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人設-給我豹豹。

*出處:某本雜誌(喂

 

 

 

 

留存記憶的方式有很多種,也許是畫像、也許是手寫紀錄,更多時候人們選擇拍照,因為無論時間過了多久,只要保存良好,上頭的風景或笑臉都會被塵封在那一瞬間。

 

然而除了拍照,另一種更簡單的方法就是靠腦子,櫻井翔的記性其實不錯,對一般人而言搞不好連昨天吃過什麼都得費力思考一下的事情,他卻能回想到一周前。

 

只是,歲月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櫻井最近不免擔心自己日復一日的過去,他也會漸漸遺忘身邊這隻小豹的奇幻與美好。

 

畫像嘛,他沒才;記憶嘛,他又沒把握,那麼就只剩下拍照了,如果無法放置身邊保存那還有電腦這種高科技產品,掃一下讀一下,只要這世界暫時不毀滅,他就可以將相葉雅紀的美與存在都給牢牢綁在身邊。

 

所以這些前言只是為了說明櫻井翔糾結了好一下還是咬了牙買了部上好相機的原因。

但,值得的。只要是為了這有時雖任性、卻十足可愛迷人的小黑豹。

 

「翔ちゃん,這倒底要做什麼的啊?」伸出手指好奇的戳了戳像機,相葉抖了下耳朵後便試圖想拿起來把玩,只是就在雙手剛好拿過前,被櫻井給快速的奪過。

 

「這是拍照用的,嗯…我幫雅紀拍一張怎樣?」倒也不是怕相葉弄壞,櫻井只是躍躍欲試,再買了相機的同時,他也順便購入了幾本相本,放滿了也無所謂、他還可以貼滿房間,雖然這舉動實在不怎麼適合他一個大男人。

 

「拍?」對於新鮮的詞句相葉總是疑惑,眨了眨水潤的杏眼,他看著櫻井手上那台黑色的物體,突然一聲清脆聲響讓他驚了下,尾巴上的短短黑毛也豎了起來。

 

抓到了好時機櫻井沒有預先通知就按下快門,關於相葉雅紀的每一個表情,他都覺得無比美好動人,可愛的、迷人的、漂亮的,就連生氣的也一樣。

 

「雅紀你看,這就是拍照喔。」將相機湊到相葉面前,櫻井露出淺淺的微笑說著,凝視照片的雙眼也散發滿滿愛戀。

 

只是照片,就讓他傾心。

那麼身邊的人,他甘願用一輩子的愛來換。

 

看著小小螢幕上頭反映出的自己,相葉覺得有趣極了,畢竟他只知道鏡子、水面類似一物可以照射出影子,揚起尾巴興奮一晃,他接著朝櫻井伸出手,「翔ちゃん翔ちゃん,我也要玩!我也要拍!」

 

寵溺一笑,櫻井輕撫了下相葉頭頂上的耳朵後,隨即將相機小心翼翼的交過去,「看這裡,有沒有看見我?然後再按這裡。」

 

細心的教導,見相葉一股腦的猛點頭,面對著鏡頭他也有些害羞,但為了讓相葉做一次,櫻井還是朝著鏡頭微微一笑。

 

喀嚓。

 

「噢噢!有了耶有了!!好好玩喔!」看著自己拍出來的成品,相葉可得意了,站起身就拉著櫻井吵鬧,「翔ちゃん,我們去外面玩這個!」

 

「欸?外、外面嗎?」愣了下,雖然櫻井不是不願意,但現在才下午,外頭會不會有很多人…

 

「不行嗎?」見櫻井猶豫,相葉喪氣的垂下耳朵。

 

皺著臉櫻井思考著,他總是不忍心看見那張可愛的臉蛋出現難過的神情,保持沉默的轉身回房,片刻便拿出一頂帽子,「我們出去吧,這樣就不用擔心了。

 

「…嗯!翔ちゃん最好了!」

 

