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2013櫻井翔生賀最後一發。

*慎入。

 

 

 

 

有沒有一種愛,能如燙鐵熾熱般深深的於心口處,烙下痕跡。

不同於情感與象徵上,而是真切的,會痛的。

 

──卻洗滌不了的,永恆的。

 

外頭正下著滂沱大雨,明明早上天氣還不錯,偏偏過了中午就吹起冷風,在外頭的行人們根本來不及反應,雨勢剛落下時就見那三三兩兩的路人如鳥獸散般往一旁大樓商店下躲避,如果剛好附近就是住家,淋濕了倒也無妨,但如果是公司呢?

 

潔淨光亮的瓷磚地板沿路沾上水氣,濕濡的衣物已經退下,凌亂的被丟棄在地上與這時尚的室內裝潢擺飾顯得有些突兀,位於頂樓的辦公室有著一大片落地窗,沒有拉上的酒紅色窗簾下便可瞧見嚇人的傾盆大雨,敲打在窗邊的同時也傳來叮叮咚咚的細碎聲響。

 

偌大的辦公室分為兩個區塊,靠近落地窗的辦公桌以及招待用的沙發組一應具全,這裡沒有多餘的雜物,寬敞是最主要的設計路線;而僅僅用黑玻璃相隔的另一邊空間雖也不小,但裡頭的設計卻完全如一般套房,有床、小吧台、一片為了運用空間而嵌進牆裡的衣櫃、以及舒適的淋浴間。

 

當初會這麼決定也是因為這辦公室的主人多半會留在公司夜宿,如此一來不僅節省時間,後來的他、後來的櫻井翔,也覺得當初堅持這樣設計的自己實在太聰明了。

 

雖然時間還早,但烏雲密布的關係也讓這沒開燈的空間顯得有些昏暗,夾帶落地窗外不停閃爍的雷,那張白皙臉蛋上頭的紅似乎也清晰可見,一道又一道的白光閃爍,與嬌豔的紅嫩形成強烈對比。

 

那是兩副糾纏在一起的身軀,櫻井環抱著懷中的人,強勢的卡在對方雙腿間緊扣住那迷人纖腰,燙人的吻如雨滴般落在對方的臉頰、眼角、額際,直到蹭往那張軟嫩的唇後,帶有侵略性的深吻幾乎要叫人缺氧。

 

「唔嗯、…社、…」難受的皺起眉,抓住櫻井肩膀的手指也漸漸收緊,稱謂都來不及脫口,感到舌尖一疼才想起櫻井有多討厭這會拉開彼此距離的呼喚。

 

相葉雅紀其實不知道這傢伙又在發什麼瘋,自從認識這個男人已來,他似乎就沒有過一天平靜的日子,自己的私人時間沒有了、他的生活充滿著櫻井翔這三個字,想起來會生氣、會無奈、會開心,偶爾會幸福,而有時候,更會痛。

 

大概是很喜歡的原因吧。

就算不肯坦承,但相葉雅紀知道自己想著、念著,戀著。

 

不知從何時開始。

 

「噓…叫我的名子…」揚起氣音,櫻井蹭到相葉頸邊啃咬著,將對方兩手壓制在兩側,因為剛才不小心淋濕的髮絲正散發著淡淡的香味,那是相葉的味道。

 

身體像是要燃燒一般,全身都覺得好燙,相葉本能的微弓起腰與櫻井貼合,對方的體溫不如自己高,好像就這麼輕碰他就會舒服一些,這男人真是無時無刻都在發情,好像認識櫻井翔後成天老是在做,怎麼對於這職場性騷擾他就這麼沒轍呢?

 

或該說,他怎麼就拿櫻井翔沒辦法。

單純的、被動的,心甘情願的讓櫻井予求予取。

 

有什麼不好?

