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70409 ♥ 新坑迴響少少der(? ♥

*系列短篇

 

 

 

 

如相葉所說的,關於惡魔的文獻少之又少不說,其中能相信的並不多,畢竟身邊就有個正牌貨,每當櫻井看著書出神時,身旁就會偶爾傳來幾聲嗤之以鼻的冷笑,好吧,以吸收知識點而言,相葉算是有些用處,不過櫻井暫時還找不到這些知識他能往哪發揮。

 

魅魔的相關資料在櫻井幾天幾夜的查看下,僅僅知道是屬於中世紀的傳說,除此之外似乎也沒有任何可靠的信息,而網路上存在有關魅魔的解釋與分析,卻都是不靠普的二次元啊!

 

不過仔細想想櫻井也並非真心要查到什麼,他只是不希望對於相葉總是處於一知半解上,書上的資料僅於參考他比誰清楚,若是想了解,那麼也只能問當事者了。

 

「那個,相葉君…」轉身呼喚那似乎已經要睡著的魅魔,櫻井看了眼時間不過晚餐時刻,怎麼這惡魔是這麼早眠的?

 

「…嗯?」

 

側躺在沙發上,相葉僅僅以鼻音回了個軟綿綿的單聲,迷濛的雙眼微睜凝視,瞬間讓櫻井有種窒息的錯覺,雖然他還不了解魅魔這個生物,但就字面上來理解是可想而知的。

 

光是這樣一個眼神與聲線,就讓櫻井有些不受控制的心跳加速,相葉雅紀若是人類,他相信光以這個男人的魅力也足夠令人癡迷,或許也,包括他。

 

「可以告訴我有關你的事情嗎?既然我們都住在一起了。」正襟危坐在相葉不遠處,櫻井的直覺告訴他相葉並不會害人,至少不會害他,雖然櫻井也明白自古以來惡魔這兩個字總是讓人想到不好的下場,但他願意相信。

 

莫名的。

 

轉了轉眼珠子,相葉坐起身後抓過屁股上的尾巴把玩,櫻井嘆了口氣漸漸接受這一切詭異的畫面,不久前是修角、這次要換修尾巴了嗎?

 

「我們在人類幾百億年前就存在於這世界上了,不過是怎麼出現、為什麼出現就不要問我了,就像你們怎麼出現為何出現一樣,這世界本來就有著屬於它的運轉方式。」

 

印象中一般惡魔或許會有的箭尾並沒有出現在相葉身上,櫻井一邊聽一邊盯著那條又長又細又光滑的暗紅色尾巴,細看下才會發現隱約發光的原因是因為上頭佈滿了像是玻璃似的鱗片。

 

看著相葉咕噥說著果然下一秒就拿起尖刀往尾巴上的鱗片刮刮磨磨,櫻井忍不住有些汗顏,果然尾巴也要修啊…

 

「天地萬物終究有所區分,在我們那邊一切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到了人類世界就變成了妖異,不過說到底,我們也是有思想的。」抬起小臉朝櫻井微微一笑,瞧見對方臉又紅了相葉開心的連聲音都顯得高亢幾分。

 

「那你們怎麼生存?難道也是…殺人?」吞了口唾液,櫻井問了自己最在意的問題,雖然他至今都不討厭相葉,但實在無法想像哪天得看著對方扛著屍體回家說嘿要一起吃晚餐嗎。

 

輕嘆,「我說很多次了,我不會殺你,還有我也不吃人。」準確無誤的聽見櫻井的心聲,相葉只是翻了枚好大的白眼,「或許在你們人類眼中,我們的工作和殺人一樣,但在我們的世界,一切再平凡不過。」

 

弱肉強食,這道理應該不難,惡魔不是人也不是神,他們只是比人還強一些的生物,一種無法自然出現在人類面前的生物,可是他們一樣也有族群、也會思考,甚至都一樣要工作呢。

 

「可是、可是歸根究柢,那就是殺人啊…無論是怎樣的模式…」

 

翔ちゃん吃不吃肉?」

 

「欸?」

 

「這樣問太偏頗,你吃不吃菜呢,就算只是青菜,你怎麼知道他們沒有生命與思想?」翹起修長的雙腿,微瞇起迷濛雙眼,相葉的嗓音很輕很輕,「在那些青菜蘿蔔的眼中,你們人類所做的也只是殺戮,並沒有比較清高喔。」

 

一句話堵的櫻井什麼都回應不了,的確,以這角度來說,為了生存他們也必然殺生,但這之間難道真的沒有差異嗎?原來,其實被侷限住的,是人類的思想嗎…

 

「魅魔的工作只有一個,那就是在你們人類之中尋找出墮落與黑暗,並且吸取,然而人類的生命很脆弱呢,墮落是惡魔的力量卻也是抵在人類脖子上的刀刃,只要輕輕一劃…」

 

