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系列短篇

 

 

 

有人說,人一輩子總會有一次為了什麼而選擇欺騙,但相葉卻不那麼認為,活了千年之久,他比誰還看盡了人類的醜陋與骯髒,即便對惡魔而言這些都是能量,但曾有那麼一瞬間,生為魔的他卻無比憎恨這樣的世界。

 

直到遇到了櫻井翔,這個純淨到令他感到不可思議的男人。

 

短短幾個月的相處就已經勝過他千年的宿命,相葉從沒有預想過這一天,從好奇到欣然接受,同等櫻井翔,他並沒有花太長的時間,就算釐清不了為何對方可以看見自己這件事,相葉也寧可相信這是所謂的奇蹟。

 

一陣胸悶傳來,相葉皺起臉慣性的抓住櫻井送的項鍊,這陣子他總是時不時就感到奇怪的刺痛,可是他的心臟早就不跳了,或者說從來就沒有跳過,但奇怪的是只要想起櫻井翔的一切,疼痛就會來的更快更猛烈──

 

「…翔ちゃん…」瞬間,櫻井燦爛的笑容就這樣出現在腦中,相葉愣了愣趕緊咬唇用力晃著頭,不自覺的喚出對方的名子,胸口的疼痛也越感劇烈。

 

他們終究會分開。

人類終究會老死。

櫻井翔終究-…

 

該有個正常的幸福人生。

 

當疼痛隨著時間緩和,蔓延而上的悲傷感讓相葉束手無策,其實惡魔不太了解悲傷是怎樣的感覺,他常看人類哭泣,但對他來說卻只有嗤之以鼻,原來這感受是這樣的酸、這樣的苦澀。

 

原來,好想要在一起。

 

深吸口氣相葉冷著臉倏地起身,和以往一般走到鏡子前打了響指,隨後消失在櫻井家中,他懂了,關於他的疼痛、關於他的悲傷、關於他的不忍,全都只是因為,喜歡。

 

但相葉同時也更明白。

那只能是惡魔,此生的遺憾。

 

 

一路趕著回家的櫻井將公事包頂在頭上,今天很冷,出門前雖然多帶了外套卻忘記帶傘,細雪伴隨著風從天而降,點點飄落在他髮上時也在幾秒後化為雪水,撥開額間的水珠,櫻井跨開步伐在人行道上奔跑,在外人眼中或許會覺得他是為了躲避風雪而奔走,但其實只有櫻井自己清楚他想要做些什麼。

 

那不過是,關於想念這件小事。

 

「我回來…了…」衝進家裡胡亂的脫了鞋就跑進客廳,櫻井氣喘吁吁的望著無人的空間,頓時一陣空虛感襲來。

 

以往這時間相葉都會在他的沙發上頭吃爆米花看漫畫的,就算沒有也會在他房內玩尾巴磨小角,可是今天迎接他的卻是空蕩蕩的家,有些失落的坐上沙發,撫了撫對方常窩的位置,櫻井嘆了口氣躺了下來。

 

不是不知道關於自己最近的心情轉變,打從覺得相葉的存在好不可思議,到了欣然接受並且一天比一天還習慣在一起的生活,這之間的轉變櫻井其實一點都不感到訝異或討厭,也許就像人家說的,惡魔最擅長魅惑人心,但他明白,他只是單純的喜歡相葉這個個體。

 

從來,相葉也不曾傷害過他,關於對方的每一句承諾櫻井都深信不疑,這樣的他是不是有點蠢?

 

「怎麼還不回來呢…雅紀…」躺在沙發上放空的凝視前方,櫻井伸起手感到些許疲勞的拉著領帶,工作了一天,加上剛才也讓雪花沾濕了頭髮與襯衫,他感到有些倦意的緩緩閉上眼,腦裡卻只剩下相葉美麗的臉龐。

 

若要說此刻唯一的貪,也不過是想將你永遠留在我身邊。

而已。

 

 

一陣黑影飄來,當相葉從冥界回來後看見的就是睡在沙發上的櫻井,輕輕坐在對方身邊後伸出手撫上那人的臉頰,他的混亂與驚恐,似乎都不存在了,「翔ちゃん…」柔聲開口卻只見櫻井輕皺起眉,額間似乎也在冒著冷汗。

 

相葉愣了下順勢搭上,馬上就讓那股不尋常的溫度給嚇了一跳,瞧見櫻井痛苦的神情他連猶豫都沒有,小心翼翼的低下身子隨即吻上了對方。

 

惡魔可以給予痛苦同時也能吸收,雖然明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但相葉卻一點都不後悔,他承諾過不傷害櫻井翔,同時也不准任何人傷害,而那想不通的迷惘都已經讓他清楚其中的意義為何。

 

