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演唱會,相葉一邊擦拭著汗水一邊帶著微笑和工作人員點頭招呼,又完成了一場完美的演出,這次相葉的心情比以往都來的興奮雀躍,想起剛剛台上的事情,他就無法抑制持續往上揚起的嘴角。

 

嵐的組合為五人,以事務所的老方針來說,在飯之間他們早形成了奇怪的配對關係,相葉曾經上網看過那五花八門的創作文章與影片,當然主角有他也肯定有團員,雖然起初他覺得挺奇怪,但久了也就釋懷了,無論如何一切的真真假假只有當事人知道。

 

他們五人的關係比什麼都還要清楚。

但有時,也如霧中看花般,曖昧的模糊。

 

「潤!辛苦了,大家呢?」一回到休息室的相葉張眼望去卻只看見松本,其他三人卻已經不在了,帶著笑他疑惑的問。

 

「都走啦,LEADERNINO拖走了,翔君好像還有事情先離開。」長了不少的瀏海讓松本用髮圈給往上盤去,揚起低沉卻帶有一絲軟膩的嗓音,卸完妝的松本這才將髮圈給拿掉,隨意撥了撥頭髮就開始整理自己的物品。

 

「是喔…我還以為大家可以去小喝一杯呢。」有些感嘆,畢竟相葉一直很想將慶祝的行程當成定番,可是好幾次演唱會結束後三三兩兩的總有各自的事情,讓他打從心裡感到可惜。

 

一把拉起背包的拉鍊,松本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沒有大家也無妨,我之後又沒事。」說的理所當然,松本揚起淺笑擺明就是說快約我,果然只見相葉僅僅一愣,隨即笑開。

 

「那去喝一杯吧!就我們喔!」拋下話,相葉快速的轉身收拾,這可是個好機會,畢竟松本雖然蠻常和朋友交際,卻鮮少和他或團員一起出去喝酒呢。

 

何況,就今天,就這個瞬間。

相葉突然很想撥開那片遮蔽花朵的雲霧。

 

只看一眼,也好。

 

沿路找了家居酒屋,松本和相葉壓低帽沿讓服務生安排到較隱密的座位,點了少許下酒菜以及燒酒,兩人談論工作進度、也談論節目表現、更討論哪個工作人員的八卦,直到彼此間的私事,相葉都毫無保留的傾訴著。

 

松本其實就如許多人所想,除了喝醉以外他的話並不多,比起談論更多時後他總是笑著聽聞,在嵐裡明明年紀最小,卻最會顧及每個人的感受,對於任何一件事情也最留心體貼。

 

所以,偶爾產生錯覺是不是也沒關係。

相葉雅紀最近總是這麼想。

 

「潤,我真的覺得能加入嵐太好了呢…」因為酒精而讓平日水潤的雙眼浮起一層迷濛,相葉一手支著下巴,一手以食指玩弄著杯口邊緣,如同他不久前拍的那組雜誌照相似,只是比起照片,此刻的相葉多了些魅。

 

松本盯著已經有幾分醉意的相葉,才正想開口結束今晚的小聚,就讓對方接著而來的一句話給呆了動作,勾起深邃的雙眼他深深的望著對方,嘴角也不自覺得緩緩勾起。

 

「可以和潤認識真的太好了呢,可以喜歡潤…太好了呢…」傻氣一笑,相葉基本上已經到了想起什麼就說什麼的狀況,或許也只有在這時後他才有勇氣開口,哪怕他也不明白自己對松本的喜歡,是屬於哪一種。

 

相葉雅紀喜歡很多人,撇開家人不說,他最喜歡的就是嵐了。

 

所以理所當然包括了團員,都是他最喜歡的存在,松本潤再清楚不過,所以以往聽著那人的喜歡,也總不以為意的一笑帶過,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不同,或者說,他們兩人的關係早不知從何開始,漸漸的變了調。

 

