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李喵兒

初處:130921國立con // 130921交嵐

 

 

 

 

最近相葉累積了不少負面情緒,若要認真講,那多半都是屬於櫻井翔給予的。

雖然他也不想這麼說,但天性樂觀脾氣又好的他,實在讓櫻井長期以來的某一點給逼得快要爆炸,即便他明白那就是櫻井的個性與吸引他的最初,可是、可是──

 

有些昏昏沉沉的窩在浴缸裡,相葉的劉海已經濕了一半,這陣子他挺著迷半身浴的,好像聽誰說過這樣對身體不錯,只是關於促進代謝什麼的他倒沒有太在意,畢竟會如此頻繁的將時間浪費在洗澡上,說來說去都是為了正在一邊愉悅洗著頭的那人。

 

兔子天生怕寂寞,相葉雅紀自覺自己好像有那麼一點與兔子相似,他容不下櫻井的眼裡、腦裡半刻沒有自己,年輕時倒沒想太多,哪怕他現在也還算年輕,可是當兩人再一起的時間越久,相葉就更容易產生所謂的獨佔慾。

 

看著那人因為前陣子友人贈送的洗髮精玩的不亦樂乎,相葉的嘴角也不自覺緩緩勾起,櫻井翔是成熟的、比起他更有大人樣的,思緒清晰不說,對於自己的事情更有一番詳細計畫,可撇開這些,偶爾櫻井翔也孩子氣的可愛。

 

「翔ちゃん,你真的很喜歡Kabaちゃん喔?」看著櫻井將頭上的泡泡刻意抓成爆炸頭的樣子,相葉有些哭笑不得。

 

「我想看看到底可以產生多少泡泡啊…」無聊的惡趣味,櫻井翔自己也知道,但比起自家隊長的莫名,他至少好了一點點點吧…?

 

笑了笑,相葉現在總是特別珍惜兩人共浴的時間,雖然最近櫻井總沉迷在那會洗出激多泡泡的洗髮精,但可以這樣共處在一個小空間裡,他總覺得心安許多,仔細想想,最近好像只有這麼一點時間可以讓彼此輕鬆的處著,或者說,讓櫻井翔能輕鬆的片刻只有這時候。

 

一邊無聊的想著彼此、一邊數著自己的腿毛,那個無時無刻都將焦點放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總是讓他又好氣又好笑,所為養成遊戲是不是就像他們這樣?

 

因為早已習慣櫻井的視線與在乎,所以只要被忽視半刻就無法容許。

這樣的自己會不會太小氣了呢…?

 

能成為嵐實在太好了。

能和翔ちゃん實在一起實在太好了。

能彼此相愛,實在太好了。

 

相葉自始至終都沒有遺忘過自己說的每一句話,他喜歡櫻井的成熟、他喜歡櫻井的幼稚,更多時後他也好喜歡這個男人的專制,溫柔的背後是不容許反駁的強勢,相葉偶爾會覺得自己或許真的有些被虐性質,但老實說,他卻又享受著屬於櫻井對待自己的任何決定。

 

吃飯時櫻井翔會列出好多餐廳,哪怕對方心裡已經有個底。

工作時櫻井翔會一一規畫好成員負責的部分,雖然往往他的內容都比其他人輕鬆一些些。

睡覺時櫻井翔會緊緊擁著自己,就算知道他很怕熱,依然是不容拒絕的力道。

 

無論大事也好,小事也一樣。

想起不久前的演唱會,硬是要和服裝師搶工作的櫻井,無視根本還稱不上涼爽的日子裡挑了件帶羽毛的外套給自己,明知道他容易流汗,但最終相葉還是沒有脫掉那件外套,他明白那是屬於櫻井有些笨拙的擔心和些許強勢作風,而他,卻也甘心就這麼被制約著。

 

相葉雅紀全身上下都已經明顯標注著櫻井翔三個字,哪怕是給粉絲的福利也得看他少爺心情,乳首君可不能再如此輕易見人。

 

他的相葉雅紀,櫻井翔的相葉雅紀,其實也像兔子害羞的緊。

 

「雅紀?你還要泡嗎,泡太久會脫水的。」不知何時將頭上泡泡洗淨的櫻井已經圍上浴巾,從剛剛就瞧見相葉放空的玩弄著自己的腿毛,苦笑了下他趕緊洗完就來關切一下他的小兔子。

 

「嗯…不泡了。」眨眨眼,明顯是睡意漸漸襲來,數了三百六十根的腿毛後相葉就暈頭轉向了,像個孩子似的朝櫻井張開雙手,果不其然下一秒對方就牢牢接住自己,隨後輕柔拉起他。

 

出了浴室後彼此換上了睡衣,相葉揉揉雙眼卻將視線緊緊跟上櫻井的背影,他知道那個人,絕對不可能如此甘心上床。

 

片刻,當瞧見櫻井泡了杯牛奶給自己後,接著逕自繞到床邊的書桌前打開筆記型電腦時,相葉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就是這個!就是這個!!

