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因為後悔兩字改變不了任何事情,所以他只能在做了決定後的每一個輩子,堅守。

就算,我都幾乎要忘記你的樣子。

 

從熟睡中驚醒的櫻井莫名讓一股強烈不安蔓延全身,外頭的天未亮,可身邊的溫度卻已經消失,撫過相葉本該躺在上頭的位置,他心悸的利害;櫻井翔已經很久沒有睡的這麼不穩了,由其是和相葉發生關係後的當晚,他總會睡的特別深,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手邊的溫度已不存在,櫻井就更沒有理由的害怕著,哪怕相葉的肌膚一向冰冷,卻也是他無比眷戀的。

 

睡意全失,櫻井下了床在房內走來走去,有些焦躁的抓著頭髮,他樂觀的想著相葉或許只是睡不著,所以才出去晃一晃,應該很快就回來了…應該。

 

處於不知道該不該去外頭看看的櫻井覺得很兩難,要是他現在離開房間,等一下相葉回來若看不見自己怎麼辦?會不會很擔心呢?只要一想起對方可能出現的慌張表情,櫻井便不敢隨意離開;但如果他不去找,相葉在外頭遇到什麼危險或麻煩又該如何是好?

 

一下子櫻井似乎忘了相葉是個惡魔,還是除了他以外再也沒有人看的見的惡魔,皺著臉猶豫片刻,深吸口氣後他再也受不了空等的心慌,抓起外套就離開了房間,也同時,離開了相葉雅紀事先替房間設下的保護魔法。

 

外頭的風很冷,櫻井拉緊外套後深深吸了口冰涼的空氣,不安的心情似乎才和緩些,想起明天就是旅行的最後一天,莫名的櫻井也感到一陣失落,從來沒有這麼渴望和一個人單獨相處,就算已經同住,可隨著彼此相戀的時光,就是多分開一分鐘對櫻井翔而言都是一種煎熬。

 

只是單純的冀望著。

有你在的地方,就有我。

 

雖說民宿不大,但包含周邊的景觀花園,光逛個一圈也得花上一段時間,經過早上相葉喜歡的水池時,櫻井還以為可以在那裡找到人,可惜一片漆黑下估計連裡頭的魚兒都睡了吧,除了冷風哪還有人,嘆了口氣櫻井默默的朝水池走去,逕自坐到花圃邊後凝視著水面。

 

早上精神奕奕的魚兒現在多半停留在原位,其餘的似乎在發現櫻井的存在後,便輕緩的靠向岩石邊游盪,也許是想討食物吃,也許,只是陪陪此刻感到有些寂寞的男人。

 

下意識勾起溫柔的笑,櫻井看了好一下這才小心翼翼的從外套口袋裡摸索著,不一會兒當他拿出稍早買的東西後,隨即帶著神秘的笑容拉開錦袋上頭的緞帶。

 

藉由月光的照射下,櫻井將裡頭的東西小心的放上手心,隨著水波折射那兩枚發著光的小小光圈,便來自櫻井打算送給相葉的驚喜。

 

「吶、這是我要送給雅紀的戒指喔,小魚,你們覺得他會喜歡嗎?」將戒指稍微靠近水面一些,彷彿真的像是要讓水中的魚兒瞧見一般。

 

理所當然得不到回應的櫻井,唯一能聽見的只有細微的水流聲,「你們說,情人之間總要有個對戒對吧,雖然項鍊也可以,但我已經送過了…手鍊…我也找不到人骨…」

 

想起自己畏懼的那條珠鍊櫻井忍不住僵了下,不過雖然怕得要死但他還真的從未解開過,他想,就算再可怕,那也是屬於相葉雅紀的心意,光想到這點,人骨什麼的好像就不是那麼的重要了。

 

櫻井翔並不是很有錢的人,這兩枚戒指也不是什麼非常了不起的高檔貨,只是早上和相葉在教堂附近的商店逛街時無意間發現的;看似很普通的銀色戒面上頭,雕刻著北極星的圖案,每一顆星星上面都有一顆細小水鑽,就算是假的,看起來也很有質感。

 

相葉雅紀喜歡星星,大概是基於這個概念,所以櫻井在看見這對戒的當下就好喜歡,雖然目前他只能買這種便宜貨,但他也相信不需要太久,便能替相葉買一對真正的北極星碎鑽對戒。

 

「小魚,等一下如果找到他,我就把戒指給他好不好?」抬起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櫻井小心翼翼的將戒指給裝回精緻的錦袋裡,隨後才望著水池撥了撥冰冷的水,「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怕找不到好時機呢。」

 

也許一片靜默讓櫻井終於察覺自己的愚蠢,他笑了笑便站起身,「雖然很像笨蛋,但還是謝謝你們聽我說話,明早我要走之前再來餵你們吧。」說完後櫻井拍拍屁股上的灰塵,想著現在除了教堂應該也沒地方找了,若是相葉還是不在那邊,那麼他只好回房間等待。

 

當櫻井翔漸漸走遠,隨著一陣冷風吹來,一旁的樹葉也緩緩飄落在水面勾起一片漣漪,水池裡的魚兒一隻隻眷戀的在櫻井剛剛站的位置邊打轉,彷彿像是在道別,雖然,估計也只有魚兒才知道,他們在也見不到這個笑起來是那樣無比溫柔的男人了。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被狠狠摔到地上,相葉身上的衣服早都沾了灰塵,白皙的小臉也沾染了不少屬於自己的血液,他盡可能的乞求著二宮,僅管不斷被攻擊,僅管他的力氣已經快殆盡,但相葉說什麼都不肯放棄。