也沒有什麼不好。

 

或許,只是愛著。

 

「翔…-冷…」淋了雨的關係,相葉明明體內覺得好熱,但臉頰與手心卻有些冰冷,想掙脫被壓住的雙手,輕緩的抵抗卻同時被櫻井的手指給扣住。

 

「這樣就不冷了。」勾起笑,彷彿能聽見相葉的心聲,櫻井溫柔卻霸氣的力道讓對方不得不放軟,他的掌心不算大,卻足以牢牢牽住相葉的兩隻手,搭覆在上頭不時安撫的緊握。

 

從沒有誰能令他如此著迷,櫻井覺得很神奇,當他見到相葉的第一面時,感覺就好像有哪邊不對了,這個人的眼神與笑容,總是讓他魂牽夢繫,或許不是最好看的、他周遭所謂的帥哥也不少,或許也不是很聰明、尤其是在他面前。

 

可是在愛上相葉之前,他心裡彷彿就有到聲音告訴他。

就是他了呢,就是這個人了。

 

可以陪他到老,可以與之相守的人。

除了相葉雅紀,其他人他都不要。

 

居高臨下的凝視著相葉,櫻井笑的很輕很輕,他認真的端詳著這張五官,纖長睫毛下有著一雙毫無防備的水潤瞳孔,尖挺的鼻翼與性感的豐唇都讓他眷戀,對於男人來說很是滑嫩的肌膚也讓櫻井愛不釋手。

 

怎麼會如此完美?

在他心中,絲毫找不到缺陷的完美。

 

「不要看我…」將臉轉向一邊,相葉莫名覺得這視線過於裸露熾熱,他不曉得他們之間算是什麼,雖然櫻井總是霸道的規定他這個那個,可是他們從來沒有明確的說破過。

 

有時他會難過,小小的自卑心理總會想,他們什麼都做了,接吻牽手或是擁抱,但諷刺的是這一切的前提,他們依然不是情人。

 

「就要看你,相葉雅紀的一切,都是我的。」霸道的說著,櫻井空出一手握住自己底在那發燙的柔軟上,蹭了蹭後便一舉而入,伴隨而來的除了足以讓他嘆息的緊實,還有相葉可愛的呻吟。

 

總是這樣,因為不是情人,所以不說愛。

可撇除這句愛,櫻井總說他是他的。

 

他相葉雅紀的自主權,在櫻井翔面前根本有如空氣一般。

 

「啊…你、…」下意識縮緊身子,一下子被進入讓相葉有瞬間閃神,雖然該做的舒緩櫻井都有做到,可是他好歹也是個男人,那裡本來就很脆弱,即便不可否認還挺舒服的。

 

「我?很棒嘛,我知道。」訕笑,櫻井一慣高傲的說完,也不等相葉下一句吐槽便拉高對方修長的雙腿,直接就往那人的敏感點抽送,他一向喜歡直接朝相葉弱點進攻,怎麼說呢…好像看見那人眨著淚眼求饒的模樣,就會更激起他的興致。

 

變態?

他承認啊。

 

又急又重的進出讓相葉措手不及,無力的伸出兩手想推拒卻換來被抓得更加牢固,一退一進之間他的手指只能勉強碰觸到櫻井的小腹,雙腿大大的敞著,被頂的七暈八素的相葉此時還是忍不住想,怎麼在櫻井翔面前,他就會變得如此不像自己?

 

相葉雅紀並不是同性戀,而同時他也很肯定在他之前櫻井翔也只愛女人,進入這家建築公司時,他就聽過不少關於總裁的八卦,本來他就對這種人不帶什麼好印象,但沒想到偏偏後來的那串八卦,另一個主角說的通通是他。

 

到底從哪時候開始任意的讓櫻井靠近,他已經不願回想。

只是再怎麼說謊都騙不了自己。

 

他喜歡櫻井看他的眼神,霸氣十足。

他喜歡櫻井吻他的力道,有時粗魯卻一次次都帶著珍惜。

他喜歡櫻井碰他的觸感,每一處經過之地總讓他忍不住顫抖。

 

其實,他更喜歡櫻井翔什麼也不做的陪伴在側。

哪怕多半都是他被強迫留下來的。

 

但如果沒有這些喜歡,又何來甘願。

 

