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2013櫻井翔生賀趴兔。

 

 

 

櫻井翔頭很痛,雖然養寵物就是這麼一回事,但退一百萬步來說他眼前這傢伙應該怎樣都算不上是寵物吧,既不是貓也不是狗,更別提老鼠兔子烏龜魚之類等等。

 

聽說,那生物自稱為惡魔。

噢,是小惡魔。

 

為什麼要加個小字他也不懂,上看下看翻過來轉過去都看過一輪櫻井頂多承認這傢伙小他個三、四歲,何況在和對方相處過後還能將那人看成小孩也不容易,不,是不可能。

 

「但我真的是小孩,在我那世界來說。」一付老子說那麼多次為毛你就是不懂的神情,頭上頂著小角的男人不屑的輕語。

 

「…但現在是在我這個世界,無論如何換算你都是成年人了好歹也自己出去工作討飯吃。」櫻井推了推眼鏡一臉不悅,為什麼可以跟這生物相處的這麼平常普通他也不清楚,想當初剛從家門口撿到對方時,他還嚇得直冒冷汗。

 

只是在經過幾天幾周甚至幾月後,或者說在對方死纏爛打哪裡都不肯去的巴著他後,櫻井的恐懼也漸漸不尚存在,此時他只知道這個自稱是惡魔的傢伙根本把他當凱子。

 

「反正我就是要在這,我又沒阻止你換鎖,但好心告訴你與其浪費錢不如幫我買這個。」不知從哪裡搜出了一枚空盒子,窩在小沙發裡的男人朝櫻井的方向拋去,等對方接住後他這才抓起帶勾的尾巴把玩。

 

飢餓程度目前30%。

 

接過盒子櫻井一臉疑惑,只是當他看清楚後額間也瞬間冒出了青筋,「這種死小孩在吃的東西給我自己去買!」將盒子再次丟回,櫻井站起身就開始準備著裝出門。

 

他一個人幾餐沒吃都無所謂,曾經更想過就算死在街頭都沒關係,反正剩他一個人了。

然而,儘管不曉得該為什麼繼續存活下去,他還是選擇庸碌的過著,這似乎已經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哪怕無法證明什麼,至少未來有那麼一個可能,足以讓他找到所謂存在的理由。

 

「呃…!二、…咳咳咳…」正陷入自己思緒裡的櫻井突然感到頸子一緊,這恐慌回神竟發現那板著臉的傢伙正微噘著唇用力拉緊他的領帶,一陣手忙腳亂的推擠,就在櫻井幾乎要斷氣之前用力一把拉開──。

 

「二宮和也!你想害死我是不是!?」被勒的臉紅脖子粗,櫻井喘了幾口大氣後便惡狠狠的瞪向那肇事者。

 

明明一臉無辜卻沒有反省的意思,全名為二宮和也的小惡魔只是聳聳肩,理所當然的開口,「我是好心想幫你,哪知道你們人類這麼脆弱,輕輕一碰就要死要活的。」

 

「你、你…氣死我了!不管你了!」實在也沒多餘的時間可以瞎扯,櫻井抓起公事包和領帶,心想不如邊走邊整理服裝,否則在耗下去他擔心二宮肯定會整死他。

 

「掰掰~記得幫我買餅乾喔,翔君。」窩回沙發抓起尾巴朝櫻井揮了揮,二宮帶笑的白皙臉孔閃過一抹奸詐,他是惡魔啊,人類的負面情緒是他的能量嘛。

 

直到櫻井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自己眼前,耳邊彷彿還能聽見對方細碎的抱怨聲,二宮明白,這段時間他的不停挑撥做亂的確有些讓人受不了,可是如果不這麼做,這個幾乎沒有任何情緒的傢伙又怎麼可能會有反應。

 

其實他認識櫻井翔很久很久了,到底什麼時後就存在於對方身旁,二宮並沒有確切的時間觀念,只記得從他有印象以來,就一直看著這個人。

 

看著那第一天上小學的櫻井,因為點心被同學吃掉而紅了眼卻不讓眼淚掉落。

看著那第一次收到情書的櫻井,明明想拒絕卻因為不知所措回了謝謝進而被誤會三年。

看著那本該是有著幸福人生的櫻井,因為意外而失去了所有愛他的家人。

 

然後看著,那原本有著爽朗、溫暖笑容的櫻井,漸漸不再笑了。

 

都多久了?

啊,好餓,無法思考。

 

金色瞳孔閃爍著,二宮打了個響指後便出了門,半騰空的飛著晃著,經過公園時他忍不住在涼椅那頭停下,凝視三三兩兩的孩子們玩成一片,幸福又快樂的神情讓他冷了眼,嘖,他最受不了這種氣息了。

 

揮揮手,莫名揚起一陣風,坑裡的沙子無預警的吹進了小孩眼裡,痛的孩子們哇哇大哭,一旁的父母則趕忙上前撫慰,一瞧見這景象,二宮這才勾起得意的笑。

 

離開公園,二宮不經意的發現他的方向最終點是櫻井的公司,反正沒人看的見他,包括櫻井此刻也不會看到他,飛進建築物裡就能看見那人正忙碌於公事,但周遭的同事明明都很閒…

 

「嘖。」抬起手,他再次打了個響指,突然一陣警鈴響起,連櫻井都不知所措的抬起頭時,天花板上的噴水系統就運作了起來,一切根本沒時間反應,當所有人都鬧哄哄的往外跑同時,只有櫻井顧著桌面上的文件資料。

 

胸口一陣難受,二宮揮過手就讓灑水器停止,雙眼一黯,他看了櫻井一眼後便直接離去。

 

到底在拼什麼?

到底在努力什麼?