 

「相葉雅紀,就算你跟我耗到日出也不表示能保護櫻井翔,除非夜晚永遠都不降臨,否則無論你帶著他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找你。」寒著臉二宮冷冷的說著,的確,死神不太能在白天出現,雖然不至於像童話故事般畏懼陽光,但能量的確是不比夜晚,所以基本上惡魔都不怎麼喜歡。

 

幾乎快沒有辦法站立,相葉覺得自己全身都很痛,勉強撐著自己他勾起有些殘破的微笑,一邊喘著一邊咳著,嘴角的血液也再次緩緩流下,「我說了…咳、我願意、願意代替櫻井翔…為什麼、你不能幫幫我…」

 

「我不做幫不上忙的事情。」淡淡的看著相葉,就算被這樣求著、拜託著,二宮也沒有打算要放櫻井一條生路,更何況插手一個人類的壽命對他而言的確很難辦,「櫻井翔已經多活了二十多年,這對他來講已經是一種仁慈了。」

 

深吸口氣,相葉明白不管自己怎麼說二宮都不會答應,拖著無法施力的腳,他緩緩的站到對方面前一跪,抬起顫抖的手抓住那人的衣袍軟聲哀求,「二宮…我知道我說再多都沒有用,可是…可是我和翔ちゃん的事情,除了你以外還有誰能了解?」

 

忍不住因為相葉的話一僵,二宮原本冷漠的雙眼似乎閃過一道不安,那被深埋千年的回憶,似乎也因為相葉的話而再次被殘忍挖開。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的等待是為了誰?二宮和也…不要自欺欺人了,你以為你每一世都在冥界裡等待,他就真的會回來嗎?」緊抓著二宮的衣服大聲咆嘯,相葉怎麼會不知道這個人的曾經-…

 

那是一段多麼深刻、美麗…

卻也是,無比殘忍的記憶。

 

「閉嘴…」皺起眉二宮撇開視線,幾乎是咬著牙才讓顫抖的聲音流洩而出。

 

「你以為你每天每日每夜不斷去勾魂,就能如願見到他嗎!?」

 

「…閉嘴、閉嘴…」

 

「你拋棄人類的身分為了他成魔,為的又是什麼!」

 

「我叫你閉嘴!閉嘴!」一手掐住相葉的細嫩脖子,二宮狠狠的將人給憑空提起,冷冽的雙瞳下意識轉紅,嘴角也因為憤怒而緩緩顯露出尖銳的兩顆虎牙。

 

本來就已經快沒有力氣的相葉,此時此刻更不可能擺脫二宮的箝制,微微踢著腳那雙水潤杏眼卻依然死死的望著對方,「咳、咳-…我絕對、不要讓悲劇…再次重演…」

 

有種愛,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而二宮和也的那道傷口,在好不容易結痂的今天,又再一次的被狠狠撕裂開──。

 

當櫻井越接近教堂,似乎也隱約聽見什麼撞擊聲,一臉不解的朝聲音走去,每一個步伐他都走的無比沉重,彷彿有什麼不詳…

 

碰!

 

那只是一瞬間的事情,踏入教堂內殿的當下,櫻井翔瞪大雙眼同時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冷了,他親眼看見相葉被高高抓起、狠狠摔上一邊的十字架,那撞擊力大的連被釘死的十字架都跟著搖動起來,臉上的血色盡失,櫻井下一秒已經跑到了相葉身旁。

 

「雅紀!?雅紀、你…」驚慌的將那已經沒有太多力氣的相葉給抱進懷中,望著對方一下又一下咳著黑血,櫻井一下子完全不曉得該怎麼辦,他只是不停的徒手擦拭相葉的嘴角,卻只是將那人漂亮的臉蛋給沾得更加髒汙。

 

翔ちゃん…快…走…」抬起無力的手卻依然拼命的想拉開櫻井,相葉知道自己已經承受不了更多的攻擊,現在他腦裡唯一僅剩的念頭,是櫻井翔能平安。

 

慌張的搖搖頭,櫻井瞬間紅了眼眶將相葉給抱的更緊,轉過臉看到二宮時他已經沒有辦法在腦中拼湊事情的發生,「你是誰!?為什麼要傷害雅紀!…雅紀、雅紀你別睡,我帶你去醫院、你會好起來的…」

 

冷眼看著眼前的景象,像是感知到了什麼後,二宮隨即冷漠開口,「相葉雅紀,你真的知道注定的意思嗎,你們的命運必然如此,這是你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的…」

 

「不…不會的…」

 

「雅紀你別說話了!我求求你別說話了──」

 

話才剛落,由遠至近的悶響先是從地面緩緩傳出,就在櫻井還沒來的及反應時,一陣天搖地動讓他下意識將相葉給抱的更緊,突如其來的地震讓人動彈不得,他連尋找安全範圍的辦法都還沒想到,後方的木質十字架已經搖搖欲墜。

 

教堂上的水晶吊燈激烈的搖晃著,但二宮並沒有離開的意思,只是看著櫻井恐慌的樣子也沒有打算伸出援手,直到──

 

一切都像慢動作似的,櫻井眼睜睜看著那十字架比直的朝自己倒下,要帶著相葉逃離已經不可能,牙一咬他顧不得思考,用力的將相葉給狠狠推離,最後在教堂開始崩塌的同時,他轉過臉朝著那一臉驚愕的相葉,勾起一抹溫柔的微笑。

 

「不!翔ちゃん────」

 

用我的命,換你的命。

用你的命,換我的命。

 

無論結果如何,請記得,我是如此愛你。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