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處:CON MC

 

 

 

 

連日被工作給佔據的日子幾乎就要讓人精神崩潰,冬夜裡回到家時已經凌晨三點多,看看時間其實也剩沒幾小時可以睡了,偶爾總會感慨,哪怕這個職業是他自己選的,但他們所承受的壓力並非一般人可以理解,就算他擅長規畫,可或者該說他永遠都習慣不了這樣的生活。

 

將風衣脫去丟往一旁,替自己倒了杯水後就癱坐在沙發上,明早就得趕飛機到福岡,接連又要彩排確認所有事宜,想想根本也不會有多少空檔能休息,本來他該先好好洗個熱水澡就趕緊保握時間睡下的,但──

 

好像聽誰說過當身心俱疲時,人是很脆弱的,難免在這種時候就會想見見誰。

見見那個,總會在自己快撐不下去時,給予一枚既燦爛又溫暖笑容的那個人。

 

拿起手機翻找出戀人的短信,每一封都會簡單告知今天又發生了什麼趣事、又遇到了什麼人,看著上頭不時在語尾標註上的表情符號,彷彿就能瞧見對方雀躍可愛的笑容。

 

沒有住在一起是為了許多事情考量,就算不介意任何人的眼光,他也無法想像某人用著笨拙的謊話欺瞞如此頻繁接送他們的經紀人,尤其又是在這種敏感時刻,需要十足體力的他們是不能多做些什麼的,但對於即便只是抱著也想侵犯對方的自己,他真的擔心隔天會瞧見相葉雅紀跳舞跳到一半腿軟…

 

想起那或許會發生的畫面,櫻井忍不住握著手機失笑,好想打通電話聽聽那黏膩沙啞的嗓音,可是這個時間點、明天又要早起,想必相葉肯定已經睡下了,他不忍心、也捨不得吵醒那個男人的好夢。

 

「雅紀…」

 

下意識傳出眷戀的叫喚,盯著電話號碼好一下,櫻井的雙眼也隨著疲累有些無力的往下沉,此時此刻的他連洗澡都沒心情,反正明天要早起,到時候在洗也無所謂了-…

 

當視線漸漸模糊,突然一陣清脆的開鎖聲讓櫻井愣了下,瞬間所有睡意都被嚇跑,才想坐起身查看就發現走向自己的竟是相葉,有些不可思議的揉揉眼,櫻井下一秒就站起身迎了過去。

 

「雅紀,這麼晚了你怎麼跑來?明天早上不是…」見對方退去溫暖的大衣,櫻井伸出手撫上相葉的臉頰,冰冷的觸感讓他好心疼,外頭的溫度跟房裡可不能比,這下要是感冒了怎麼辦。

 

「因為我想見翔ちゃん,而且我也知道翔ちゃん很想見我啊。」搭上櫻井的手,相葉笑開後牽著對方坐回沙發上,只是他並沒有跟著窩進櫻井身邊,而是居高臨下的望著戀人不解的神情。

 

打從自己回家後櫻井也只是將客廳的檯燈打開而已,畢竟他也沒有多餘的時間以及力氣可以在整理資料或是做任何跟工作相關的事情,只是這樣的燈光似乎讓他覺得眼前的相葉好不真實,若不是剛才觸碰過的冰冷,他或許會覺得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覺。

 

「我本來在家裡就要睡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很想翔ちゃん,你又沒回我短信我就知道你工作到很晚,所以我就自己來了,你不會生氣吧?」

 

聽著相葉的解釋他忍不住一笑,握著對方的手輕輕蹭往自己頰邊,「不生氣,我也很想見你,明明在幾個小時候我們就能見面了…」嗅著相葉手心裡的味道,櫻井片刻後才抬眼,「怎麼不坐下?這樣站著看我好奇怪。」

 

拉拉相葉的手卻沒有反應,櫻井疑惑的想站起身卻只是再次被壓下,「雅紀?」

 

勾起淺笑搖搖頭,相葉讓對方坐好後直接跪下向前俯身,貼近櫻井捧著那張讓自己無比眷戀的臉頰側頭吻上,似乎不打算給對方開口詢問的機會,相葉探出舌尖直接並且熱情的纏上櫻井的舌,深夜裡的寧靜只是讓接吻的曖昧聲響顯得更加清晰。

 

一吻結束,櫻井茫然的望著相葉迷濛的眼神,他知道自己在戀人面前定力一向很差,光是擁抱就想侵犯對方的他,經過這一吻也讓櫻井確實感到自己下腹的腫漲。

 

很想起身直接將人給抓過壓倒,可是相葉如此近距離的凝視卻讓櫻井有些動彈不得,「雅紀,明天要很早起,我擔心你…」

 

