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系列短篇

 

 

 

如果這樣靜靜的彼此凝視,時間會不會就此暫停呢。

 

在這之前,相葉從沒有想過會和櫻井走到這一步,不想傷害對方、不想哪天看見那人心碎的表情,

縱然許多許多的不忍但依然化成雲煙,最後,相葉只記得自己趴撫在櫻井胸口喘氣的樣子。

 

關於性愛,那就像是深深烙印在魅魔身體上的印記,相葉只在夢中和人類做過,哪怕夢裡的他是他、也不算是完全的他,但他卻依然無比熟悉每一個動作,反觀櫻井,那人生澀的模樣就已經說明了一切,就算最後衝破了羞恥與理智,櫻井翔的靈魂還是那樣純潔。

 

翔ちゃん。」側著身子相葉雙手縮在胸前凝望著櫻井,細長的尾巴從棉被裡露出一小端小小的擺動著,眨眨眼他黏膩開口叫喚。

 

同樣側向相葉的櫻井,抬起手溫柔的將對方的劉海撥開,指尖不經意搔過那人黑色的小角時他柔聲一笑,「嗯?」

 

翔ちゃん說說自己的事吧,什麼都行,我想聽。」想要更了解、更了解這個男人,就算不問相葉也能用自己的能力辦到,但他就是想聽櫻井親口說。

 

愣了下櫻井縮回手將棉被給拉得更密了些,被子裡的兩人是裸身的,他知道相葉不怕冷卻還是這樣做了,稍微靠前櫻井輕輕的低下頭靠在對方額際上。

 

「我啊,是在一個很平凡的家庭裡出生的,父母都是上班族,我還有個妹妹。」

 

「嗯。」

 

「不過聽說我兩歲時,家裡不知怎麼的起了火,那時候天都還沒亮,當鄰居被煙給嗆醒趕緊報警後,除了我,就沒人在了。」輕笑了下,櫻井像是在講別人的故事一般自然,其實要說悲傷難過也不是沒有,只是當時他畢竟只有兩歲,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直到長大後的悲傷,也不知道該從何而來了。

 

相葉眨了眨眼隨後抬起手撫上櫻井的臉頰,就算沒有溫度,卻依然堅信自己可以給予櫻井一些溫暖,哪怕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些傻。

 

不過看起來櫻井卻是很開心的,勾起嘴角的弧度他抬起手搭上相葉的,輕柔抓起後納進自己胸前,「後來我讓阿姨領養了,很普通的被帶大、很普通的念書、很普通的出了社會,嘛…畢竟阿姨還有自己的小孩,家境也沒有很好,所以高中畢業後我就搬出來了,然後半工半讀的直到大學畢業。」

 

「對了,雅紀知道半工半讀嗎?」像是想到什麼,櫻井微微抬起臉眨眨水汪汪的眸子望去。

 

「…翔ちゃん當我是白癡嗎,好歹我也大你九百多歲。」微微噘起唇,相葉眼神裡寫滿了不悅,屁股後頭的尾巴也順勢揚起甩了下。

 

「抱歉抱歉,總之呢,我很普通,大學畢業後做了一陣子家教,之後也陸續換了不少工作,但都不是很順利呢,直到遇到你,現在這份工作大概是我做最久的一份。」

 

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鼻子,櫻井其實在遇見相葉之前也想過,自己這樣的普通,連運氣都不是特別的好,怎麼竟會讓他遇見如此特別的際遇呢。

 

但,櫻井翔現在卻覺得原因是什麼都不要緊,若是用十多年的霉運可以讓他遇見相葉,那他應該算是賺到了吧。

 

「普通沒有不好,至少那是我想要、卻永遠得不到的。」垂下眼,相葉像貓似的軟膩聲線緩緩傳來,人類想要的長命百歲其實很痛苦的,如果要說因果,相葉覺得自己肯定上輩子或好幾輩子都做了許多壞事,否則為什麼要承受千年的孤獨呢。

 

平凡的一生,才是最得來不易的幸福。

櫻井翔值得這樣的幸福,也本該就得擁有這樣的幸福。

 

所以,說到底是他不配的。

 

「雅紀…」有些不捨的看著那張白皙小臉,櫻井貼近蹭了蹭便又笑著開口,「別說我了,說說雅紀吧,我也想知道多一些有關你的事情。」

 

輕輕一怔,相葉下意識縮了下身子,「我沒什麼事情好說的,跟翔ちゃん比起來無聊多了。」

 

也,孤單多了。

 

「嘛…大我九百多歲的確是很難說明,不然我問、你答,好嗎?」

 

「嗯…。」

 

轉了轉眼珠子,櫻井幾秒後再次開口,「雅紀生活的地方是什麼樣的呢?」似乎覺得有些冷,櫻井問完便主動更加靠近相葉,彼此的腿緩緩糾纏著輕蹭著。

 

「黑色的…吧,大致上來說是這樣,到處都是死亡的味道,安靜的會讓你打從心底感到害怕的那種,不過惡魔天生就沒有害怕這種感知,至少我還沒有過。」相葉說的又輕又淡,實際上冥界真的沒有太多可以形容的地方,所以他才說無聊嘛。

 

「那雅紀出生時,有沒有兄弟姊妹呢。」雙手包覆著相葉的手,櫻井半是把玩半是撫摸的問。

 

訕笑了下,相葉噘著唇咕噥,「翔ちゃん,我又不是人,當我有意識的時候就在那裡了,什麼家庭啊、父母啊,這些東西都是後來才在人類世界裡瞧見的。」

 

所以他才說無聊啊…

從出生到死亡就注定只有自己。

 

所以,他才說無聊,的呀。

 