一聲甜膩的叫喚。

一道燦爛的笑容。

一張美麗的神情。

 

以及,在真實不過的體溫。

哪怕要冒險,櫻井也願意。

 

替相葉帶好了帽子遮掩小巧可愛的耳朵,也事先交代必須將尾巴藏進鬆垮的牛仔褲裡,此刻的相葉就如同正常人一般,…不,比正常人更可愛些,當然這部分就是屬於櫻井翔的私心了。

 

下午時段的住宅區並沒有多少人,剛過中午的時間估計大家正吃飽休息著,櫻井看著相葉拿著相機把玩的不亦樂乎,拍天空、拍房子、拍圍牆、拍小花,偶爾再轉過身帶著燦爛的笑容拍著他。

 

或許陷入戀愛的男女通常會比較知足,櫻井居然感嘆此刻的小幸福,居然會如此溫暖卻簡單的就此充斥他胸膛。

 

不是沒有想過遲早會分開,只是櫻井並不打算深思這個問題,以後怎麼樣倒無所謂,會傷心難過、會心碎痛苦,都是以後的事情,至少這一瞬間他很快樂,他和他的相葉雅紀,很幸福快樂。

 

「翔ちゃん,你發呆的樣子好好笑喔,哈哈哈──」不曉得櫻井在想些什麼,相葉隨手按下快門便將那微微發愣的櫻井給收進相機裡,他笑的燦爛,卻只因為那是他所熟悉的五官。

 

眉。

眼。

鼻。

唇。

 

櫻井翔。

 

「什麼嘛,換我拍。」苦笑,櫻井說著就接過相機,隨後換他拍白雲、拍樹木、拍行人、拍道路,最後最後,通通拍向相葉雅紀。

 

怎麼會如此美好。

美好的,讓櫻井翔幾乎落淚。

 

「翔ちゃん,這裡沒有人,我可不可拿下帽子?」最極限的請求,比起脫褲子露出尾巴,他想至少蓬鬆的微卷褐髮還能多少遮掩住小小的黑耳。

 

「嗯…好吧,那我們就在這,那邊人多就別去了。」四周察看了下,櫻井最後還是妥協,他明白相葉的難受,畢竟天氣不算涼爽,要持續遮住耳朵的確不舒服。

 

拿下帽子的相葉似乎更顯自在,離住家已經有段距離,前方就是附設的小公園,裡面沒有太多遊樂設施,不過就是幾棵櫻花樹、一大片空地以及幾張涼椅,相葉興奮的往那頭方向跑,讓櫻井又慌張的緊張在後。

 

「雅紀,別跑太快!」一手抓著相機,一邊追卻又想一邊拍,屬於自己的矛盾倒也讓他拍出了好照片,那是相葉高挑的奔跑背影,隨風飄揚的褐髮經由陽光的照射更顯金黃,小小的耳朵並不明顯,遠遠看來甚至不引人注意。

 

「翔ちゃん~快來啊!你好慢喔!」

 

「來了來了──」

 

轉過身相葉露出大大的笑容,嘶啞的軟膩呼喚參雜著抱怨意味的聲線,只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朝著櫻井。

 

原來愛情會讓人情不自禁。

只是伸出手,就能緊緊繫上屬於對方的溫暖。

 

就只是伸出手而已。

原來我們的距離這麼遠,卻同時這麼近。

 

櫻井慌亂中跟著探出自己的手心,他跑著、喘著,然後當距離越來越短的瞬間,相葉的指尖觸感清晰地傳來,他忍不住想握,即便沒有扣上那軟嫩的掌心。

 

喀嚓。

 

彎起的眼、勾起的唇,還有來不及握上的;

即便只是輕柔抓住的兩隻手。

 

都好好的,完整的,收進了相機裡。

啊,還有心底。

 

「你跑太快了,呼、…」尚未檢查照片的櫻井微彎著腰喘氣,拿著相機的手依舊,不同的是輕輕牽住相葉食指的掌心卻沒有放開的意思。

 

