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窸窸窣窣,嚼嚼嚼。

窸窸窣窣,嚼嚼嚼嚼。

 

深深呼吸了下,睡夢中櫻井似乎聽見了什麼擾人的聲音,自從相葉正常吃飯之後,櫻井開始睡的比以往來的多也來的沉,他可以理解這是體力精氣喪失的原因,但除此之外他並沒有覺得哪邊不適,相反的從那之後他總睡的很深很穩,第二天當然也精神百倍。

 

但今天是他的假日,本來就預定要多睡一些的櫻井實在被那雜音吵的無法安眠,勉強睜開眼瞧見的就是窗外的好天氣,陽光有些刺眼,但在這冬日卻只顯的溫暖。

 

「唔…」撐起身子抹了抹臉,順勢伸了個懶腰的櫻井才轉過臉便看見某人正趴在他旁邊愉悅的晃著尾巴,不需經由太多思考,櫻井就知道那搞的他頭痛的聲音是出自相葉雅紀。

 

有些茫然的看著,櫻井發現相葉只是瞥了他一眼便又將視線放回手邊的雜誌,現在的惡魔不僅喜歡LV,連時尚雜誌都看了呢…

 

「相葉君,看這雜誌對惡魔有什麼幫助嗎?」櫻井是有些小小的起床氣的,但他知道自己就是無法對相葉生氣,所以便用另一種方式柔聲的問。

 

翔ちゃん,看H漫和AV對你有什麼幫助嗎?」甩過長長的尾巴也順勢往櫻井的頭頂掃過,相葉說完後便又將手伸向一邊的袋子裡,嚼嚼嚼嚼。

 

沉默是櫻井勉強的抗議,他本來就知道絕對說不過相葉,只是這一大早擾人清夢也太過分了,還說的這麼振振有詞…算了,反正早起對身體好。

 

「你在吃什麼?」稍微靠前瞄去,只見相葉抓起紙袋朝他懷裡塞,「…爆米花?」

 

「嗯啊,總比吃優格好。」朝著櫻井甜甜一笑,相葉隨即想也不想的滾了半圈,將自己的頭枕在對方的大腿上,「翔ちゃん餓了沒,你不要告訴我還要繼續睡喔。」

 

仰望著櫻井,相葉的雙瞳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自從那天坦承了關於進食的事情後,兩人相處的模式似乎更加自然了,櫻井就算依然會感到害羞,卻比以前更加坦然接受和相葉接吻,縱然怎麼想都覺得有些怪,但他最終只是當自己眷養了一隻寵物。

 

只是這隻寵物比較兇,並且是這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那種。

 

大約聽懂了相葉的話也看懂了對方的眼神,櫻井不自覺伸出手撫上相葉的小角,撫著撫著卻是自己先臉紅,忍不住清了清喉嚨他半轉過臉縮回手捂住嘴,隨後一個小小呵氣。

 

嗯,安全範圍。

 

深吸口氣,櫻井似乎依然改不掉這股緊張,微微低下頭側著臉靠向那雀躍的神情,最後朝相葉漂亮的紅唇貼上。

 

帶著笑相葉下意識以一手勾住櫻井的脖子,和往常一般主動以舌撬開櫻井的貝齒深入,令人害臊的水嘖聲也的確像是在吸取什麼似的,只是那晚之後的櫻井,再也沒有一次覺得痛。

 

「飽了?」一吻結束,櫻井撇開臉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髮,隨後才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吃太多會變胖的。」拍拍肚子,相葉又滾了半圈趴在床上,甩起長尾巴勾住爆米花的紙袋,繞到自己手邊方便拿取。

 

有尾巴原來還真方便…,不,櫻井揉揉眉心忍不住勾起苦笑,他現在還真是越來越被相葉給同化了,不過反正沒有大礙他也不多說什麼,何況確實是挺可愛的。

 

站起身準備梳洗的櫻井打算好好利用自己的休假,之前因為失業也沒辦法去哪走走,現在有了工作前陣子還被加薪,基於鼓勵自己他決定今天要出門。

 

只是一邊刷牙一邊想,同時也一邊傳來相葉咀嚼爆米花的聲音,櫻井的動作在幾秒後放慢,忍不住就偷偷的看向那依舊趴在床上的小惡魔。

 

關於這一切的不可思議,他接受的太過自然了。

但,為什麼剛剛會閃過令他如此不安的想法?

 

比方,他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習慣。

比方,他已經無法想像失去這些習慣的以後。

 

櫻井翔是人。

相葉雅紀卻是魔。

 

人與魔是無法永世在一起的,就算櫻井暫時沒有想到那必然的未來,但他就是忍不住擔心起來,以後沒有他,相葉要怎麼吃飯?不…或者說不是他,相葉也能生存的。

 

千年,是一個人類的好幾世。

是櫻井翔這一生無法辦到的。

 

只有一個櫻井翔的人生,遠遠不足。

 

「我一定是病了…」驚覺自己的想法,櫻井慌張的漱口後兩手撐在洗手槽邊望著鏡子裡的自己,他想過或許哪天終會遇到屬於他的真命,然後度過餘生。

 

但,絕對不曾想過,他所渴望的竟是和一個惡魔在一起。

這是不可能的吧…但,真的,不可能嗎?

 

翔ちゃん,你好慢喔,被水魔抓走了嗎,唷呼──」

 

重重一愣,櫻井打開水將自己的臉潑溼,隨後聽見那軟嫩的聲線說了什麼,便又慌忙的抽了幾張面紙將水擦乾,如果這世界上真存在那麼多妖魔鬼怪,那還是只讓他遇見相葉雅紀就好。

 

至少他不討厭,甚至,貌似…

喜歡了。

 

「人、人類總有需要隱私的時候好嗎!」想頂嘴卻沒用的結巴,櫻井探出頭漲紅了臉嚷嚷,卻在瞧見相葉狐疑的眼神後趕緊又縮回去。

 

「…我忘記跟翔ちゃん說你的全身上下我都看過了嗎?隱私?呿。」拜託,小看魅魔?他好歹也屬於與眾不同的那個,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人類夢中哪難的倒他。

 

錯愕的瞪大眼,櫻井只覺得自己都想挖個洞直接跳進去了,「欸──什麼時候!?你怎麼、怎麼可以這樣!我有人權的!你、你不要這麼近!」

 

氣急敗壞的扯著喉嚨,卻發現相葉已經離開床邊輕盈的來到自己身邊,甚至貼上他的身子讓彼此的距離瞬間更加縮短。

 

兩手拉住櫻井的領子,相葉笑的迷魅,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後,連身後的尾巴也悄悄的環住對方的小腿,「我很期待翔ちゃん願意讓我真正進食的那天呢,反正翔ちゃん很大,我相信你會餵飽我的,嘛,不過可別讓我等太久喔。」

 

輕輕貼上櫻井的唇角,調情似的親啄、舔吻後,甚至接連抱上那已經呈現僵化的男人,相葉將臉頰靠向對方的耳邊蹭著。

 

「要是我又餓過頭,那就不是親親可以解決的事情了,吶。」

 

「……」

 

聽著那一字字都充滿威脅的字語,直到相葉放開自己重回爆米花的懷抱後,櫻井這才軟了腿的往牆邊靠去,這震撼彈已經讓他有些吃不消,但相葉剛剛的舉動又讓他不得不接下另一個震撼彈,關於自己腿間的變化,他決定打死都不能讓相葉發現啊!

 

都說了,就算很大很多,那也不是可以吃的東西啦嗚嗚嗚──!!!!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