沒有停歇過的進攻讓相葉繃緊身子就要高潮,可櫻井似乎比他自己還了解他的身體,就在宣洩的前一秒櫻井停下動作將相葉給翻過身,外頭的雨勢不減,終於能喘口氣的相葉恍神想著。

 

「趴好…乖…」讓相葉以一手撐床跪趴好,將自己再度送進那濕軟的體內後,櫻井一手扣住對方的腰身,反抓另一隻手就抽送起來。

 

姿勢的關係讓每一下都能進到最深處,反觀剛剛相葉的呻吟也無法抑制的漸漸高亢,為了不讓對方閃躲,抓住的那手恰巧的讓推進之間能更加貼合,縱然有些強勢,但櫻井明白,那就是相葉給予他的吸引力。

 

想要更多更多、更深更深的毀壞。

似乎藉由這樣的行為,他的心才能感到踏實。

 

「雅紀…-你是我的…哈啊…」

 

「啊啊…輕、嗯啊、!」

 

懇求的晃晃頭,相葉緊閉的雙眼也悄悄眨出了淚,腳趾因為激情而埢縮,雖然一手被緊緊抓著,但還是忍無可忍的縮起了腰,「啊啊…不行了、翔!」破碎的哭喊才剛落下,相葉便感到狠狠一顫,稚嫩的分身像是垂淚一般,不停分泌著液體,可明明高潮了卻沒有射出什麼。

 

「明明前面還沒有呢…」無比了解相葉身體的櫻井,在對方要高潮前一秒緊窟住那人的器官,還不夠,他不想就這麼結束。

 

無論是這場性愛。

或是和相葉雅紀的關係。

 

 

隨著時間雨勢已經漸漸停止,已經到了晚餐時間,床鋪上的兩人卻依然沒有停過,彼此全身上下已經濕透了,取代雨水的是汗水以及其他液體,相葉幾乎脫力的輕聲呻吟,回到正常姿的兩人正緊緊擁抱著,櫻井沒有再像頭瘋馬般奔騰,而是溫柔的、寵愛的深入淺出。

 

「雅紀…你好棒、好熱…好緊…」似乎相當享受位於相葉體內的感覺,櫻井煽情的輕語,一邊朝那人的頸子種下一枚又一枚屬於自己的印記。

 

宛如烙印。

在你心上,烙上屬於我的痕跡。

 

「閉、閉嘴…唔嗯-…」將臉貼在櫻井的髮邊,相葉已經放棄抵抗,若沒有做到對方甘願停止,他估計也只是浪費力氣而已。

 

聽見那略微沙啞卻甜膩的嗓音,櫻井只是輕笑,一邊輕吻一邊律動的同時,他突然用力一挺,「啊!我想到一件事情!」

 

「啊!你、你不要這麼突然!」因為櫻井的動作而瞬間被觸到敏感觸的相葉忍不住叫了聲,伸出手就直接往那人的頭揮去。

 

「痛…不是啦,我想到一件事情,你別動。」完全不打算抽身,櫻井就著埋在對方體內的姿勢,小心翼翼的往一邊蹭著,勾到櫃子後這才打開拿取他要的東西,只是這過程雖然不長,但可讓相葉難受慘了。

 

氣喘吁吁的半瞇著眼,實在不懂這男人怎麼可以連做愛都這麼麻煩,才想看清楚那人到底要做什麼時,一枚亮眼的璀璨就這麼出現在眼前。

 

「……」

 

「吶,送你的,漂亮吧?」暫時停下動作,櫻井溫柔的牽起相葉的手指就要套入,卻被對方一個回神用力抽走。

 

「幹、幹嘛送我戒指?而且、還是這個時候!?」不可置信的瞪著櫻井,相葉發誓要不是自己現在幾乎動彈不得,他真的會直接給這傢伙一個拐子,也太不會看場合了吧!