 

不是什麼都沒有了嗎。

不是,此時此刻只剩我了嗎。

 

二宮和也有時候也會不明白自己的存在為何,也許該說打從有能力思考以來,他就不懂他的出生,在那個充滿血腥、邪惡的世界裡,他總是一個人。

 

比起櫻井,二宮更覺得自己悲哀,人類還能選擇自我了斷,但他卻什麼也做不到。

死?可笑,他都不算活著呢。

 

也許,一個人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有些寂寞。

原來那是一種相同的氣味,櫻井翔。

 

「你怎麼在這?不怕讓人看到你的角?」因為莫名的意外讓今天的公事完全終止,何況意外不是人為的,社長在通知工作人員來檢查後便要他們今天提早收工,反正也什麼都做不了了。

 

然而才出公司門轉了個彎就瞧見一抹熟悉的影子,就算他認不出那個身影也知道正常人頭上不會有角、屁股不會有尾巴,見二宮沒有回應,櫻井將濕掉的外套丟在一旁,率性的拉掉領帶捲起袖子,他直接就地而坐的躺在草地上。

 

「嘛,雖然很不厚道,但突然很慶幸莫名多了個半天假。」半瞇著眼凝視蔚藍的天空,櫻井自顧自的說著。

 

好像打從家人都離開後,櫻井就將自己投入於忙碌的生活裡,因為他討厭安靜,只要一安靜就會想起這些悲慘的事情,說是為了遺忘也好,至少不願有太多時間回憶,哪怕傷痕已經漸小,但要完全不痛,似乎不太可能。

 

「…我不介意讓你答謝我,只要給我三盒餅乾就行。」悶悶的從膝蓋裡傳出聲音,二宮說完後便能感覺身旁的沉默,轉眼一看這才發現櫻井愣了好大一下。

 

「哈哈哈哈哈-…原來是你啊,難怪我就覺得不對勁,嘛,倒很像你的作風呢。」笑得幾乎眼淚都要眨出來,櫻井平復了下氣息後才恢復沉默凝視天空。

 

而本來以為又要被罵的二宮,意外的發現櫻井這次並沒責怪他,雖然不曉得理由,但不可否認他有些開心,或許在人類眼中他們是災厄的存在,但二宮小小的腦袋裡卻忍不住想,別人怎麼認為都無所謂,而櫻井的笑容,卻久違了。

 

彼此都沒有說話,只是不約而同的望著天際,接著春天就要來臨了,雖然此時的空氣還有些涼意,但好像只要身旁有個什麼人待著,就多了些暖。

 

就算知道二宮沒有體溫。

 

「吶,NINO,今天是我生日呢。」勾著嘴角,櫻井長大後並不怎麼喜歡這一天,以前有家人的陪伴,在平凡的日子都是一種幸福,但現在只有他一人,生日什麼的,也不再那麼重要了。

 

「我知道。」當然知道,一直都知道。二宮揚起尾巴輕柔晃了晃,無意間卻讓對方給一把抓住,讓他驚了下轉過臉。

 

「…我知道你知道,你是惡魔嘛,那禮物呢?」坐起身子櫻井從口袋裡掏出菸點燃,似笑非笑的神情在陽光下顯得更下耀眼,比起二宮的美麗瞳孔,更是閃耀許多。

 

「既然知道我是惡魔,你覺得我會有送你禮物的打算嗎?」挑眉,二宮說完後便露出有些陰森卻可愛的小尖牙,但再瞧見櫻井僅僅沉默的笑容後,他不悅的沉下眼,「好吧,看你買過不少餅乾給我的份上,要什麼?」

 

「嗯…不用花錢,反正你也沒有,那就-…」微微歪著頭想了想,櫻井忍不住望著天空的白雲,片刻後再次對上那人的視線輕語。

 

「能不能,給我一道彩虹。」

 

哪怕微乎其微,但就這一點點。

象徵希望。

 

一臉像是看見鬼似的,二宮很想拒絕,但又實在開不了口,至少在這一天。

抬起手朝櫻井的前方一揮,一陣伴隨著風飄過的金沙似乎還帶著淡淡香氣,數秒過後,當櫻井朝天空定眼一看,他勾起了嘴角,眼眶莫名的濕潤起來。

 

很淡很淡,卻足以讓他看清的七彩。

於是他也終於明白,他的存在,又或者是二宮的存在。

 

都無所謂了。

 

「謝謝,謝謝你…。」是福是禍都不重要,櫻井此刻只知道,他不是一個人。

 

「吶,翔君,我們,有一樣的味道喔。」

 

「嗯?」

 

「寂寞的味道。」

 

所以與生俱來就忍不住讓對方吸引著,笑臉也好、怒聲也罷。

總會,有個你在身旁。

 

「是嗎,那以後就沒有這個味道了。」揚起淺笑,櫻井望著彩虹輕語,隨後從公事包裡拿出自己早上出門時順路經過超市而買的餅乾,丟到二宮懷中後他伸了個懶腰。

 

「是啊,因為會一直在一起嘛,大概。」笑得一臉可愛,二宮露出小虎牙開心的拆開盒子吃了起來,尾巴也因為情緒而高高揚起晃著。

 

無論是你眼中的,還是我眼中的。

我們看的,會一直是同一道彩虹。

 

因為會一直在一起嘛。

所以,不會寂寞了喔。

翔。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i
  • pocky的NINO惡魔梗大愛////

    原來NINO從以前就看著櫻井了啊?
    那選在出事後出現是特地要來陪櫻井的
    還是因為在那之後櫻井才能看見他?
    雖然那個不太重要啦...純粹好奇w

    太好了呢ˇ以後就不會寂寞了w
    -
    櫻井31歲生日快樂www
  • 生日快樂~!!

    真紀 於 2013/04/17 22:47 回覆

  • 悄悄話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