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葉雅紀生日賀文。20091224

 

 

呆坐在化妝台前,相葉盯著鏡子裡的自己發愣,因為寒冷的天氣使的雙頰有點紅噗噗的,加上微嘟的紅潤雙唇,讓此時顯的更加美麗可口。

可是最近相葉雅紀卻有個小煩惱,雖然在ARASHI裡面不算最帥、最迷人的,但起碼還是很常很常被誇讚可愛啊!

是說在一大早就思考這問題有點詭異,但是相葉本身卻覺得這件事情對自己來說可嚴重了,話說回來一向天然的相葉雅紀會在今天如此煩惱,罪魁禍首就是因為那個雖然有個很聰明的腦袋,卻意外的運動無能怕高又怕鬼之櫻井倉鼠翔先生。

 

所以說到底自己根本還只是個會因為戀人的情緒而影響到自己情緒的笨蛋而已,總歸一句,相葉雅紀現在煩惱的,就是自己的魅力問題。

是說雖然平常和櫻井總是很高調的放閃光彈,私下互動也甜蜜到幾度讓二宮破口大罵,但是交往這麼久了,櫻井翔卻從來都不曾對自己有越舉的動作,當然當然他絕對沒有飢渴到這種程度,只是…難免會懷疑啊!


反觀二宮大野松潤這對,即使在別人面前會很有節制不動手動腳,但是相葉可不是瞎子,每次他都不會漏看帶著楚楚可憐的表情,努力裝沒事扶著腰走進樂屋的隊長;還有連公認的腹黑王子二宮也好幾次都皺著眉頭,緊緊抓住自己腰間的衣服,一邊小聲咒罵一邊緩慢的縮進沙發裡,而松潤當天都會異常的氣色超好,那還不明顯嗎?


所以,團裡最詭異最不可能的這對都已經這樣那樣了,為什麼自己和那隻倉鼠卻一點進展都沒有?


 「一定是我太不性感了吧…如果像K團的赤西或N團的山下P…」

 「那翔ちゃん一定會馬上有反應…」


喃喃自語的相葉沒有發現自己的團員已經陸陸續續走進樂屋了,只見一旁的二宮聽到這句話後,原本喝到一半水在下一秒無法控制的全數噴出。

大野一見二宮被水嗆到,連忙靠過去輕輕的拍撫著對方纖細的背脊,而相葉也早在二宮噴出水的時候不得不回神,畢竟自己的手也被波及到了。


 「啊--ニノ你好髒喔!都噴到我了啦!」猛烈的起身,相葉垮著臉開始尋找面紙。

 「咳…咳!你、你才髒勒!咳…」因為嗆到而雙臉漲紅的二宮,在努力的平緩氣息之後總算停止咳嗽。


牽著大野走回平常兩人的固定座位,放下隨身包包習慣性的拿出自己的電動,「一大早就在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你是有多飢渴?」沒有抬頭的二宮淡淡的問著,一旁的大野只是淺淺的微笑,相葉見狀馬上刷紅雙臉,激烈的搖著頭。


 「才沒有!只是、只是…」一時之間無法好好解釋的相葉,急的彷彿快哭出來。

 「相葉ちゃん有心事嗎?不介意的話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商量喔!」


溫柔的大野讓相葉緊張的心情頓時緩和不少,一直都在默默守護大家的大野,無疑是ARASHI的定心丸,每當自家成員遇到什麼煩惱時,只要大野在一旁陪著,好像在嚴重的事情都能解決。


 「嘖,聽他剛剛講的話跟那個表情,只是欲求不滿而已啦!」


一臉「別來煩我」的表情明顯的表示現在的二宮心情有多糟糕,毫不留情的繼續說著惡毒的話,二宮順手開啟自己的電動便玩了起來。


 「LEADER…昨天是換ニノ了嗎?」用著極小的音量,相葉湊到大野耳邊問著匪夷所思的問題,只見大野再愣了一下之後,隨即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


三個人的戀愛其實很難找到平衡點,尤其是在房間裡的時候,雖然自己永遠都是被壓在身下的那一個,但反正對方都是自己所愛的人,其實也就不那麼介意,可是二宮卻不是這樣,個性倔強的他總是在松潤輕而易舉的挑起火後才會放棄掙扎,然後事後便又會氣的牙癢癢的,對二宮來說,愛與自尊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只是在怎樣都是自己吃虧啊,二宮起碼還有機會壓到自己呢!


