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系列

 

 

 

人的一生很短,櫻井翔偶爾會覺得自己如此平凡的度過一生也沒什麼,但此時此刻他卻希望,若這一生可以擁有一個自己如此喜歡、對方也同樣喜歡自己的人,那麼就算他什麼都失去了,也很值得。

 

命,也是。

 

相葉雅紀就像是一種慢性毒,一開始你只會覺得和對方在一起很快樂、很幸福,但隨著時間流逝,當再次意識過來後,櫻井翔發現自己已經離不開了,就是這樣理所當然的愛情,讓他毫無畏懼。

 

望著身下全身都逐漸泛紅的相葉,櫻井落下的每個吻都很輕很溫柔,這可愛的惡魔一旦陷入情欲,就會一轉平常的傲氣,無論眼神也好、姿態也好,都十足考驗著自己的定力。

 

體內的搔麻感持續,相葉眨了眨迷濛的雙眼緩緩伸出手,不時碰觸櫻井卡在自己腿間的大腿,微微歪著頭他覺得有些難熬,望著對方的眼神盡是哀求,可是櫻井不僅不給,還不斷逗弄著他。

 

翔ちゃん…不進來嗎?」沙啞的聲音顯得無比性感,相葉是魅魔,他的身體記憶著屬於魅魔的天性,只要他的情欲一旦被勾引而出,身體也自然會散發出令人類難以拒絕的香氣,可櫻井翔卻讓他很意外。

 

包括第一次的歡愛櫻井翔也沒有失控,總是很溫柔的對待他、就怕讓他感到不舒服,明明那張好看的臉都快憋僵了,然而相葉也承認,這樣的櫻井翔讓他好喜歡好喜歡,那被捧在手心裡疼著的感覺,原來是如此令人心醉。

 

若要說,櫻井也是在發生過親密關係後才真正去研究過這件事情,可相葉雅紀畢竟和人類不同,只要親吻和撫摸,對方很快的就會柔軟的像棉絮,因此他當初硬著頭皮特地去買的潤滑劑到現在都沒有用過,雖說如此,櫻井翔至今還是很怕會傷到相葉。

 

「可以嗎?」趴俯而下,櫻井蹭了蹭相葉的臉頰,雙眼寫滿了情欲與不安,說真的他也忍的很辛苦,但對於相葉他有著更多的愛情,如果不得到對方同意櫻井翔寧可沖冷水。

 

兩腿輕輕勾住對方的腰,相葉細長的尾巴也捲上櫻井的手臂搔著,「可以喔…翔ちゃん不要怕弄壞我…我喜歡喔…」朝對方露出一抹魅惑的笑,隨後在那人白皙的頸子上情色的舔著。

 

吞了口唾液櫻井難耐的握住早已昂揚的分身,蹭了蹭相葉那溫暖的穴口後一點一點緩慢的進入,過程中他凝視著眼前那張隨著自己進入而轉變的表情,緊皺著眉宇,相葉隨著櫻井深入的溫度下意識微弓起身子,忍不住咬著唇卻還是讓好聽的低吟傳進對方耳裡。

 

「唔、嗯…」直到全部埋進相葉體內,櫻井細細感受被包覆的溫暖與快感,比起對方沒有溫度的肌膚,此時此刻卻熱的讓他覺得自己像是要融化似的。

 

微張著眼相葉很快就適應被異物侵入的感覺,身體的本能也因為櫻井的停滯而收縮著,「翔ちゃん,不要忍了…很想要對吧?我也想要…給我…」捧著櫻井的臉頰,他輕哄著同時也在那人唇角落下一枚又一枚的吻。

 

如果能因此融合那有多好。

直到死去也沒有人會將我們分離──

 

輕柔抓過相葉的手交扣至兩邊,櫻井先是輕輕的挺腰,隨後一聽見那人舒服的聲線他便開始放膽動作,彼此似乎都能深深感覺肌膚最直接的每一下磨擦,相葉的身體真的很濕潤也很柔軟,才律動沒幾下就能聽見飄盪在空氣中的情色水聲。

