜的說著,相葉笑的一臉輕柔,他不會後悔自己做這件事情,就像是櫻井想也不想的犧牲自己一樣,如果一切真的都是注定,那麼他必然會將自己千年來的能量與精元全部渡給櫻井翔。

 

眼睜睜看著相葉就要將那刺眼的光芒給埋進櫻井胸口,二宮猛然握住對方的手腕,「…值得嗎?」聲音裡有著聽不出的顫抖,或許他是問相葉,或許他其實是在問自己。

 

值得嗎。

我的等待。

 

值得嗎。

你的犧牲。

 

愣了下相葉抬起認真的雙眼,凝視著二宮好一下才緩緩開口,「一直都不是值不值得,只是,我願意…而已。」說完後相葉微微掙脫對方握住的手,看著光球好一下,接著輕放在櫻井的胸口上,一點、一點的往下壓去。

 

見狀,二宮已經不打算在阻止,他知道他也無力做這件事情,輕嘆口氣他從兩人身邊無聲的離去,留下那短暫的時間好讓相葉與櫻井別離。

 

凝望著那張依然安靜的臉孔,相葉的身子也因為千年的精元消逝而漸漸散發著細碎星光,頭上的小角和身後的尾巴相繼消失,他撫摸著櫻井的臉頰突然感到自己眼角的濕潤,愣了下相葉覺得好不可思議,他居然哭了?

 

他終於,會哭了。

 

勾起笑卻流著淚,相葉感覺自己的身體正逐漸發熱,籠罩在他周圍的光芒也越來越亮,「翔ちゃん…原來,傳說是真的呢…」一旦惡魔落淚,那麼就等同代表著消失,雖然他不曾經歷過,但相葉知道失去千年能量的自己,最終只能消逝於這個世界。

 

「不要怕,翔ちゃん肯定會有全新的人生…就算以後我不能在你身邊保護你了…」當光點越來越多,相葉的身影似乎也漸漸變的透明,緩緩垂下臉,他在櫻井的唇邊溫柔的印上最後一吻。

 

「對不起,翔ちゃん…」

 

「原來,我比你想的,更加愛你。」

 

如一陣風,相葉在說完最後一句話後便就此消失,光點漸弱,櫻井的心跳在重新律動的瞬間,眼淚也自那人的眼角滑下,當空間被轉移回去,外頭的天空已經微微泛白,二宮看了櫻井一眼後便轉身消失於殘破的教堂一角。

 

結束了。

櫻井翔再次擁有了生命,卻也,失去了懷中的溫度。

許久許久的後來,當櫻井再次勾起笑面對這個世界時,內心僅僅留下的──

只是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莫名悲傷。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