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情人節賀文

 

 

 

每個人在這世界上,總有那麼一段屬於曾經的愛戀。

無論是現在進行式,或是過去式,都遠遠比不上人生第一次的心動。

那是最純粹、最美麗的,初戀。

 

 

放眼看去,很少會有哪堂課是專門教導愛情與戀愛的,至少就松本潤活到十七歲以來,他還不曾遇過這門課,當然他對這兩個字基本上也不報什麼好奇心,就他觀念來說,上學就是為了自己、為了未來,即便正值青春期又是男女同校,他也不怎麼追求戀愛這回事。

 

不懂是一定的,更何況他也不想懂。

情書沒有少收過、每到情人節鞋櫃也總被塞滿巧克力,但這對松本而言並不是什麼值得開心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困擾。

 

「松本君,請問…請問可以和我交往嗎?」

 

淡淡的望著那朝向自己彎下身,如同電視劇一般伸出一手的女孩,松本覺得有點想笑,怎麼這些人除了做這種事情以外,都沒有別的事了。

 

「抱歉,我沒興趣。」簡單明瞭的回覆完,松本甚至沒有收下女孩的禮物便轉身離去,從中學直到現在都高三了,如果說在這件事情上能學到什麼,那就是如何快速並且決絕的斬斷對方的情意。

 

很多流言總會因自己的冷淡而傳開,比如說松本潤很冷血、比如說松本潤個性爛透了。

比如說,松本潤愛的其實是男人。

 

嘛,要是真這麼一句可以杜絕所有麻煩,松本的確很樂意直接承認。

他是,也不是,位於兩者之間,他寧可迷網。

 

提著手提袋松本無視走廊邊一堆對他又叫又笑的聲音,他只是就著自己的步伐穩穩的朝實驗室走去,這些嚮往、這些愛幕,在他的求學過程裡通通都是不必要的東西。

 

拉開門松本首先就聽見一邊的細碎吵雜聲,走向自己的位置放好東西後他這才投過視線,果然還沒看就大概猜到是哪些人的他,更不用說這一瞧還真讓他一點都不意外。

 

「你知不知道這樣會給我們造成麻煩?」似乎是帶頭的男同學推了對方一把,全班約五十餘人,卻沒有半個敢吭聲。

 

「對不起…」

 

見對方微微低下頭,沙啞的聲線顯的有些可憐,松本轉了下視線抬起手支著頭,一邊看著今天要做的實驗內容,一邊等著那頭的後續。

 

「不要每次搞砸事情就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讓你跟我們一組已經很困擾了,你負責要帶的東西又忘記,是想要我們都跟你一起被當掉是不是?」瞄了眼同伴,三三兩兩都帶著不屑與怒意瞪著那闖禍的組員,明顯排斥的眼神卻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

 

在這種團體生活裡,無關男女天天都有誰討厭誰的戲碼上演,松本一點也見怪不怪,尤其對象如果是這個人的話,相葉雅紀的話。

 

坦白說松本一開始對這個人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曉得就是個開朗過了頭的傢伙,好像發生什麼事情都能笑的如此真心,他猜想,如果是籃球社或其他和運動相關的社團裡,相葉肯定很受歡迎,但偏偏這裡是化學實驗社。

 

顧名思義,這社團的人每個都是人人眼中的資優生,包括他每年固定上榜也已經是慣例了,可相葉卻是以最勉強的分數進入,試想,這樣的一個人,要不遭受到排擠也很困難。

 

「…我、我真的有帶…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找不到了…」慌張的解釋,相葉明明再出門之前確定有帶著實驗要用的材料,但不明白怎麼到學校後就不見了。

 

「你還找藉口?我看你乾脆退出好不好!不要造成大家的困擾!」

 

「是啊,我們都想好好實驗,你卻老是在找麻煩…」

 

「退出啦~退出。」

 

一個起頭接著第二道、第三道聲音就會跟著響起,松本沉默的將書本闔上,經過剛剛的喧鬧他大至上也明白今天要做的實驗內容,將手支在下巴上頭,凌厲的雙眼幽幽看向相葉的位置,耳邊聽著漸漸放大的噓聲、斥責聲,他彷彿都可以瞧見相葉眼角的水光。

 

「吵死了。」微張紅唇,屬於松本的慵懶聲線瞬起,剛才的吵雜也同時消失,全班幾乎同一秒將視線轉向松本,包括相葉,靜默。

 

遠遠凝視著相葉,松本片刻後再次開口,「我這裡少一人,過來吧相葉君。」說完,松本便瞄了眼同桌的組員,只見對方慌張的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接著讓出一個位置。

