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2013櫻井翔生賀第三趴。

 

 

 

 

自古以來每個學校都會有所謂不可思議的恐怖傳說,當然櫻井也知道自己所處的高級私立大學肯定少不了,就算是在都市、就算是名門學府,但有些時候就是有無形的慣例,雖然櫻井也不覺得這種慣例有什麼必要性。

 

「我說,為什麼要在大半夜的回來學校,我實在不懂幹嘛非得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咬牙切齒的輕語抱怨,櫻井一邊冒著冷汗擔心自己身後會不會隨時出現什麼白衣女子,左顧右盼的連神經都緊繃起來。

 

原則,無論什麼事情,櫻井都有自己的一套規則,所以有很多人說他實在無趣,但人生短短幾十年,櫻井翔雖然有些叛逆,但多半還是愛著自己的,加入這奇怪的靈異社團就已經與他的原則脫軌,無時無刻的因為社長的私心還得賭上自己的生命,櫻井那所謂的原則老早遠到宇宙去了。

 

要不是為了某些必要的原因…

總之還提什麼原則,先顧慮自己的生命比較重要吧!

 

「翔君,我們社團的出發點就是要印證學校的傳說真實度,不在晚上進行,阿飄先生小姐怎麼會出現呢?」圓圓的臉頰帶有幾分憨厚,男人不知所措的抓抓金髮,語氣滿是無奈。

 

「大野智,我看你根本也是甚麼都不信,幹嘛要聽那傢伙的話?」皺著好看的眉,櫻井一點都不想承認自己害怕,一邊說一邊還不忘偷偷的抓著對方的背包帶子,說起這社團總之就是一整個怪。

 

說起社長嘛,童顏嬌小一臉與世為敵的傢伙根本就不像重視社團的樣子,成天拿著電動窩在社團最舒服的沙發裡把玩,沒有東西可以討論時就丟下一疊資料要他們自己去印證,拜託那張沙發還是他捐的耶好歹也看在這份上少找他麻煩吧。

 

「我沒有不信啊,NINO明顯是創了社團打混用,那我們只要在學校晃個幾圈其實就能交差了。」淡然的說完後,大野拍拍櫻井的肩膀就擅自往前走,「翔君,你要在這還是跟我一起?」

 

實在無法理解大野的淡定,但無論如何他都不想被放置在這,慌張的跟上前後依然拉著大野的背包肩帶,雖然身為資優生,可並不代表自己膽子大,他害怕的東西可多了勒。

 

夜晚的校園異常寧靜,好像連根頭髮飄落在地上都能聽到聲音似的,當然櫻井知道是他自己的心裡作用,頭髮那麼輕又怎麼可能會有聲音?

 

「在想什麼呢?」一邊看著手邊的地圖,大野時而看向左邊、一下又轉向右邊,估計是櫻井的沉默讓他有些不習慣吧,下意識的問著卻顯然不是真心想知道的語氣。

 

「吶…智君,你不覺得安靜的很詭異嗎?還有,NINO到底是給你哪些傳說啊?」不喜歡看靈異故事的櫻井理所當然不會主動去翻閱二宮給予的資料,他真的很單純的,就想這麼繞幾圈後直接交差。

 

低頭翻了翻手邊的紙張,細碎的摩擦聲響在這片寧靜裡顯得更加清晰,風一陣陣吹過,大野感覺櫻井越靠越近的同時才開口,「學校有顆櫻花樹你知道嗎?聽說以前有個二年級的男孩子在那邊自殺了。」

 

平淡的語氣卻讓櫻井從頭毛到腳,說真的他一點也沒有追究真相的興趣,可是,很多時候真的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比方現在,「自、自殺?為什、麼…?」感覺周微的空氣瞬間驟降,櫻井抖了下忍不住又往大野的方向靠了些。

 

「嗯…好像是情人劈腿吧。」

 

「嘖,這有什麼好尋死的!天涯何處無芳草你說是不是!女朋友什麼的在找就-…」

 

