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擁有一天假期的人們多半會做什麼呢。

櫻井試圖將今早擾亂自己情緒的傢伙給掃出腦內,翻了翻旅遊雜誌後卻總是失望的闔上,他喜歡旅行、最好是有古蹟的地方,但偏偏他只有一天的假期,身上的存款也不容許他如此奢侈,可前段時間都已經幾乎在家裡要悶壞了,難得放假櫻井實在不想繼續待在家中。

 

而一邊的相葉在吃玩爆米花看完雜誌後,便抓著自己的尾巴把玩,時不時聽見櫻井嘆氣碎念也會意思意思投射幾個同情的眼光,他不需要櫻井訴說,只要他願意,隨時都能聽見屬於對方的心聲,關於旅行什麼的,相葉不得不覺得人類很麻煩。

 

不過他倒不是無法理解,比方相葉自己也從沒停止尋找有趣的人事物,畢竟他的生命太長了,若是不找點事情做,漫漫年月又要如何度過。

 

「溫泉啊…」貌似看見另一本雜誌的專題介紹,櫻井聚精會神的閱讀著,一點也沒發現身旁的相葉已經停止耍弄尾巴的舉動,跟著貼過來看。

 

「這裡好啊,從這邊過去大概一兩小時,泡湯也不貴,很符合翔ちゃん的需要。」淡淡的說完後相葉便將櫻井的雜誌給抽起丟往一旁,「等你猶豫完天都黑了,走吧。」

 

愣了愣,櫻井不是驚訝於相葉看的懂日文,也不是驚訝於對方總是明白自己的想法,當然他要是現在才驚訝這些也太遲,重點是──

 

「走吧?…你要一起去?」

 

淺淺皺起眉,相葉一臉翔ちゃん到底在說什麼廢話的神情,直接就將人給一把拉起,「我要去哪不需要翔ちゃん同意吧,何況別人也看不見我,又不會替你帶來困擾。」雙手環上胸口,相葉有些不悅的說著,好歹他們現在住一起,櫻井又是供應自己食物的宿主,他不跟好怎麼行。

 

「是這樣說…沒錯啦…」抬起手無奈的搔搔鼻子,的確,就算他跟相葉一起出門頂多只是讓人以為他在和空氣對話而已,「那好吧,不過溫泉很燙喔,你沒問題?」

 

會這麼問不無道理,櫻井翔知道相葉是沒有體溫的,偶爾碰觸到對方時都會任由那股冰涼給嚇到,他其實不介意兩人共同做些什麼事情,唯一擔心的是不屬於同類的違和感,對於任何事物上。

 

挑眉,相葉準確無誤的聽見了櫻井的煩惱,勾起一抹嫵媚的笑容後這才拉起對方的手,「沒問題沒問題,我可是在水深火熱的地獄裡長大的,走吧!」

 

驚悚的聽著相葉的保證,一路上只來得及帶錢包的櫻井只是任由對方將自己的手牽的又緊又牢。

他想,就算永遠都習慣不了相葉的說話方式,但他願意就這麼聽下去。

 

同是孤單的他們,因為有了另一方。

是人也好,是魔也罷。

 

此時此刻的當下。

櫻井翔明白自己手裡的溫度,雖冷、卻暖心。

 

 

到了溫泉會館後,櫻井小聲的和相葉交代要跟緊自己,千萬別到處作亂、看見什麼有趣的事就失控,即便相葉看似不悅但依舊答應了,到櫃台買了時間付了錢,為了方便和相葉對談他還特地挑了單獨的湯泉,這樣一來就算相葉再怎麼鬧也無所謂。

 

進到房內櫻井下意識的揚起笑,有些興奮的這裡摸摸那裡瞧瞧,大概是太久沒有外出了,就算只是一兩小時的車程距離,也著實讓他感到放鬆。

 

「嘛,是還挺有模有樣。」跟著櫻井的腳步,相葉怎麼說都活了千年,關於人類的事情他也看過不少,素雅的擺設搭上露天溫泉,的確挺有氣氛也挺治癒人心。

 

至於櫻井其實已經等不及要跳下那池正緩緩冒煙的湯泉,一邊哼著歌一邊直接寬衣解帶,最後只拿了條毛巾就往池子去,只是在怎樣現在都是冬天,加上下午時間風會更涼,櫻井抖著身子二話不說趕緊噗通的跳了進去。

 

燙豬肉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あつい──!!」嘩啦一聲從水中冒出,櫻井的神色看起來有些痛苦,卻惹的一邊的相葉哈哈大笑,聽見笑聲後他不免有些委屈,整個人似乎是適應了那高溫,才紅著臉硬是往下沉了些。

 

滑稽的樣子讓相葉笑到肚子甚至有些痛,這的確很奇妙,畢竟惡魔對於疼痛的感知是很低的,自從認識櫻井,他還真經歷了不少自己沒有過的感受,或許也因為如此,他始終狠不下心去做他本該做的事情。

 

搖搖頭相葉決定不再多想,打了個響指身上的衣物一瞬間就消失不見,光裸的身子突然映在眼前也讓櫻井頓時反應不了。

 

相葉很美,不只臉蛋、連身體都是。

皮膚不僅白皙,光是用看的也能看出有多光滑柔嫩,只是身為惡魔的相葉,除了手臂上有著宛如讓火紋過似的紅色圖騰以外,基本上身體的構造跟他也沒有什麼不同。

 

噢,不對,還有條貌似在發抖的尾巴。

以及估計因為水的溫度而漸漸轉為暗紅色的小角。

 

