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70409 ♥ 新坑迴響少少der(? ♥

*出處:實在有夠多最近的就是VS嵐了這樣(欸

 

 

 

溫柔大概是櫻井翔後期最被大眾所知的一點,當然好歹也已經是大叔輩了,要像以前那樣偶爾不經意露出肚臍環大吼我就讓你看看究竟什麼是偶像的機會也不多了,何況要是永遠都這付叛逆樣,估計在嚇跑粉絲之前就會先嚇走身邊這隻野兔子吧。

 

近水樓台先得月是最好形容他和相葉的形容詞,但為了更加簡單明瞭他覺得其實單單用獵兔記三個字就能帶過,只是關於怎麼想方設法讓相葉再也不能沒有自己,可是幾乎讓他的慶應腦差點就乾枯了,說到底相葉並沒有他精明,只是因此也顯得這傢伙稍微有那麼一點,嗯,遲鈍。

 

想當年那些刻意佯裝取悅粉絲的曖昧舉動,多半是櫻井故意的,雖說和公司政策歪打正著,卻也導致相葉依然遲鈍了許多年,嘖,是有誰會在年末特地去別人的實家還如此自然的睡過幾小時,明明他已經時不時的散發著老子就是好喜歡你你清醒啊的態度,但相葉卻依然沒有太多反應。

 

你以為去唱歌是誰說要去的明明約好了卻又睡著老子還怕吵醒你特地點了抒情歌。

你以為是為了什麼明明知道你已經有一雙一樣的鞋卻還堅持要買同款僅僅不同色。

你以為有哪個男人會時時刻刻記住一樣身為男人的你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神情。

你以為有哪個男人收到鬱金香當生日禮物會開心的不得了花謝時還堅持做成書籤。

你以為還有誰會收到生日蛋蛋菌的簡訊後在每個節目當消遣其實心裡卻甜滋滋的。

 

還有很多很多,都是櫻井翔從以前就開始做不膩的小動作與心思,要不是自己出於優良家族又受過高等教育他實在很想在某天某夜就乾脆將那喝醉的野兔子給生吃入腹,要不是有太多的擔心。

 

要不是,有太多太多的心疼。

 

好在上天估計有聽見他那微弱的可憐的祈禱聲,某一天他就這樣突然告白了、某一瞬間相葉雅紀就這樣答應了,然後直到現在櫻井翔依然忘不了,相葉雅紀是帶著什麼樣的楚楚可憐、既害怕又可愛慘的神情說翔醬我也喜歡你。

 

手到擒來大概也就是這樣唄,哪怕過程真的有點長,但直到今天櫻井翔還是沒有後悔過,對他來說當年腦抽筋莫名加入J家,其實也不過是為了要遇見這麼一個相葉雅紀,就算那人只是單純的想跟前輩打場球而已。

 

但,事實就是事實,無論經過再多的歷練,結局最後都一樣。

童話故事都這樣的啊,最後王子肯定會跟王子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嗯?你問我看哪國的童話故事?

櫻井國啊你懂不懂老子不當偶像也可以當總理的!

 

像個傻子一樣笑的有些顛,櫻井趴俯在相葉身邊回憶那個當初,他除了聰明之外就是有著大無畏的精神了,要不是自己這麼堅持,身邊的這抹溫度如今會存在嗎?

 

深吸了口氣不敢吵醒相葉,最近工作量真他奶奶的重,能讓相葉多睡一點不算壞事,更何況他可以這麼盯著這野兔子的可愛睡顏如此在心裡悱惻著,也真是謝天謝地謝天謝地啊…

 

「唔…」不曉得夢見什麼,相葉蹭了蹭枕頭後又繼續沉入他的夢鄉裡,但殊不知這如此平常的一聲咕噥卻惹的櫻井小弟有些不妙。

 

櫻井翔這個人、這個個體,全身上下所有感官與細胞都只為了相葉雅紀一個人而存活,相葉笑、他就感到飛天的喜悅,相葉哭、他就能感到墜入地獄的疼痛,相葉生氣…嗯,他大不了就壓制扒光嘿嘿嘿。

 

總之,沒有相葉雅紀不行。

總之,不是相葉雅紀不行。

 

總之,就只能是這一個人。

是隻野兔子、家裡招牌寫為桂花樓、生日是他後來的幸運數字1224、笑起來眼睛都只剩下黑色、開口閉口就是翔醬翔醬的。

 

就是,這一個相葉雅紀。

 

