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魅魔的力量不止是靠著男人的精氣才能存活,每一個世界每一種生物總會有獨特的一套運轉,惡魔除了一般大眾既有的刻板印象之外,其實多半和人類也沒有太大的差別,一個沒有目標的魅魔是無法存活太久的,他們即便壽命比人類來的長,卻也終會有結束的那天。

 

相葉雅紀除了是個魅魔,他的地位在族群裡也算高貴的,一般魅魔總得需要倚靠人類的靈魂才得以生存,但他卻不同,靈魂對他可有可無,他想要就有、不想要便賣,在魅魔的世界裡能得以和死神打交道的魔物並不多,但相葉就是其一。

 

曾告訴櫻井不許將他和其低等魔物混為一談,那並非是屬於魔族的高傲,對相葉而言他不過在訴說一件事實。

 

只是相葉過於特別,曾經他也想過就此煙消雲散,一個沒有目標、比一般魔族更有自我思想的惡魔是很難生存的,好比人類為了生活得工作餬口,任何一種生物都得為了自己的生命而付出,可是最初的相葉並不喜歡奪取人類的靈魂,說不上原因,就是一種出自天生的叛逆,所以他特別,同時也煎熬。

 

但不肯殺人的惡魔是沒有用處的,存在於冥界邊的漂浮地帶不僅無法生、也不可能有所謂的死亡,相葉不願意自己就這麼飄渺著,他得尋找一個目標,一個,最終能讓他解脫的目標。

 

所以,必須學習,殺戮。

 

──你在尋找什麼呢,天堂嗎?

 

『你是誰?』

 

──不用怕,過來…

 

『你…好香…』

 

──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對等交換,嗯?

 

『嗯…給你…都給你──』

 

黑暗中讓一片濃霧給掩蓋,銀綠色的瞳孔閃著光芒,相葉看著那已經失去自我的男人朝他飄來,嘴角勾著迷魅的弧度,環繞自己的紫色煙霧朝對方緩緩飄去,當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相葉笑的美麗卻也邪氣,當男人半騰空在自己身前後,他伸出手輕覆在那人的心臟處。

 

一陣光芒從身體裡緩緩飄出,相葉也張開手心將其包覆,隨著那光芒的跳躍他接著將手壓上自己的胸口,當光芒消失,相葉瞳孔上的銀綠也恢復成墨黑色。

 

不再是那張迷人的神情,此時此刻的相葉只剩冷意,走到已經倒地的男人身邊後,相葉不帶情緒的緩緩蹲下。

 

「抱歉,欠你的,我終究會還你的。」輕聲說完,相葉站起身朝反方向走去,隨著濃霧的掩蓋,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虛無。

 

本該如此。

夢境。

 

相葉是惡魔,就算知道惡魔沒有心,但他也明白自己不一樣。

他是惡魔卻擁有心,只是那顆心,不曾跳過。

 

 

 

 

「相葉君!我找到工作了!!」

 

日子一天一天過,櫻井相信風水輪流轉,就算他之前很倒楣,現在也總該要輪到他出運了吧,剛掛上電話他就開心的跑向那一直處於睡眠中的小惡魔,從昨晚開始相葉就很早入睡,沒有吵著要吃飯倒是省的他困擾,只是,惡魔都要睡這麼久的嗎?

 

皺眉,櫻井嘆了口氣坐到沙發邊仔細端看相葉的五官,那明明是一張很漂亮的臉,偶爾卻帶給他一種莫名的哀傷感,尤其是那雙過於澄淨的雙眼。

 

也許是相處的時間拉長,櫻井慢慢的覺得相葉其實很可愛,雖然不是人、卻擁有豐富的七情六慾,高興時會大叫大笑、生氣時會朝他大吼露牙齒,真要說的話還比真正的人類更像人類,當然,要不是他成天都能看見那對角以及漂亮的尾巴,他或許還真會將相葉給當成人。

 

「一直看我幹嘛?」說完才睜開美眸,相葉淡淡的望著凝視自己的櫻井,沙啞的嗓音也顯得有些冷。

 

「啊、抱歉,我只是想說你睡好久,有點擔心。」趕緊站起身,櫻井揮揮手表示自己沒有其他意思,他其實也習慣了相葉的情緒,偶爾,這惡魔總會突然心情惡劣的給自己臉色看,不過,他依然生不了氣。

 

愣了愣他歪著臉有些狐疑,隨後相葉勾起淺笑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只是想,已經多久沒有人關心他了呢?這段日子以來相葉很明白,櫻井翔這個男人的靈魂純淨的讓他不敢觸碰,也不捨,但那又是為什麼?

 

雖然暫時沒有頭緒,但這感覺還真是說不上來的,有趣。

 

「我去工作啊,我不是說過我要工作的嗎。」打了個響指一個精緻的LV皮夾便騰空出現在相葉手裡,哼著歌將皮夾打開後裡頭已經多了一疊紙鈔,愉悅的將皮夾給闔上他這才看向那有些呆滯的傢伙。

 

「工作?但你昨晚都沒出去…而且你到底有多喜歡名牌?」實在無法置信自己剛才看見了什麼,就算沒有細數,光看厚度也知道那一疊紙鈔少說有數十萬。

 

翔ちゃん該不會把我當成人類了吧?」像是聽見什麼好笑的事情,相葉訕笑了下,「還有,我這身打扮都是學你們的,人類這種生物就愛這些高檔外來物來提高自己的價值不是嗎?」

 

結舌,櫻井頓時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的確,這個世界雖然有許多腳踏實力的人,卻也永遠都少不了虛偽的那些,輕嘆了口氣他也不好說什麼,而且櫻井也明白,相葉雅紀雖然看起來和他差不多大,但實際上這惡魔所遭遇過一切肯定不是他能理解的。

 

「總之,我是想跟你說我找到工作了,你看看我是不是開始走好運了?」知道相葉看的見所謂的氣息,櫻井站起身在對方身前轉了一圈,臉上的神情也寫滿了期待。

 

沉默的凝視了幾秒後,相葉便懶懶的點了下頭,「比一開始看見的時候好多了。」

 

「太好了!」高興的笑開來,櫻井像個孩子似的就跑進自己的房內準備明天工作的衣服與資料,而同時他理所當然沒瞧見相葉在後頭勾起無比溫柔的笑容。

 

任何在這世界上得構成交易的重點,便是以同等條件為主。

魅魔在吸取人類身上的墮落與黑暗時,相同也會給予絕望。

 

可是當相葉雅紀吻上櫻井翔的時候,他只是帶走了光明上頭的黑,僅留下的是苟延殘喘的希望。

這不是交易,他很明白。

 

或許這只是人類口中所謂的付出,莫名的付出。

然而相葉卻更相信,這世界上的所有因果輪迴。

 

「喂──翔ちゃん,你顧著自己的事情就把我撇到一邊嗎,我餓了!」

 

「啊!對喔,冰箱裡還有優、唔──」

 

到底需要多少靈魂,才能拯救一顆不會跳動的心。

如果惡魔終究沒有心,那麼我有沒有可能愛上你?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