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文章皆為自創、與實際團體無關。
160608 ♥ 隨心所欲‧緩慢更新 ♥

 

 

 

 

 

天氣難得晴朗,近日的冷空氣終於漸退,窗邊外頭的太陽正灑落著溫暖讓大地稍微回溫,雖然下午要錄影但相葉還有一個早上的空閒,昨天不算太早入睡,可是今天卻莫名早醒。

 

很平淡的日常,他最喜歡這樣了。

漫無目的的在客廳繞了幾圈後,順手將桌上的兩個玻璃杯以及空酒瓶收走洗淨,這陣子很忙,家裡都快變成倉庫了,瞧瞧丟在沙發上的襯衫領帶,塞在沙發角落的襪子,滿桌的資料報紙文件-…。

 

他是笑容的寶石箱,不知叛逆為何物的翩翩美少年,好歹以前也被定型為偶像的完美男人,個性導致也好、天生追求和平也罷,反正他真的沒什麼脾性。

 

可是真要說他倒也不是神。

你妹的櫻井翔我家都是你的東西你好歹也收收啊!

 

嘟起唇相葉認命的將那些髒衣服給全數捧起丟進洗衣機,隨後快速的把報紙文件分類收進櫃子裡,眼看這數十坪的空間才終於像個客廳。

 

「翔ちゃんちゃん…」回到房裡,相葉一邊搔著尚未整理有些走鳥巢風格的頭髮,一邊爬上床試圖叫醒那個還在昏睡的男人。

 

只是片刻過去櫻井翔根本連毛都沒動過,依舊沉睡;沉默了下,相葉決定讓對方在睡幾分鐘,反正那人也是下午才要進電視台,他們今天剛巧可以一起出門。

 

蹭了蹭柔軟溫暖的羽絨被,相葉趴在床上從枕頭邊露出一顆圓滾滾的眼睛,外頭的洗衣機正賣力的運轉,剛剛開啟的咖啡機也漸漸傳來淡淡香味,很寧靜,心裡很寧靜。

 

相葉雅紀常常被比喻成大型動物,真要說的話他其實也不反對,他喜歡人、喜歡親近對自己好的人,所以他喜歡櫻井翔;很多時候他並沒有大家常見的高情緒,比起喧鬧相葉更喜歡靜靜的觀察一個人,沒有意義的,只是看著也好。

 

「…ふふふ,揚げパンみたい。」昨天有喝了些酒,本來想讓彼此好入睡,結果一杯喝完又一杯,那瓶相葉本想珍藏的紅酒不到一小時就見底了,所以他一點也不意外這個偶爾喝太多就會臉腫的傢伙又腫了。

 

伸出纖長食指玩味的戳向櫻井的臉頰,軟綿綿的像棉花糖,也像好吃的肉包子,眨了眨眼相葉撐起半身,緩緩探近對方的臉頰就是輕輕一啃。

 

嗯,不好吃。

 

「…唔…雅紀?」

 

皺起眉櫻井半睜開眼,剛剛睡夢中似乎夢見自己被食人的黃金獵犬追趕,他拼命的跑卻依舊逃不過,最後終於只能被惡狠狠的咬了口,而同時被這個夢驚醒,他發現的確有隻黃金獵犬正啃咬著他。

 

ちゃん,我餓了,然後看你的臉好像麵包包子之類,就咬了。」說的理直氣壯,相葉眨眨眼後依然不安份的就想咬過去,當然他即便不聰明但也不可能一個早上智商就退化成這樣。

 

只是嬉鬧,只是撒嬌。

只是希望你睜開眼,看見的就是你最喜歡的笑容。

 

愣了下櫻井忍不住失笑,伸長手攬住相葉的腰一把帶進自己懷中,雖然對方不是軟軟小小的身型、雖然高他一點點又是個衣架子,但只要兩人擁抱,彼此的身體又會契合的不得了。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起床,アンパンマン?」硬是從那厚實的胸膛抬起臉,相葉賣力鑽出兩手輕柔捏向櫻井的臉頰,這次沒開玩笑,他真的餓了。

 

「…我什麼時後還有兼職麵包超人我怎麼不知道?」聽見相葉的呼喚,櫻井皺起眉有些無奈,他不過就是喝太多會臉腫!

