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標題提供:喵兒(我愛你!

 

 

 

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窘境,不,基本上連想都沒有想過。

 

當足以容納上萬人的場所一瞬間只剩下兩個人時,那種空虛感真是連言語都無法形容,靜默的空間只剩下兩道足音,偶爾夾雜著沙啞嘻笑、不時也會飄揚幾句低沉的旋律,此刻本該是好好休息的夜晚,若沒有意外,櫻井翔肯定泡了個舒服的澡順便點上精油為了明天而衝電,而相葉也絕對在喝完半打啤酒後抱著他溫暖的棉被做夢去了,偏偏。

 

奇蹟男帶來的可未必只有奇蹟,櫻井翔直覺哪天該讓相葉替自己去買張賽馬彩票,也許能讓他的存摺多幾個零出來。

 

「翔ちゃん,你猜NINO他們現在會不會很急啊?」一手托著背包,相葉拉了拉帽子後跟在櫻井後頭問道。

 

「不會。」

 

「欸──為什麼,那松潤呢?」

 

「不會。

 

「リーダー至少會吧!」

 

「不會。」

 

「欸───」

 

一下子兩人又陷入沉默,其實從剛剛相葉就不停問些奇怪的問題,也許是尋找出路的過程太無聊,也許是兩人之間只剩下安靜也太詭異,總之一個就是靜不下來、另一個則是專心轉轉每一道早被上鎖的門。

 

似乎不是太滿意櫻井的回答,相葉噘著唇不知道咕噥些什麼,他明白今天是他不好,可說到底也不能完全怪罪於他啊,誰知道他會不小心睡過頭、又不小心跟櫻井約了要來會場、結果不小心忘記告知工作人員,最後就不小心被關在巨蛋裡了,是的,就是那顆巨蛋。

 

「翔ちゃん好冷淡喔,對不起嘛,我也不想被關在這裡啊,可是既然都已經出不去了,再這麼安靜不是很寂寞嗎。」從後頭拉住櫻井的衣襬,相葉討好的啞然開口,果然一失足成千古恨,若是他提前和工作人員告知集合時間,對方也不會以為他和櫻井都已經離開了。

 

苦笑了下,櫻井本來就沒有生氣、更不可能和相葉生氣,他從不會怪罪那人什麼,畢竟相葉的個性本來就不太顧及小細節,這些知會的動作應該是他要做才對,只是比其他三人晚到會場已經很失禮,所以急著要確定走道與所有一切相關的機關設備時,一下就忘記最初該做的事情。

 

「我沒生氣,只是在想要怎麼出去,你總不願意在這邊過一夜吧。」走向有著安全門標誌的方向,這是他們從剛剛到現在遇到的第三道門,搭上手把轉了轉卻依然絕望,櫻井嘆了口氣看向相葉搖搖頭,同時也提醒著,「明天可還有一堆事情要忙,能早點出去就能早點休息。」

 

愧疚的垂下眼,相葉點點頭後便又跟著櫻井的屁股後頭往一邊走去,是不是能休息並不重要,雖然被關在巨蛋裡純屬意外,但相葉慌張不到十分鐘後便十足淡定的看開,更何況,可以和櫻井在一起,他反而要祈禱每道門最好都被封死。

 

大概幾年了,相葉安靜的歪著頭思考。

喜歡上櫻井翔,是比被關在巨蛋裡的意外更加意外,從對大胸部的女人有興趣到看見櫻井就會忍不住想抱上去,其中也許只糾結了幾個月,喜歡男人不奇怪,相葉是這麼認為的。

 

這個總是對他很溫柔的人,這個總是對他很寵愛的人,這個總是會陪著自己瘋鬧的人,怎麼可能不會愛上呢。

 

然而秘密也就只能是秘密,二宮不知道、松本不知道,更別說是整天只想釣魚的大野智,不是不信任,只是害怕被恥笑或討厭,櫻井翔這麼好、這麼完美的男人,他怎麼值得。

 

所以偷偷喜歡、偷偷關注。

然後將那一天比一天還深的情感,偷偷的藏著。

 

只能告訴太陽、只能告訴白雲。

只能告訴月亮、只能告訴花草。

 

然後在笑容中偶爾流洩,然後在眼神中偶爾投射。

卻永遠不奢望櫻井翔會明白。

 

「想什麼?累了?」原本還不斷吵鬧的那人一下子安靜下來還真讓櫻井不習慣,稍微停下腳步休息,櫻井從包包裡拿出稍早買的礦泉水先行遞給了相葉。

 

永遠只知道出門要帶手機鑰匙和漫畫的相葉自然接過,轉開蓋子喝了口便搖搖頭,「翔ちゃん,如果你很累,我們乾脆就找個比較溫暖的地方休息,反正明天一早就有人來開門啦。

 

