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系列短篇

 

 

 

氣溫很低,相葉明顯檔在床前的姿態讓男人傳來一道輕笑,那十足保護者的姿態看在他眼裡無疑是種愚蠢,無聲無息的上前,被喚為死神的那人甚至沒有行走的跡象,更確切來說,是飄著的。

 

相葉冷著眼隨著對方的接近,他一步一步往後靠去,最後當小腿抵到床邊時,細長的尾巴也高高揚起,「不要靠近了,他不是你要找的人!」語畢,相葉想也不想的朝對方擺過手,一陣光也順勢掃過那人的身軀。

 

只是,穿透而過卻毫髮無傷。

 

ふふ…這麼生氣?也是,魅魔對於自己的獵物總是顧的緊。」緩緩抬起手,男人聽不出情緒的說完後只是幽幽的看了相葉一眼,手心裡就多了一抹溫度,那是他正緊掐著對方脖子的溫度。

 

根本瞧不出對方是怎麼出手、何時出手,痛苦的仰著頭相葉揮著雙手死命抓住那人纖細的手腕,沒有料到對方會出手所以他一點防備也沒有,雙腳因為男人漸漸往上提的力道讓他離了地,其實物質的傷害對相葉而言並不會構成太大的威脅,但偏偏這人是死神,就算是他,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只以一手掐住相葉、男人伸出另一手想往櫻井的方向去,隨著像是碰到什麼阻隔的瞬間,一陣刺痛也從指尖傳來,宛如被電到一般,「真有趣,身為魔的你居然想保護人類?」

 

微微轉過臉看向相葉,死神輕笑了下,「Masaki,雖然我們也算是長期的合作夥伴,但,我並不喜歡被無故攻擊,更何況,你應該更清楚我的權利。」

 

或者說,是能耐。

 

相葉畢竟只是冥界裡的其中一族,而死神卻是替代撒旦掌管冥界的使者,儘管他也歷經了千年,卻無法更改這個世界的規則,只是無論如何,相葉雅紀都不會讓死神傷害櫻井翔一分一毫。

 

早已經無關自己的安全,他承諾過的。

只是因為這樣而已。

 

「不准…咳呃…碰他…-」不知何時探出的指甲深深掐近死神的皮膚裡,相葉頭頂上的小角也已經因為憤怒而轉化為火紅色,甚至連自己手臂上的圖騰都正在隱隱發燙。

 

「哦?」

 

覺得有趣,男人挑了挑眉,隨後僅僅探出方才被電到般的手指,在相葉施下魔法陣後出現的隱形罩子處由上往下劃去,空氣中也莫名出現了一陣火花,跟隨著手指移動。

 

片刻,再次伸進剛才被阻擋的距離內,沒有動靜的情況也表示相葉雅紀所施的保護網已經被他破除了,「的確是張好看的臉。」指向櫻井,就瞧見對方像是被人給從被單裡給強制揪起,緩緩的停在死神面前,他以手指滑過那張沉睡中的臉頰輕語。

 

痛苦的相葉努力朝櫻井伸出一手卻怎麼也碰不到,這個當下他什麼都可以不要,只要櫻井翔好好的、好好的活著。

 

「我猜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嗯?啊,抱歉,忘記你不能說話。」戲謔的說著隨後鬆開手,只見相葉順勢跌坐在床邊,卻依然拼命的往櫻井的方向去。

 

翔ちゃん…」顧不得自己,相葉皺著眉靠近便能聞見對方安穩的氣息,下意識鬆了口氣,他接著又提起戒備瞪向那抹黑影。

 

稍微往一旁退,死神對相葉這副模樣並不感興趣,他來到房內一角的書櫃前,隨手拿了一本書翻閱著,「要不是有正事要辦我也不想來。」

 

「可是…他畢竟是我下一個要收的靈魂,提前來瞧瞧而已你何必動手呢。」

 

聽見那似乎還雜夾些許無辜的嗓音後,相葉瞬間突然覺得動彈不得,他明白那人口中的意思,死神所需要做的便是勾取死者的靈魂帶回冥界,但那指的是擁有強烈執念並且不肯接受死亡的人,怎麼可能是櫻井翔?更何況這個男人現在都還好好的,有他在,怎麼可能會死?

 

「你、你是不是搞錯了?他怎麼可能…」圓滾滾的杏眼寫滿了恐慌,那是他幾乎鮮少有過的情緒,櫻井翔的靈魂如此純淨,怎麼可能!?