 「LEADER?」看著大野已經自顧的跌入自己的世界,相葉帶著啞啞的嗓音叫道。

 「痾…?阿、沒事,來聊你的事情吧,你今天怎麼了呢?」


回過神的大野,看到貼近自己的相葉一時之間不太習慣的往後一退,現在可不是想自己的事情,最重要的還是幫相葉解決他的困擾才對。

一向就不擅長說謊的相葉雅紀,想到對方是大野智後,在也無法隱瞞的將事情全部道來。


很有禮貌很紳士的櫻井翔、偶爾也會說黃色笑話的櫻井翔,對自己的戀人相葉雅紀卻從來沒有不禮貌的舉動,僅有的只是牽手摟腰。最多最多也就只有接吻而已,而且還是很淺很淺的那種輕吻,這讓相葉雅紀不由的擔心起來,到底是自己的戀人有不為人知的隱疾,還是自己真的就那麼沒有吸引力?


 「所以…你是擔心翔君『那邊』不行?」聽完相葉說的一切,大野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

 「不是不是!才不是那樣!」


將大野一把抓起往更衣室躲,相葉好怕剛剛的對話會被二宮聽見,雖然那人在一玩起電動就將自己與外界隔離,加上還有耳機這個東西在保護著,但是他就是很擔心精明的二宮在聽到後,不知道又要怎麼調侃自己。


 「啊!是擔心翔君不喜歡你了嗎?」配合的壓低音量,大野轉了轉思緒後在問。

 「對啦!你看松潤和ニノ對你就不是這樣,可見他們有多愛你…」


紅著臉相葉不甘心的嘟著嘴,雖然這樣讓人感覺自己好像恨不得快點爬上櫻井的床,可是現在他也無法在想這麼多了,現在的相葉心中只有滿滿的不安全感,他和櫻井翔中間就像有個透明玻璃似的,一直無法前進的挫敗感讓相葉真的無力極了。


 「現、現在不是說我的事情吧…嘛,不然我幫你想想辦法。」聽見相葉毫不避諱的說出那句話,即便是事實,但是大野的臉皮本來就沒有這麼厚,於是在不知道第幾次刷紅臉後,開始細心的替相葉想起辦法。


而被晾在一旁的相葉也沒有閒著,努力的開始運轉MASAKI.COM,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再相葉還一臉呆滯滿腦子空白時,大野智的一句話,彷彿是對陷在黑暗中的自己,賜予一道光線引領自己走向光明。


 「誘惑他吧!這樣即使翔君有病也一定會馬上好起來!」

 

 


……

不知道再哪時候拿掉耳機的二宮,早已將兩人的對話聽的一乾二淨,一手扶著額頭無奈的搖了搖頭。

是說這兩個人湊在一起不過就是從一個笨蛋便成兩個笨蛋罷了,重點根本不是在於行不行上面好不好大野智!


如果真的不愛了,那就算對方原本可以來個七天七夜也絕對會瞬間軟掉的啦…

嘛,反正不關他二宮和也的事情,如果可以免費看到一場好戲,那他又和樂而不為呢,只是希望自己那呆呆的戀人,不要把事情越搞越複雜就謝天謝地了…

 

 

凌晨一點多,錄完NEWS ZERO的櫻井翔正準備前往相葉東京租屋處的路上,是說傍晚錄製完宿題君後,正和其他成員在回休息室的途中突然被相葉給拉到一旁。

說什麼「翔ちゃん今天來我家玩吧!很久沒來了不是嗎!?」然後又笑瞇瞇的說一定會等到自己結束NEWS的錄影,雖然櫻井起先覺得有點奇怪,但是在看到相葉那燦爛的美麗笑容後,彷彿像中邪似的,只能一股腦的答應。


 「大概睡了吧…。」當車子安穩的進入相葉所屬的大樓地下室時,櫻井喃喃自語的說道。


交往至今,櫻井翔並不是沒有去過相葉家,只是次數不多而已,雖然如此,但是相葉還是貼心的在剛開始就打了一把鑰匙給自己,之後的幾次,即使相葉說會等自己回來,但是基本上當櫻井進入家門後,看到的都是窩在沙發上已經陷入熟睡的人。

