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

*標題很意義不明(大笑)

 

 

 

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一大早的,淺眠的二宮就讓那煩死人的敲打聲給驚醒,張開眼皮時他望著天花板好一下,伸手下意識往一邊拍去卻撲了空,皺起眉,早起的放空讓他呆滯了片刻,明明昨晚和那吵死人的傢伙都不算早睡,怎麼時間才……才八點半!?人呢?

 

打了個呵欠,二宮覺得有些冷的抓起一件外套披上,甩甩沉重的腦袋後這才起身準備尋人,離開溫暖的臥房就先讓一陣低溫給逼的打了個顫,冬天真是不怎麼討喜吶。

 

咚咚咚…咚咚咚。

 

才剛走到客廳就瞧見那不知怎麼特別早起的傢伙正埋頭苦幹著,輕聲上前一探究竟,發現對方居然不知哪來的木板,長寬約一公尺左右,鐵鎚釘子等等之類的器具都在一旁待命,像是要做些什麼。

 

「你在幹嘛?」冷冷的開口,二宮沒什麼情緒,他倒也習慣這傢伙的突發奇想,只是對他而言時間真的算早,當然,對相葉雅紀也是。

 

「嚇!?NINO~你醒啦,我吵醒你了喔!?」瞬間讓二宮的聲線給驚了下,相葉迅速的轉過腦袋啞啞的問。

 

白眼,「你說的不是廢話嗎,敲的這麼大聲還不醒的只有大野智吧,到底在幹什麼?」實在不滿也充滿疑惑,見對方只穿著短袖上衣又更讓二宮不爽了些,脫下剛剛自己隨手穿上的針織衫外套,二宮沒太多表示的披蓋在對方身上。

 

有很多話,不用說也會懂。

如同很多關心,很多愛。

如同我伸出手,你就明白。

 

「欸?沒有啦,就我又不小心又把CD架摔壞了啊。」張著圓圓杏眼,相葉略感抱歉的解釋,「NINO不是比較怕冷嗎?我沒關係啦,起來好一下都暖了。」

 

站起身相葉準備將外套再次拿下來,畢竟比起自己,二宮怕冷的體質他是知道的,然而手才剛抬起,都還沒碰到衣領就瞧見二宮瞪了自己一眼,讓他不得不乖乖的縮回手。

 

「以你的頻率,你要不要乾脆買個鐵製的?這樣三天兩頭又敲又打的,先不說我,鄰居都要精神耗弱了吧。」下意識搓搓手臂,二宮淡淡的說完後便往前靠去,朝那一片狼藉蹲下後翻了翻破碎的木板。

 

「唔…是沒錯啦,可是下次我再踢CD架,我的腳會痛耶。」歪著頭相葉說的理所當然。

 

畢竟脾氣在好的相葉氏可不是神仙,偶爾的起床氣一發作,遭殃的永遠是那慣例的CD架,所以二宮一查覺之後就在也不擺放CD在上頭了,或者說,只擺放空殼子。

 

「…你真是無可救藥…」嘆了口氣,二宮拿起地上的鐵鎚準備替相葉修補好那幾乎剩沒多少壽命的架子,「我幫你弄吧,快去補眠,下午要進攝影棚吧。」將臉半埋進膝蓋裡,二宮研究了幾秒後便開始放輕力道的緩緩將釘子給打進去木板接合處。

 

明白二宮的體貼,相葉覺得胸口暖暖的,勾起一道淺淺的笑容後便蹭到二宮身邊跟著蹲下,「沒關係,那也是下午的事情了,NINO會冷嘛,我在這邊溫度就會比較高喔。」雖然高了二宮一個頭,骨架也比對方大上一些,可是就這麼縮在對方身邊的相葉,卻又顯得無比可愛。

 

「…你別在這亂我,是你硬是要修補這破東西的吧!」撇了相葉一眼,二宮感到好無力,好心替對方著想,沒想到這傢伙不領情還想跟在一旁搗亂。

 

「才沒搗亂!我怕NINO冷啊!而且這也不是破東西,是跟了我很久的CD架!」一慣搞錯重點的嚷嚷,相葉不配合的硬要貼在二宮身旁,針織衫的外套彈性夠大,相葉想了想便將外套的另一隻袖子繞過二宮,隨後連同自己這隻外套袖子給綁起。

 

「這樣就不冷了!」

 

「…白癡!這樣我要怎麼動!?還修個屁啊!你別亂我、相葉雅紀!」本想扯掉對方打起的結,可是由於兩人貼的極近,讓二宮難以伸展,所以就這麼又推又貼的,一下撞到手一下喀到頭的。

 

「嘛嘛嘛-…算了啦NINO,我發現還是睡覺比較實際,走吧走吧。」一靠近就不想分開,相葉半扯半抱的將二宮給撐起,隨後牽著那隻稍為冰冷的手就要往房間走。

 

而因為兩人同時讓一件針織衫給困著,二宮在後頭也走的踉蹌,「相葉雅紀!都還沒收拾、…嘖!你真的很莫名其妙!」

 

「沒關係嘛~這樣比較有家的感覺啊,NINO好愛生氣會變老喔,睡覺睡覺--」硬是將二宮給拖進房裡,那沙啞帶笑的聲音裡充斥著滿滿的甜膩。

 

落地窗外的陽光漸漸灑進客廳,滿地的木板屑屑以及工具都沒來得及收拾,不過那又何彷,如同相葉說的,這樣的雜亂,可帶著家的感覺呢。

 

之後的之後--。

 

乾淨的客廳裡,一黃一綠的抱枕、棒球名人親手簽名的球棍裝飾品,還有還有,那個正隨著陽光照射而發亮的CD架也被好好的擺放在一角。

 

二宮想,以後的每個早晨,都會恢復以往的寧靜,以及幸福。

 

「欸~NINO你真的買鐵製的喔…」

 

「吵死了!笨蛋!」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