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打從了有工作的櫻井整個人都神采飛揚了起來,雖然只是在一般企業的底層工作,但由於比別人認真負責,很快的便吸引了主管的視線,短短的一個多半月,薪資也比同期的同事多了百分之十,就算職位上依然沒有太大的變動,櫻井也覺得無比滿足。

 

下班時間一到,櫻井今天刻意不加班準時回家,每每下班他總會和相葉分享公司裡的一切,有任何不愉快時也總會向對方尋求意見,哪怕那惡魔總是一邊聽一邊磨著自己的角,但其實櫻井追求的也只不過是能有一個傾聽者,更何況相葉的幫助方式總有些可怕,他一點也不願意因為一些些不愉快就讓誰真的失去靈魂什麼的…

 

「出了新口味啦…」回家前繞到附近的超市逛了下,櫻井在冰櫃前發現了自己以往買的優格似乎出了新口味,他猶豫了下便將上頭陳列的優格全數掃進提籃中。

 

並不是忘記相葉根本不需要吃人類食物,但他也曾聽對方說過,就算這些東西對惡魔而言沒有半點營養,但味道還是吃的出來的,至今為止雖然相葉總說討厭優格,但卻非常喜歡吃櫻桃,只是櫻井猜想,對那惡魔而言絕對不是櫻桃好吃,而是可以邊吃邊朝他吐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但櫻井並不願意每次都得被櫻桃籽攻擊,領了薪水卻沒有禮物可以送給相葉的情況下,只好勉強買了櫻桃口味的優格,或許可以多少彌補那惡魔。

 

「我回來了──痛!」才剛打開家門就被一道身影給撲來,小心翼翼的將東西先放下,這才看見緊抱著自己的人就是相葉,也是,畢竟這個家裡也只有他們兩個而已。

 

有些疑惑的看著相葉,瞧見對方漂亮的臉龐似乎有些蒼白,櫻井慌張的將人給帶到沙發邊,「相葉君?你沒事吧?」從沒見過這樣的相葉雅紀,以往總是頗有精神的臉孔今天卻異常白皙,一時亂了頭緒的櫻井伸出手搭上對方的額間,卻完全忘記這個魅魔本來就沒有體溫。

 

出神了好一下,相葉這才微微抬起眼,只是那雙眼睛並沒有以往的水潤有光采,他看了櫻井好一會兒才勉強的張口。

 

翔ちゃん…雖然我也不想,可是能不能幫我一次,就一次…」神色像是在壓抑著什麼,相葉一直以來都不會強行要櫻井做這件事情,可是他真的太高估自己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你要我幫你什麼,你、你能去醫院嗎、我帶你-…」話都沒說完就讓相葉遮住了嘴,看著對方搖搖頭櫻井幾乎要失去以往的冷靜,他根本也沒有心思思考,當最初看見相葉時自己都能如此坦然接受,而現在卻──

 

「我不是人,那些對我沒有用…」勉強解釋,相葉有些痛苦的抓著櫻井的肩膀,若是可以,他完全不希望自己這一面嶄露在櫻井翔面前。

 

但,他太虛弱了。

 

打從第一次接吻後,相葉總是默默的不表現任何異狀,可是他終究是魅魔,就算倚靠接吻可以吸食櫻井一些精氣,但他並沒有這樣做,他總洋裝自己吃飽了,卻在入夢後比以往更加強行掠奪人類的墮落與精氣。

 

可是,漸漸的他不願意了,他不希望櫻井翔發現自己是這樣噁心的魔物,於是後來每次入夢,相葉僅僅是奪取屬於邪惡的靈魂轉賣給死神,卻再也一次都沒有進食過。

 

惡魔可以不吸收任何東西,卻也只是暫時性。

憑著不願傷害櫻井的堅持,相葉最後只能越來越虛弱,他不理解櫻井翔憑什麼得以控制他千年以來的慣性與需求,可是他知道他不忍,明明同情與憐憫是惡魔最唾棄的情感之一。

 

翔ちゃん…我不會殺你的,相信我…雖然會有些難受…但只要這一次…」身子似乎越來越輕,相葉知道自己在不進食便會越來越透明,接著就會消失在櫻井面前,可是他不要、也不允許自己離開。