「咦,我忘記說他是同性戀嗎?」

 

「……」

 

據說幾十年前,那時的社會還很封閉,當然在學校裡要談戀愛的機率就不高了,更不用提性向是同性這件事情,聽說那時候有兩個男孩在那棵櫻花樹下相遇了,命運也使他們很快的相愛、相戀,可是這件事情一直都是個禁忌,尤其同性之愛的辛苦更不是一般人可以體會的。

 

兩人在櫻花樹下約定了許多承諾,可是最終,沒有一個達成。

被背叛的滋味並不好受,實在無法承受的那方終於在櫻花樹下割頸自盡──。

 

聽說,那人的血噴上了樹枝,粉嫩的櫻花瓣瞬間變的無比血紅。

嘛,典型的鬼故事,其實櫻井覺得可信度不高。

 

可是。

 

「翔君,你很害怕嗎?」大野停下腳步好歪著頭看向櫻井,對方死命抓住得不再是他的肩帶,而是掌心,現在的氣溫並不高,但倒是挺暖,只是有些痛呢,那力道。

 

「那、那、那是什麼-…」沒有察覺自己緊緊抓著大野不放,因為櫻井的視線就定格在不遠處的櫻花樹下,瞧他遇見了什麼,就說過靈異之事不可窺探怎麼這社團的人都有病是不是啊!!

 

一名纖瘦身影站立在櫻花樹下,背對著他們。

仔細一看可發現那人身上穿的似乎是學生制服,可是,這大半夜的怎麼會有學生跑到這,尤其他們學校現在已經改過制度,早不穿制服了-…。

 

「啊…翔君也看到啦,嗯,如果相機拍的下來,NINO應該會很…」才低下頭尋找背包裡的東西,大野就讓櫻井一把給往下拉去,兩人直接就往草叢倒下,這一跌還真痛得讓大野皺眉。

 

「他他他他他看過來了!噓!閉嘴!」還拍個毛,他們能不能看見明天的太陽都是未知數,櫻井翔突然好想哭,他還這麼年輕,該不會就要和這美麗的世界說掰掰了吧?是說今天還是他的生日耶!要是升天了他還要不要-…

 

愣了下,大野倒也沒有太大的反應,既然櫻井害怕、那麼他只好就縮在對方胸前,其實什麼鬼啊神的,他並沒有太大的興趣,所以要說信或不信都不對,他只是對櫻井翔有種奇怪的感覺,而那感覺暫時他還沒有個頭緒,所以見二宮這麼想捉弄對方,下意識的就想跟隨著那人而已。

 

他們認識多久了呢?啊…就大野的認知是六年。

但對櫻井來說,肯定沒什麼印象了吧。

 

高中他們也是同班,只是大野的個性一向沉靜,他不擅長和人交際,就算有幾個交情較好的也不超過五根手指數,反觀櫻井可是個大紅人,家境好又聰明,總是被大家圍繞著呢。

 

好像太陽。

 

大野智很喜歡畫畫,以前總會在放學後躲到樹蔭下畫圖,那棵樹離教室不遠,有時候他就會瞧見櫻井還留在學校裡念書,只是他看的見櫻井,櫻井卻沒注意過他,這樣也好,大野其實也只想默默的,讓自己的繪圖本充滿櫻井的畫像。

 

都多久了呢。

嘛,似乎不是那麼重要。

 

幾十分鐘過去,冷空氣依舊,櫻井深吸了口氣小心翼翼張開眼,發現四周似乎沒有什麼變化,他偷偷摸摸的爬起身後,也順手將大野給拉起,兩人從櫻花樹看去,空蕩蕩的一片。

 

「剛剛是我眼花嗎?可是、可是我明明有看到…」實在無法相信自己剛剛所見的,明明是那麼虛幻,卻又真實的令他打從心底發毛,慌恐的看向大野,他想也不想的伸出手就先將人給拉走。

 

「翔君?」

 

