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微H

*口味偏重,慎入。

 

 

 

 

大概是從什麼時後開始的呢?

當二宮隱約在某天發現相葉身上總會有奇怪的小傷口時,他就已經開始在注意這件事情了。

 

認識最久的就屬他們兩人,二宮太了解相葉的性子,好動又熱血,時不時撞到什麼的其實都算正常,可是當他驚覺對方身上的傷口是有時間性的出現,並且總在莫名的地方出現時,他就不懂了。

 

然而二宮雖然疑惑,但瞧見相葉每天依然抱著高情緒在工作,似乎也看不出有哪裡不一樣,於是二宮選擇不過問,畢竟就算小時後最常待在一起,但他們現在都已經成人了,他相信相葉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有分寸,儘管在天然也只是表現給觀眾看,真正的相葉雅紀才沒有這麼傻。

 

是嗎?

是吧。

 

人體的構造很奇妙,當你一瞬間陷入黑暗時,理所當然是甚麼都看不清的,但只要讓眼睛適應一段時間,即便在黑暗裡,櫻井翔也能清楚看見相葉意亂情迷的表情。

 

「翔ちゃん、痛い…」微微皺起眉,相葉伸起雙手攀在櫻井的肩上,身上的衣服已經不知道被丟去哪,下身也僅剩一條底褲,肩膀傳來的陣陣刺痛讓他不得不做出反應,可即便如此相葉卻也沒有要推開櫻井的意思。

 

輕舔細吻過後便是情色的啃咬,櫻井沒有回應也沒有安撫,他只是享受著相葉略為哽咽沙啞的輕吟,享受著對方高溫的體熱,享受著那彷彿灑上了糖粉的肌膚。

 

不知從何時開始,櫻井總愛在歡愛時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起初和相葉交往時,他總是溫柔也只有溫柔,但時間一長,很多東西都不一樣了,包括想法、包括愛的深度。

 

「很痛嗎?還是不要了?」輕柔一笑,那是主播式的溫柔微笑,櫻井以手指在相葉手臂上滑動,那裡有他最喜歡的暗紅色,如落櫻一般的美麗。

 

眨了眨水汪汪的杏眼,相葉兩腿緊靠在櫻井的腰際上,微微抬起一腳磨蹭著,他明白,這是屬於櫻井翔給予的壞心眼,雖然這樣真的很奇怪,但──

 

「いや、止めないで…。

 

有什麼關係,這是你愛我的方式。

也是我,享受著被你深愛的回報。

 

溫柔的櫻井翔、聰明的櫻井翔,運動不是萬能確十足擁有綜藝效果的櫻井翔,無論是哪一個,相葉都明白這些都是給外人看的,而他真正能私心擁有的,是另一個,有些黑暗、甚至是有些可怕的櫻井翔。

 

第一次被咬出傷口,坦白說相葉也很驚恐,他的翔總是對他很溫柔很寵愛,平常一個不小心在節目上受傷對方總心疼個半死,但那次卻是櫻井親口將自己給咬傷。

 

很痛,真的很痛。

但相葉卻迷惘了,因為在那種痛之間,他嚐到了極端的佔有感。

被佔有的,那種痛快。

 

或許也因為包含了些許刺激的因素,相葉漸漸對於這樣的方式上了癮,唯一不同的是,永遠選擇被留下傷口的都是他,都是相葉雅紀心甘情願的。

 

吶,這樣的愛情,是不是有些病態?

吶,翔ちゃん

 

 

 

修長的兩腿被壓制在自己的胸膛上,這其實是有些吃力的動作,不僅呼吸困難甚至在對方律動時,大腿骨因為得承受那人猛烈的撞擊,便會傳來陣陣疼痛,可是相葉從來不拒絕,或者說,他根本打從心裡不想拒絕櫻井的佔有,痛,卻記憶深刻不是嗎。

 

無論是大腦,無論是身體,無論是心臟。

所有。

 

「うん…はっ、翔ちゃん…ちょっと、すごい…いい──」兩手用力掐著櫻井的手臂,相葉嘴裡不斷傳來迷人的呻吟,因為過快的撞擊讓他想暫且停停喘口氣,但體內像是有一團團火球炸開來一般,累積的快感又讓他捨不得就這樣終止。

 

「雅紀把我夾這麼緊…我慢不下來-…」俯身舔吻相葉性感的下唇,同樣都屬豐碩的唇型,但櫻井卻對這人的一切愛不釋手,他曾經撫著自己的唇細想彼此的差異,但幾秒後便嘲笑自己的愚蠢,這還會有什麼原因?