起先是有些不適應的,雖然比起地獄的溫度這根本不算什麼,但畢竟這是相葉第一次親身泡湯,那種隨後蔓延而上的舒適感,也終於讓高高揚起的尾巴乖順的沉進水裡。

 

「呼──還挺不賴的嘛。」新鮮又有趣,相葉忍不住開心的在水裡踢著腳,細長的尾巴也時不時擺動著,水波的律動讓他感到舒服,嘴角勾起笑容,他想,似乎好久好久都沒有這般快樂了。

 

或許看過相葉大笑的、生氣的、迷人的、甚至是誘惑的神情,但這樣宛如孩子般的笑顏還真是頭一次看見,於是忍不住的櫻井便有些看傻了,若是以後他跟人家說他曾經和惡魔一起泡湯,不知道會是怎樣的情景。

 

重點是,這隻惡魔好可愛。

 

「相葉君從來沒有和同伴做過類似的事嗎?開心的事。」側著臉櫻井一邊撥弄著水,一邊輕聲問道。

 

本來還挺雀躍的相葉卻因為這問題一怔,垂下眼片刻的沉默後,「沒有,惡魔不太需要快樂,也不太需要同伴,至少我不需要。」輕笑。

 

「…這樣啊,抱歉,這麼說我也不會是你的同伴了…」說不上是什麼感覺,他只知道自己實在不怎麼喜歡相葉臉上的落寞與冷淡,當然也包括對方所說的不需要,即便櫻井也知道自己似乎不該有著期待的心情。

 

歪著頭相葉不解的眨眨眼,接著稍微靠近了櫻井一些凝視了好一下,「翔ちゃん不一樣的,或許不是同伴,但肯定是重要的人。」

 

「欸?」

 

「你會給我食物嘛,對我來說翔ちゃん很重要的。」燦笑。

 

「……」那不是誰都行嗎,怒。

 

苦笑,櫻井點點頭算是同意了相葉的話,他該知道反常的是自己,他也該明白相葉不可能會一直和他待在一起,就算他活的在久,也不及相葉雅紀的百分之一,除非奇蹟出現,否則他所想的也只是空。

 

兩人暫時沒有繼續交談,只是安靜的享受這短暫的放鬆,仰著頭櫻井看著漸漸入夜的天空,繁星美的讓他感動,突然櫻井愣了下,有些驚訝的拍了拍相葉的肩膀。

 

「雅紀!你看,下雪了!」奇蹟。

 

跟著仰起頭相葉有些失神,原因不是因為雪花,而是因為這個地方、這個月份,要遇到下雪是有些困難的,「真奇怪,不過挺美的。」兩手撐在石頭上,相葉幾乎半個身體都曝露在冷空氣中,反正他也不會冷,倒是雪花比較吸引他的注意。

 

興奮的看了好一下櫻井才覺得脖子有些痠,低下頭打算休息一下時就瞧見放大的尾巴正在自己眼前甩,而尾巴的後頭不用說當然是…

 

瞬間漲紅臉,櫻井長這麼大還沒有如此近距離的看過誰的臀部,捂住鼻子他稍微往一邊靠,真是要命,這樣下去他等一下要怎麼從水裡走出來?

 

渾然不知的相葉只是專心的看著雪花,不時攤開手掌接起再灑落,雪的溫度雖然很低,但在相葉手心裡卻也溶的慢,畢竟他沒有體溫嘛。

 

只是猛然間他像是聞到了什麼味道,熟悉的味道──

 

轉過身子就能瞧見櫻井的神色不太對,不用多想就能猜到原因為何,可是相葉卻不樂見這樣的事情,他是魅魔,他比誰清楚關於自己的魅力,就算不刻意展現,他的身體自然也會散發迷魅的氣息,而櫻井翔只是個普通的人類,能招架的住才怪。

 

「我說,你剛剛叫我什麼?」若無其事的泡進水裡,相葉勾著笑望著那滿臉通紅的櫻井開口,此時此刻他唯有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一時半刻還沒會意的櫻井只是疑惑的瞪大眼,幾秒後這才想起來,「抱、抱歉,不自覺就…不過我一直覺得你的名子很好聽,所以…」帶著歉意櫻井現在只擔心相葉會生氣,那才剛起的情慾也理所當然的被遺忘了。

 

半瞇起漂亮的雙眸,相葉想了想這才揚起笑容,「翔ちゃん喜歡的話就這樣叫吧,反正,我不討厭。」

 

「真的?謝謝。」驚訝一笑,櫻井並沒有聽出相葉口中所謂的不討厭,只是單純覺得對方對於自己的稱呼不感到反感而已,殊不知天地間,所謂奇蹟的真正意義。

 

兩人又泡了許久,其間也玩鬧了好一下,就算相葉不會感到疲憊,但櫻井終究是肉做的,打了個呵欠他安靜的靠著石頭,忍不住就打起瞌睡來,一旁的相葉見狀,毫無聲息的游到對方身邊後便反身趴在石頭邊。

 

他只是凝視著,那張每個夜裡總會盯著許久的熟悉臉孔。

他只是凝視著,每滴飄落在對方臉頰上的雪花漸漸溶解。

他只是凝視著,那雪花就這麼隨風遺落在櫻井的心臟處。

 

翔ちゃん…你不一樣,不會一樣的。」輕輕靠前,相葉探出粉嫩的舌尖將那雪花舔入,隨後以不驚動櫻井的動作,小心翼翼的趴在那緩緩起撫的胸口上。

 

不是同伴,不是單純的宿主。

在我心裡,那顆從不跳動的心裡──

 

你是唯一。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