 

翔ちゃん…啊…還要、在多一些…啊…」似乎有些不夠,相葉緊握住櫻井的手主動挺起腰,為的是能更貼合對方,他真的不怕被弄壞,惡魔的承受力遠遠比人類好太多了,或許經由較為激烈的動作下,他也更能從中得到能量。

 

只是,相葉得到的只是更多的情意而已。

每一下、每一下,都讓他覺得自己是被深愛著的。

 

聽著相葉的呻吟,有些啞、卻十足迷人,櫻井加大律動的幅度,也漸漸有些失控的頂弄著,深入淺出的抽弄讓彼此身體的拍打聲更為響亮,放開相葉一手櫻井稍微挺起自己的身子,有些惡意的握住相葉的稚嫩,在進出的同時也套弄著。

 

「雅紀…唔、喜歡…這樣嗎?」低下頭舔吮著相葉的鎖骨,櫻井清楚關於這惡魔的所有,或許身為魅魔的關係,相葉的全身都是敏感點,就算只是親吻,也能感受對方下意識傳來的顫抖。

 

「…啊啊!」只是被握上而已相葉就迎來第一個高潮,腹間的濕潤感讓他紅了臉,而過程中櫻井都沒有停下動作,餘韻未退相葉又難耐的扭了扭腰身,「翔ちゃん翔ちゃん…」

 

覺得可愛的一笑,櫻井稍微停下動作後從相葉的額際一路吻至嘴唇,感覺對方的身體又逐漸熱起來後,他小心翼翼的將那人給翻過身,「雅紀會更喜歡這樣喔…」讓相葉好好趴跪著,從頸肩往下舔至背脊,當自己的舌尖輕柔搔過,也能察覺相葉那無法控制的顫慄。

 

「嗯、啊…快動…」情欲得不到撫慰是很痛苦的,這一點相葉和人類相同,感覺那人的手搭在自己的臀邊,相葉也讓尾巴纏上櫻井的手腕。

 

勾起一笑,櫻井就著本來埋在對方體內的動作,猛然一個往最深處頂去,相葉也同時軟了腰,這姿勢讓他每一下都能進入最深,有力的撞擊不僅讓相葉的後臀緩緩泛紅,那拍打聲也夾雜著對方的哽咽持續著。

 

由於櫻井的律動過於強勢,相葉也能更直接的感受到快意,被撞得有些暈頭轉向,他抬起手就往前方床頭上的櫃子攀,可櫻井卻也因此獲得了更大的空間,就是要逼的相葉無路可退,只能更深刻的接受自己的溫度與佔有。

 

「等、翔ちゃん…啊啊、快要──」屬於第二次的高潮正在凝聚,相葉攀著櫃子想往前卻無能為力,兩腿已經忍不住顫抖,弓著腰幾乎要失口尖叫的瞬間,一感覺下身不斷滲出液體的地方被抵住,相葉慌張的轉過臉。

 

「還不行喔…雅紀…」平常無論怎麼害羞不器用,但在這時刻還是以本能為主的,櫻井俯上相葉的背,一手握住那稚嫩後以拇指抵住垂淚的小孔,腰際的挺弄不減速度,一下比一下更失控的抽插著。

 

這種難受又刺激的快感讓相葉跪著的雙腿忍不住顫抖,腹部又漲又滿的感覺都讓他覺得自己就要崩潰,「啊啊…翔ちゃん、不要這樣…哈啊啊…-」床頭櫃因為櫻井霸起的律動而與牆壁產生輕微撞擊的聲音,當身子在承受不住的下一秒,相葉咬住下唇感覺自己狠狠一顫,雖然無法射出什麼卻也因此高潮了。

 