從痛苦的睡夢中緩緩睜開眼,比起剛才的難受,櫻井的神色確實好多了,望著上方的相葉,心底深處像是感受到了什麼,有些痛、卻是溫暖的,伸出手他想也不想的猛然起身抱住對方,感受著屬於相葉雅紀的冰涼,以及那淡淡的香氣。

 

「…翔ちゃん?」

 

「我以為你走了…」遲遲不肯放開,櫻井終於知道了那是什麼感覺,「也許你不相信,也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可是雅紀,無論你是什麼,是惡魔也好、是撒旦也好…能不能,就這樣留在我身邊…」

 

不安也好,迷惘也好,害怕也好。

一切,原來,只是愛了。

 

翔ちゃん,你覺得我可以在你身邊多久呢?」一手搭上櫻井的背,相葉勾起淡然的笑容輕問。

 

輕柔拉開彼此距離,相葉帶笑凝視著櫻井的雙眼,「我是魅魔,我的能力足以讓所有男人心甘情願的為我奉獻生命,翔ちゃん,你怎麼能確定你不是因為受到我能力的影響呢?」

 

彼此深深凝視,櫻井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回答,他當然清楚相葉的能力,可是他更相信有些感覺並非能輕易被影響的,和相葉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鐘,對他笑也好、對他生氣也好,他都知道那是屬於那惡魔最真實的面貌。

 

深吸口氣櫻井不打算回應,捧住相葉的臉頰直接貼上自己的唇,他從沒做過這樣的事情,但他願意為了相葉而做,主動探進自己的舌尖碰觸對方的溫度,這個吻很輕很輕、卻也十足表達了他的心情。

 

不要你離開、不要你消失,更不要你只是在我生命中留下一個空洞。

若是要賠上自己的性命才能擁有,櫻井翔願意在此宣誓。

 

「我確定,雅紀…我清楚自己的感覺、更相信你的承諾,你不會傷害我,不是嗎。」勾起溫柔一笑,櫻井或許從來都沒有這般自信過,但他相信自己可以相信,就只是這樣而已。

 

沉默望著對方真誠的雙眼,是真話假話相葉根本無須過問,片刻後一個擁抱與深吻讓彼此雙雙跌進沙發裡,他貪婪的索求著屬於櫻井的味道,那不曾跳動的心口再次隱隱作痛,就算知道不可能,相葉也願意為了櫻井翔而賭。

 

翔ちゃん,惡魔沒有心,可是我卻愛上了你。

你相信奇蹟嗎,從最初、到最後-…

 

緊擁著彼此從沙發起身、一路跌跌撞撞的往房間去,若即若離的唇不捨就這樣離開,嗅著櫻井頸子上的氣味,相葉露出小小的虎牙情不自禁的啃咬親吻,墨色雙瞳依舊,僅僅蒙上了一種叫做情慾的顏色,他不會、也不可能用自身的能力去影響這個男人。

 

相葉雅紀知道自己輸了,從他承認愛上櫻井翔的那一刻。

惡魔,愛上了人類,必死無疑。

 

雙雙躺進床裡,相葉順勢跨坐在櫻井腰上彼此深吻,空出雙手粗魯的解著對方的襯衫時,也能感覺櫻井的手正環抱著自己,溫柔的鑽進衣服裡撫摸著屬於他的冰涼肌膚。

 

他能清楚的聽見櫻井翔的心跳聲,那是相葉無比羨慕的聲音,睜著迷濛的眼就能瞧見對方的雙頰有多紅,相葉揚起媚笑在櫻井溫暖的心臟處一吻。

 

翔ちゃん…讓我知道你多想要我…留在你身邊…」彎著身相葉蹭向櫻井的耳邊,當沙啞甜膩的嗓音緩緩傳來時,也同等於許諾。

 

同等交換是相葉雅紀的規則。

無論你給我的是生命、靈魂。

或,愛情──。

 

外頭的風雪似乎更大了,沒有開燈的房間內只剩下糾纏的兩道身影,窗外雪花呼嘯著,窗戶也因為強風吹襲而傳來清脆的喀喀聲,無論是櫻井翔也好或是相葉雅紀,此時此刻都只想留住這永恆的一刻,哪怕櫻井這屬於人類的生命有限、哪怕,幾世都難抵千年。

 

『愛情可以讓人生,也可以讓人死,真有趣呢…。』

 

倚在窗邊的一抹半透明黑影,窺探著那分不開的兩人低啞開口,哪怕強烈的風雪將那聲線給完全蓋過,也能聽見飄揚至狂風中的陰森;而幾乎遮掩了半張臉的斗篷下,唯一能瞧見的只有那道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ngel
  • 丫~~~那個在窗外的人是誰??
    好不容易相愛嚕~~~嗚嗚嗚~~~(總覺得窗外的是壞人~~)
    真紀加油~~~惡魔來你家~~真得很好看~~
  • ceci
  • 超期待下一集(>◇<)難得一起了~真雅加油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