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

*微慎

 

 

 

天氣很冷,明明很冷,可是現在的相葉不只滿頭汗還有些喘,眨著帶有水氣的眼,紅通通的臉頰顯得無比誘惑,微張的嘴不時吐露著哽咽,努力縮著自己的身體,相葉伸長兩手抵在戀人肩上,似乎有些用力的半推拒著,「翔ちゃん…等、等等…」

 

汗水一顆顆往下墜,櫻井一手撫著相葉的大腿,看著對方那張欲哭的小臉下意識就放慢了速度,「雅紀…怎麼了?」

 

因為對方的停滯而讓相葉有半刻放鬆了下來,雙腿不知所措的從櫻井腰身上放下來,像是要起身的動作讓對方有些錯愕,只是櫻井也盡量配合相葉的動作,畢竟他現在可還在戀人體內,就怕一個不小心弄傷,那估計他會好一陣子都笑不出來。

 

小心翼翼的蹭著,相葉知道分開彼此他的動作會好使一些,可是莫名的他就是不想離開櫻井的溫度,就著戀人依然埋在自己體內的姿勢,吃力的撐起半身後一手環上櫻井的頸肩,隨後施力往一邊翻去,一下子兩人的位置馬上對換過來。

 

或許跟隨重力的牽引,櫻井感覺自己躺臥於床的瞬間,也同時更深入相葉的高熱,一下子忍不住便略微發出低沉的喘息,「雅紀…不喜歡剛剛那樣?」凝視著上頭的相葉,櫻井抬手將對方的劉海往一邊撥,另一手則是安撫按摩戀人的腰。

 

隨著時間稍微平息自己的氣息後,相葉為噘起唇像是無尾熊似的趴倒在櫻井胸前,兩手還緊緊抱著對方的頸項,沙啞卻甜膩的嗓音這才響起。

 

「翔ちゃん是不是胖了…壓得我好痛…」

 

「欸!?」

 

說真的,沒有戲要上的櫻井的確會吃比較多,尤其冬天還恰巧年關將近,在吃的方面他總是會變得比較不忌口,可是相葉明明就說過翔ちゃん圓圓的比較可愛啊,有些委屈的跟著嘟起唇,櫻井環著戀人的腰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可是這樣看起來比較討喜啊,雅紀不是很喜歡嗎?」

 

撒嬌的蹭了好一會兒,相葉都依然沉默,片刻才緩緩的撐起自己,微彎身子捧著櫻井的臉頰就是一吻,「是喜歡啊,可是翔ちゃん每次都會失控,然後我就很痛嘛。

 

 

瞧見相葉可愛的害羞神情,櫻井忍不住輕柔一笑,「那這樣就不痛了,我輕點好不好?」說完,櫻井變壓低相葉的腰身,同時也微微提起自己的下身,一點一點溫柔的往上律動,而下一秒當然也順利引出相葉軟膩的輕吟。

 

比起剛剛現在的確好很多,相葉僅僅是攀抱著對方,全身的力氣都施不上,只能像個娃娃似的隨著櫻井擺動,「うん…翔ちゃん…」

 

維持著緩慢速度進出,櫻井憐愛的親吻著相葉的耳際,現在的他實在很難分心,男人畢竟是感官動物,尤其此刻還有戀人軟軟啞啞的撒嬌聲,似乎只更引發他往失控一途走去,「好き?…こうやって…」

 

漸漸加速,彼此的貼合處也感覺更加濕潤了些,櫻井知道那是相葉有感覺的證明,於是更加肆無忌憚的抽動起來,一下子速度以及力道都不如剛剛溫柔,卻同時也帶出相葉更多的快感。

 

「あぁ…うん、翔、翔ちゃん…す…好き-…」下意識的搖著頭想拒絕更多的刺激,因為姿勢的關係自己的前身也和櫻井的腹部相互貼合,每一下摩擦和後方的每一下進出,都讓相葉忍不住眨出了淚。

 

櫻井此刻只欣慰自己當初心一狠買了彈性與柔軟度極佳的床鋪,就算相葉位居自己而上,他也不需太費力就能頂到最深,彼此的溫度正持續攀升,細碎的肉體拍打聲也漸漸隨著激烈的擺動而放大。

 

此時他不得不想,冬天到了年關近了他果然吃的比較好,各種意義上。

 

感覺相葉身子的緊繃,櫻井知道對方似乎差不多了,於是也跟著加快自己的速度,在一陣猛烈的律動下隨即感到相葉狠狠一顫,而自己也不差分秒的最後一個深挺而入。

 

「はあ…あ、熱い…」縮著身體緊抱著櫻井的脖子,釋放在戀人肚子上的同時,相葉也能感覺身體裡似乎傳來屬於戀人的溫熱,身體忍不住顫著,意識也有片刻的抽離。

 

一邊平緩自己的喘息,一邊憐惜的撫摸相葉的背脊,兩人就這麼抱著彼此等待身體的熱度平息,「雅紀,你瘦好多…」知道相葉正在拍戲,所以會瘦也是正常,可是哪怕明白吃的少不代表不健康,卻還是讓櫻井好心疼。

 

「…是翔ちゃん胖好多…」

 

一句話就賭的櫻井啞口無言,好吧他的確是胖了不少,可是以健康而言他現在大不了算標準,說他胖他也著實委屈。

 

「好嘛,春天我就會在帥回去了!」小心翼翼的抽離自己,櫻井體貼的抽了幾張面紙先替相葉稍微擦拭,也將自己被對方給弄濕的肚子清理乾淨後這才拉高棉被蓋住彼此,側躺著凝視相葉,櫻井的手依然不忘緊緊擁抱。

 

眨了眨疲倦的雙眼,相葉沉默數秒後這才勾起笑,「好啊,那等翔ちゃん帥回去之後,嗯…春天是吧?」

 

「嗯?嗯嗯…!」

 

「等帥回去之後才可以碰我喔。」

 

「欸?欸--!?」

 

「反駁無效,睡覺!」

 

「雅、雅紀--」

 

所以到底是帥回去抑或是瘦回去,似乎都不是重點了。

最後一吃全面定案,退堂!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