 

快步走到櫻井身邊,相葉有些賭氣的將電腦線給拔掉,也不管對方連續發出的驚呼,用力的拉起櫻井就推上床。

 

「雅、雅紀!?」有些恐慌,櫻井實在不知道自己哪邊惹到相葉,但見對方臉色極差,他也暫且不去細想可能的原因,只是看著那人擠進自己的胸前,死死抱住。

 

「翔ちゃん睡覺!工作明天在做!後天做也可以!不做也沒關係!」說出的話一點邏輯也沒有,但那卻是屬於相葉最真心的心情。

 

櫻井翔不是個工作狂,但卻是個極為負責的人,嵐裡的每個人真正要說的話櫻井的工作是最重的,主播、番組MC、甚至是RAP詞,所有相關資料就幾乎可以讓相葉的腦水蒸發,最初他的確是因為櫻井的認真而被吸引,可是現在,他卻很討厭這一份認真。

 

「雅紀,你怎麼了?」雖不解但也很心疼這樣的相葉,櫻井任由對方緊擁,抬起手撫摸著那人的腦袋,帶著安撫的力道。

 

「…翔ちゃん,雖然這樣問很像肥皂劇裡的女主角,雖然這樣問你可能會生氣…」沙啞的聲線隨著相葉抬起的眼眸微弱傳出,相葉抽抽鼻子後再次開口,「可是工作和我,到底哪個重要?」

 

工作,相葉雅紀有時候真的恨透了這兩個字,會察覺自己越來越不喜歡將所有心力都放在工作裡的櫻井,也是因為長期累積的心疼。

 

那一部筆記型電腦幾乎是櫻井翔的生命,到哪裡總會帶在身邊,認真說來搞不好還比相葉更常擁有屬於櫻井翔的注視,和一個沒有生命的電腦吃醋是很蠢的,所以相葉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吃醋。

 

他只是擔心、只是心疼。

 

「翔ちゃん吃飯也在工作…休息空檔也在工作…甚至出國搭飛機都會帶著電腦等著工作…翔ちゃん又不是神仙,該休息時就要休息啊…」弱弱的說完,相葉一股腦的將自己塞進櫻井的胸口裡,聽著對方的心跳卻莫名想哭。

 

他和櫻井之間的差距,不需要別人提起相葉自己也知道,如此優秀的男人,儘管他怎麼緊追在後都難以觸及,或許是因為那強烈的心疼加上同比例的不安,讓相葉最近好容易失控。

 

愣了愣,櫻井聽完後忍不住一笑,跟著擁緊懷中的人,試圖以自己的力量給予心安,一句話哪怕不是那麼完整、哪怕邏輯不是那麼明確,但只要是出自於相葉雅紀,他就能馬上理解並且明白。

 

當然,這並不屬於櫻井翔的聰明。

而是,屬於自己對於相葉的那份執著。

 

「對不起,是不是讓雅紀覺得寂寞了?」撫拍著相葉的背脊,那是有些愧歉的溫柔。

 

沉靜幾秒後,相葉輕輕的點點頭,環抱櫻井的雙手也更加牢密,「我想要翔ちゃん健健康康的,工作很重要我也明白…可是,能不能把工作的時間抽一些給我?」

 

「…嗯?」

 

「我可能什麼都幫不上,主播的資料我看不懂、MC的流程也沒有很清楚,更不用說RAP歌詞…可是,我可以給翔ちゃん依靠…可以給你肩膀讓你休息,這樣也不可以嗎?」再次抬起眼,相葉漂亮的杏眼裡蒙上了一層水光,他不是女孩子,可是他很愛哭,尤其只要和櫻井扯上關係。

 

但他明白,就算是這樣的自己,櫻井翔也會很愛很愛他。

就像,無論是怎樣的櫻井翔,他也會用盡所有力量愛著。

 

那樣的關心是多麼直接,直接的讓櫻井都忍不住感到眼眶一熱,深吸了口氣,櫻井微微一笑後便半起身讓相葉凝視自己。

 

「雅紀是我的所有,如果沒有雅紀,這些工作也就沒有意義了。」只是想讓嵐更好、只是想讓他所深愛的男人更受到大家的注意,就像攝影機拍不到他的時候,他依然會拼了命的鼓舞大家替相葉加油尖叫一樣。

 

這樣的愛情,誰都不懂也無所謂。

他的執著與死心眼,唯獨為了那個叫做相葉雅紀的男人。

 

「…那,翔ちゃん是答應我了嗎?」

 

「沒有什麼答不答應的,雅紀只要開口,我就會做到。」

 

承諾不過就是這樣的事情。

不過就是,一個人心甘情願的替另一個人背負所有。

 

「翔ちゃん…最喜歡你了…」輕輕一笑,相葉滿足的將櫻井抱個滿懷,蹭了蹭那結實又溫暖的胸口,嘴角怎樣也捨不得放下來。

 

「睡吧,我們一起睡…」朝戀人唇角一吻,櫻井暫且將工作的事情丟到生命以外,因為此時此刻,除了相葉雅紀,什麼都不重要了。

 

吶,約束好了。

從開始到現在,我們都只會是彼此心裡的第一順位。

 

睡吧,然後。

期待在夢中相遇。

 

END-

 

 

喵兒

要說的話很多,我想你也知道我想說什麼

工作很重要,但請記得還有會擔心你的朋友在關切著你

幾千個字都表達不了我的心疼,只希望這短短兩分鐘就能看完的文章

可以讓你暫時得到一點休息空間。

 

哪怕因為彼此時間越來越短,能聊天的時間也是

但請記得我一直都在喔:)

 

-真紀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