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有些東西,由於外在包裹了許多美麗的包裝紙所以令人動容。

但你不知道的是,一旦打開,便會發現其中有多麼令人難堪。

 

比如說,事實。

 

看著那張訕笑的臉相葉真的很久沒有那麼憤怒,雖然他知道要打贏二宮不容易,可是為了櫻井翔他說什麼都得試一試,為了人類而出手是很愚蠢的,至今相葉都不曾聽過有這樣的事情,哪怕他活了千年。

 

「二宮和也,你既然說了櫻井翔的壽命期限是明天,今天你就不許碰到他!」寒著臉相葉冷冷的說著,真要說他和這死神也認識許久了,雖然後來的交集只有在買賣靈魂上,但更久之前-…

 

挑起眉,二宮轉過身撫上那木質製成的十字架,年代久遠的關係木頭上也已經有些殘損,指尖碰觸到木頭本身時雖然有些輕微的疼痛,但並不影響二宮,說真的他也挺疑惑,怎麼人類就真心認為這種東西可以達到驅魔的效果了?

 

「相葉雅紀,你覺得在你救了櫻井翔一次之後,還能再救他第二次嗎?」輕柔的聲音瞬起,二宮看了十字架一眼後便又轉過身面對相葉,也該是時候讓這笨惡魔得知事實了。

 

不太理解二宮的話,相葉皺起眉努力回想著,第一次二宮出現時他並沒有完全保護到櫻井,若要說,如果二宮堅持,當天晚上櫻井就會死,可是──

 

甩甩頭,相葉再次瞪向二宮,他都差點忘了死神的把戲,「你以為擾亂我的心緒能改變什麼?我說了,我不會讓你傷害櫻井翔,或許我的確無力為抗你!但我絕對會在那之前帶他到安全的地方!」

 

聽著相葉啞然的吼叫,二宮突然笑開來,微微向對方走去後直到一步的距離下,他輕緩的湊上相葉的耳邊,「安全的地方?如果你是說那所謂的三不管地帶,早就沒了喔…」

 

愣了愣相葉猛然將二宮給推開,他沒想到對方居然會知道件事情,一下子思緒陷入混亂,他發現剛剛那人說的話似乎隱藏著什麼,「…你、你到底知道了什麼?」

 

拍了拍手,二宮挺滿意相葉的恐慌神情,勾起嘴角那雙瞳孔也同時閃著金色,「你以為二十多年前,你無心救了一命的小孩是誰?」一句話讓相葉滿滿的憤怒瞬間靜止,時空彷彿也在這同時凝結──

 

二十多年前,那是相葉某次在外頭遊蕩時發生過的一件意外,還記得那時候他只是穿梭在每一戶家庭裡,偶爾跳進熟睡的人類夢境裡奪取一些能量,沒想到當天卻遇到了一個火災事故,那家子口除了一個還在被窩裡哭嚎的男孩之外,其中父母連同一個小女嬰都已經失去生命跡象。

 

雖然他大可直接走人,反正對這世界、對於人類本來就沒有好感的相葉,根本沒有所謂的同情與憐憫,更何況他是惡魔,在死神前往之前他事先取了這家人的靈魂,還有外快可以賺。

 

可偏偏,相葉雅紀在當天卻心軟了。

或許是看著那哭泣的男孩有雙非常漂亮的大眼,相葉說什麼也無法直接離開,只是雖說如此他也清楚自己不能擅自救人,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命運,無論是誰都無法輕易改變一個人的壽命,加上他只是一個來自冥界的存在,連實際形體都沒有的惡魔…

 

「可是,當你發現那家人居住的位置底下,在千百年前居然是存在好幾世代的神社時,莫名的也因為空間與結界的影響,導致那一塊地成了神鬼都無法管束的地方。」

 

是的,不管是神祇或鬼怪,都無法靠近的地方相葉卻可以自在的穿梭,當然那或許是因為他身為惡魔,不屬於神、也不屬於鬼魂,他的存在是由人類的欲望所創造,所以他沒有形體,而如今相葉得以得到現在的外貌,也只是因為他千年下來累積的能量所致。

 

發現這件事情後,相葉還沒來的及思考後果,便擅自抱著孩子離開那間遲早會燃燒殆盡的屋子,說也奇怪,原本還嚎哭不已的男孩,在相葉的懷中也瞬間停止哭泣,只是眨著不解的大眼望著他。

 

當時相葉將小男孩給帶到附近的住家外,臨走前親吻了下對方的額際,瞬間一枚小小的印子便浮現於男孩的肌膚上頭,片刻後才又緩緩消失,一直到相葉離開,那小男孩的視線都沒有從他臉上轉開,只是安靜的等著這戶人家發現自己。

 

「你以為惡魔之吻可以掩蓋掉他的氣味,讓死神找不到他,卻沒想過因為你的吻,會讓他再次面對死亡?」二宮忍不住笑著,的確,一個該死的人莫名憑空消失是很怪異的,當初他找尋許久也沒發現櫻井的蹤跡,可儘管如此相葉雅紀畢竟還是惡魔,他的把戲並不能保護櫻井翔一輩子。

 

「…怎麼會…不可能!我救的、我救的居然是翔ちゃん…?」臉色蒼白的相葉完全無法相信,可是回想起櫻井說過的兒時遭遇,卻又殘忍的不謀而合。

 

「你以為是什麼牽引著你們相遇?」

 

「你以為又是什麼只有櫻井翔可以碰到實體的你?」

 

萬物皆有因果,這本來就是相葉一直搞不懂卻又好在意的事情,只是他沒有想過會是因為這樣的原因,咬咬唇他瞪向二宮,眼神裡只剩下滿滿的不甘心,為什麼一定要讓櫻井翔死去才可以?為什麼不能就放過他!?