所以當這次相葉很認真的說絕對會好好醒著時,櫻井只是微笑不語,雖然這樣說很不好,但坦白說他真的沒有抱多大的期待。


停好車後,櫻井從容的往平常熟悉的路線走去,進入電梯、上升、抵達,從包包裡拿出那具有特別意義的鑰匙,由於櫻井一心認定相葉一定還是睡著了,於是輕手輕腳的打開大門。


 「咦?」進到屋裡,迎接櫻井的不是以往的情景,一片黑暗的客廳讓櫻井愣了愣。


以前即使相葉在客廳睡著,也一定會開著一盞檯燈的,畢竟相葉雖然是個男人卻也不喜歡在黑暗中獨處,認識這麼多年也不是假的,自家戀人這種小習慣,他還是明白的,只是為什麼今天卻連一點燈光都沒有?


 「相葉ちゃん?」


櫻井一邊輕聲的呼喚,一邊笨拙的尋找著電源,是說他再怎樣也不是這個家的主人,加上每次來都是開著燈的,所以現在他找不到開關也是正常,只是之後自己也一定要好好熟悉一下這邊的環境,想到這裡,還沒找到開關的櫻井,卻被突然的光亮嚇到,一時無法適應燈光的櫻井,下意識的低下頭。


只見剛剛還黑悽悽的屋子,已經被昏黃的燈光給取代,等櫻井調適好之後,不解的抬起頭一看,只見站在臥室門口的相葉,眨著彷彿快擠出水的杏眼盯著自己。

視線緩緩的往下一掃,瞬間櫻井一句話也說不說來,瞧瞧他寶貝的戀人現在穿的是什麼樣子?


漂亮的褐色髮絲還在滴著水,過大的白色襯衫包裹著相葉纖細的身子,胸前的釦子只扣了一顆,襯衫以下光溜溜的,相葉修長的腿就這樣露在外面,接著櫻井已經不敢想像相葉的襯衫下面到底有沒有穿褲子,而且他好像覺得自己的鼻子好像下一秒就會流出名叫血液的液體。


 「相、相葉ちゃん?」櫻井的臉頰隱約的開始發熱,一頭霧水的看著相葉。

 「吶,翔ちゃん…可以叫我的名字嗎?」


相葉特殊的啞啞嗓音緩緩響起,櫻井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失速的跳動起來,他對這樣的相葉整個無法招架,現在的櫻井翔滿腦子亂轟轟的,一直引以為傲的腦袋現在一點也派不上用場,一向穩重聰明的自己在此刻彷彿就像個木頭人一般,僵在原地發愣著。


 「翔ちゃん,我好想你…」緩慢的走進櫻井,相葉帶著無辜的表情,聲音細小的讓櫻井幾乎聽不清楚,隨著戀人輕輕的一抱,當碰觸到那冰冰涼涼的肌膚時,櫻井強烈感受到自己身體不由自主的一僵。


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櫻井翔,只能結巴的吐出幾個字,「雅、雅紀,你、你怎麼了?」不敢有太大的動作,櫻井任由相葉緊緊的抱住自己,如此貼近的距離還能清楚的聞到一股很熟悉的香味,想必相葉一定是剛洗完澡了。


 「沒有,只是很想你而已…」放開緊抱的雙手,相葉軟軟的聲音明顯的在撒嬌著,一抹迷人的微笑出現在相葉白皙的小臉上,櫻井盯著眼前的戀人,呼吸也隱隱約約的急促起來,現在最讓他感到不妙的,是自己的某個部位好像有點蠢蠢欲動…!?