「翔ちゃん不用擔心喔,因為我絕對沒問題的。」眨了眨杏眼,相葉可愛的一笑後便自顧自的開始解開櫻井的領帶,「與其擔心我,你應該更要擔心自己吧。」沒有抽掉領帶就這麼掛著,相葉說完後微微垂下眼看向櫻井的跨下,再次抬眼對上櫻井有些迥然的雙瞳時,他輕輕笑開了。

 

那眼神是櫻井鮮少看見的,身為男人的相葉確實有一絲女性的柔美,但這樣的迷魅神情卻很少出現在相葉臉上,這個傢伙有多麼介意別人說他像女人,櫻井再清楚不過,可是無論再怎麼樣,他都無法違背自己的良心,此時此刻的相葉雅紀,的確美得讓他忍不住想狠狠佔有──

 

「翔ちゃん工作一天很累了對吧,那就什麼都不要做,讓我來就好,嗯?」雖然是問句,但相葉的動作卻一點都沒有要遵從櫻井意願的意思,雙手蹭向對方的襯衫,輕揉的將鈕釦給一顆顆解開。

 

對於戀人的舉動櫻井除了不解還有那麼一些受寵若驚,相葉在情事上總是比較害羞,就算有過主動次數也僅於五隻手指數以內,輕輕握住相葉的手他有一點不確定,「…雅紀,明天…」

 

「噓,明天是明天的事情,翔ちゃん只要看著我,現在。」認真的語氣和神情讓櫻井反應不過來,當然相葉也不打算等,將對方的襯衫給敞開後他向前傾去,輕柔的自那白皙頸間吻上。

 

如羽毛般輕柔的細吻累積下來也足夠讓櫻井慾火焚身,可是相葉說了讓他不許動,所以即便就要失控也只能忍耐,緩緩閉上眼感覺戀人的吻與溫度,不需多久就讓他全身難耐。

 

「唔…雅紀…」半睜迷濛的雙眼望著相葉,瞧見對方勾起玩味的性感笑容,櫻井下意識覺得更加難受了些,「這樣玩…你不怕明天起不來?」往前一靠蹭著相葉的耳際,低沉的嗓音傳來一絲危險的味道,但下一秒從戀人那頭傳來的卻是可愛的笑聲。

 

「不怕,只要翔ちゃん想要…任何一切我都可以給你。」黑瞳裡似乎閃過一絲水光,但櫻井知道那是屬於一種篤定,就像他有多麼愛著相葉雅紀一樣。

 

「但在那之前,我只想好好的愛你,翔ちゃん…」輕聲說完,相葉將櫻井給推離,隨後雙手來到對方的腰際上,熟練的將那銀色扣環給解開。

 

挺起身子舔上櫻井的胸口,相葉可以明顯感覺到對方每一個呼吸的起伏,一手扶著戀人結實的腰,一手溫柔的撫上那人胸前的敏感,沒一下就能瞧見手邊的挺立。

 

「翔ちゃん也很喜歡被這樣摸吧。」以食指逗弄著櫻井挺立的乳首,相葉笑的像個孩子似的。

 

只是反觀櫻井就笑不太出來了,全身像是要著火一般發熱著,平常取悅人的角色都由他擔當,突然一下什麼都不能做實在讓櫻井有些措手不及,同時他也更明白蔓延全身的情慾原來是那麼難熬。

 

喘著粗氣,櫻井伸出手眷戀的撫摸著相葉的臉頰,他想擁抱、想佔有這個人,馬上,立刻。

 

「不過還有更舒服的喔。」像是沒瞧見櫻井眼中的渴望,相葉探出小舌直接舔弄那早挺立的乳首,含在嘴裡一下吸吮、一下輕柔啃咬,耳邊也同時傳來屬於櫻井的壓抑喘息。

 

微微挺起腰身,櫻井皺起好看的眉宇忍不住就想撫上自己的下身,被這樣對待他實在忍的很辛苦,然而貌似被察覺到的當下,當相葉以一手扣住自己時,櫻井只能下意識輕吟出聲。

 

「翔ちゃん,きつい?聞かせて…手伝ってやるよ。」揚起甜膩的嗓音,相葉緩緩拉下櫻井褲頭上的拉鍊,對方腫漲的下身早清楚說明其中的難耐,可是相葉就是不想直接給予。

 

將所有美好一切都給你。

而這一點壞,也只給你。

 

雖然平常比相葉下流也變態多了,但突然腳色對調時櫻井卻莫名感到一股強烈的難為情,或許是這樣直白的相葉很少見,但不管怎樣,他現在確實極度渴求這個人的撫慰。

 

「我…想要雅紀…這裡…」抓住相葉的手往自己發燙的分身靠去,有些艱難的開口就能瞧見對方滿意的笑容。

 