房內溫度很高,因為很冷所以櫻井也顧不得響應環保什麼的,要是他的兔子感冒誰賠他,於是只要相葉回到家,櫻井就會將暖氣開的像是春天般舒適溫暖,於是相葉雅紀真不愧是隻兔子睡的連衣服都翻了起來,露出平坦白皙的小肚皮像是在跟櫻井翔說嘿不吃嗎。

 

的確,光是望著那上下起伏的可愛肚子,櫻井就忍不住有些失神,他並不是太樂意在節目上讓大家瞧見這美景,不過他多少還是有些爽,因為擁有這美景的那人,是他的,櫻井翔的。

 

不只看,他還可以──

 

「啾。」本來就側躺在相葉身邊,稍微往下移動接著只要微微抬起頭,櫻井便能直接的朝那軟嫩的肚皮一吻,瞧,他不只能看能摸,還能親勒。

 

大概感覺到了一陣搔癢,相葉扭了扭腰便想往一邊轉,但櫻井可不准了,攔腰就將對方給抱的緊緊的,硬是在相葉的肚皮上蹭來蹭去。

 

「…翔ちゃん?你在幹嘛啊…」果然還是被迫與夢境抽離,相葉一睜開眼就瞧見櫻井詭異的姿態,這是怎樣,他的肚皮可不能生個小櫻井啊!

 

輕笑,櫻井往上挪動讓自己和相葉能平視,只是纖細的手指依舊搭在對方的腰際輕搔,「沒有啊,我看你睡的熟,但我睡不著,只是想摸摸雅紀而已。」直白也不是相葉能擁有的特技,再一起這麼久的兩人總會有那麼幾點特色是相似的。

 

尤其,櫻井翔從來不避諱讓人知道相葉雅紀是有貼標籤的。

標籤上頭有著和櫻花相關的名子,那早就深深烙印在相葉心口處了。

 

「如果只是摸的話啦…雖然我不覺得翔ちゃん摸完後就會甘心耶。」慵懶得打了個呵欠,相葉當然明白櫻井的心思,更何況屬於對方抵在自己腰上的指尖搔動,都如此明顯易見了。

 

噘起唇,瞬間退化成幼稚園的櫻井雙眼流露出無辜,「我也不是非做不可啊,雅紀這麼累了,但是手就是控制不了耶好奇怪。」歪著頭櫻井笑的純粹,下一秒就硬生生被捏住了臉頰。

 

忍不住失笑,相葉眨了眨剛睡醒所以有些紅的眼睛,鬆開捏住櫻井的雙頰後,接著順手抓過搭在自己腰上的那隻,隨後拉到胸前十指交握,「這樣不就控制住了?」

 

愣了下櫻井勾起有些奸詐的笑意,一個翻身就這麼握緊相葉的手拉到對方頭頂上,趁著對方沒有防備時硬是擠進那雙修長的腿間,「那接著你要怎麼控制我蠢蠢欲動的…慾望?」

 

一下刷紅臉,相葉沒想到會被擺一道,而且還是自己傻傻的主動讓櫻井給擺一道,雙腿合也不是再張開也不對,只能就著如此尷尬害羞的姿勢讓舌頭打了結。

 

「翔ちゃん!你、你…」

 

笑著微微俯身,明明平常筋硬的很但在床上又總是能和相葉玩上許多高難度的姿勢,從剛才就沒被拉下的衣服,讓櫻井可以直接的在那肚皮上舔過一道水痕,當舌尖觸碰到相葉的肌膚時,他甚至都能感覺到屬於那人的顫慄。

 

「唔嗯…翔ちゃん…癢…」本來就怕癢的相葉哪經的起這般挑逗,下意識想閃躲卻被扣的死緊,導致他只能做出像是迎合的扭動。

 

太了解相葉的身體了,因為體內的騷動漸起,這雙長腿肯定會緊接著環上他的腰身,櫻井露出壞笑,俯在相葉耳邊輕聲引誘著,「雅紀如果想控制我…那也只有…」

 

「今でしょ──」

 

重重一愣,相葉像是被按到了什麼開關,放鬆了自己的身體後揚起再迷人不過的微笑,他的指導官吶──

 

翔ちゃん,不要弄壞我,否則…」

 

說到底,到底是誰再牽著誰走。

說到底,到底又是誰非誰不可。

 

他和他,其實也就那樣簡單明瞭。

不過就是,さ‧く‧ら‧い‧ば。

 

如果你也很愛我,那麼我也會很愛很愛你。

然後──

 

「百倍返しだ…。」

 

吶。

 

END-

 

創作者介紹

笑顔の宝石箱。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ecat007
  • 甜得很的文, 寫得很好, 總要吊吊肥倉鼠的隱, 不可輕易吃到 ^_^b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