 「那個…頭、頭髮不吹乾,很容易感冒喔!」


悄悄的往後一退,櫻井翔很有技巧的將自己與相葉拉開一點距離,可惜動作雖不大,卻還是被相葉給發現。


一察覺到櫻井的反應,相葉剛剛還微笑的小臉瞬間垮下,眼框也開始發熱,「翔ちゃん是不是討厭我了…?」眨了眨圓圓的雙眼,眼淚不受的控制的從臉龐上滑落,垂下頭,相葉滿是失落的問。


 「討厭?怎麼會呢,我最喜歡雅紀了啊!」一見到戀人的眼淚,櫻井更是慌了手腳,急忙牽著相葉到沙發上坐好,抽了幾張面紙溫柔的替相葉擦拭起來。


 「可是、可是…」


抽氣聲漸漸變大,相葉越想越委屈,他今天真的很努力的鼓足勇氣才這樣做的,雖然在節目上自己的臉皮好像很厚,可是要他穿這樣去勾引櫻井翔,真的真的要拋開很多自尊心才做的到,結果櫻井根本沒有馬上撲倒自己,還像看到鬼一樣露出害怕的臉,顯然就是不喜歡自己了啊…


 「雅紀不要哭了,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即使溫柔的哄著還是不見相葉好一點,櫻井索性將眼前的淚人兒抱進懷裡,每當他看見相葉的眼淚時,胸口總會跟著痛起來。

對櫻井翔來說,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比的上相葉雅紀的笑容,可是笨拙的自己卻老是惹相葉哭泣,要不是櫻井翔自己也很怕痛,不然他一定會重重的賞自己一拳。


 「翔ちゃん為什麼都不願意碰我呢?」將臉埋在櫻井的胸前,相葉問出自己在意了很久的問題。


原本已經漸漸平息的慾望,又因為相葉的一句話給挑上來,櫻井原本拍撫著相葉的手也隨後愣住,「雅紀,你、你在說什麼?」小心翼翼的詢問,是誰這樣跟他的寶貝戀人亂講?不願意碰?那他現在快要失去的理智是從何而來?


 「為什麼我們交往這麼久,翔ちゃん還是不抱我呢?」相葉從櫻井懷中抬起頭,濕潤的雙眼還掛著眼淚,微嘟的雙唇緩緩的吐出不滿的語句。


 「吶,翔ちゃん,我都做到這樣了喔,你還是沒有感覺嗎?」說不出話來的櫻井,只能愣愣的看著相葉,「算了!翔ちゃん根本不愛我!」

再也忍受不了慢慢冒出來的怒氣,相葉作勢要從櫻井懷裡起身,真是要氣死了他了,到底是怎樣好歹也吭一聲啊!什麼都不說他最好知道櫻井翔在想什麼啦!

 

相葉一邊在心中不滿的想著一邊準備逃離現場,但人都還沒站起來,下一秒便馬上被櫻井給壓在身下,「雅紀,我真的拿你沒辦法呢。」收起笑容,櫻井深深的看著相葉的雙眼,而身下的人也能明顯的感受到櫻井好像生氣了。

 「是我才要生氣吧!明明是翔ちゃん不好!」


雖然心裡帶著幾分害怕,但是相葉還是固執的掙扎起來,現在錯的人可不是他喔,一切都是那個看起來很聰明其實只是不折不扣的笨蛋的錯!而且還是比自己更笨的笨蛋!人家都要把自己包一包送給你了耶!還兇巴巴的!


即使雙手已經被櫻井固定在頭上,相葉還是不服輸的死命抵抗,發覺戀人是真的生氣了,櫻井隨即低下頭將性感的唇覆蓋在相葉的唇上,不同以往的淺嚐,櫻井趁相葉不注意時將舌探進相葉口中,不等相葉反應,一下輕挑一下深勾的,惹來身下的相葉開始呼吸續亂。


從原先的掙扎反抗到後面的接受迎合,直到相葉覺得自己快要失去氧氣死掉後,櫻井的唇才緩緩的離開。


 「雅紀,你知不知道我需要多大的理智,才能強忍著不要碰你的慾望?」


深情的盯著雙眼迷濛的相葉,櫻井貫有的溫柔嗓音緩緩的在相葉耳旁響起;櫻井翔不是聖人,他當然想好好的愛相葉,不只是他的心,而是他的人他的身體,櫻井翔全都想佔為己有。

只是他也知道這種事情急不得,畢竟同樣身為男人的相葉,如果是被愛的那一方,身體肯定也要接受無比的疼痛,把相葉看的比自己還重要的櫻井又怎麼捨得讓他承受這種痛?