 

「……還不過來?」見相葉沒有動作,松本再次揚起不帶情緒的嗓音。

 

「欸?喔、喔-…」

 

愣了愣,相葉會意過來後便緊緊抓著自己的東西跑去,垂下的腦袋讓人瞧不見他紅紅的眼,明明身高和松本差不多,卻因為強烈的自卑感而縮住了身子,小心翼翼的坐在松本旁邊,他細聲的吸了下鼻子。

 

「嘖。」見狀,那個帶頭喧鬧的男人也沒再多話,畢竟這班上誰都怕他,卻唯獨那獨來獨往的松本潤。

 

吵雜的教室瞬間回到安靜,片刻當老師進來後彷彿剛才的事情只是幻覺,但聽著身旁傳來的細細鼻音,松本只能下意識從口袋裡掏出手帕給對方,他從不覺的男人哭泣有什麼好丟臉的,因為就已相葉雅紀來說,估計半小時後那人又可以笑的開懷。

 

那人就是這麼毫無心機與脾性。

讓他情不自禁的,關注著。

 

 

若要說,比起女孩松本更喜歡相葉。

雖然很吵、偶爾很煩人,但卻又單純直率的吸引他目光。

 

應該說從入學的第一天松本就知道對方的存在,起初相葉還算受歡迎,功課不算好、但人卻很善良,只是直升高中部後,那裡的人每個都是為了升學在打算,於是漸漸就會出現與成績好壞來決定的小團體,想當然,相葉雅紀的光芒也會因此而消逝。

 

運動很好又怎樣,未來出了社會,沒有一點腦袋是難以生存的。

所以相葉雅紀只能被否決,毫無理由。

 

「對不起…好像幫不上什麼忙…」當經過老師一番講解後實驗也開始了,每個組別每個同學都著手自己負責的部分,但因為相葉加入的突然,包括他原本有帶出門的材料也莫名消失,所以除了站在一邊看,他也做不了什麼。

 

「幫我紀錄吧。」依然是平淡的聲線,松本專注的盯著顯微鏡底下的變化,將自己的筆記本推到相葉身旁後就不再出聲。

 

很多時候,過多的言語反而會是種傷害。

而他,不願意看見的是相葉雅紀的眼淚。

 

他承認,松本潤承認他有些過於在意這個人,雖然他一點都不會連想成是喜歡,也不願這麼想,但從入學開始,他就常常會不自覺的多看相葉兩眼。

 

可松本將這歸納成好奇,他好奇著這樣的一個人,總是笑臉常開、對誰都很好的一個人。

好奇著,一個可以做到他做不到的、對誰都毫無防備的人。

 

說與不說的定義很廣泛也很狹隘,但無論結果如何,他知道的。

他不想打破那層若有似無的關係,不想打破就連偷偷關注的權利都喪失。

 

「嗯…」拿起筆記本,相葉勾起松本沒看見的淺淺微笑,那笑容裡訴說著感謝,而拿起筆的手微微顫抖,當中也說明著被需要的感動。

 

實驗順利的進行,被說毫無作用的相葉雅紀也將松本的筆記本給寫的滿滿的,雖然字有些醜,但紀錄的每一句話都無比詳盡。

 

由於有松本的關係,除了剛才喧鬧的那一組以外,其他人都順利結束這堂作業,收拾好東西兩人並肩經過那一桌時,不意外的聽見方才鬧事的那人又開口責備。

 

「都怪某個老鼠屎,否則我們早就可以順利結束了…」

 

「唉,沒辦法啊,只能怪我們倒楣。」

 

「他可好運了,被全校第一名的施捨,否則搞不好要在教室過夜了喔。」

 

「哈哈哈-…」

 

彼此彼落的嘲諷都讓相葉的臉越垂越低,松本聽見也沒甚麼表情,只是轉過身冷冷的看著那幾個人,隨後勾起笑──。

 

「如果有時間說這麼多廢話,還不如努力把這第一名搶過去,啊…當然前提是有本事的話。」兩手抵在桌上輕聲說完,收手的同時像是不預警揮到桌邊的材料,那似乎是剛才這些人緊急找來的,只是無論獲得的過程如何辛苦,這接觸到地面沾染了髒汙的材料也算是沒用了。

 

「你!松本潤!」

 

「啊…抱歉抱歉,我想今天要留在這裡過夜的人可能…,要我幫你們準備棉被嗎?」

 

「松本君…」拉拉松本的手,相葉實在不願意因為他的事情而造成這些人爭吵,只見對方瞥了他一眼便輕柔一笑。

 

