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劇

 

 

晞晞囌囌的磨蹭聲響,似乎在這夜裡顯的更加清晰迷人,也許是來不及開燈的臥房僅僅一片黑暗,他們看不見彼此、卻又無比看清對方的輪廓與五官,擁抱、磨蹭、啃咬、深吻,那些由雙方身體所營造出的聲線,就像是催情劑似的,讓瀕臨瘋狂的櫻井翔與相葉雅紀一步步踏往名叫禁忌的黑洞。

 

「啊、翔…別咬…」抱著櫻井的頭,雙頰緋紅的相葉正閉著雙眼感受頸窩處的輕微刺痛,有些溫熱、有些濕濡,而更多的確是情色的味道。

 

危險的,不為人知的。

讓人又愛、又恐懼的味道。

 

「…雅紀很喜歡吧?明明很喜歡…瞧…這裡…」抬起頭在黑暗裡深深凝視對方水氣的眼,一手扶著相葉的腰身好支撐彼此的平衡、一手延著胸口直至腰際往下,西裝褲所包覆的形狀既清晰又明顯,根本無須多言。

 

「你、…うぅ…」又羞又惱的吻上那張多嘴的唇,相葉擁有一雙纖長美麗的腿,即便穿著褲子多少被掩蓋了其中的迷人,但他依然自我的伸長一腿勾住櫻井精壯的腰身。

 

屬於他的嗎?

屬於他的吧。

 

這雙帶有侵略性有如野狼的眼、這充滿霸氣親吻舔舐他的豐唇、這雙總是輕撫他也好、總是用力緊掐自己腰際的手、以及這牢靠的、足以保護他的臂膀,還有那…讓自己又羞愧又快樂的地方-…

 

這個人,這個包含所有一切的男人。

是屬於他的。

 

「ね、雅紀…想要我嗎?想要我吧。說給我聽、讓我知道-…」彼此的距離好近好近,櫻井低沉性感的嗓音讓相葉情不自禁的輕顫,像着魔似的一次次追逐著對方的唇。

 

要、他要!

他要那愛他的力道、渴望他的強勢佔有。

 

還有餘後溫柔的安撫--

充滿愛意的,彷彿這世界只剩你我的。

 

「不、才不說…翔還沒有說我喜歡聽的呢…」沙啞卻甜膩,相葉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聲音有多麼誘人,像是森林裡的糖果屋,將櫻井迷的失去理智,心甘情願的走上前後才發現裡頭的惡魔--

 

那幾乎會讓他死去的,狂。

 

「想聽什麼?像是把星星摘給你之類的情話?呵呵、我改摘月球行不行?」兩手撫摸按摩著相葉迷人挺俏的後臀,帶著玩笑不時以自己早已腫硬的分身磨蹭對方,那說明著彼此的愛,扭曲的。

 

「はっ、ふふ…月球?我要那個做什麼…翔、你知道我要什麼-…」環著櫻井的脖子,他不自覺的挺起腰為求和對方更加貼近,這樣已經足足不夠,他要更深刻的。

 

明白的,失序。

然而,這樣有何所謂?

 

關於發狂,他們心甘情願。

只為了你,沉淪。

 

「我不知道…ね、雅紀想要、チュ、うっ…我說什麼…?」撕扯,毀壞,然後迷失,這是他們要的,他們僅僅要的。

 

「說、…說你的渴望…はぁ-…」貼合,擁抱,然後用盡全力愛他,唯一,他是他的唯一,他要的唯一。

 

緊緊抱著對方,櫻井發狠的吻上相葉,以舌尖挑逗用力的捲纏著、吸吮著,像是要將對方給吃下肚一般,同化。

 

再也不分開,再也分不開。

 

「快說…翔…拜託--」

 

「說什麼…我愛你?」

 

跌跌撞撞的上了床,相葉由下朝上的凝視,慾望漲的發疼,然而他卻依然不想如此投降,他要聽見,關於櫻井翔的霸氣。

 

以及,屬於他的佔有。

瘋狂。

 

「說…-你要我。」

 

「…」

 

媚笑,然後他們一起走向地獄深淵。

就這樣崩壞,就這樣殘缺不堪。

 

有你的愛,我甘願。

 

「雅紀,我愛你、我要你,世界唯一。」

 

永生,沉淪。

 

-END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