思考著相葉的話,知道這也不無道理,他的確不知道是不是還有出路,而巨蛋這會場又何其大,當中的安全門又有多少扇,這樣瞎找還真的不如休息養足體力,畢竟明天就是演唱會,而且只差幾個小時而已。

 

「那你要在這?」看了看周遭,他們正位於不知名的走廊中央,而重點是被關閉的會場是連燈都沒有的,從剛剛開始他們就只能憑藉手機的微弱光源找尋出路,但別以為他們有手機卻真的蠢到沒有用來求救,只不過是沒人接聽而已,三個人都是。

 

 

「欸──不要啦,這裡這麼暗,前面黑到不行、後面也是,都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東西跑出來…」抱著懷中的背包朝櫻井的方向擠去,雖說是個大男人,但也沒有文明規定大男人不能怕鬼,相葉寧可去空曠一點的地方…

 

輕笑,平常總是膽小擔當的櫻井才沒想這麼多,下意識抓住相葉的手腕便邁開腳步,「那我們去舞台那邊吧,夠大。」

 

再也沒有什麼時後會比現在還慶幸黑暗,以往總少不了製造效果的牽手擁抱,卻都沒有一次讓相葉能認真的感受手腕上的溫度,那和想像中的溫柔與溫暖都是一樣的,還好此時是在黑暗的空間裡,否則一定會被櫻井瞧見自己怪異的表情。

 

走著回頭路沒有花多少時間便回到了會場中,這裡實在大的讓相葉感覺自己很渺小,想到明天他們就要在這裡和上萬個喜愛他們的歌迷相聚,激動的心情忍不住就快沸騰。

 

「翔ちゃん,你看上面,還有一點點的光耶。」似乎就著昏暗攀上舞台,相葉仰著腦袋往高處看去,雖然很高很遠,但透過巨蛋頂端的透明玻璃還是可以隱約瞧見月光,只是可惜的是那光比手機的燈還微弱就是了。

 

沒有跟在相葉身旁,櫻井反而是走向連接舞台不遠處的花道上,「你別到處亂走,這裡真的很暗。」看似沒有頭緒亂逛的那人其實是在確定周圍的安全,相葉總是一開心起來就失心瘋,若是不小心失足那可不好玩。

 

「翔ちゃん,你要去哪?不要丟我一個人啦!」

 

一聽見櫻井的聲音似乎越來越遙遠,相葉慌的就想追去,可是四周真的很暗,他根本只能憑著剛才的聲音方向小心腳下的每一個腳步,原來看不見是一件何等可怕的事情,而最令人內心恐懼的、最令相葉雅紀恐懼的,是櫻井翔不在自己身邊。

 

而相葉也只有在這瞬間才明白,原來人看不見時會下意識伸出手,原來伸出手的剎那就被緊握的感覺,是那樣令人悸動。

 

「我在這,不是讓你別亂跑,要是跌下去怎麼辦?」視力一向很好的櫻井早就習慣黑暗,這也是剛才他沒跟著相葉往光亮處看去的原因,只是隱隱約約瞧見對方往他的方向走來時,也著實讓他嚇了好大一跳,趕緊伸出手握住對方就怕相葉跌倒。

 

一時之間聲音哽在喉嚨上,想說些什麼的相葉卻突然只想哭,從最開始一切就都是那樣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認為櫻井翔會一直存在,所以也理所當然的覺得自己的愛戀就算不說出口也沒關係,但剛剛他真的一下子只感覺到恐懼,沒有櫻井翔原來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雖然相葉明白總有一天人群會散、他們也終會有自己的未來,但在那之前,若是他就這麼理所當然的藏著這秘密,當那天到來時,他肯定會後悔的大哭。

 

以為自己的責怪讓相葉不開心了,櫻井牽著對方就往舞台中央走,「我們去中間安全點。」輕聲說完後才走不到幾步路,相葉便直接掙脫自己的手心,愣愣的轉過身,在那約三個步伐的距離下,黑暗中櫻井依然能清楚的瞧見相葉的表情,泫然欲泣的。

 

「雅紀?」

 

「翔ちゃん、ごめん

 

「…いや、責める気はないけど、あなた…」

 

「翔ちゃん、ごめん,俺、翔ちゃんの事好きだ…」

 

「ちょ、、」

 

對不起,就算你會因此而討厭我。

對不起,這本該是只能藏在心底一輩子的事情。

對不起,明明都在一起這麼久了卻依然覺得不夠的貪心。

 

「櫻井翔!俺はお前の事好きだ!めっちゃ好き!マジ好き!

