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

*僅獻獅子魚

 

 

人和人之間總有著莫名的緣分,雖然實質上說不上「緣分」到底為何物,但那就像是一條無型的紅線,牽著的不只是愛情,也包含親情、友情,哪怕只是一面之緣,都稱之為緣。

 

曾經有人說,這輩子能相識甚至相戀,那代表上輩子的緣分尚未走完,所以一世走過一世,無論到哪,只要彼此還擁有命中注定的情誼,那肯定會再次相遇、相識、相戀。

 

朋友的角色也好、親友的角色也好、戀人的角色也好。

 

不管是以上何者,二宮和也老覺得他和相葉雅紀,估計走幾世紀他們的命運都會緊緊相連。

能這麼說出口總要有一定程度的信心,二宮自認為什麼沒有,除了存款多的莫名其妙以外,剩下的就是對相葉的執著,他們認識太久太久了,久到他幾乎無法計算他們相處的確切時日,只知道似乎從小到大、從有自我的印象以來,相葉就存在了。

 

他們總是以各種角色陪伴在彼此身旁,是朋友、是親友、是團員、是對手、是家人、是戀人。

彷彿就算世界末日,他們連死都會死在一塊。

 

嘛,這樣說或許有些恐怖,但二宮覺得,這只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實。

 

NINO,今天不玩電動嗎?」躺在床上,相葉盯著天花板半是發呆的問。

 

「嗯。」

 

NINO,那今天也不玩魔術嗎?」此時和二宮正躺在床上頭抵著頭,雙雙呈現一直線的姿勢,相葉眨了眨眼再次詢問。

 

「嗯。」

 

沒有太大變化的語氣與情緒,二宮也盯著天花板發呆,只是就這樣和相葉一句一句無意義的對談也感到一陣心靜。

 

情人之間有時候就算不多做什麼,也會覺得甜蜜。

比如就是靠著你。

比如就是聞著你。

 

比如就是觸碰著你-…

那高我一些些的溫度。

 

「那NINO…」

 

「你好吵。」快速打斷對方似乎還想發問的舉動,二宮輕咋了下舌,爬起身轉換成趴姿,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相葉的臉,雖然是顛倒的。

 

卻依然,無比美麗。

 

「…我怕NINO無聊嘛,難得放假卻什麼都不做,NINO好反常喔。」就著不變的姿勢凝視二宮那放假就懶得修剪的短短鬍渣,軟嫩的鼻音瞬起,似乎也帶了些許無奈。

 

一手支著頭,沒有移開視線的僅僅側了身,「我就不能什麼都不想做,只想安靜的陪你嗎?」

 

輕輕一怔,相葉忍不住笑了笑,抬起雙手碰了碰二宮的下巴,「但是NINO不是才剛買新的電動,不想破關嗎?」

 

「…你今天問題很多。」跟著伸起手,語氣有著濃濃的寵溺與慵懶,二宮將手搭上相葉的眉予輕撫,兩人就這麼沉靜了下來。

 

這是接近夏天的季節了,或許他們可以趁著尚未真正炎熱而出去走走,相葉喜歡動、喜歡玩、喜歡揮撒汗水,和他總是不同。

 

卻莫名的,契合了。

 

你總是可以忍受那些慾望,只為了陪我。

你總是可以拋棄那些自我,只為了陪我。

你總是可以遺忘那些快樂,只為了陪我。

 

那麼,我也行。

二宮知道,他除了那些多的莫名其妙的存款以外。

剩下的是對相葉雅紀的執著。

 

執著著愛你。

執著著守護。

執著著陪伴。

 

什麼都不做哪有什麼關係?

什麼都不感受有什麼關係?

 

你不是就在我身邊嗎。

而我,也會寸步不離。

 

NINO。」除了彼此的呼吸聲,相葉聽著因風而飄盪摩擦的窗簾聲輕輕開口。

 

「嗯?這次又想說什麼?」探出短短的食指,二宮玩味的滑過相葉的眉眼,慣性噘起的唇也跟著一張一合。

 

「什麼都不想做的話,那可不可以吻我?」

 

「…你說呢?」

 

一點都不驚訝相葉的詢問,或者說,這一點都稱不上是問題。

只是想與不想,做或不做。

 

而撇除這些,對二宮和也來說,樂意之至。

 

看著對方跟著側躺過身,二宮只是輕柔的靠前,以一手搭在對方的後腦勺,僅僅輕觸的蹭了相葉的下巴,接著往那粉色的唇瓣靠去。

 

那是溫暖的柔軟。

那是再熟悉不過的觸感。

 

還有,濃的幾乎化不開的愛情。

 

「ふふ…NINO的喉結就在眼前,好奇怪喔。」揚起沙啞的笑聲,相葉伸出手摸了下二宮的頸子,隨後抬起腦袋輕輕一咬──

 

「…這可不是吃的東西,笨蛋。」跟著一笑,那笑容充滿相葉印象中的溫柔與寵愛,那聲笨蛋,總是讓他哭也讓他笑。

 

「我就是笨蛋啊,NINO的笨蛋喔。」泛紅的雙頰說明了一切,相葉只是凝視、深深看進二宮的琥珀色瞳孔,然後。

 

「我知道,你永遠是我的笨蛋。」

 

然後,我們就這樣永遠陪伴著彼此。

訴說情意。

 

END-

 

我什麼都不能做。

我能做的,就是陪著你。

送給我親愛的好友。可愛的魚兒(抱)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