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短篇

 

 

 

 

算算日子已經近一個月,櫻井翔不僅沒有覺得自己變得虛弱、生活上也沒有任何不同,除了他一樣找不到工作、一樣倒楣之外。

 

無力的闔上報紙,櫻井趴在桌上有些喪氣,雖然他的存款還夠他生活一些日子,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關於自己老是碰壁這件事情他都快成習慣了,反觀在一邊把玩著手機的相葉,他再次深深嘆了口氣。

 

經過相處,櫻井發現在這個世界裡對相葉而言到處都是新鮮好玩的東西,就連手上那隻智慧型手機都不知道從哪來的,瞧瞧,一個惡魔都有能力拿這麼好的手機,他簡直寧可不當人了!

 

但…他是不容許自己如此頹廢下去的,今天只是吃精液,要是哪天連靈魂都被吃了怎麼辦?雖然直至目前他都還沒有讓相葉得逞,不過這些日子裡的每個夜晚都睡的櫻井心驚膽戰,就怕半夜那可愛又可怕的惡魔會強食啊…

 

翔ちゃん,這手機裡的遊戲都太簡單了,好無趣喔。」玩沒幾分鐘就將手機給丟到一邊的相葉忍不住咕噥。

 

似乎聽見自己額邊傳來什麼斷裂的聲音,櫻井皺起臉沒有好氣的開口,「手機本來就不是拿來玩的,我說你到底哪裡來的錢?一開始我就想問了,哪裡有惡魔穿這麼好的名牌?」說是忌妒或許有一些吧,這陣子根本也不見相葉特別做些什麼,就算是惡魔,這些人類的東西也要錢啊。

 

慵懶抬眼,相葉忍不住發出咋舌的聲音,「嘖嘖,人類的忌妒很醜陋喔,翔ちゃん看不到,但我可是可以看見你身邊圍繞著滿滿的青色煙霧呢。」

 

看著相葉又交疊起那雙有如模特兒般的細長雙腿,櫻井深吸了口氣趕緊讓自己情緒平緩下來,他不是真心要發怒,只是…「抱歉,大概是找不到工作有些急了,你也知道人類很脆弱,不吃飯會死的,跟你們吃的那些…東西…咳咳,不太一樣。」

 

皺眉,莫名不爽的相葉一下子就露出尖銳的虎牙,「翔ちゃん,你最近老是給我吃優格我也吃了,就算對我而言那根本沒有任何營養我也是吃了!你還這樣說!」

 

沒錯,打死都不肯讓相葉『進食』的櫻井最終只能尋找類似的食品,加上優格並沒有多貴,索性他就買了一大箱,起初他還想騙騙相葉,拿了罐子到廁所後又拿了優格出來,只是隨後見對方連碰都不碰就直接拆穿。

 

「人類的咖哩這麼像大便,翔ちゃん你怎麼不乾脆吃大便!?」

 

…好,他應該要知道惡魔很聰明,何況是他前面這隻。

揉揉眉心,此時此刻的櫻井真的有些想哭,事事不順已經很煩心了,但偏偏相葉又老是一一反駁他的話,儘管如此他連發脾氣都不行,或許說,做不到。

 

不曉得是不是魅魔的關係,櫻井知道自己對相葉有種奇怪的感覺,無論相葉怎麼煩他、氣他,他始終無法真正生氣,更別說厭惡了,雖然有些奇怪,但他無法否認自己正在習慣這件事情。

 

習慣身邊總有一道略微沙啞的嗓音不時笑鬧的煩他。

習慣身邊總有不耐的抱怨說今天非得吃到正餐不可。

習慣身邊那抹儘管冰涼卻不讓他難受的溫度與溫暖。

 

一個人很孤單,縱然相葉不是人,但確實讓櫻井感到些微安慰。

 

苦笑了下櫻井乖乖的道歉,「我知道你不喜歡,可是我得告訴你,我實在…沒有能力讓你吃…吃那個…」

 

成年許久,櫻井翔好歹也是正常的男人,在遇見相葉之前什麼生理需求的怎麼可能沒有,可是在他的意識裡,當知道自己因為生理需求而發洩出來的東西卻是別人的食物時…

 

「廢話,如果你聞不到當初那股味道,你永遠也不會甘願讓我吃飯的啦。」鼓頰,相葉是魅魔,他的能力淺而易見,只要他想,沒有任何人可以逃脫他的手掌心,可是櫻井翔不同,沒有為什麼,他就是不願意使用自己的能力換來對方的一切。

 

愣了愣,櫻井莫名有些愧疚,「難道除了靈魂和那個,你就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吃了?」

 

「…也不是,只是靈魂可以賣錢啊,就算是換人類的錢也可以,至於精液,他補充的營養很快,哎唷翔ちゃん不懂啦。」相葉一直不曾說過,估計也是因為逗弄櫻井翔很有趣,但其實魅魔就算幾天不吃都不會有影響,他們畢竟不像人類這麼沒用。

 

再者,並非真的只能吃那兩樣東西的。

惡魔的生命泉源來自精氣,所以就算只待在櫻井身邊,相葉也不會一下就感到飢餓,然而那也是在有釋放能力的情況下才能吸取,這段時間他不僅沒有傷害櫻井翔,更從來都沒有想過。

 

這個男人,不知道為什麼,相葉就是不忍。

孤獨幾千年的日子,總算有個人得以看見實體的自己,甚至攀談、甚至對他微笑對他好──

 

惡魔沒有心,可是相葉雅紀不一樣。

他的心只是不跳了而已。

 

「那、那到底該怎麼辦?我、我真的無法…」抓抓頭髮,櫻井低下頭很是為難,他也不願意相葉就這麼餓著肚子。

 

看著櫻井困擾的樣子,相葉忍不住輕笑,這個男人果然很有趣呢,比起手機、遊戲、靈魂或生命,都更來的吸引他…

 

冷不防的將那絲毫沒有防備的櫻井給撲倒,相葉跨坐在對方腰間低下身子捧住那有些圓潤的臉頰,細長尾巴不時搔著對方的大腿,「其實我可以吃其他東西,但翔ちゃん不要怕,就這樣不動…」

 

「欸?欸──?」

 

還沒驚訝完,櫻井就這麼眼睜睜看著相葉的臉孔不斷放大,隨著唇上的溫度他瞬間什麼都無法思考了,聽話的動也不動,他只是下意識搭上對方纖細的腰間,被動的感受舌與舌糾纏的溫度──

 

那奇妙的搔癢感讓櫻井失去所有反應,剩下的只是本能,不曉得自己已經漸漸深陷的櫻井正要主動更加深入時,似乎吻夠的相葉便乾脆的放開他,而同時櫻井也差點就斷氣往生,他氣喘吁吁的紅著臉望向那一臉滿足的神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他…他的初吻啊啊啊啊!!!!

 

舔了舔嘴角的水光,相葉的雙頰也同時紅潤起來,「翔ちゃん,對我們魅魔來說,你的味道、你的溫度、你的液體,都是我的食物喔

 

拍拍肚子,像是吃飽的相葉在語句甜甜的上揚後,這才滿足的站起身逕自跑走,留下依然失神的櫻井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這下可好,他可以習慣相葉雅紀的存在,但要是接連都得習慣相葉覓食的方式…

天啊!拜託你還是學習吃茶葉蛋吧 冏!!!

 

TBC-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