 

「メンバーとか友達の好きじゃない!付き合いたいくらい好き!ごめん…本当にごめん…」

 

對不起,即使得不到半點回應,我依然會繼續這麼喜歡你。

 

偌大的會場因為相葉的大吼傳來微弱的回音,幾秒後便又恢復一片死寂,剩下的是相葉細碎的哭咽聲,櫻井像根木頭站在原地動彈不得,幾秒鐘前他以為他幻聽,可是從對方那傳來的聲響卻又不停提醒自己這一切都是事實,關於喜歡。

 

在空無他人的巨蛋中央。

在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彼此的瞬間。

在,藏了許久的,同樣一件心事──

 

勾起溫柔的笑,他一步一步緩緩的走向相葉,或許這個男人是個奇蹟般的存在,可是自己明白,就算相葉今天不開口也沒關係,因為準備將這愛戀藏一輩子的人,不包括那個叫做櫻井翔的男人。

 

「為什麼要道歉?我沒有怪你,不會討厭你,更沒想過要拒絕你。」

 

蹲在相葉身前將人給拉起,櫻井牽著對方輕柔開口,而那人也似乎在聽了自己的話後完全陷入呆滯,停下腳步他們就站在最中間,上頭的光一點都照不到他們身上,可此時此刻,櫻井翔卻相信他們彼此都能清楚的將對方看進眼裡。

 

誰先喜歡誰都不重要,櫻井翔也暫時沒有打算去追究這件事情,他只知道他放在心底很久的傻瓜,原來也同等想著他。

 

原來,幸福的感覺是那樣,會讓人忍不住顫抖的,喜悅。

 

翔ちゃん…?」

 

「是我該對不起才是,讓你搶走我想說的話,對不起。」

 

笑著抹了下相葉的眼角,櫻井主動的輕擁而上,不同於在攝影機前的擁抱,此時的溫暖更多了濃烈的情意,他們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喜歡、一樣的在意、一樣的能感受心底深處的掙扎。

 

同等害怕所以無法直接明說,他們之間有著太多的不可能,櫻井翔不是沒有幻想過這一天,可是他也不敢奢望這一天,哪怕他並不打算將這秘密珍藏一生,但在一切未知之前,此時此刻他只慶幸。

 

「我喜歡你,不是團員的喜歡、不是朋友的喜歡,是想和雅紀交往的喜歡。」

 

「是想,和相葉雅紀在一起一輩子的,喜歡。」

 

或許未來還很遠,可是現在的他們好近好近,忍不住勾起笑卻也阻止不了欲墜的淚,相葉抬起雙手搭上櫻井厚實的背膀,當胸口貼上的瞬間,也能感覺彼此心臟強烈的悸動。

 

其實開口真的只是如此簡單的一件事情,只是在許多不安面前,人總會變的脆弱,哪怕這樣的溫暖早該存在於身邊,若是能在勇敢點──

 

翔ちゃん。」

 

「嗯?…唔──」

 

再也不願意放過任何可能,既然你喜歡我,既然我喜歡你。

既然,這是我們都能選擇勇敢的方式。

 

貼合的唇只剩下屬於彼此間的味道,照不到的月光雖然拉不長兩人的身影,但勉強算在月亮的見證下,在這一生都難以走上來幾次的舞台中,他們的愛情就此開始。

 

誰先喜歡誰都無所謂,就算只有花知道。

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

 

最初與最後,我們都會在彼此身邊。

這也是奇蹟喔,吶,翔ちゃん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elene
  • 每次看真紀的文都好喜歡>///<
    即使是小事,看完也都覺得幸福的想落淚
    兩個人把彼此放在心裡,不說出口,那份愛戀跟寵愛也會深藏一輩子
    說出口了真的就最初到最後都會在彼此左右TT
  • 其實感情上就是曖昧最美了
    當然最後還是會讓他們再一起的
    畢竟真紀太喜歡櫻相ww捨不得分開他們啊XDDD

    不過倒是有些情感很難用文字描述
    這一點謝謝你不嫌棄~當然真紀也會加油的^^
    感謝看文!

    真紀 於 2013/12/22 19:47 回覆

  • 櫻井由紀
  • 嗚嗚QwQ 超感動的

    SA之間這麼單純可愛的情感我真的好喜歡/////

    期待真紀下一次的新文,加油! ^▽^
  • 我自己也是寫到很感動XD
    短篇總是寫得快~希望之後的每一篇由紀都會喜歡喔^^

    真紀 於 2013/12/22 19:48 回覆

  • eecat007
  • 很喜歡這種從他們日常細節上發展出來的愛, 感覺真的一樣, 真得希望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