「相葉ちゃん,你醉了,回去吧?」沒有和以往一樣笑著敷衍,因為連松本都不自覺因為剛剛那句喜歡而感受到心跳漏了一拍,那股實感,讓他瞬間有些困窘。

 

「可以不要嗎?今天真的很開心呢,可是回去了就結束了吧…」也不曉得到底聽懂了多少,相葉只是像個孩子般耍賴,趴在桌子上頭側著臉凝視松本的雙眼。

 

「…結束什麼?演唱會還會再開、要喝酒改天也可以在約,今天你也累了吧,早點回家洗澡睡覺,明天才有精神。」拍拍相葉的頭,松本拿出錢包就想起身結帳,卻同時被對方給一把抓住。

 

「我是說,和潤在一起的感覺。」

 

「…」

 

是不是因為喜歡,所以只想和你靠近。

拍照也好、效果也好,只要可以貼著你,胸碰胸、臉靠臉,就覺得幸福。

 

「今天我還擔心潤不會配合我呢,要是潤不理我,那個愛心就不完全了…」苦笑,相葉想起和松本在台上的互動,雖然他一邊唱歌一邊笑得很燦爛,可是心裡卻很害怕松本不回應他,尷尬什麼的他並不在意。

 

只是,會有些失望。

真的,只是一些些。

 

「怎麼會不理你,吶、你真的醉了…」居酒屋的昏暗讓松本放心,他相信自己此時有些微紅的臉應該看不出來,可是同時他也明白這代表什麼。

 

「潤。」

 

「…嗯。」

 

一個呼喚讓松本定眼注視,相葉有些吃力的從桌上撐起,隨後在對方來不及反應之前靠近,兩人的距離瞬間幾乎為零,彼此堅挺的鼻尖輕輕的碰在了一起,只是比起在演唱會上,這個貼近更加溫柔,時間也拖得更長了些。

 

可以的話,相葉想吻松本,好想好想。

就當他醉了也好,可偏偏這一秒、這一刻,他清醒無比。

 

所以,他清楚的感覺到了。

──那是屬於松本潤的氣息。

 

沒有推拒也沒有離開,松本只知道在看見相葉那雙帶有自嘲的眼神時,心臟不知怎麼的疼痛了起來,於是就在那人退開前,松本主動一手勾起對方小巧的下巴,小心翼翼的貼上自己的唇。

 

沒有情人般的深吻,也無法宣稱是朋友間的親暱,畢竟身為男人,這種行為是不太可能會發生的,但松本並不介意,因為相葉醉了,所以他也醉了。

 

「……」愣愣的眨了眨雙眼,相葉被輕柔的帶開後有些傻的抬起手撫上自己的唇,眼裡看見的是松本的俊臉,而他鼻間所聞到的也是對方的香水味。

 

「好了,回家吧,我帶你回家。」抓抓頭髮順勢壓低帽子,松本沒有讓相葉瞧見自己刷紅的臉頰,也沒有讓對方聽見自己語氣中的微顫。

 

這樣就好,你我依然在那條線的彼端。

不需踏入,也不得踏入。

 

就讓我繼續喚著你相葉ちゃん。

就讓你繼續依賴撒嬌著,卻不只是對我。

 

吶,嵐的寶石箱。

祈願你一直這麼沒心沒肺的笑著,就好。

 

「嗯…潤,最喜歡潤了…」勾起傻呼呼的笑容,相葉慢慢的抽離自己的意識,這個吻來的很真,卻也有足夠的虛幻讓他以為自己正沉陷於夢中,就這麼幸福片刻,也足夠了。

 

失笑了下,松本輕嘆了口氣撫了撫相葉的臉頰,隨後先讓店家替他們叫了計程車,幾分鐘後才一手撐起對方雙雙離開。

 

明天過後,他們依然會是很好很好的團員。

有如夢境般的美好,就當作是我們彼此間的祕密吧。

 

吶,雅紀,你一定不知道。

我們的曖昧,也是種不可多得的幸福。

 

祈願我們能就這樣。

然後,持續一生。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