 

手中的書本似乎沒有一本有趣的,男人將書本隨手一扔便緩緩飄到相葉身前,「我也想知道呢,一個本該直接上去找那幫老頭的傢伙,怎麼就突然得下地獄了呢,真是平白無故又給我找了許多事,嘖嘖。」

 

聽見那戲謔的聲音,相葉怒氣瞬起的就朝對方吼,「給我一個解釋!絕對是你們搞錯了!」

 

臉一沉,男人臉上的神情轉變之快,他直勾勾的盯著相葉,許久許久──

而隨之傳來的一句話,卻是相葉寧可選擇從沒聽過的一句話。

 

「身為惡魔的你願意承受聖光就只為了替一個區區人類祈福,真清高吶…」

 

「本該注定平凡度過一生的櫻井翔,現在對你的偏執大概連上天堂這等好事都不屑了吧?」

 

「你的祈禱可是得到了在直接不過的回應了呢,如何,要不要慶祝一下?」

 

一道又一道冰冷嗓音像是一個又一個巴掌,打的相葉腦袋嗡嗡作響,他怎麼就這樣忘記了,關於一個人下地獄的那些要件?

 

貪欲、醜陋、黑暗,還有許多許多。

其中,少不了那令相葉發毛的一點。

 

執著。

無論是人,無論是魔,無論是靈。

 

面無表情的男人在瞧見相葉的表情時倒挺不愉快,他沒看過對方曾幾何時會因為一個生物而影響自己的情緒,更何況他是魔、櫻井翔卻只是人,還是一個無比脆弱、甚至在他們眼中根本一點存在感都沒有的靈魂,片刻後死神不是太開心的想了想,接著打破沉默。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吧?」有些尖銳的嗓音緩緩響起,相葉跟著無神的看向男人。

 

「距離他的期限還有一個月,這一個月就讓你親手收了他的魂,屆時再賣給我,如何?」只是單純覺得有趣罷了,當然加上他的確相信相葉的能耐,千百年來這個傢伙還不曾失手過,一方面他省的勞師動眾,二方面他倒想知道相葉會怎麼做。

 

這可是個何等無聊的世界吶。

這麼有趣的事情,他怎麼可能錯過呢。

 

惡魔愛上人類。

人類愛上惡魔。

 

光想,都令人興奮呢-…

 

「…告訴我,為什麼…他會死?」像是沒有聽見死神的話,相葉緩緩起身後坐到床邊,雙瞳有些空洞,哪怕那不斷一閃而過的心緒,叫做悲痛。

 

「嗯?你說一個滿身罪孽的惡魔整天整日待在人類身旁,就算是在純淨的心魂都會因此染上你的黑,更何況是櫻井翔?」再次勾起那抹令相葉討厭的淺笑,男人的身影也漸漸變的透明。

 

只是那聲音,卻依然清晰的映在相葉腦海裡。

那是相葉雅紀第一次,很不得殺了自己──

 

「你可別忘了,你可是魅魔吶,Masaki。」

 

當死神離開,屋內終於恢復平靜,望著櫻井平穩安靜的呼吸,相葉只是伸出手撫上那張令自己眷戀的臉龐,忍不住勾起苦笑,相葉不懂得哭也不會哭,所以他只能讓胸口不斷傳來的痛,一次又一次蔓延自己身上的每一寸。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當櫻井吃力的睜開眼後就瞧見相葉正依偎在自己身邊,動也不動的凝視著他,愣了下他在幾秒後才想起自己昨晚跟相葉做了什麼,一下子熱氣衝上腦門,櫻井坐起身用力抹了下臉。

 

「早、早安,雅紀。」像是稍微冷靜了些,櫻井這才轉過臉朝對方勾起溫柔笑容。

 

「…翔ちゃん,我們去旅行吧。」

 

揚起淡薄的笑容,字字卻說的無比堅定,他要帶櫻井去最安全的地方,那裡不擁有神或魔,只是一個三不管地帶,他還記得自己在幾十年也做過同樣的事情,所以沒問題的,只要櫻井翔能逃過這一劫──

 

「欸?旅行?」

 

沒有理會櫻井吃驚的神情,相葉起身輕柔的擁住對方,將臉靠在那人溫暖的肩窩裡蹭了蹭,眼神卻像是做了什麼決定,如此堅決的,「翔ちゃん,我不會傷害你的,也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

 

最初讓你相信我。

最後,也請你相信我。

 

只要你能好好的。

一直一直好好的。

 

就算要我離開你-…。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雅希
  • 好心痛啊~
    想愛但不能愛的兩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