 

「我在想,翔ちゃん是不是得罪化妝師了。」手指移向櫻井的眉宇,相葉凝視片刻後哭笑不得的正眼對上戀人,「臉腫就算了,眉毛也越來越像毛毛蟲了說。」

 

「…那是、那是我最近比較忙,沒時間修啦…」本來還有幾隻瞌睡蟲,卻因為相葉略帶惋惜的語氣給瞬間趕跑,惋惜什麼!松本潤粗成那樣不也迷倒上千萬少女了。

 

「所以才說是麵包超人啊,從偶像到主播,噢~ちゃん現在還要兼執超人,請問感覺如何。」將手握拳抵在櫻井唇上,材訪梗永遠也玩不膩的相葉笑的燦爛,沙啞的聲線也夾雜著甜膩。

 

一把抓下相葉的手,櫻井索性將人給壓在身下,「感覺還不賴,看我的麵包攻擊!」瞬間退化成幼稚園時期的兩人嘻鬧了好一下,彼此搔癢胡鬧的嘻笑聲飄盪在空氣中,混雜著家裡的日常,似乎有些幸福過頭了。

 

安靜下來的相葉側著身子凝視櫻井,手指卻依然停留在對方的臉頰邊撫摸著眉宇,少了以往的霸氣眉型,現在的那人看起來好像更加老實好欺負,可是無論外觀怎麼變,本質都依然存在。

 

「毛毛蟲就毛毛蟲吧,有一天也會蚋變成蝴蝶的。」嘴裡說歸說但心裡根本不在意,怎樣的櫻井翔都無所謂,他們會老、會醜,光環有一天總會退下,可是只要是櫻井翔就夠了。

 

只要一直是這個人。

一直在自己身邊,就夠了。

 

同樣凝視著相葉好看的眼,櫻井笑的溫柔也笑的幸福,很多話不需要說的太白,很多感覺不需要表現得太裸露,這共處的歲月已經讓他們無比了解彼此,無論是身、無論是心。

 

不一樣的外表,卻永遠有著一樣的初心,櫻井翔偶爾會兼職麵包超人,相葉雅紀也早脫離偶像定位很久,不完美又怎麼樣,就要這不完美,才更突顯他們的完整。

 

「雅紀怎麼知道蚋變,毛毛蟲的確要變蝴蝶了喔…」沒有片刻正經,男人的早晨,還需要多說甚麼?

 

「欸?」眼睜睜看著櫻井撐起身子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相葉愣了愣腦中隨即響起危險的警鈴聲。

 

「誰在跟你說這種毛毛蟲!翔ちゃん你真的很變態…你、唔嗯-…」

 

靜止。

空氣裡依然只剩下淡然的咖啡香以及洗衣機的運轉聲,屬於相葉的抱怨和性感都將被這一切給掩蓋。

 

麵包超人也會餓的。

只是他不吃麵包,而是吃肉呢。ふふふ──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當當
  • 你好。我潛很久了。很喜歡"毛毛蟲就毛毛蟲吧,有一天也會蚋變成蝴蝶"這句話!
    我覺得是真紀(可以這樣稱呼?)是不是很喜歡寫黑的文阿?
    我也還蠻喜歡的,櫻相是我的No.1 !
  • 你好 我也好久才發現這留言XD真抱歉

    基本上我虐文寫的很少耶@@
    都是甜文居多喔!!
    只是不知道當當的"黑"是不是這意思!?
    櫻相也是我的本命喔!!請繼續喜歡他們>///<

    真紀 於 2013/10/31 15: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