 

「你當初留在他身上的氣息,直到你的出現後便再次與你結合,你想,一個本該死的人在沒有了惡魔的氣保護後,我要找到他是多麼簡單的事情…」

 

聽著二宮的一字一句,相葉覺得自己好混亂,他的出現是因為他的氣息牽引、卻也因為如此而成了櫻井的致命點,怎麼會這樣…

 

「當然,就算你永遠都不出現,也未必能保他一生。」

 

「…夠了…不要說了…」

 

「相葉雅紀,你該知道自己是多麼不潔的存在,你保護了櫻井讓他逃過死劫,卻也留給他長久的黑暗。」

 

「不要說了…」緩緩脫力跪倒在地,相葉遮著雙耳卻依然抵檔不了二宮的冷言冷語,那些事實、那些真相,過於殘忍了…

 

「人類不比惡魔,要生存靠的不是靈魂或能量,你的黑暗將他的運氣都給全數遮掩了,就算他可以活過那多出來的數十年,不久也會因為你的氣息而死亡。」

 

「不…不要說了!我拜託你不要說了!」痛苦的抓著頭髮,相葉當然明白二宮所說的,他的存在只會讓櫻井離死亡更近一步,這些他都知道!

 

緩緩走到相葉面前,二宮蹲下身子勾住對方的下巴往上抬,笑的一臉和善卻字字都讓相葉崩潰,什麼情呀愛的,惡魔與人類之間根本就沒有那種可能性,換來的除了悲傷與眼淚之外,就剩死亡了。

 

「吶…你的愛會害死人的,很有趣對吧?」

 

望著那雙金色瞳孔,相葉瞬間什麼都說不出來了,胸口傳來的疼痛感是他這一生都沒有過的滋味,他徹徹底底的毀壞了自己的承諾,他明明說過不會傷害櫻井翔的…

 

「至於三不管地帶,也早在你闖進後影響了那裡的磁場,事後所牽扯到的生靈你可從來都沒關心過。」雙眼轉冷,二宮湊向相葉的耳邊接著咬著牙開口,「救了一個人類,毀掉了眾多得以轉生的靈魂,誰比較殘忍?」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這些…」若是可以,相葉也不願意傷害其他無辜的魂魄,可是當時他離開那裡後就不曾在回去過,而因為自己一向獨來獨往,所以所有流言他理所當然也沒有興趣關心。

 

「你當然不知道,但上面那幫老頭和我老闆可不滿極了,看在我們好歹關係也不錯我才一路包庇著,否則你認為你還能繼續和櫻井翔在這邊談情說愛?」

 

「……」

 

二宮說完便倏地起身,居高臨下的冷眼看著那彷彿失去所有力量的相葉,「人類很脆弱的,你放心,我不會讓他感到太多痛苦。」語畢二宮便轉過身,他該說的都說了,剩下的就只是──

 

「不要!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傷害翔ちゃん!」相葉驚慌的抓住二宮的長袍,就算他知道命運是如此的殘酷,他也不允許任何人帶走櫻井翔,「一切都是我的錯,我願意代替他!要什麼都好、我的能量我的所有!讓我煙消雲散都沒關係!我求求你──」

 

皺起眉二宮想扯開那糾纏不已的手,卻被相葉死命的抓著,「相葉雅紀,人類的壽命不是你我可以決定的,那是注定!是天命!你檔的了我不代表你能違抗上面那些傢伙!」

 

「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我相信、我相信命運也是讓人創造的,我會想辦法的!我真的會想辦法的!」搖著頭相葉失控的吼著,他可以救櫻井翔一次、那麼他肯定可以救第二次,只要二宮願意給他時間。

 

咬咬牙,二宮深吸了口氣後一把抓起相葉往旁邊甩去,看似沒有耗費一點餘力的他卻讓相葉的身子像是脫了線的木偶,直直朝十字架撞去,可以的話二宮並不想用自己的能力,可是他也不能因為這樣就放任相葉。

 

那一撞讓相葉瞬間無力的倒在地上咳著,嘴角也因為劇烈的撞擊而緩緩流著黑色血液,死神或許無法徒手攻擊人類,但對他而言卻無比致命,「二宮…我求求你…我…咳咳…」

 

就算已經沒有力氣起身,相葉仍然努力想爬往對方的方向,「我現在做的…和他當初為你做的、咳咳…又有什麼不同…」當相葉再次抓住二宮的袍子後,他微微抬起小臉露出乞求的眼神,而也因為這句話讓二宮硬生生的僵住了。

 

「不要、不要傷害…翔ちゃん…」

 

很多事情無法重頭來過。

就算過了數百年也一樣。

 

人會離開、靈魂會消逝,可記憶,卻永世留存。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