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For 椰米

 

 

 

夾雜喧鬧聲的小會場充滿人群的嘻笑,這裡是演唱會結束後的慶功宴,再一次完成一場完美的演出,那當中所獲得的喜悅是不管年紀增長多少都不會改變的,從懵懂無知加入事務所,一路到現在也已經邁入三字頭,隨著年齡他們總會穩重、成熟,就算高興也會下意識修飾嘴角的弧度,可櫻井翔看來看去還是不得不說,這個想法套用在某人身上其實有那麼一點違和。

 

「辛苦了!乾杯──」

 

沒有上前跟著起鬨,櫻井從最初和幾名高層打過招呼後便待在角落短暫的休息與放空,望著團員們散佈在會場各處和人聊天慶祝,他的視線最終還是落在相葉的身上。

 

這個人,真是從來都沒有變過。

一高興起來就說個沒完、一笑起來就遮不去眼角的痕跡,櫻井翔明白相葉有多喜歡開演唱會,或者說,相葉真的非常熱愛他的工作,是連生病都會硬撐的那種。

 

雖然總是讓人心疼,卻也好在這人多少有些自覺,櫻井明白,知道自己狀態不好時就該休息的相葉雅紀,其實也是另一種成熟與穩重。

 

「松潤!這次演唱會絕對是最棒的喔!」

 

瞧見相葉撲向松本,而對方也不意外的稍微往後一退好接住相葉的猛烈撲撞,早已經習慣這個人的所有反應,櫻井看著兩人勾肩搭背的模樣忍不住輕笑,他們的感情是真的很好,從外界的質疑到讚賞,十多年來還真是沒變過。

 

NINO──」

 

像隻蜜蜂似的滿場飛,櫻井見上一秒還在和松本嘻嘻哈哈的相葉,隨後轉個身就跑到自家竹馬旁,一樣是個大大的擁抱卻也一樣被二宮給無情閃過,幾乎能想見相葉接下來的嚷嚷抱怨,櫻井喝了口飲料下意識笑出聲。

 

Leader──」

 

估計是被二宮趕走,相葉隨後便奔向最讓人安心的所在,果然一向最沒有反應的大野也只是被動的承受那人從後頭的撲撞,別說喊痛,就連表情也沒有一絲變化,依然是用最溫和的笑容迎接他們的寶石箱。

 

抬起手腕看了眼時間,櫻井覺得其實時間差不多了,雖然慶祝是件開心的事情,但明天他們都還有工作,最重要的是再不阻止相葉的牛飲,那人隔天肯定會在床上呈現假死狀態。

 

走上前不經意被迎來的工作人員擋住,職業的勾起笑又招呼幾聲卻被這麼困住了,耳裡聽著對方的誇讚,但櫻井的雙眼卻不自覺的老飄向不遠處的相葉雅紀,是慣性也好、是制約也好,如果非得要說個什麼理由──

 

「抱歉,我先失陪。」輕輕一笑,也不管是否中途打斷這樣的交際會失禮,櫻井從人群中快速的找到他該走的方向。

 

周微的每一張臉瞬間變得很模糊,而櫻井翔唯一看的清楚的只剩下那張無比熟悉的臉蛋。

 

那是笑起來就看不見眼珠子的璨爛笑容。

那是鬧起來就讓聲線更加沙啞幾分的嗓音。

那是無時無刻都無法讓人忘懷的每一種神情。

 

那是櫻井翔的相葉雅紀。

那是他僅有的理由。

 

伸出手就能緊緊握牢,所以櫻井翔握住了那纖細便就此打算再也不放開,哪怕周遭還有一堆他們的工作人員也無所謂,他只做他想做的事情,他只遵從自己心裡的強烈信念,而同時響起的叫喚聲就此融合,擁抱也是。

 

翔ちゃん──」

 

まさき──」

 

倚靠著相葉的肩膀,如同當年一般輕拍著那人的背脊,聽著細碎的沙啞笑聲,櫻井感受對方的喜悅與興奮,嗅著夾雜一絲酒氣的香味,這個人始終沒有變過,始終,讓他無比眷戀。

 

帰ろう。」

 

 「は──い
拉開彼此距離反被相葉從背後環上頸子時,他順勢將人給揹起從一邊側門離去,櫻井翔沒有發現自己笑的有多溫柔,或許那是和當年在演唱會時一樣的笑,但他明白肯定不完全同於當時。
 
畢竟,現在的溫暖多了一些些無法明說的──
 
翔ちゃん,大好き…」
 
「はい、はい,分かりま、した…」
 
聽著相葉一放鬆就漸漸飄忽的睡語,感受著背後傳來的甜蜜負擔,櫻井帶著稍甜的愉悅心情勾起嘴角。
 
吶。

就算你的擁抱會給很多人也無所謂。

因為最終,你會停留的地方,是我的胸膛。

 

相葉雅紀的。

櫻井翔,的。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