「總之先到有光的地方!」什麼也不想多說,櫻井緊牽著大野快步走到約一百公尺外的籃球場後,這才鬆了口氣,這裡似乎到天亮才會關燈,因為大學裡頭有宿舍,有些學生總會在晚間練球,而這也是讓他感到安心的原因。

 

因為被拉的有些急切,放開手後大野才有空閒喘口氣,手邊的資料文件早已皺巴巴散了一地,見櫻井還心有餘悸,他彎下身就想撿取,卻在下一秒讓人給用力拉過。

 

「這些東西就別碰了!什麼靈異的不要在探究,你怎麼老是這麼呆!?剛剛要不是我拉你一把,你可能就被阿飄帶走了!」想起方才的事情櫻井還覺得恐懼,也許大野沒瞧見,但他可是清楚的看見那抹身影緩緩往他們的方向轉頭啊!

 

「嗯…可是他也沒有傷害我們啊,何況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阿飄…」說的有些委屈無辜,大野轉了轉眼後似乎還想說什麼,只是櫻井突然伸出手指朝自己額頭一彈,痛的他皺起了臉,「好痛…」

 

「以前就這樣、現在還是這樣!笨蛋,要是真的有危險怎麼辦!?」

 

「欸?」

 

「這棵櫻花樹又不是以前我們學校那顆,你想念舊也不是這個時間點!」氣呼呼的說完後櫻井才將大野的東西給一把收拾乾淨,真是的怎麼就有人這麼遲鈍,以前到現在還真是一點都沒變。

 

至於大野則愣愣的不知反應,聽櫻井的話,對方認得他?

可是,是從什麼時候…

 

「真不知道明明專攻經濟的我還硬是要加入靈異社團是為了什麼…到底是你太笨孩是我其實真的不聰明啊…」輕聲抱怨,櫻井收好東西後便朝大野伸出手,「回家了啦!現在大半夜的你還想回去那裡畫畫是不是?」

 

聽著櫻井的聲音,大野感覺自己的臉頰隨著冷風吹過而顯的冰冷,可是嘴角卻無法控制的往上揚起,伸出手讓櫻井握上,說是取暖也好、害怕也行,總之握著的,才是真實。

 

「原來翔君記得,真意外。」輕笑,大野跟在後頭微微低下臉開口。

 

「記得什麼,是記得你這個人、還是記得你沒經過我同意就亂畫我的畫像?」

 

「…我哪有亂畫…」

 

「總之無論是什麼,現在開始只要記得別在做這種危險的事情就好。」

 

「喔…可是NINO…」

 

「還NI什麼?退社啦退社!跟我一起退!反駁無效!」

 

「欸…」

 

一起吧。

就這麼,一起。

無論當中意義為何。

 

噢對了,聽說櫻井翔的生日計畫-…

是告白呢。

 

起風了,搖曳的櫻花樹飄落一片片美麗的花瓣,草叢邊的男孩將東西收了收忍不住抬起水潤的眼一臉委屈,「NINO…為什麼大半夜的要我來這邊罰站啊…好冷喔…」

 

「嘛,社團要繼續下去只好這麼做了,乖,回宿舍給你弄麻婆豆腐。」

 

「耶~好耶好耶-…」因為冷風而打了個顫的相葉依然笑得燦爛,收好東西就牽住二宮的手往宿舍走。

 

在什麼都不重要,阿飄不重要、櫻井翔不重要、大野智也不重要。

還有什麼喜不喜歡的更不重要。

 

旁觀者清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笑得一臉奸詐的二宮滿意的看著手邊的照片,真多虧他的多方面情報今天才能拍到這些好照片呢,拿去賣給校裡的BL同人社肯定有個好價錢,ふふふ──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cc靜~
  • 看到旁觀者清那裡已經很想笑,結果看到最後笑翻了!雖然過了,還是祝翔君生日快樂~
  • 生日快樂~

    真紀 於 2013/04/17 2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