 

還不是因為。

只是因為,那一份幾乎讓櫻井發狂的愛。

 

原本,櫻井翔以為自己會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可能讓相葉受傷的人,但沒想到他還是忍不住在對方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咬痕,雖然傷口小小的藏在肩膀上,但見血的那一刻,櫻井卻沒有放手的意思,反而,更是貪婪的舔上相葉的血絲。

 

也許體內存有嗜血的基因,但櫻井又不會對其他人有這種衝動,他要的只有相葉雅紀,就這麼一個相葉雅紀,看他笑、他哭、看他因為自己而失控、看他因為情慾而發瘋。

 

但,真正有病的其實是自己吧。

如此病態的愛情。

 

「翔ちゃん、翔ちゃん-…い、っちゃう、あぁぁ…」

 

當感覺相葉的身子越發緊繃,櫻井在激烈的擺動下從床邊搜出他稍早退去的領帶,隨後將對方的雙手給緊緊捆住,而自己則是鑽入對方被囚禁住的雙手裡,瞬間更加貼近彼此的距離。

 

然後。

再也停止不了了。

 

這一生,直到相葉雅紀和櫻井翔離開這個世界。

即便他們的愛情是那樣異於常人,不到死,也許都沒機會看見終點。

 

 

 

於是,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櫻井依然在番組錄製前認真閱讀他的三分報紙,而相葉則是賴在二宮身邊吵著要一起玩電動,總是這樣,無論是相葉或是櫻井,在團員前總是扮演著高超的演員,眼神的交流只有彼此了解,那一個眨眼也好、一抹微笑也罷。

 

直到。

 

「你這傷怎麼來的?」搶奪遊戲機時,二宮無意間發現相葉兩隻手腕上都隱約浮著淡淡紅痕,眼一沉他抓起對方的手質問。

 

嘴角的笑容抽了抽,若是平常相葉絕對會鬼叫著好痛訕笑二宮的力氣小,但這次他卻快速的用力縮回手,眼神飄向一邊默不做聲。

 

不是怕被罵。

也不是怕對方擔心。

 

那是,屬於相葉內心深處的某部分,詭異的。

這秘密,只有他和櫻井翔可以擁有,誰也不能干涉。

 

「相葉雅紀,我不是不知道你的傷總會一星期就出現幾次,你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雖然平常看似老愛欺負這個人,但二宮卻也是真心在關心相葉,畢竟同為團員都幾年了,更何況相葉還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伙伴。

 

沒有打算回應,相葉只是不斷拉著棉外套,想藉由遮掩逃過二宮犀利的眼神。

一旁的櫻井見狀僅僅一愣,隨後放下報紙上前拉過相葉,往前一步檔在戀人前,嘴角揚起的笑容很淡很淡,但黑眸所散發的卻是連二宮都不曾見過的霸氣。

 

「是我綁的,包括你以前看到的傷口,或許多半也是我咬的。」一如往常的溫柔聲線,二宮一時半刻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帶著不可置信的眼神,他先是看了眼後頭的相葉,像是要得到答案一般。

 

只是期待相葉反駁的二宮卻什麼都沒得到,微一瞧見的卻是那不該出現的淡然微笑。

 

「你們…是不是有病啊?」是什麼樣的愛能如此激烈二宮並不懂,當然他也不願意懂,他只是覺得不可思議,這樣的情感,是那樣強烈、濃厚。

 

沉默了好一下相葉終於站到櫻井身旁,輕輕的牽住對方的掌心後才抬起臉開口,「NINO不用擔心,就算受傷翔ちゃん也會幫我消毒擦藥的…」勾起有些傻氣的笑容,相葉說的認真卻聽的二宮忍不住心裡發毛。

 

這一切,都太。

病態。

 

「可是…」

 

「沒有什麼不好,這是翔ちゃん對我的愛,也是我愛翔ちゃん的方式,我們心甘情願的為對方付出,只是因為愛而已,只是這樣而已。」

 

只是想要你記得。

這疼痛就如同我給你的溫柔一般。

 

你只需要更仔細的牢記。

這是屬於,我愛你的方式。

 

手腕上的紅痕還隱隱作痛,相葉本來就沒打算讓誰明白,因為這是他和櫻井翔的愛情,或許在常人眼中這一切都非常詭異,可是又有什麼不對?

 

愛情有許多種呈現方式,他們只是愛對方勝過自己。

他們也只是,想在這段愛情裡留下他們所擁有過的痕跡。

 

「吶,翔ちゃん,我愛你喔。」直到──

 

「我也愛你,雅紀。」死亡。

 

十指緊握的瞬間,你懂我也懂。

就算是這樣的病態,也只專屬於你。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鼠鼠
  • 真紀開始出新文了!!這篇很棒喔!請繼續加油!!
  • 謝謝喔!
    如果有時間和靈感我會多更新的^^

    真紀 於 2013/09/24 02:37 回覆

  • 茄
  • 糟糕,喜歡這篇的我是否也有點病態呢XDD
  • 那寫這邊的真紀不就更病態了www

    真紀 於 2013/09/24 02:43 回覆

  • coffeeRKR
  • 怎麼辦?我好喜歡這篇喔>///<
    可以深深感受到那種獨有的佔有感
    喔,好喜歡哪>0<
  • 我也超喜歡的-///-
    佔有感真是太棒了!!

    真紀 於 2013/12/22 19: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