緩緩靠近櫻井,輕柔如棉絮的聲響也隨著自己蹭上對方耳際時傳出,伸出食指輕觸著那人的頸項,接著相葉便探出舌尖在那上下滾動的喉結上一舔──

 

「…你…?」相葉的靠近讓櫻井不小心往後跌坐,兩手撐著地板他有些害怕。

 

翔ちゃん不用害怕,我只是在解釋嘛,總之人類的負能量對我們來說就像寶物一樣,不過能量也總會有用盡的一天。」退下身子,相葉又爬上沙發懶懶的抓著尾巴甩呀甩,隨後看向那已經一臉蒼白的櫻井,「等人類沒了能量而死亡,最後就由我們接收你們的靈魂,總之我們的工作也只到這樣而已,並不會主動殺人的喔。」

 

一下吸收太多讓櫻井有些難以消化,好吧原來在惡魔的眼中,人類也只是和牛豬般一樣的存在,那麼既然相葉會出現,就代表他要死了!?

 

「我、我沒有墮落啊!你怎麼會找我!?」氣急敗壞的櫻井站起身焦躁的抓抓頭髮,他還這麼年輕,難道真的要死在相葉手上?不!好歹也讓他死的明白一點啊!

 

愣了下相葉忍不住爆笑出聲,要不是這沙發太小估計他還會在上頭翻滾幾圈,「翔ちゃん是不是腦子不好啊,我最初就說了,因為你最近比較倒楣所以我們頻率相近,惡魔再怎麼樣都不算是光明的生物,看的見我只能說明你真是不能在倒楣了而已,怕什麼啊。」

 

聽見相葉的解釋櫻井並沒有比較好受一些,重嘆了口氣他有些失神的坐下,「所以如果哪天我墮落了,最終還是會死在你手上…嗎?」

 

沒有馬上回應,相葉只是帶著微笑深深的望著櫻井。

 

「…相葉君?」

 

「若是我要,現在就可以讓你死,若是我不要,就算你再怎麼墮落,只要你不自尋短路或出意外,我想你會活到兩百歲的。」收起短刀拍拍身上的衣服,輕描淡寫的說完後相葉伸了個懶腰。

 

一知半解的望著對方,櫻井正在嘗試思考相葉話中的意思,他的直覺告訴他相葉不會害人,若是真的,那麼或許他能釋懷自己只是交了個比較特別的朋友…吧?

 

不得不說人類的思想真的很有限,一時半刻還想不明白的櫻井隨即就讓一道力量給撞倒,背脊的疼痛讓他皺起臉輕聲哀嚎,身上的重量也讓他片刻後睜開眼查看,這一看簡直都讓他的魂飛了。

 

望著那居高臨下壓著自己的相葉,他一點大氣都不敢喘。

 

翔ちゃん,我不殺人也不吃人,我不會殺你的,不要再質疑我,魅魔的脾氣沒有很好喔。」

 

雖然笑著但相葉的眼神卻冷的讓櫻井發顫,乖乖的點點頭後卻不見對方有起身的意思,堂堂一個大男人就被這麼壓制住實在丟臉,哪怕相葉身上真的好香-…

 

「啊,我餓了耶,給我飯吃吧。」歪頭一笑。

 

蛤!?

 

「喔…好,你吃什麼,人類的食物也可以嗎?」等相葉起身坐在自己腿上後,櫻井勉強辦撐起身子詢問。

 

「不行啊,難道你可以吃靈魂嗎。」挖挖耳朵相葉翻了今晚的第二個白眼,隨即又笑開來,「不過畢竟靈魂是我們賺錢的東西,就算可以我們一般也不吃啦。」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像是買賣茶葉蛋的口氣跟我說這種話啊!!!

 

抬起兩手搭上櫻井的褲頭,相葉露出可愛的小虎牙笑的一臉燦爛,「吃點零食類的東西也是可以的,翔ちゃん不會這麼小氣吧?」

 

一頭霧水外加恐慌的抓住相葉冰冷的手,「你、你倒是跟我說要吃什麼啊,不要拉我的褲子…」

 

「精液啊,男人的精液是魅魔的食物喔,給我吧!反正你很多嘛。」持續拉扯著,相葉的尾巴在後頭愉悅的甩呀甩,就連聲音也夾雜著雀躍。

 

像是被人當頭棒喝的打了下,櫻井愣了數秒後隨即死命拽著自己的褲頭轉身哀嚎,「不!!就算很多也不能給你吃啊啊啊啊──」

 

改吃茶葉蛋好不好?

拜託你吃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真紀 的頭像
真紀

笑顔の宝石箱。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
  • 哈哈哈
    好AS哦!
  • 雅希
  • 這樣的雅紀,我好喜歡!!!
    能想像翔ちゃん像倉鼠恐懼又可愛的樣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