停止折磨櫻井,相葉將對方的貼身底褲給稍微拉下,當瞧見那挺立在自己眼前的分身時,他似乎一點也不害羞的握上,「翔ちゃん好乖,這裡也很誠實…」因為興奮的關係那發燙的分身頂端也早已滲出些許黏膩,自然的握著就能順利抽動,而隨之傳來的淫靡聲響也讓櫻井失神低吟。

 

「雅、雅紀…う…」一下蔓延而上的快感讓櫻井下意識小小律動著腰身,直接性的觸碰雖然很舒服,可是當然不比在相葉體內的感覺,強烈的空虛感讓櫻井感到痛苦,他想要更多更多──

 

低下頭伸出舌尖抵在分身的頂端處,不時的舔弄便能更順利引發櫻井的喘息,同樣身為男人與戀人的相葉比誰還了解屬於櫻井翔的敏感,動作雖然看似輕柔,卻每一個重點都沒有放過。

 

其實只是想讓你知道。

這樣的愛著你,就如同你愛著我一般。

 

深根固蒂,無法自拔。

 

「う!…はあ-」

 

一道激烈的呻吟讓櫻井同時睜開眼,看著相葉將自己的碩大深深含入,不提幾乎讓人顫抖的快感櫻井只有滿滿的心疼,「別、雅紀…」

 

從來都不願意讓相葉做這件事情,哪怕對於相葉他總是心甘情願,可是對櫻井翔來說,口交這件事情在平常是幾乎讓對方無地自容的,雖訝異也驚喜,但不捨的感覺卻更為強烈。

 

輕柔一笑,相葉舔了下那顫抖的分身後微微歪頭,「大丈夫?」

 

「いや…いいんだけど…」

 

「可是不夠?我知道喔,翔ちゃん喜歡激烈…」起身捧住櫻井的臉頰輾轉舔吻,不同以往的姿態也讓櫻井頓時不知如何反應。

 

「不是…」

 

「噓…我什麼都知道喔,翔ちゃん的全部。」語畢,相葉在戀人唇角一吻,接著不再讓對方有任何反駁的機會,再次跪在櫻井腿間溫柔的低頭含上──

 

吸吮的聲音瞬間放大,情色的水漬以及舔弄聲都更加催化櫻井的理智,屬於相葉口中的溫度和濕潤都正一點一點領像他走向瘋狂邊緣。

 

「ああ…待っ、て…もういい、雅紀──」一次比一次還強烈的快意讓櫻井有些無法喘息,他想要更多卻又害怕嚇壞相葉,只能忍著腰際幾乎要失控的律動,一手緊緊握著相葉的手心,櫻井知道對方似乎沒有要停止的意思,仰起頭靠像沙發難受的呻吟。

 

「うん…チュ、チュ──」賣力的舔弄吸吮就能得到櫻井更多的聲音與反應,相葉無法全部含入的情況下他也技巧的以手指輕搔套弄。

 

當所有感知都瀕臨崩潰,櫻井挺起腰緊繃住身子,他微微張開眼有些懇求的望著相葉,只是他要的並非是宣洩,「もういいよ、雅紀…やめって…こんな…」

 

無論如何都不想弄髒戀人的嘴,可是相葉卻像是沒有聽到似的以舌尖快速舔拭逗弄著那不停分泌黏液的頂端,微微抬眼發亮的雙瞳裡閃過的是一瞬狡猾,正當櫻井不解的想強迫抽身時,一陣刺痛傳來。

 

「う!痛い!」疼痛的瞬間也同時釋放,射精的快感讓櫻井陷入短暫的失神,屬於相葉的溫度已經不復存在,他甩甩頭張開眼──

 

 

 

 

天亮了。

早上十點半,他睡著了,他醒了。

 

他,作夢了?

 

「……」迷迷糊糊的看了眼周圍,他依然在沙發上,可是所有有關相葉的一切都像是不曾出現過,遺落在手邊的是從沙發上頭置物櫃掉下來的CD盒,頭上的刺痛估計是被打到的,那…

 

一陣莫名的感覺從下身傳來,櫻井緩緩低頭一看。

他,居然,遺精,了。

 

「やっちゃった…」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不是羞恥也不是慌張,關於這一切都只是作夢的原因讓櫻井失笑,原來是夢,卻又好真實。

 

拿起手機一看經紀人已經撥了不少通電話給自己,他似乎快遲到了,不過,他現在必須立刻、馬上去沖個澡,站起身後櫻井鎮定的走進自己房內,在洗澡之前他得先打通電話給他的相葉雅紀才行。

 

「喂,雅紀早安,我好想你,想到睡醒後都發現自己─…」

 

吶,雅紀。

這樣的愛情證明,也只會給你喔。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