於是儘管自己在好幾個夜裡常常想著相葉想到快要發瘋,櫻井翔還是希望能等相葉準備好之後再說,雖然對自己的定力還是有一定的信心,可是擔心自己哪天還是會失控的櫻井,只能盡量的不和相葉獨處,盡量的保持一點距離。

這是他唯一想到的方法,原本一切都算平順,沒想到今天卻會被自己的戀人指控自己不愛他?


 「雅紀一定不知道那會很痛很痛吧?」

 「但是因為我知道雅紀很怕痛,所以才一直不敢主動亂來。」

 「只想著等哪天時機成熟了、等雅紀做好心理準備了再說…」

 「因為太愛你,所以才可以忍受抱不到雅紀的寂寞…」

 

看著漸漸平緩情緒的相葉,櫻井輕柔的說著,伸出手溫柔的將相葉眼角的眼淚抹去,「吶,雅紀你感覺看看…」隨後,櫻井捉住相葉的手,緩緩的往自己腹部移動。

眨著眼一臉不解的相葉隨著櫻井的指令動作著,當觸碰到那熟悉的觸感時,相葉頓時一僵,雙臉漲紅的急忙收回手。


 「如果不愛你、不想要你,那又怎麼會這麼有精神呢?」輕笑出聲,櫻井翔帶著滿是寵暱的眼神望著相葉,只見相葉咬了咬嘴唇,隨後輕輕的在櫻井唇上一點。

 「沒關係喔…如果翔ちゃん真的忍耐不住,我也不介意的…」


越說聲音越小聲,現在相葉只覺得自己的臉頰燙到一個不行,對於講出這種話的自己真的感到很丟臉,雖然剛剛櫻井翔的一番話讓他好感動,可是一聽到會很痛…糟糕,他都忘記這件事情了,幾秒前還信誓旦旦的說什麼不介意…天阿,他到底在想什麼?


 「哦?真的?那為了不讓雅紀失望…我只好…」


挑了挑眉,櫻井翔故意將話說一半,隨後伸出手準備解開相葉那襯衫上唯一的釦子,他當然清楚相葉肯定不知道做那檔事的後遺症,經過剛剛自己的解說,相信相葉肯絕對打退堂鼓了。

一想到自己是為了什麼才苦苦忍耐,卻得到這種無情指控,實在不甘心的櫻井決定要好好逗逗自己的寶貝戀人,果然只見相葉當下馬上緊張的緊抓自己的手,然後苦著臉慌張的搖頭。


 「翔ちゃん!我、我突然想到…明天還有錄影耶…」相葉緊張的阻止著,他現在真的後悔了啦,早知道就不要聽Leader的建議,什麼一定要穿這樣才會讓男人產生野性,拜託,這種天氣還要自己只穿薄薄的襯衫,沒冷死就要偷笑了!


 「噗,逗你的啦!瞧你緊張的。」無法忍耐的櫻井總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摸摸相葉柔軟的頭髮後,輕輕的將戀人從沙發上拉起來。


 「我答應雅紀,只要在你還沒準備好之前,絕對不會亂來的。」

 「只是不管怎樣,都不能質疑我對你的愛,答應我?」


一想到從相葉口中說出那句不愛他的話,櫻井就不自覺的感到一陣難過,他從沒想過自己會陷入相葉的愛中,每當他想往上爬一點,就只會更往下深陷,如果愛情會讓人成癮,那相葉雅紀對櫻井翔來說,絕對是致命的毒素。


 「嗯,我答應你,對不起…」看著櫻井翔受傷的眼神,相葉心疼的承諾著,接著主動投入櫻井的懷抱。

 「別道歉,現在我比較想聽到的是…」


 「我愛你。」


捧著相葉的臉,櫻井帶著滿滿的愛意輕聲說道,語畢先是輕輕的壓在對方身上,接著不再控制情感的任由自己深深的吻上相葉,兩人緊緊的擁抱著,誰也不願意先放手。


所以即使沒有說出口,那彷彿快要溢出的愛,相信你也會懂。

吶,翔ちゃん,我愛你、我愛你,好愛你…。

 

 END

創作者介紹

笑顔の宝石箱。

真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