「雖然可以幫你們準備,但老子可不爽了,加油啊同學們。」語畢,松本便攬上相葉的肩膀自顧自轉身離開,無視那一群還在身後謾罵的傢伙,反正對他而言,這些都毫無意義,包括他這次的挺身而出。

 

毫無意義,卻不得不做。

如同他毫無意義的在乎。

卻,不得不沉默。

 

安靜的走在松本後頭,相葉只是低著臉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真的很感謝松本替他出頭,可是擔心接下來那些人也會連同松本一起欺負。

 

「不用多想,如果他要動我早動了,倒是你,偶爾也學著反擊吧,這可是生存法則。」似乎能猜到相葉的憂心,松本沒有轉身的安撫。

 

「…但,大家都是同學啊,為什麼要有排擠這種行為呢?」聽見松本的聲音他緩緩停下腳步,帶著不解的眼神看著對方的背影,他不懂、也不想懂。

 

沉默,並且轉身。

松本凝視著相葉的雙眼,那因為陽光照射而顯得更加清澈明亮的雙眸。

 

「大概,是害怕吧。」一手插進口袋裡,松本往相葉的位置跨近一步,「害怕一個人,所以搶先尋找夥伴去討厭一個人,這樣或許就不寂寞了。」

 

「那松本君不怕一個人嗎?」

 

「…你說呢?」輕笑,松本再次緩緩轉身,背對著相葉另那聲線聽著有些飄渺,「現在我是一個人嗎?」

 

現在,不就有你和我一起嗎。

 

「…也是喔。」

 

松本猜想,他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相葉那個又呆又美麗的神情與笑容,哪怕未來直到畢業,他們依然會是以朋友的方向前進,但松本並不想改變現狀。

 

會被欺負也沒關係,因為有他在了。

無論會因為他而受到保護、或是連同遭到排擠都無所謂。

 

反正是兩個人了。

兩個人就不孤單。

 

-…。

 

一身白色大袍也遮掩不住男人的迷人體態,一頭黑髮隨意的往後攏去,五官深邃的男人捧著原文書靠在學校中庭的柱子前,這裡前方就是校門口,不僅可以讓人一眼明瞭的發現,也可以讓他很快的找到他要找的人──

 

瞧,這不就來了。

 

「潤!!抱歉抱歉,腳踏車壞了只好用跑的,呼,熱死我了!」同樣是一身白掛長袍,水潤的雙眼依舊,燦爛的笑容也如同記憶中一般陽光美麗,相葉微彎著身子喘氣,還好再遲到前勉強抵達,否則這下又要被念了。

 

「你就不知道有種交通工具叫做計程車?」挑眉,松本揚起訕笑不減一慣的慵懶,只是青春期的軟膩鼻音似乎因為時光的流逝更顯低沉性感。

 

「我知道啊,可是我騎一半才壞掉,從那邊我用跑的就可以到了嘛。」說的理所當然,不再是以往那唯唯諾諾的樣子,相葉依然秉持著樂觀的脾性,啞然的說完後便一把抓向松本的手腕。

 

「幹嘛?」

 

「遭!快遲到了潤還跟我研究計程車的事情!都是你啦再不快點教授要生氣了。」

 

「喂…你這傢伙,聽說明明是有人早上賴床,我肯等你你要偷笑了。」

 

「好嘛!不過說到底也是你早上沒叫我啊──」

 

「因為你昨天很累我才想讓你多睡…」

 

「還不是潤很不留情──」

 

「還說!快走啦…-」

 

你來我往的吵鬧伴隨著接連響起的鐘聲,今天天氣很好,太陽也很耀眼,就和當日松本凝視著無比璀璨的那雙眼眸一樣。

 

從中學開始到高中,直至現在大學。

其實,幾年都一樣。

 

松本猜想,他會就這麼眷戀著這個人。久久。

 

每個人在這世界上,總有那麼一段屬於曾經的愛戀。

無論是現在進行式,或是過去式,都遠遠比不上人生第一次的心動。

 

不過松本潤決定,無論是過去、現在或未來。

只要是和相葉雅紀在一起──

 

那每一瞬間的悸動,他都會好好的珍藏在心底。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咖啡嵐
  • 看了甜文~心情開花~
    大大加油!期待新作^^
  • 你好喔~
    這CP在真紀這邊其實挺冷門ww
    不過有人喜歡太好了呢
    有機會的話會在寫的!謝謝看文喔^^

    真紀 於 2014/06/01 19:17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