滿意的勾起壞笑,櫻井一邊粗喘著一邊和緩了律動,搓揉著手心裡的熱度卻依然不給相葉釋放的機會,聽著對方倒抽著氣顫抖,那付令人憐惜的模樣讓他更想將相葉帶往極限。

 

抱著對方再次換了姿勢,櫻井躺在床上讓相葉跨坐在自己腰間,壓下著對方的腰身湊上唇深吻著,一吻過後櫻井凝視著那雙水潤杏眼,心裡莫名的感到幸福卻害怕,這樣的溫度,要是哪天失去了-…

 

「雅紀…我好喜歡你、好愛你…」不明白自己的雙眼為什麼漸漸變的模糊,櫻井好想好想世界就停在這一瞬間。

 

愣了下相葉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微笑,雖然沒讓櫻井發現其中夾雜的一絲複雜與悲傷,但他依然努力的笑著,蹭了蹭櫻井的鼻尖,相葉挺起身子認真的開口。

 

「翔…櫻井翔…我也愛你,很愛很愛…」

 

「請你,永遠都記住這一瞬間的美好…」

 

「那麼我將會存留於你內心的最深處。」

 

永遠。

永遠。

 

 

直到結束,相葉不曉得自己到底高潮了幾次,其實他也不介意櫻井索求更多,反正他不是人、絕對可以承受的住,依偎在那熟睡的男人肩旁,相葉想著明天就是最重要的那天了,一早他必須得趕緊將人帶到那所謂的三不管地帶,這樣一來櫻井翔就有救了。

 

但,那也表示自己能留在櫻井身邊的時間,不多了。

 

垂下眼相葉從沒有這麼難受過,眷戀的蹭著櫻井的手臂,他的每一下吐息都顯得很艱難,明明為了這一天他已經做足了心理準備,卻不見什麼效果,直到此時此刻,他的不捨依舊濃烈。

 

翔ちゃん…我會想你的…」揚起悲傷的笑容,相葉不懂哭卻好想好想大哭一場,他能明白人類為什麼會隨著情緒起伏而流淚了,可是,連這麼簡單的事情他都做不到…

 

抬眼望向櫻井的臉孔,相葉才伸出手想撫上的瞬間,一陣強烈的黑暗氣息迅速的凝聚襲來,愣了下他快速起身打了個響指,隨即也憑空消失在櫻井身旁。

 

這家民宿是由教堂所改建的,由於年代久遠加上附近的風景甚好,長久以來都是旅行景點裡其中推薦的一處,除了後來新增的房間與大廳,為了保留舊時的部分建築,主要拿來做禮拜的殿堂也還存在,而那股氣息的中心點似乎就在這。

 

昏暗的教堂內只有幾扇窗,透過窗子而灑進來的月光讓這裡顯得有些陰森,偌大的主窗前有著以木頭製作而成的十字架,那高度足足比一個男人都還要高,相葉瞇起眼就瞧見十字架前方的中心正凝聚著黑氣,沒多久當氣息退去,隨之出現的竟然是約定明天為最後期限的死神。

 

驚恐不解的望著那逐漸抬起臉朝自己一笑的死神,相葉同時感到滿滿的不安,明天才是期限他絕對沒有記錯的,但為什麼-…

 

「不用那麼驚訝啊,Masaki,怪我等不及了只好提前一天過來,你不會介意吧。」

 

瞪大著眼死死凝視著對方淡然的笑容,相葉瞬間覺得自己像是被狠狠打了一拳,他有多期望是自己聽錯了對方的話,可那氣息卻強大的無比真實,幾乎讓他無法喘息。

 

「…不…你不能這樣做…二宮和也你不能!」朝著死神大吼,相葉絕對不接受這樣的事實,櫻井翔不能死,他也不會讓櫻井翔死,絕對不會!

 

「久違的名子真讓人懷念…還以為你在叫誰呢…」

 

聽見相葉沙啞的怒吼,他瞇起眼微微笑了,笑的令人心寒。

而那笑容的背後,卻也存在著沒有人可以明白的傷痛。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