「翔ちゃん好遜喔。」就這麼被牽著,相葉笑的無比開心,他靠前撥了撥櫻井的劉海,以另一手手心抹去對方的細小汗珠,很溫暖,就和櫻井翔一樣。

 

哭笑不得的挺起身子,櫻井帶著滿是寵溺的眼神與笑容附和:「是是,我很遜。

 

「不過,我很喜歡喔!無論是很遜的翔ちゃん、還是只有偶爾帥氣的翔ちゃん。」掙脫住被握住的手,相葉又往前跑了幾步轉身。

 

「但最喜歡最喜歡的,是很寵我、很疼我,然後也很喜歡很喜歡我的翔ちゃん。

 

「…──。」

 

愣愣的聽著,櫻井似乎能在暖風吹過的瞬間也聽見自己的心跳聲,視線有些不爭氣的模糊,那種充滿胸口,幾乎讓他脫口喊叫的情緒大概就叫做感動,櫻井凝視著相葉的笑臉,手裡緊緊握住相機朝對方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的…

都象徵著天長地久。

 

吶,雅紀。

 

「翔ちゃん?」看著櫻井沉默的走來,相葉微歪著頭發出疑惑的叫喚,直到下一秒被人用力的拉過,擁進懷裡,他只能同時一怔,最後的最後,嗅著屬於櫻井翔的味道勾起嘴角。

 

「…我會很喜歡很喜歡你,一直一直很喜歡你,真的,就這麼一直下去…。

 

「我知道喔,ちゃん

 

抬起手,相葉將臉靠在櫻井的肩邊,揚起靦腆的笑容回應對方的擁抱,他知道的、一直都知道的,這份濃烈的喜歡,將會直到永遠。

 

然後,我們就能持續的走到幸福終點。

和櫻井翔。

和相葉雅紀。

 

ずっと。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orry
  • 我的天啊~~~太美好了
    在最感動的那一刻看到 END 讓我也差點落下淚來,
    原來真的相愛會這麼幸福, 原來說出口的幾個字可以讓人這麼快樂 ...
    真紀真的好棒, 真的讓我感受到了幸福

    我為之前不停不停地腹誹這一篇深刻反省與道歉 ...
    有點倉卒沒錯, 但有空的話還可以有番外來交代嘛, 只要不坑都好
    有點美好順利到夢幻的程度, 但有愛本來就不要浪費時間, 我最認同不過了
    希望他們真能停格在這一刻, 也祈求其他人也能有個好的結局
  • SA就是讓人感覺到這麼幸福=/////=!!
    但沒想到會差點讓corry落淚(笑)

    能讓corry感到幸福,真紀打這篇文就值得囉^^

    真紀 於 2013/04/17 22:39 回覆

  • 翎
  • 真紀>////<
    很細微的事情很理所當然的事中滲點天馬行空
    怎麼我總是寫不到呢
    ──這是每次我看完你的文的感覺
    That’s why我總是愛情故事苦手(苦笑

    好幾天前已經看完了這篇文,很可愛,卻一直很忙也沒打算留個言
    當我今天上wordpress時啊,看見你有看到我的文章,可是你就是不肯留我個言
    最近又寫迷茫了,想找個人告訴下我感覺
    一直以來寫那些文章都是聽真紀的純音樂的,最新那篇你有感受到不同嗎?(笑
    即使一句起兩句止也沒打緊,起碼知道自己不是寫給空氣看的(笑

    我是個很喜歡照相的人,儘管較多是物
    最近卻想只用記憶,也許會更深刻吧,
    很喜歡最後的情節,我想,用溫度紀錄下的,會是最美麗的最恆久的。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寫作方式,不需要去羨慕別人喔~
    真紀也是一點一點的進步才走到現在,但真紀也仍然覺得自己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所以要相信自己的可能性,加油~

    真紀 於 2013/04/17 2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