 

完全搞不清楚會發生什麼事情,可是櫻井翔隱約有種不安,若是自己不答應相葉,也許以後再也看不見對方了,咬咬唇櫻井重重點了下頭,他不管相葉會對他作什麼,唯有的只剩信任。

 

不會的。

相葉雅紀承諾,不會傷害櫻井翔。

 

靜默片刻,相葉蒼白著臉抬起頭凝視了櫻井好一下,雙瞳裡有著複雜神色,但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再猶豫,用著自己最後一點力量拉過櫻井深深吻上,有些貪婪的吸吮著對方的唾液,和以往不同的是這個吻過於深入粗魯,櫻井緊緊抓著相葉的肩膀皺起眉。

 

彷彿身體有什麼力量被抽離了,他無法控制相葉的索求,就算櫻井幾乎就要窒息也漸漸沒有力氣推拒,一直以來他都這麼覺得,其實和相葉接吻的感覺很好,他本以為對方所謂的吃飯肯定很可怕,但真的從來沒有過像這次一般如此失控。

 

「唔…-」手臂可以感覺相葉的手指彷彿慢慢恢復力氣,反倒是他卻越來越暈,被動的任由對方糾纏挑逗著自己的舌,或許該說他已經無力阻止,當所有氧氣幾乎都要被掏空時──

 

腦缺氧的滋味櫻井總算嚐到了,被放開的瞬間他深深的吸了好大一口氣,完全已經無法思考的他只能軟綿綿的往後一倒,心臟疼痛的讓他抓緊自己的胸襟,而一邊的相葉似乎也沒有剛才那般蒼白,反倒雙頰還有些紅潤。

 

翔ちゃん!你、你還好嗎?」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相葉緊張的拍拍櫻井的雙頰,和平常一樣他只是在進食,但這次卻是目前為止唯一一次真正的進食。

 

等待呼吸平順,櫻井除了覺得自己有些無力以外,胸口的疼痛也漸退,他張開眼茫然的望著相葉,片刻後才露出一抹淺笑搖搖頭。

 

「這才是,你真正的…吃飯吧…」沙啞的開口,櫻井並非真正的笨蛋,從剛剛看見相葉反常的模樣以及接吻時的渴求,加上現在那人的精神,這一切串連起來並不難猜。

 

曾經相葉說過他們得靠男人的精氣補充能量,但他一直都覺得奇怪,就算和相葉相處這麼久了,他從沒有一次覺得自己的體力或是身體哪邊不舒服,只是儘管疑惑他也不敢問,畢竟他沒忘記相葉更警告過,不許質疑他。

 

「……」將臉撇向一邊,相葉算是默認,然而他卻不曉得該怎麼跟櫻井說明關於自己的不忍,因為那是他始終釐清不了的。

 

微微撐起身子,櫻井突然覺得有種怪異的感受,似乎在知道相葉不想傷害他後,胸口處莫名有股酸澀的情感正在湧出。

 

「你每次…吃飯,都會這麼…痛嗎?」

 

「不,我只是餓太久,平常如果有吸取一定的精力,是不會痛的。」淡淡的開口,相葉輕聲說完後才看像櫻井。

 

愣了下櫻井輕輕一笑,「你一開始正常飲食不就好了,累積一次吃我會不舒服。」感覺相葉像是鬧彆扭一般,他伸出手撫了撫對方頭上的小角,他已經明白這惡魔為什麼總讓他無法生氣,其實只是因為他遇到的,不過是個善良的笨蛋。

 

「男人的精氣是無限的,只要我身體健康,就算流失精氣也不會死對吧?」

 

「那也要看是遇到什麼魅魔,我們的能力的確可以一夜之間就奪走一個成年男人的靈魂。」

 

「但我遇到的是你,你答應過我,不會殺我的不是嗎。我相信你。」

 

「……」

 

善良的笨蛋,或許不止是相葉雅紀,更是櫻井翔。

然而無關其他,這份信任,相葉雅紀願意持續下去,直到他離開的那天。

 

「噢對了,我今天去買了櫻桃口味的優格,雖然你已經吃飽了,但聽說很好吃喔,吶?」

 

「…翔ちゃん,謝謝你。」

 

一切,的一切。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