「…對不起,雅紀一定很辛苦吧…」心疼不已的櫻井輕柔的將相葉給抱進懷中,下巴抵著對方的腦袋忍不住親吻那人的小角,「想哭的時候怎麼辦呢…沒人陪著你,這樣的日子一定很難熬吧…」

 

如果是自己,不,櫻井壓根無法想像那樣的日子,在遇見相葉之前他不曾相信神鬼之類的傳說,所以也更不可能預想過這樣的事情,光想像相葉千年來都只有自己一個,那種痛──

 

翔ちゃん,惡魔不會哭的,至少我沒哭過。」覺得櫻井的胸口無比溫暖,相葉將自己的身子縮的更小了些,露在外頭的尾巴也縮進棉被裡纏上對方的腰。

 

黑暗中相葉眨了眨眼,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曾聽誰說過,「雖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那是個傳說。」

 

「嗯?」

 

「聽說,惡魔一生只會掉一次眼淚,就在他消失之前。」

 

「消失?」

 

「嗯,就是死掉?不對,惡魔本來就不算活著,應該是…嗯…魂飛魄散,那種感覺吧。」反正就是不存在了,也不是死了、也不是輪迴轉世了,就只是,不在了。

 

莫名感到心一沉,櫻井忍不住收緊自己的雙臂,像是害怕相葉下一秒就會從自己懷裡消失一般,深吸口氣他努力平撫胸口的不適感,「沒關係,反正只是傳說…以後雅紀遇到難過的事情,我替你哭。」

 

聽見櫻井無比溫柔並且篤定的聲音時,相葉的身子重重一震,「…翔ちゃん…」

 

「嗯?」

 

「……」沒有說話,相葉只是將自己的臉都埋進櫻井的胸膛裡。

 

你就,這麼喜歡我嗎。

喜歡到,連我都能感覺這份喜歡的重量。

 

好沉,好沉。

你真的就,這麼喜歡我嗎。

 

「我只是想跟你說,我餓了。」沙啞咕噥,相葉從對方懷中抬起小臉後,果然就瞧見櫻井有些錯愕與羞恥的神情,忍不住一笑他伸出雙手輕捏住櫻井的頰邊,「明明都做過了還害羞什麼啊?」

 

「那個、也不是…我、我畢竟是…」

 

「我知道,翔ちゃん是第一次嘛,不過我會教你的,以後的每一次都會教你的喔。」看見櫻井這麼可愛的樣子相葉就忍不住想使壞,微微勾起嘴角他一個翻身跨坐到對方腰上,趴撫著身子細聲開口。

 

翔ちゃん,這次我不要優格了喔。」

 

「欸?等…我們、我們親親就好了啦、那個不行吃…」

 

「為什麼啊,你剛剛出來這麼多…」嘟著唇抱怨,他畢竟是魅魔啊,接吻終究難以避免吸食了櫻井的精氣,但如果是直接吃──「你把它擦掉了!?很浪費耶!」

 

瞥到床下的那一團面紙,相葉不滿的揚起尾巴鼓著腮幫子,好不容易做了又不給他飯吃了!?

這人怎麼這樣壞啊!

 

「可是、可是吃壞肚子怎麼辦…」哭喪著臉,櫻井就算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現在的臉頰有多紅,要不就在剛剛直接吃了吧幹嘛還要等到現在才問他,這叫他怎麼回答?

 

每每這樣鬧著櫻井就覺得有趣,本想繼續發難的相葉卻突然在感知到了什麼後,輕輕愣了下便俯下身往櫻井的唇上一吻,「好啦,跟你開玩笑的,翔ちゃん不睏嗎?明天要上班吧。」

 

轉頭看了眼時鐘後突然有些低落,他實在不想就這麼睡去,「欸?呃…好像是,沒關係,我中午有休息時間…」再次轉回臉就瞧見相葉放大的臉孔,還沒會意過來就瞧見對方朝自己輕吐了一口冰冷的氣息,那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櫻井不稍幾秒便緩緩閉上眼失去了所有意識。

 

墨色的雙瞳在幾秒後轉冷,相葉像隻獵豹似的壓著櫻井轉過臉,保護著身下的男人同時看向窗邊角落那抹黑影,「你來做什麼。」

 

口氣一樣冷的令人發寒,那抹黑影在片刻後從半透明形成了具體的人型,相葉光是尋著氣味也能知道對方是誰,尤其是那斗篷下令人生厭的笑容,更是讓他熟悉。

 

「當然是來拜訪我的賣家,以及,做我該做的事情。」略微低沉的嗓音其實有些扁,不是太高大的身型甚至看起來不堪一擊,但相葉明白那也僅僅是外表的假像。

 

皺起眉相葉俐落的起身順手就在櫻井的周圍劃過一道防禦魔法陣,打了個響指手裡就多了一件白色長袍,穿好衣服他走到男人面前,雙眼也散發著一絲危險。

 

「最近沒有好貨可以賣你,還有,這裡不會有你該做的事情。」

 

輕蔑一笑,微微抬起頭的那人隨著斗篷往後鬆脫,露出了一雙即為好看的雙眼,琥珀色的瞳孔在月光下一閃一滅,那幾乎和人類國中生沒有相差太多年歲的表情,正透露著玩味,要不是臉孔異常的蒼白,或許這人走在路上還會被當成是個未成年的傢伙。

 

「嘛,你也知道雖然外快要賺,但正職也是要做的,Masaki。」

 

沉下眼,相葉瞪視男人的雙瞳,全身散發著不可言喻的冰冷氣息,千年來他總是尋找不到一件真正感興趣的事,但此時此刻相葉雅紀明白了,千年後他要做的,唯有一件。

 

那便是,守護著,櫻井翔。

 

「…他不會是你要找的人,別讓我說第三次,死神。」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桔子
  • 喔喔喔!!!!那個訪客是NINO嗎???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