 

「送你是因為我想要你帶,至於什麼時後送有關係嗎?你現在軟綿綿的,不正好可以讓我替你服務?」笑著說,櫻井一臉他是不是好聰明的樣子簡直讓相葉傻眼,「不要掙扎了,快點讓我帶進去!」

 

「我、我才不要!啊、…你、你犯規啦!」不甘示弱的想抵抗卻換來對方又一次的深挺,讓相葉到嘴的嚷嚷又軟了下來。

 

「好好,不要戒指,那換別的東西。」勾著笑櫻井彷彿早猜到相葉的反應,將戒指隨意往床頭櫃上放,他將手探進枕頭內拿出了另一個較大的盒子。

 

一邊平息自己的氣息,相葉眨了眨水汪汪的眼看去,只見櫻井在打開盒子後,從裡頭拿出了兩支手錶,而且是對錶。

 

愣愣的發神,他知道這是櫻井喜歡很久的款式,雖然價格頗高但由於產量有限,所以櫻井定了幾次都沒有貨,怎麼…

 

「這支錶我很喜歡,我想你也會喜歡,所以早就訂了對錶準備一人一隻。」蹭了蹭相葉的鼻尖,櫻井的語氣好溫柔,溫柔的像是要擠出水一般。

 

而相葉也的確快要被逼出水了,只是是鹹鹹的,名叫眼淚的那種。

 

「為、為什…」

 

「因為你是我的啊,全身上下,就算是一根頭髮都是我的。」

 

不是愛不愛,而是我的。

因為已經連愛,都無法證明我對你的渴求。

 

「你真的、真的很…」紅了眼,相葉吸吸鼻子還想說什麼就又讓對方搶話。

 

「真的很棒,我知道。」朝那嘟起的紅唇一啄,櫻井再次拉過相葉的手,輕柔替對方帶上。

 

接下來的時間,櫻井決定他們要一起度過。

沒有反對的意義與必要。

 

因為相葉雅紀是他的。

是櫻井翔的。

 

「你帶起來很好看,以後就傳給我們的小孩吧。」就在相葉伸手想抹眼淚時,櫻井低沉性感的聲音便同時傳來,瞬間也讓相葉的感動硬生生腰斬。

 

「嗄?」

 

「手錶既然帶了,就決定要嫁給我囉。」

 

「嫁給你!?你是不是搞錯老子的性向啊!」相葉想也不想的就朝櫻井的頭揮過,只是這次被閃過了,小手一下讓櫻井給緊緊扣住,十指交握的。

 

「好好,不嫁。」安撫了聲,櫻井接著再次輕緩律動起來的瞬間──

 

「那我娶你吧。」

 

「-…櫻井翔你真的是白、…啊!!慢、慢點…哈啊-…」

 

再笨的甜言蜜語我都接受。

在蠢的行為舉止我都喜歡。

 

所以愛不愛的,真的不是重點。

重要的是,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

 

路還很長,我們的時間也是。

所以未來,決定要手牽著手。

一起走。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sairong
  • 真的好愛同事系列的桵相^^
  • 我也很愛=////=!

    真紀 於 2013/04/17 22:44 回覆

  • Corry
  • 生日就是要吃滿漢全席!
    豪華生賀啊~一次就ALL了, 真是辛苦翔君(的腰)了!
    慶幸自己是照順序看, 才有倒吃甘蔗的感覺!
    雖然我是SA命, 但這幾篇我最喜歡的是櫻虹
    愛與友情, 初戀與修成正果的交織 (表達好爛我知道)
    可愛, 卻能讓人感動
    當然也辛苦真紀了! 感謝真紀為我們創造了完美的愛情(還有大情聖櫻井精英)
  • 嘛~生日嘛~
    吃好一點,才會有力氣繼續走阿XDD

    真紀 於 2013/04/17 22:46 回覆

  • takki0815
  • 我最愛的櫻相
    所以我只看櫻相~~
    好棒的翔的慶生文
    霸道的翔真是太棒了
    依舊霸道的拐到雅紀
  • XDD
    小翔不霸道要怎麼拐得到雅紀呢XDD
    喜歡就好^^

    真紀 於 2013/04/17 2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